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刘晓波文选
·被戏谑的钦定荣辱观
·马英九的民主牌
·一点突破 满盘皆活——以争取言论自由为突破口的民间维权
·盘点冰点事件——大记者VS小官僚
·反道德的钦定“荣辱观”
·樱花的中国劫难
·连战出任中共政协副主席指日可待
·喉舌思想的始作俑者——孙中山
·胡布会——制度对立支配利益相关
·西雅图的笑脸和华盛顿的板脸
·关于自由的论证
·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谁是公共资产流失的首要祸魁
·无视私有产权的五四传统——以胡适为例
·如何对待权贵私有化的“制度性原罪”
·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
·制度性的“为富不仁”
·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场浩劫——纪念文革爆发四十周年
·涨价听证会就是合法抢劫会
·毛泽东的传统与反传统
·文革从来没有结束
·以由衷的谦卑向遇罗克致意——纪念文革四十周年
·毛泽东的红卫兵也爱金条
·从杨天水重刑到禁言文革
·太黑了:杀人无罪 维权有罪
·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批判理论的悲悯——狱中读《法兰克福学派史》
·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民间维权是六四的最大正面遗产
·青楼中的真人性——狱中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
·除了警察 中共还有什么?——抗议山东沂南县警方刑拘陈光诚
·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韩国队出局是必然、也是“天谴”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狱中读书随想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再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
·混世魔王毛泽东
·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
·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从陈良宇案看官权对民财的掠夺
·国际社会的无能纵容出朝鲜核爆
·跛足改革的“竞次主义”
·从中共党员到中共体制的叛逆者——悼念林牧先生
·金正日激怒了胡锦涛
·刘晓波、胡平:北京为奥运提前清场
·胡江“反腐”一脉相承
·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掠夺老百姓活命钱
·自由人面对铁窗的微笑——为秦耕《中国第一罪——我在监狱的快乐生活纪实》作序
·中国自由主义的现代困境
·维权面对利益党的自我调整
·展示官权的人权展
·在刀锋上行走——狱中读《布拉格精神》
·深圳警察恶搞胡温中央
·反抗者的谦卑——为《格鲁沙诗文选》作序
·洋泾浜加奴才相的十博士生呼吁
·2006年回顾:亲民秀 人权秀 恶搞秀
·毕加索亵渎斯大林亡灵
·我与《开放》结缘十九年
·新闻改革秀的客观效应
·在大国崛起的背后
·继承赵紫阳的政治遗产——赵紫阳去世二周年祭
·找不到方向的胡温政权——比较《大国崛起》与《居安思危》
·出版自由之敌的龙新民和邬书林
·公然作恶的中共广电总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两会已经开完,但我家门口的警察仍然没有离开。从去年2月下旬到今年两会结束,一年里有将近半年的时间,警察在我家门口站岗、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我多次要求他们出示法律手续,因为他们是警察、是执法者,不出具法律手续就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是执法违法!但他们的回答永远是:"这是上级命令,我们是当兵的,必须执行。"

   
   我追问:"上级是谁?总有下命令的人吧。"
   
   他们或沉默不答,或把话头岔开。
   
   在官权的光谱中,去年两会的亮点是"人权入宪",今年两会的亮点是"构建和谐社会",二者都被作为现政权的凸出政绩加以大肆宣传。然而,"和谐社会"的口号响彻灯火通明的大会堂之时,恐怖政治却伸向会场之外的每个角落,在黑幕后制造着社会分裂。
   
   从去年两会到今年两会的一年中,中国的政治气氛急遽左转,出现了近年来罕见的政治严冬和人权灾难,三令五申的意识形态严控和对各类媒体及其知识界的打压,使媒体陷于近年来少见的失语状态,曾经活跃的民间网站和BBS也一片死寂;对异见者的逮捕、传讯和软禁越来越频繁,对敏感人士的人身控制,时间越来越长,有些人被警察站岗的时间长达半年左右;覆盖面也越来越广,许多在以前绝不"敏感"的人士,也升级为被监控对象;对民间宗教信徒的迫害再次升级,不断有民间基督教传教人和法轮功被捕;对上访群体的截访和惩处,规模越来越大,手段也越来越野蛮;北京的上访村被严密封锁起来,赴京告状的访民遭到各地公安的阻截,还有某些被抓的访民陆续被投进监狱,或判刑或劳教。今年,就在两会前不久,紫阳老人的去世演化为一场大规模的人权迫害,失去将近十六年的人身自由的亡灵及其自发的民间缅怀,都被现政权打入禁锢的黑箱。
   
