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自由与诚信]
刘晓波文选
·布什赞扬台湾民主的深意
·共产政权是道统合一的独裁之最——七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
·用真话运动瓦解现代独裁政权
·东风矿难与虚假制度——为悼念矿工亡灵和诅咒冷血党权而作
·香港民主的希望在民间——有感于港人争取双普选“12•4大游行”
·萨特说:“反共产主义者是条狗”
·宾雁拒绝作家不战而退
·自由国家在二十世纪的四大失误(之二)——第二大错误:自由英法向极权德意的无原则妥协
·水均益的歪嘴和阮次山的黑嘴
·记住血染的2005年12月6日
·被黑箱再次谋杀的东洲血案
·又见171个矿难冤魂——为哀悼无辜冤魂和抗议无耻官权而作
·但愿“世界人权日”尽早成为历史
·温家宝在法国刷金卡
·中共给镇压杀人标价
·读高智晟的暴行调查
·一个绝望的帖子及其跟贴
·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新京报》再遭政治寒流袭击
·新年向中南海作鬼脸
·请关注明天宣判的冯秉先
·难道中国人只配接受“党主民主”
·共产主义杀人的日常化合法化
·自由国家在二十世纪的四大失误(之三)——第三大错误:自由美英向极权苏联的让步
·歪门邪道的抗韩
·民间鲜血戳破官权的亲民神话
·民间网站守望者野渡
·金正日的幽灵在中国游荡
·方舟教会反抗中共警察的启示
·官权联美 愤青反美
·我看美国对中国的核心战略
·汕尾血案的始末和背景
·“我们永远不要再取得这样的胜利”——一位俄罗斯历史学家对苏联卫国战争的反省
·西方为什么警惕中国崛起?
·记住《冰点》及其杀手
·明亮的冰点和阴暗的官权——读李大同公开信有感
·中宣部是个什么东西?
·没有记忆 没有历史 没有未来——为北京“文学与记忆”研讨会而作
·除夕夜,记住那些破碎家庭
·末日的贪婪和疯狂——有感于郭飞雄被殴事件
·雅虎早在助纣为虐
·整控媒体新手法透视
·被砸碎的巴士底狱中只有七名罪犯
·滴血的GDP数字
·资讯监狱必将坍塌
·公开的谎言 无耻的狡辩
·向李大同和卢跃刚致意
·我与互联网
·喝足狼奶的中宣部
·跛足改革带来的统治危机
·从一无所有到红旗下的蛋
·狱中重读《地下室手记》
·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
·对李大同落井下石的新左派
·“狼图腾”取代“龙图腾”
·受难母亲十年如一日的抗争——有感于六四难属的两会上书
·谁能宽恕不可宽恕之罪——狱中读《宽恕?!》
·八九运动中的李大同和卢跃刚
·胡锦涛政权左右开弓
·多面的中共独裁
·左转的胡锦涛也反左
·精于利益计算的末日独裁
·爱琴海,自由的海
·喝狼奶最多 消化也最好
·中共人质外交游戏何时了?
·老外看不懂中共官僚
·被戏谑的钦定荣辱观
·马英九的民主牌
·一点突破 满盘皆活——以争取言论自由为突破口的民间维权
·盘点冰点事件——大记者VS小官僚
·反道德的钦定“荣辱观”
·樱花的中国劫难
·连战出任中共政协副主席指日可待
·喉舌思想的始作俑者——孙中山
·胡布会——制度对立支配利益相关
·西雅图的笑脸和华盛顿的板脸
·关于自由的论证
·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谁是公共资产流失的首要祸魁
·无视私有产权的五四传统——以胡适为例
·如何对待权贵私有化的“制度性原罪”
·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
·制度性的“为富不仁”
·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场浩劫——纪念文革爆发四十周年
·涨价听证会就是合法抢劫会
·毛泽东的传统与反传统
·文革从来没有结束
·以由衷的谦卑向遇罗克致意——纪念文革四十周年
·毛泽东的红卫兵也爱金条
·从杨天水重刑到禁言文革
·太黑了:杀人无罪 维权有罪
·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批判理论的悲悯——狱中读《法兰克福学派史》
·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民间维权是六四的最大正面遗产
·青楼中的真人性——狱中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
·除了警察 中共还有什么?——抗议山东沂南县警方刑拘陈光诚
·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与诚信

   成功的政客成克杰以权谋私;成功的商人吴征伪造学历;成功的学者王铭铭剽窃他人……在畸形市场化过程中,在利益至上的猪哲学的蛊惑下,大陆人刚刚得到的一点点半吊子自由,一下子被无灵魂的精神泥潭所玷污。各种人性恶习似乎在一夜之间突然迸发出来。任何力量(即便搭上性命)都难以遏制。于是,民间舆论对诚信的呼唤,也在两会代表的提案和政府总理的报告中出现。

