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卡夫卡,我对你说 卡夫卡,我对你说--给酷爱卡夫卡的妻]
刘晓波文选
·刘晓波近照
·蔡楚编辑:新闻自由和人权卫士刘晓波(组图)
·中共十六大综合症
·自治的权利
·镇压下的辉煌
·农民与政治改革
·被炒作的革命
·向良心说谎的民族
·城市职工与政治改革
·我所认识的杨子立和路坤
·鲁迅与哈耶克论民族主义
·根本在于还产于民
·幸有自由土地
·古拉格,不是一个名词
·韬光养晦:一种下流的外交智慧
·只有毛泽东.没有新中国
·自由的力量在于践行
·中共政权合法性来源的错位
·心牢中的女人
·大陆的新闻怪胎
·我想为捍卫生命、自由与和平而战
·不要让无辜者的鲜血白流
·孙中山的遗产与中共的缅怀
·垄断舆论和灌输仇恨的恶果
· 民主墙——邓小平实用猫论的牺牲品
·大陆爱国者的流氓相
·“天安门母亲”理应得到的荣誉
·由黄菊的媚笑到周恩来的前躬
·自由与诚信
·宫廷太监和官场秘书
·“六.四”,一座坟墓
·两岸关系的道义原则
·人的问题
·陈小平的挑战和呼吁
·从刘晓庆案看大陆税制黑洞
·沉醉的生命
·杨建利──中共交易的又一筹码
·【9.11一周年祭】反恐战争与先发制人
·人命关天还是党权第一——向南京的无辜死难者致哀
·中共十六大综合症
·党权的滥用和民权的空白——十六大造成的政治恐怖
·网友的关切让我感到温暖──波致茉莉的一封信
·《中国政治与中国当代知识份子》后记
·《审美和人的自由》后记
·《与李泽厚对话》后记
·刘晓波精神的社会意义
·极权者的穷横本性和核危机
·那些吃狼奶长大的国人——为“哥伦比亚号”而鸣
·签名不是排座次,人权抗议精英色彩逐渐淡化
·人权意识的觉醒与政治改革──再论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
·大洋两岸的绝食──有感于任不寐和杨建利家人的绝食
·强化党权的地方人大换届
·窃国强盗的敲诈
·邱吉尔的真正传人布莱尔
·“新左”的面具(附:王绍光等的声明)
·23条戳破中共的“政治文明”
·领先于世界的精神阉割术
·民间的升值与政治民主化
·美国的低调与法国的高调
·一位安徽农民的政治智慧
·李锐公开论政──民间压力的象征
·赖昌星、贾庆林与朱熔基
·成败论朱熔基
·强烈抗议对《21世纪环球报道》的封杀
·中共高层挺董的秘密
·倒萨之战与联合国权威
·憎慕交织的美国心结
·为枪杆子政治加冕的盛会
·蔑视生命的党权至上
·独裁制度的替罪羊
·收容遣送与制度性人祸──简评孙志刚之死──
·SARS危机中的国际支持
·【人权评论】高官批示保障不了人权
·道歉、感谢与颂歌
·产权改革问题上的道义担当
·政治SARS制造的又一大冤案——为徐伟、靳海科、杨子立、张宏海而呼
·用真话颠覆谎言制度——接受“杰出民主人士奖”的答谢词
·从孙志刚案看政治权力干预司法
·舆论误导出的胡温“新政”
·诚实地说出常识的良知——祭李慎之先生
·周正毅案与金融腐败
·刑不上政治局的“问责”
·孙志刚是民间抗暴之英雄——从孙志刚案到中止收容遣送
·我们能盼来什幺?
·亲港府而远民意的香港行
·透支民众未来的金融腐败
·希望与失望的恶性循环——简评胡锦涛七·一讲话之一
·胡温不会挑战江派的深层原因 ——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二
·吃饭哲学与跛足改革————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三
·坚定不移地玩弄亲民工具——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四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民间维权运动的胜利
·北京封锁信息的双重危害
·刘晓波 任不寐 关于《灾变论》的对话
·谁为超期羁押的良心犯鸣冤
·大陆执法者的双面
·港人胜利对大陆的压力和启示
·23条与独裁者的噩梦
·金正日独裁吞噬金大中阳光
·中国没有司法正义
·毛泽东玩弄宪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卡夫卡,我对你说 卡夫卡,我对你说--给酷爱卡夫卡的妻

   
   
   卡夫卡,我对你说
   在透明的蓝天下
   想起你

   肯定是一种亵渎
   但我分明在蓝天下
   在半个苍白的月亮中
   看见了你
   你那双受虐狂的眼睛
   瞳人的正中
   晃动着你爹的皮带
   皮带的后面是一张咀嚼的大嘴
   而更深处是漆黑、寒冷的阳台
   你惊恐于
   自己的瘦弱和父亲的伟岸
   如同耗子惊恐于猫的敏捷
   
   于是,你的笔
   变成一棵老树上
   最早干枯却
   最后折断的枝杈
   历尽疯狂的沧桑
   复归于平静
   发涩的树皮没有表情
   却变幻着
   不动声色
   细沙般微小
   在没有尽头的徘徊中
   升至十字架的陡峭
   
   世界和人只是一个“K”
   他被处死时,仍不知道
   城堡发出的命令来自何方
   审判,无须理由和证据
   犹如《圣经》的开篇
   上帝说:要有光
   于是就有了光
   
   那位饥饿的艺术家
   那个与小球游戏的老单身汉
   一步步走向东方的长城
   他们的恐惧威逼着
   城墙脚下掘洞的鼹鼠
   有思想的甲虫也惊恐不安
   多么遥远的流放地
   多么精致的杀人机器
   血一小滴一小滴地流
   生命一个细胞一个细胞地死
   普罗米修斯为人类窃火而殉难
   你的上校为杀人机器而毁灭
   
   卡夫卡,我不敢看你
   因为你有一双
   埋藏过所有镜子的眼睛
   永远躲在黑暗的角落里
   凝视着太阳下的幸福生活
   毁于一旦的目光
   犹如被撕碎的子宫
   让不足月的婴儿
   过早地面对世界
   陌生的交流纯粹了孤独
   你这个可怜的小职员
   怀疑地试探女人的深浅
   婚约的神圣决非你能企及
   你的恐惧也决非婚约能够衡量
   你那渺小的伟大
   如同草丛的变色的蛇
   隐而不露
   
   卡夫卡,最精致的骗子
   早夭的你把骗局变成文坛典故
   人们以为你绝望得很彻底
   但我以为
   你对自己的天才从未怀疑
   那份狡猾的遗嘱
   使你的手稿身价百倍
   付之一炬的仅仅是遗嘱
   而那些折磨人的文字
   却成为了现代的经典
   你的骗局来自
   你有毒的内在坚韧
   与尼采那声嘶力竭的超人相比
   你的自信和坚韧
   则是哭墙底层的石头
   
   卡夫卡,我对你说
   我崇拜你仇恨你
   你卡在我的咽喉
   使我时而结巴时而失语
   不是因为你成了经典
   而是因为你是仅存的语言
   
   晓波1996.12.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