   人权迫害之手伸向有良知的律师:曾经代理过多位异见人士和法轮功的案子的上海天易律师事务所的郭国汀律师,在2005年2月23日被上海市司法局没收了律师证、查抄了电脑并处以停业一年的处罚。另一位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并公开为法轮功上书的高智晟律师,被有关方面多次"谈话"威胁,不让他替法轮功学员打官司。警方还公然以"吊销律师执照"胁迫高律师放弃代理林牧老先生对西安市公安局的行政诉讼。
   
   如此荒谬的悖论再次凸现了独裁制度下的冷酷现实:无论是中共官方的言词变化,还是当局在某一个案上的开明姿态,皆改变不了"党权至上"的制度现状,机会主义的执政方式和口惠而实不至的言行不一,已经成为中共现政权弥补合法性匮乏的常态做法,漂亮说辞掩盖着根深蒂固的敌人意识。
   
   早在两会之前的二月底,中共主管政法的政治局常委罗干在党刊《求是》上发表文章,要求坚决打击国内外敌对势力的号召,加强互联网监控,防止敌对势力利用经济、文化的交流及宗教活动渗透,严控敌情,一发现苗头就采取坚决措施。为此,中共安全部门成立了两会安全保卫领导小组,北京警方全部出动对全市进行布控,特别对高官们下榻处周边、大会堂周边和两会代表驻地实行一级警戒。同时对全市的企事业单位、商业性场所和居民小区等进行了拉网式的治安安全大检查。大专院校也是严控的重点,要求驻京高校的领导及其保卫人员必须24小时值班,随时掌握学校安全动态。禁止北京上空的热气球、航模表演、滑行伞飞行等体育性娱乐性活动。各区县旅游局、各旅游景区(点)。也都接到确保两会的绝对安全的通知,严防恐怖分子制造事端。为了限制外来人流和入京车辆,警方监控进入火车站和汽车站的人流,严控外地车辆进京和缩短在京时限。
   
   被揭穿的面具
   
   为了确保"两会"万无一失,警方征用治安员协助保安,这已经成为近年来惯用的模式。去年征用四十万,今年征用六十五万,布下了由"红袖标"织就的天罗地网,巡逻在北京的大街小巷。
   
   按照胡锦涛的讲话,和谐社会应该是"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然而,六死难属们的命运早已戳穿了"和谐社会"的面具。
   
   公民有权公开参与议政,民意代表有义务回应民间的要求,这本是民主的题中应有之义,也是建设和谐社会的有效方式。但在六四屠杀中失去孩子的白发母亲们,从 1995年开始,连续十年向两会代表发出公开信,提出三项合法合理合情的要求,但直到此次两会,她们的诉求既无法见诸于大陆媒体,也不会得到"人民代表" 的回应。媒体正忙着粉饰"盛世",代表们正忙着高谈阔论"和谐社会"的美好前景。请问"民主何在?"
   
   公民有不可剥夺的诸种自由,是现代法治社会的常识,即便是中共宪法也写上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并列有必须加以保障的诸项基本人权,但作为执法者的警察们却可以不经任何法律程序,就肆意剥夺丁子霖等六四难属人身、通讯、言论等基本人权。请问"法治何在?"
   
   一个决不悔罪且不准申冤、不准表达母爱的政权,如何维护公平、伸张正义、培育诚信和养育友爱?而一个在法律上无公平无正义的社会,也必然在道德上无诚信无友爱,如何构建出一个"充满活力、安定有序"的和谐社会?
   
   这样的和谐社会,不过是高压下的权宜稳定,它以无辜者的鲜血和弱势者的受损为代价,也以人性的沦丧为代价的。恐怖的无孔不在,把整个社会变成患了精神癌症的病人,最醒目的症状是麻木--同情感和正义心、诚信和勇气的泯灭。
   
   如果说,独裁权力及其敌人意识制造出巨大的社会裂痕和四伏的危机,那么,人民大会堂内的"和谐"就只能靠谎言和暴力来制造。但谎言和暴力构建不出长治久安的和谐,而只能维持得过且过的僵死稳定。
   
   整容术风靡,让国人的外表变得鲜亮,却看不到灵魂;大会堂里的赞歌和大会堂外的恐怖为"和谐社会"整容,却看不到任何政治良知。这套政治整容术,诱人像动物般追逐享乐,也逼人变成丧失起码人性的石头。
   
   ——BBC(3/24/2005 2:2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