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刘晓波文选
·中共现任官员董德刚挑战党魁胡锦涛
·《物权法》争论背后的政治较量
·独裁制度对人的道德谋杀
·土地国有是强制拆迁的尚方宝剑
·《物权法》对民权扩张的意义
·为王小波去世十周年而作
·温家宝“融冰”仅是表象
·叶利钦——极权帝国的终结者
·中国自由主义的当代困境
·马英九可能败在连战手中
·被两次扼杀的生命——有感于大连警察开枪杀死三个平民
·从一无所有到全民炒股
·向马力先生推荐《寻访六四受难者》——六四十八周年祭
·政治奥运在北京
·官权“明抢”与广西计生风暴
·那个春天的亡灵——六四十八周年祭
·6月3日晚丁子霖夫妇和徐珏女士前往木樨地祭奠爱子亡灵
·历史真相与六四正名——六四18周年祭
·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六四”十八年祭
·虚幻盛世下的尊孔闹剧
·司徒华先生:有尊严地回乡(《单刃毒剑》大结局)
·王朔挑战电视剧审查腐败的意义
·从全民炒股看中国人的癫狂
·别跟我说“黑窑奴童”惊动了胡温!
·就“黑窑童奴”向胡温中央问责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
·广西博白计生风暴之源
·普京逐渐露出“克格勃”真面
·“窑奴”凸显独裁制度的冷血
·胡温的花拳绣腿和民间的切实努力
·孔圣人与丧家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之争
·中共人大对黑窑奴工案的无所作为
·我看茅于轼的“为富人说话”
·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
·大陆媒体久违的赵紫阳照片
·有感于著名作家胡发云支持四十人建议书
·今日中国毛派的处境
·我看薛涌与《南方都市报》的决裂
·从中共独裁的新特征看十七大
·昨日丧家狗 今日看门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热”
·胡温政权的意识形态焦虑
·柏林奥运的前车之鉴
·政治奥运,腐败奥运!
·我看《读书》前主编汪晖的愤怒
·毛泽东仰望斯大林的媚态
·被民族主义狼奶毒化的中国愤青
·面对“袈裟革命”的中共政权
·责任伦理让勇气升华——为《张思之先生诞辰八十周年暨执业五十周年庆贺文集》而作
·十七大前的道德净化运动
·爆发户中国仍然一无所有
·尼采的天才与狂妄——狱中读《尼采传》
·从习近平、李克强的跃升看中共接班人机制
·为什么自由世界敦促独裁中共干预缅甸
·新教伦理创造出世俗奇迹——狱中读韦伯笔记
·十七大与党魁权威的衰落----评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报告
·我蔑视这个老大政权
·包包,我们爱你!——为包遵信先生送行
·理性的荒谬及其杀人——狱中重读陀思妥耶夫斯基
·劳教,早该被废除的恶法——坚决支持茅于轼、贺卫方等人废止劳教制度的公民建议
·另一种更深沉的父女情
·独裁中共对自由西方的灵活应对
·中国农民的土地宣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我看反右之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
·面对权力暴虐的下跪
·杨帆教授又拿国家安全说事儿了
·赵紫阳亡灵:不准悼念和禁忌松动
·中共的年龄划线与黔驴技穷
·奥运,中共的最大面子
·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
·毛泽东为什么由鸣放转向反右——我看反右之二
·奥运年与喻华峰获释
·垄断“救灾” 正是独裁之灾
·坏制度与“好总理”
·当代文字狱与民间舆论救济
·胡温政权的画饼民主
·黑暗权力的颠狂——有感于腾彪被绑架
·西藏危机是唯物主义独裁的失败
·章伯钧的幻觉与毛泽东的阴谋
·胡温又一场“政治改革秀”
·汉人无自由,藏人无自治
·当选的马英九还敢向中共打民主牌吗?
·迎风而立的王千源
·我看中共开启谈判大门
·不同于爱国颠狂的另一种民意
·“抵制家乐福”变成大陆网络的禁忌——写于世界新闻自由日
·大地震中的民间之光
·今天国旗降下,哪一天国旗再降
·孩子 · 母亲 · 春天──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作
·写给王元化先生的在天之灵
·从野草到荒原—“2008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答谢辞
·民间问责VS官权的歌功颂德
·韩寒评“大师”已经很客气了
·当搜救犬也成为英雄
·“瓮安事件”的启示
·余秋雨—专向孩子们瞪眼的“英雄奴才”
·爱情、思想与政治——读《海德格尔传》和《汉娜•阿伦特》
·上海警方不能私吞杨佳案的真相
·当杀手变成大侠
·改革时代的新启蒙----以西单民主墙为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两会已经开完,但我家门口的警察仍然没有离开。从去年2月下旬到今年两会结束,一年里有将近半年的时间,警察在我家门口站岗、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我多次要求他们出示法律手续,因为他们是警察、是执法者,不出具法律手续就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是执法违法!但他们的回答永远是:"这是上级命令,我们是当兵的,必须执行。"

   
   我追问:"上级是谁?总有下命令的人吧。"
   
   他们或沉默不答,或把话头岔开。
   
   在官权的光谱中,去年两会的亮点是"人权入宪",今年两会的亮点是"构建和谐社会",二者都被作为现政权的凸出政绩加以大肆宣传。然而,"和谐社会"的口号响彻灯火通明的大会堂之时,恐怖政治却伸向会场之外的每个角落,在黑幕后制造着社会分裂。
   
