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刘晓波文选
·精于利益计算的末日独裁
·爱琴海,自由的海
·喝狼奶最多 消化也最好
·中共人质外交游戏何时了?
·老外看不懂中共官僚
·被戏谑的钦定荣辱观
·马英九的民主牌
·一点突破 满盘皆活——以争取言论自由为突破口的民间维权
·盘点冰点事件——大记者VS小官僚
·反道德的钦定“荣辱观”
·樱花的中国劫难
·连战出任中共政协副主席指日可待
·喉舌思想的始作俑者——孙中山
·胡布会——制度对立支配利益相关
·西雅图的笑脸和华盛顿的板脸
·关于自由的论证
·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谁是公共资产流失的首要祸魁
·无视私有产权的五四传统——以胡适为例
·如何对待权贵私有化的“制度性原罪”
·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
·制度性的“为富不仁”
·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场浩劫——纪念文革爆发四十周年
·涨价听证会就是合法抢劫会
·毛泽东的传统与反传统
·文革从来没有结束
·以由衷的谦卑向遇罗克致意——纪念文革四十周年
·毛泽东的红卫兵也爱金条
·从杨天水重刑到禁言文革
·太黑了:杀人无罪 维权有罪
·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批判理论的悲悯——狱中读《法兰克福学派史》
·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民间维权是六四的最大正面遗产
·青楼中的真人性——狱中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
·除了警察 中共还有什么?——抗议山东沂南县警方刑拘陈光诚
·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韩国队出局是必然、也是“天谴”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狱中读书随想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再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
·混世魔王毛泽东
·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
·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从陈良宇案看官权对民财的掠夺
·国际社会的无能纵容出朝鲜核爆
·跛足改革的“竞次主义”
·从中共党员到中共体制的叛逆者——悼念林牧先生
·金正日激怒了胡锦涛
·刘晓波、胡平:北京为奥运提前清场
·胡江“反腐”一脉相承
·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掠夺老百姓活命钱
·自由人面对铁窗的微笑——为秦耕《中国第一罪——我在监狱的快乐生活纪实》作序
·中国自由主义的现代困境
·维权面对利益党的自我调整
·展示官权的人权展
·在刀锋上行走——狱中读《布拉格精神》
·深圳警察恶搞胡温中央
·反抗者的谦卑——为《格鲁沙诗文选》作序
·洋泾浜加奴才相的十博士生呼吁
·2006年回顾:亲民秀 人权秀 恶搞秀
·毕加索亵渎斯大林亡灵
·我与《开放》结缘十九年
·新闻改革秀的客观效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罗马教皇约翰.保罗二世,这位曾经努力帮助过苏东极权下的人民争取自由的事业、并取得了巨大实效的老人,在苏东的共产极权帝国坍塌之后,便致力于世界和平与宗教和解,致力于用忏悔罗马教廷的历史罪恶来净化天主教的灵魂,为二千年历史上天主教会所犯下的罪恶和错误——十字军东征,宗教裁判和纳粹大屠杀——表达深挚的歉意。在这位精神领袖的引领下,现在的罗马教廷已经变成推动全球自由、捍卫世界和平的伟大精神力量,包括罗马教廷对中国的宗教迫害的关注。
   
   2001 年5月初,79岁高龄并患有帕金森等多种疾病的教皇,在继3月的中东朝圣之旅后,又一次前往种族仇恨和战火频燃的是非之地中东。此前的朝圣之旅,他的目的地是三大宗教的发源地耶路撒冷,因为圣子耶稣生活于此、殉难于此。这是第二位罗马教皇踏上朝圣之旅,也是破冰之旅。
   