   在一个信誉败落的时代呼唤诚信没有错。但令人担心的是,许多人把无诚信归咎于自由:市场败坏了人心,自由放纵着物欲、似乎根治道德堕落的唯一出路是回归毛泽东时代,似乎只有禁欲主义、平均主义和苦行僧,才能保证人心的纯正。特别是那些以“爱国主义”面目出现的下流,在互联网提供的虚拟空间里,理直气壮地对“自由”实施着语言暴力和词句猥亵。然而,言词的激烈并不能掩盖人格的懦弱,最下流、最无耻、最暴虐的网络语言常常是蒙面懦夫所为。

   而在事实上,当下社会上所有极端的不道德行为,都曾在毛泽东的极权时代受到来自最高领袖和制度本身的鼓励。每一次政治运动都是野蛮和残忍、下流和猥琐、谎言和背叛、自私和仇恨之人性邪恶的大爆发。只不过当时的人们被红色革命所席卷,并不认为那就是人性之邪恶。甚至直到今天,文革中的大、小造反派们也不肯自省。参与抄家打人的红卫兵也没有向受害者表示歉意。这一切野蛮和良知缺席,皆在恐怖政治的压力和虚幻乌托邦的迷惑之下,直接服务于绝对极权制度的日常运行。独裁者毛泽东为这些人性邪恶的宣泄提供了某种人治秩序——周期性再造共产主义新人运动和一系列政治运动,造成人性堕落的周期循环。这种周期循环又是与独裁者的生理及心理紊乱之周期、也是与绝对权力的痉挛周期相协调的。毋宁说:当一个没有任何道德自律的野心家在毫无约束的制度中执掌了绝对权力之时,他就可以毫不脸红地自称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独裁者,可以无所顾忌地交替采用放纵和压抑的手段,把亿万懦弱、野蛮和愚昧的人群当作政治工具,只为了满足他一个人人性的狂妄、邪恶和阴暗。

   每一次政治运动都是人性堕落的积累。数不清的大、小政治运动使全社会的不讲道德积累成日常的习惯性行为。它可以在任何解禁的时期和领域爆炸性地凸现。压抑人的正常物欲和放纵人的畸形破坏欲、攻击欲的毛泽东时代一旦解体,鼓励小康生活的新秩序就把人的物欲解放出来。但是,毛泽东以革命和造反的名义所制造的无赖精神,却没有任何改观。它又在新一轮的金钱梦中得到随心所欲的发挥。现在大陆社会的全无信誉的道德混乱状态和文革时期全无任何自律的打砸抢造反行为,其内在精神乃一脉相承。我们习惯了说谎、背叛、仇恨和暴虐,习惯了一切皆由领袖、党和国家负责的生存方式,诚信、爱、同情和个人责任感便无从谈起。换言之,独裁政治培育仇恨和阴谋,鼓励说谎和无耻,造就懦弱和暴虐,纵容无赖和狂妄,养成自私和无责任感。政治无耻用之于商场就是全无商业道德。

   拣选一个在道德上最纯洁的无产阶级,担负起创建完美的人类未来之责任,列宁又进一步把这责任赋予了靠暴力革命执政的无产阶级先锋队。而当马克思主义的道德乌托邦崩溃之后,当列宁式的先锋队蜕化为自私的特权集团之后,巨大道德空白的出现便不可避免。而在当今世界,能够填补独裁制度所留下的巨大道德空白的最佳精神资源,只能是自由主义道德。

   自由主义是道德的,因为自由不仅源于天赋人权,也源于天赋责任。自由在给予我们自主选择权和牟取私利的道德合法性的同时,也把相应的自我负责和道德自律一并给予我们。自由之所以可贵,并非在于它鼓励不负任何责任的为所欲为,而在于它把每个人都作为能够自我负责的理性个体加以平等地对待。自由社会是法治社会,更是讲道德的社会。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更是信誉经济。这就是自由经济理论的创始人亚当.斯密、之所以同时写作《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的原因。

   自由之社会秩序在道德上是低调的和善待人性的,因为它的道德根源来自人性之世俗欲望;自由之个体自律是高调的,因为自由的最终依凭来自高于世俗利益的天启之光。自由是斯密式的功利主义道德和康德式的形式主义道德的统一。私有财产的神圣和慈善情怀的高尚融合于对自由的承诺之中。自爱的世俗幸福要接受爱他人的绝对律令的道德约束。

   人性并不完美。我们是有限的,因而也是有罪的。但是,上天为我们提供了完美的价值尺度。当这种尺度内化为个体的意志自律时,不完美不断地向完美提升的努力,就是人之精神超越肉欲,从有限向无限的升华过程。自由并不要求所有人都成为甘地式的道德楷模。但是自由将不断地造就出优秀的象征性人物,以证明人性在精神上人格上所能达到的似神之高贵。(2002年3月13日于北京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