   从去年两会到今年两会的一年中,中国的政治气氛急遽左转,出现了近年来罕见的政治严冬和人权灾难,三令五申的意识形态严控和对各类媒体及其知识界的打压,使媒体陷于近年来少见的失语状态,曾经活跃的民间网站和BBS也一片死寂;对异见者的逮捕、传讯和软禁越来越频繁,对敏感人士的人身控制,时间越来越长,有些人被警察站岗的时间长达半年左右;覆盖面也越来越广,许多在以前绝不"敏感"的人士,也升级为被监控对象;对民间宗教信徒的迫害再次升级,不断有民间基督教传教人和法轮功被捕;对上访群体的截访和惩处,规模越来越大,手段也越来越野蛮;北京的上访村被严密封锁起来,赴京告状的访民遭到各地公安的阻截,还有某些被抓的访民陆续被投进监狱,或判刑或劳教。今年,就在两会前不久,紫阳老人的去世演化为一场大规模的人权迫害,失去将近十六年的人身自由的亡灵及其自发的民间缅怀,都被现政权打入禁锢的黑箱。
   
   人权迫害之手伸向有良知的律师:曾经代理过多位异见人士和法轮功的案子的上海天易律师事务所的郭国汀律师,在2005年2月23日被上海市司法局没收了律师证、查抄了电脑并处以停业一年的处罚。另一位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并公开为法轮功上书的高智晟律师,被有关方面多次"谈话"威胁,不让他替法轮功学员打官司。警方还公然以"吊销律师执照"胁迫高律师放弃代理林牧老先生对西安市公安局的行政诉讼。
   
   如此荒谬的悖论再次凸现了独裁制度下的冷酷现实:无论是中共官方的言词变化,还是当局在某一个案上的开明姿态,皆改变不了"党权至上"的制度现状,机会主义的执政方式和口惠而实不至的言行不一,已经成为中共现政权弥补合法性匮乏的常态做法,漂亮说辞掩盖着根深蒂固的敌人意识。
   
   早在两会之前的二月底,中共主管政法的政治局常委罗干在党刊《求是》上发表文章,要求坚决打击国内外敌对势力的号召,加强互联网监控,防止敌对势力利用经济、文化的交流及宗教活动渗透,严控敌情,一发现苗头就采取坚决措施。为此,中共安全部门成立了两会安全保卫领导小组,北京警方全部出动对全市进行布控,特别对高官们下榻处周边、大会堂周边和两会代表驻地实行一级警戒。同时对全市的企事业单位、商业性场所和居民小区等进行了拉网式的治安安全大检查。大专院校也是严控的重点,要求驻京高校的领导及其保卫人员必须24小时值班,随时掌握学校安全动态。禁止北京上空的热气球、航模表演、滑行伞飞行等体育性娱乐性活动。各区县旅游局、各旅游景区(点)。也都接到确保两会的绝对安全的通知,严防恐怖分子制造事端。为了限制外来人流和入京车辆,警方监控进入火车站和汽车站的人流,严控外地车辆进京和缩短在京时限。
   
   被揭穿的面具
   
   为了确保"两会"万无一失,警方征用治安员协助保安,这已经成为近年来惯用的模式。去年征用四十万,今年征用六十五万,布下了由"红袖标"织就的天罗地网,巡逻在北京的大街小巷。
   
   按照胡锦涛的讲话,和谐社会应该是"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然而,六死难属们的命运早已戳穿了"和谐社会"的面具。
   
   公民有权公开参与议政,民意代表有义务回应民间的要求,这本是民主的题中应有之义,也是建设和谐社会的有效方式。但在六四屠杀中失去孩子的白发母亲们,从 1995年开始,连续十年向两会代表发出公开信,提出三项合法合理合情的要求,但直到此次两会,她们的诉求既无法见诸于大陆媒体,也不会得到"人民代表" 的回应。媒体正忙着粉饰"盛世",代表们正忙着高谈阔论"和谐社会"的美好前景。请问"民主何在?"
   
   公民有不可剥夺的诸种自由,是现代法治社会的常识,即便是中共宪法也写上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并列有必须加以保障的诸项基本人权,但作为执法者的警察们却可以不经任何法律程序,就肆意剥夺丁子霖等六四难属人身、通讯、言论等基本人权。请问"法治何在?"
   
   一个决不悔罪且不准申冤、不准表达母爱的政权,如何维护公平、伸张正义、培育诚信和养育友爱?而一个在法律上无公平无正义的社会,也必然在道德上无诚信无友爱,如何构建出一个"充满活力、安定有序"的和谐社会?
   
   这样的和谐社会,不过是高压下的权宜稳定,它以无辜者的鲜血和弱势者的受损为代价,也以人性的沦丧为代价的。恐怖的无孔不在,把整个社会变成患了精神癌症的病人,最醒目的症状是麻木--同情感和正义心、诚信和勇气的泯灭。
   
   如果说,独裁权力及其敌人意识制造出巨大的社会裂痕和四伏的危机,那么,人民大会堂内的"和谐"就只能靠谎言和暴力来制造。但谎言和暴力构建不出长治久安的和谐,而只能维持得过且过的僵死稳定。
   
   整容术风靡,让国人的外表变得鲜亮,却看不到灵魂;大会堂里的赞歌和大会堂外的恐怖为"和谐社会"整容,却看不到任何政治良知。这套政治整容术,诱人像动物般追逐享乐,也逼人变成丧失起码人性的石头。
   
   ——BBC(3/24/2005 2:2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