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
刘晓波文选
·刘晓波 任不寐 关于《灾变论》的对话
·谁为超期羁押的良心犯鸣冤
·大陆执法者的双面
·港人胜利对大陆的压力和启示
·23条与独裁者的噩梦
·金正日独裁吞噬金大中阳光
·中国没有司法正义
·毛泽东玩弄宪法
·跛足外交来自跛足改革——朝核危机评论之一
·“民主立宪”的虚假
·六方会谈与中国外交
·狂热到精明的爱国主义
·自焚背后的人权灾难
·无声三中全会与信息歧视
·神五升空后的虚拟和真实
·刘荻获释的启示
·谁为暴君毛泽东招魂?
·向独裁献媚的希拉克──评胡锦涛访法
·杜导斌案——从完全黑箱到有限公开
·湖北省公安厅应该作出进一步澄清
·特权者的反腐特权
·枪杆子下的胡温亲民
·《证词》附录:刘晓波给廖亦武的信
·人权入宪下的人权迫害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独裁政府怎能监督自己
·难道恐怖屠杀是死亡庆典?——有感于中国某些网民为马德里爆炸叫好
·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上)——纪念伟大哲学家康德逝世200周年
·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下)——纪念伟大哲学家康德逝世200周年
·赢选举的阿扁和赢公投的连战
·康晓光的狂妄和阴招
·特权式反腐的无效
·【紧急呼吁】强烈抗议中共公安逮捕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台湾恶劣环境中的优质民主
·关于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被拘捕事件的紧急呼吁
·受难母亲的泪与爱──献给被捕的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关于三位被捕难属的最新消息
·关于丁子霖女士最新消息
·有力量的残疾青年罗永忠
·让清明变成石头——为六四亡灵而作
·日人挑战首相 国人围殴女子
·美英自由联盟必胜
·北京能否有对台新思路?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帮闲博士的献媚术
·话说李敖---精明的骄狂
·为再燃野火的龙应台辩护
·话说李敖之二─紧跟暴君毛泽东
·不要说今年的春天很冷
·"人质外交"源于独裁政治敌视民间异见的本质——为杨建利被捕两周年而作
·由段琪瑞的侄孙死于六四屠杀而想到的
·依法治港的实质是“恶法治港”
·从新华网民意调查看国人的人权意识
·在大陆,五一是谁的节日?
·林昭用生命写就的遗言是当代中国仅存的自由之声
·向死于恐怖袭击的同胞致哀
·谁在乱港害中?
·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
·恶法治国的阴毒化法制
·杨建利冤案背后的中国现实
·虐囚丑闻与伊拉克局势——虐囚案评论之一
·把罪恶当罪恶——虐囚案评论之二
·契约中的权利和义务(1)
·倾听天安门母亲的声音——读六四难属《寻访实录》
·八九运动中普通民众的高贵
·六四凌晨的黑暗
·虚美矫饰的国史
·1546号决议和伊拉克重建
·抗议对民族良知蒋彦永的迫害
·六四对中国的积极意义
·南都案─亵渎法律公正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一
·阻碍媒体改革和葬送新闻良知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二
·民间维权对「南都案」的关注──「南都案」评论之三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上)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下)
·六方会谈的无果而终
·化解香港的黑白悲情
·今年七月一日
·「审计风暴」刮走多少百姓血汗钱
·专访刘晓波:七一游行令人鼓舞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上)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下)
·蒋彦永对专制的徒手反抗
·情色狂欢-----中国商业文化批判之一
·为了活著和活出尊严--关于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坐在海边
·大记者把小官僚钉上历史耻辱柱──有感于著名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台湾民意对北京强权
·世俗政治的神圣来源
·中国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吗?
·新闻良知蔑视小官僚面孔—有感于《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2004──中国体制内异见的崛起
·毛泽东如何剥夺农民
·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的纪念邓小平
·保护反腐书记的民间防弹衣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1)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2)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3)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4)
·无视农民权利乃万恶之首
·毛泽东如何抢劫私人财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2004年,尽管中共政权致力于减免农村的税费和提高农民收入,但国人的权利意识有了空前的觉醒和爆发,民众对强制拆迁、拖欠工资和退休金、司法腐败以及贫富分化加剧等社会不公也不再逆来顺受,来自底层的自发维权活动此起彼伏、愈演愈烈,特别是连续发生大规模的官民冲突(如重庆万洲事件、汉源事件、东莞时间等),甚至引发了国际舆论的震惊。
   
    在此民怨沸腾和权利意识觉醒的环境下,各级地方政府无法满足民众的正当权益诉求,更无力平息愈演愈烈的官民冲突,民众便纷纷前往北京来寻求公道。当地方政府无法为上访者解决问题时,他们便只能远赴北京来伸冤。于是,地方信访部门的上访人数下降,而中央级的信访部门却遭遇"上访洪峰",仅2004年第一季度,国家信访局接待上访者的批次、人次同比分别上升99.4%和94.9%。正如专门研究上访制度的官方智囊于建嵘所言:"中央有关部门受理信访量直线上升,说明了信访者对中央能解决他们反映的问题还抱有一定的希望,而省、地、县一级已失去了或正在失去信访者的认同。"

