[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我将放纵我的灵魂—“六•四”七周年祭]
刘晓波文选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悲情紫阳的遗憾(上)
·悲情紫阳的遗憾(下)
·白色--奥斯维辛之祭
·中国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再祭紫阳
·我的感激——政治严寒中的民间温暖
·伊拉克人--创造历史的勇士
·赵紫阳创造的奇迹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 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记住紫阳
·看《汉武大帝》中的司马迁
**
·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杀人如麻的帝王戏与主旋律
·献媚于当权者的帝王戏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人权秀的继续进行时
·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霓虹灯下的又一罪恶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上)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下)
·中共的人权秀
· 嫖公益嫖私德及学术腐败—— 2004年观察
·赖斯又来了 警察又上岗
·新浪网上的种族歧视
·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就校园BBS被整肃致教育部部长周济的公开信
·武器禁运和遏制独裁
·没有民权如何和谐?
·金正日玩弄六方会谈
·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中共与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美日同盟与中日较力
·【专访】刘晓波:望国际压力使欧卫良知发现
·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从消极自由到逃避自由
·外患不足虑 内忧才要命
·被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
·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真由美的披肩发飘飞在中国
·在盛装“胡连会”的背后
·汤晔和上海当局,谁在违法?—上海当局对反日风潮的司法操控
·召之来挥之去的反日风潮
·狱中随笔(之一)
·被共产极权绑架的胜利---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另一教训
·老朽的国民党 势利的亲民党
·中国大学是自由的坟墓
·连汉文帝都不如中共政权
·倾听母亲和亡灵的声音——支持“天安门母亲”的正义要求
·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遗忘罪恶的民族没有前途
·被民族主义引向歧途的东亚三大国
·记住亡灵—— 六四十六周年祭
·独裁制度的“合法腐败”
·独裁的伪善预示自由的可能
·独裁监狱是通向自由的第一道门槛—为张林的言论自由辩护
·暴君斯大林为何向上帝祈祷?
·为维权律师朱久虎呐喊
**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狱中读书笔记
·用脚投票的人性抉择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2)
·中共对网络民间的封杀注定失败
·新世纪的人类毒瘤恐怖主义—向伦敦恐怖爆炸中的死难者致哀
·延安时期周旋于苏美之间的毛泽东
·比奴隶制还野蛮的共产极权-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之一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3)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4)
·和谐言辞与分裂现实
·遥祝“小马哥”
·比任何传统独裁都野蛮的极权主义-二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
·权力的贪婪与女人的眼泪--看凤凰卫视专题片《陕北油田案》有感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权力(5)
·传播信仰的蔡卓华无罪──蔡卓华案评论(之1)——
·杀人无界的恐怖主义——向遭遇恐怖袭击的埃及致哀!
·推动法律维权的民间努力──蔡卓华案评论(之2)
·走火入魔的大中国幻觉
·迷失在暴君怀中的西方左派
晓波的诗
·雨中的我--给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将放纵我的灵魂—“六•四”七周年祭

   
   
   
   
   

   
    一
   
   我是一个残疾人
   拖着被子弹射穿的腿
   目光被绷带缠得太久
   散发着腐烂的锋利
   我的手指象我的呼吸
   夹着劣质的烟草
   留下有毒的灰烬
   灵魂象卖淫的身体
   裸露着
   紧贴冰冷的石阶
   地下的哭泣是被遗弃的婴儿
   躺在生锈的针尖上
   
    二
   
   我是残疾人
   孑然一身
   走进这座被罪恶
   弄成残疾的城市
   为了乞求活命的面包
   我把自由交给了股市
   贪欲和欺骗
   象汽车的尾气
   污染着空气阳光和人的表情
   
   那次革命盛宴散席后
   幸运的英雄们漂洋过海
   继续参加舆论和捐款的大餐
   无奈留下来的精英们
   来不及掩埋同伴的遗体
   来不及擦净裤脚的血痕
   就一头扎进了浩浩商海
   留下无家可归的亡灵
   象饥肠辘辘的野狗
   找不到一块骨头
   
   那次民主会餐的酒杯
   被戒严的子弹击碎后
   到处都是免费的饭局
   身价十万元的黄金大宴
   咀嚼后剩下的残渣中
   还有几片从东洋进口金箔
   闪着无辜的微光
   几个男人当着妻子的面
   满口酒气地交流着
   嫖娼时积累的经验
   局长、大款、作家和学者
   争相攀比的不是钱与名
   而是谁的鸡巴
   能够坚挺不倒
   从午夜到世纪末的黎明
   从泰国海滨到纽约第七十二街
   
    三
   
   我僵硬在混沌之中
   不敢移动不敢弯腰
   任卑琐在身边起落
   任猥亵穿透心脏
   人们的微笑很纯洁
   只闪着人民币的光
   命中注定的殉难之路
   与妓女唇印叠在一起
   呻吟和泣血也轻浮放荡
   需要可口可乐来解渴
   江核心的主旋律
   残存的暴力句法
   在港台的软语包装下
   是小康时代的文化口红
   
   一个八十年代的先锋作家
   冲着中南海的红墙撒尿
   “为人民服务”的腥臊
   变成BBC的头条
   他又和洋倒爷勾肩搭背
   进口一批漏气的避孕套
   不朽的红色幽默
   魅力来自精巧的唇舌
   象一把切蛋糕的小刀
   甜蜜地割下人的尊严
   萨义德沉重地叹气
   东方主义复活了孔子
   在坟墓中放了一个
   振兴中华的长屁
   啊!
   腰身好舒展呀!
   逝者如斯
   危难中的华夏大地
   此刻是多么需要
   腐朽的资本主义
   垂死的共产主义
   没落的封建主义
   
    四
   
   我家简陋的住房
   紧邻着李鹏的深宅大院
   通向万寿路一号的柏油路
   与宽阔的长安街比起来
   象一条乡村小道
   每天的某个时刻
   这里站满了警察
   所有的车辆必须绕行
   让黑色的“奔驰”驶过
   车里的人正在打盹
   梦见儿子携巨款外逃
   
   经常是皎洁的月光下
   经过这里的车
   都要接受突然的盘问
   路两边的树杆上
   反铐着男男女女
   他们说不清彼此的关系
   描了眼影的被怀疑为妓女
   拿着手机的被认定为嫖客
   武警的钢盔吸引了星光
   恐惧穿透夜的血管
   红指甲绿指甲蓝指甲
   都无法引诱坚强的战士
   只有印着领袖像的大钞票
   能够用乞求的表情
   收买这样的夜晚
   
    五
   
   黑暗统治的城市
   早已告别了
   被勒住咽喉的黎明
   又一次迎来
   被茅台、XO和精液浸透的夜晚
   
   在这座无耻得
   接近完美的城市里
   一切都被包装
   只有残忍是透明的
   纯粹的透明
   
   在这个正义也要靠
   广告上的大腿推销的时代
   自我亵渎的人
   得到太阳的加冕
   仪式的盛大得如同
   剥了皮的甜橙
   绽开橘黄的嫩肉
   享受着失去味觉的舌头
   
   我是一个残疾人
   无力逃脱
   这样的城市这样的时代
   唯一的庆幸
   我还有被放逐的灵魂
   它没有腿没有眼睛
   却能够拄着双拐
   不辩方向
   也不避风雨
   四处流浪
   
   
   1996年6月2日—7日于北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