   耶路撒冷也许是世界上最有争议和最血腥之地,为争夺它的圣战至今仍然硝烟弥漫。最早诞生于此地的犹太教的命运最为悲惨,遭受了基督教和伊斯兰的长期迫害,圣殿多次被烧毁又多次重建,整个民族差点付出种族灭绝的代价,直到二战后才重返家园和重新建国,彻底结束了漂泊四方的浪迹生涯。但是,历史遗留的以色列与阿拉伯世界的冲突之解决,似乎还遥遥无期。而基督教世界与伊斯兰世界的冲突,从伊斯兰教诞生起就一直延续到今天。中古时期,基督教发动了四次十字军东征,直接起因就是西元 1070年土耳其占领了耶路撒冷。之后又经历了罗马帝国的衰落和奥斯曼帝国的兴起。现在,虽然大多数阿拉伯国家,由于内部的政治、经济的纷争而已经与西方修好,但是利比亚操纵的洛克比空难,伊朗制造的人质危机,伊拉克挑起的海湾战争,以及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援,使阿拉伯的某些国家仍然以圣战为号召,对抗以美国为首的基督教世界。在此背景下,教皇的中东之行也是危险之旅。从他踏上中东的土地起,每一行程都戒备森严。

   
   然而,教皇是遵循《圣经》的箴言来到苦难之地的:“你们要记念被捆绑的人,好像与他们同受捆绑;也要记念遭苦害的人,想到自己也在肉身之内。”他记念苦难中的人们,不是来挑起争端的,而是以宽容、和解、忏悔和爱的精神来弥合裂痕的。在此之前,作为朝圣的准备,他在2月25日访问了伊斯兰教徒占全国人口的90%的埃及,在记者会上呼吁以和解的对话超越宗教仇恨,并且代表20亿天主教徒与伊斯兰最大的教派逊尼派领袖进行了对话;他的朝圣之行,其中心议题是中东和平、宗教和解、圣城使用等问题,他分别会晤了约旦国王、巴以双方的领导人,参观一座大屠杀纪念馆,并前往一个巴勒斯坦难民营;还讨论怎样改善汇集在耶路撒冷的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之间的关系。他的叙利亚之行,也发表了真诚忏悔与呼吁和解的演说,他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举行露天弥撒,呼吁基督徒和穆斯林相互谅解、尊重与和平共处;他前往倭马亚清真寺,在圣徒施洗约翰墓前祷告,与当地穆斯林领袖见面并共同宣读一份祷文。他不仅成为首位踏足清真寺的教皇,首位踏足清真寺的教皇,而且完成了历史上第一次天主教领袖和穆斯林领袖在一起祷告;最后,他前往戈兰高地祈祷和平,拥抱一位叙利亚少女。
   
   但愿教皇的中东之行,真正成为一次“破冰之旅”,能够开一个好头,化恐惧为信任、藐视为尊重、仇恨为互爱,武力对抗为协商对话,从而使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中对21世纪的预言作废。
   
   在中东之行所到的伊斯兰国家中,教皇无处不在忏悔历史上天主教对异教徒的不宽容和迫害,表示对犹太教和伊斯兰教的歉意,他以谦卑的自省与宽容的姿态,一路上播散和解的种子与爱的福音。正如他曾公开承认宗教法庭对异端者的审判是错误的,并为伽利略正名一样,也如同他为历史上的信仰殉难者封圣一样。既没有忘记对殉难圣徒的追记,并以此表示对世俗政权压制信仰自由的抗议,更没有忘记对以信仰的名义施加的迫害和仇杀的反省。
   
   教皇的中东之旅,所到之处,无不受到超过国家元首的隆重接待,他的一言一行无不成为各大媒体的要闻。与全世界对这位开明教皇的尊重相比,中共政权与中国人却表现出令人羞愧的不友好和冷淡。在去年的封圣事件中,中共发动御用宗教组织对教皇进行攻击,而对今年举世瞩目的教皇中东之行,报导极为有限,平面媒体几乎没有,三大网站的新闻加在一起不超过八条。
   
   尽管就在他访问叙利亚之时,巴以之间仍然时有战火燃起,但是当将近八十岁的老人弯下多病之身,在雨中亲吻以色列的孩子时,当教皇站在耶稣的殉难地向伊斯兰表示忏悔时,当他置身战火不断的戈兰高地祈祷和平,拥抱一位叙利亚少女时,宗教和解的一个新时代便宣告开始。老人的姿态,是为了使十字架不再成为受难和仇恨的标志,而仅仅成为对上帝之爱的信仰的永恒象征。他的和解姿态,就是对圣地最虔诚朝拜,对上帝之爱最好的践行。
   
   但愿老人的虔诚之爱,能感动仍然陷于宗教及民族的纷争之中的犹太人和阿拉伯人。
   
   2001年5月26日于北京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