   
    信访官员的坦承、智囊们的报告和上访者的游行申请,从三个侧面凸现了如下事实:信访部门,几乎就是中共现政权建立的唯一人权救济制度,也是含冤的百姓将自己的冤情上达天庭的唯一合法渠道。但在独裁制度所造成的官权太大而民权太小的环境下,信访制度也必然是名存实亡的摆设,正如人大和政协仅仅是"花瓶"一样。有关官员也公开承认:在全部上访案件中80%以上的诉求是合法合理合情的。然而,据《国内首份信访报告获高层重视》(载于《南方周末》 2004-11-04)一文披露:在全部上访案件中能够获得解决的仅占千分之二,几近于无。当信访部门根本无法处理和解决堆积如山的上访案件时,体制内救济渠道的无效必然导致街头政治,聚集在北京上访村的两万上访者们,才会申请公开的游行请愿。
   
    集权至上
   
    在党权至上的独裁中国,现行的唯一人权救济手段的上访制度必然失灵。一方面,中国的人权救济制度的极度匮乏,既无新闻自由的舆论救济,也无独立司法的法律救济,而只能依靠人治性的行政救济。另一方面,作为行政救济的上访制度,事实上是责任过多而权力过少,仅仅具有信息的收集和上转的职责,太缺少实施救济的实权却承担了太重的救济责任,而能够解决问题的各职能部门,又握有太多的权力却疏于承担人权救济的责任。所以,愈演愈烈的官民冲突和上访制度的失灵,也逼迫中共高层不能不改革现行的上访制度,准备以"信访联席会议"取代现行的信访局设置。2004年8月,根据胡锦涛的批示,中央建立了"集中处理信访突出问题及群体性事件联席会议制度",这一制度的主要成员有中央办公厅、国家信访局、北京市等28个部门和单位。其主要职责是:了解、掌握信访突出问题及群体性事件的情况和动态;针对信访突出问题及群体性事件提出对策建议;组织协调有关方面处理跨部门、跨行业、跨地区的突出问题及群体性事件;督促检查有关部门和地方处理信访突出问题及群体性事件各项措施的落实。
   
    2005年伊始,由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的国务院常委会议已经审议并原则上通过了"信访条例(修订草案)"。会议决定,这一修订过的条例在经过进一步修改后,由国务院公布施行。尽管,该草案的具体条文还未披露,但官方媒体已经将之称为"一部保障公民提出建议、意见和申诉的权利,进一步疏通信访渠道的法规"。
   
    然而,要我看,这种改革没有任何关注社会底层的诚意,也谈不上任何制度创新的意义,而是沦为一种更为聪明的取巧,因为在实质上,它主要是为了缓解民间维权运动的压力,维护政权稳定的权宜之计。从目前能够看到的信息分析,修改后的信访条例仍然在回避了最关键问题。如果敢于正视事实并具有关注底层和制度创新的诚意,那么只能老老实实地承认:中共的执政理念仍然停留在"驭民"和"愚民" 的人治阶段,设立上访制度的初衷,既是为了显示"皇恩浩荡",也是为了建立一条收集民意的渠道,而绝非出于尊重民意而建立的民意表达渠道。所谓的"上访制度失灵",无异于对中共制度的最大恭维。中共掌权五十多年的事实一再证明,只要是独裁政权必然敌视人权保障,毛时代是根本否定人权的正当性,改革以来是让保障人权停留在"作秀"的水平上,也就是让保障人权的制度"不灵",绝非曾经"灵过"而现在"失灵"了。
   
    因为,人权保障的制度化,最直接的受损者是官权和从中获取暴利的权贵们。否则的话,便无法解释中国宪法列举的人权保障条款,为什么一条也得不到落实?更无法解释,中共制定宪法的历史已经五十年了,又在今年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了宪法,为什么中国的现状一直停留在"有宪法而无宪政"的水平上?
   
    所以,与其对信访制度进行修补性改革,不如取消这个摆设性的制度,而在转变敌视民意的执政惯性的基础上,着重于人权的舆论救济和司法救济等制度的建设。在具体法律的修改和制定上:1,逐渐放松对媒体的垄断,推动人权的舆论救济制度的形成。2,在宪法层次添加限制党权的条款;3,在子法层次上具体地细化现有的保障人权的条款,废除迫害人权的条款(如煽动罪),逐渐增加人权清单;4,在人权保障的法律条款的执行上,严格限制官权的滥用,制定对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滥权和不作为的惩戒条款。5,在人大设立独立于党权和行政权的宪法法院
   
    ——BBC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