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看《汉武大帝》中的司马迁]
刘晓波文选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人权秀的继续进行时
·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霓虹灯下的又一罪恶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上)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下)
·中共的人权秀
· 嫖公益嫖私德及学术腐败—— 2004年观察
·赖斯又来了 警察又上岗
·新浪网上的种族歧视
·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就校园BBS被整肃致教育部部长周济的公开信
·武器禁运和遏制独裁
·没有民权如何和谐?
·金正日玩弄六方会谈
·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中共与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美日同盟与中日较力
·【专访】刘晓波:望国际压力使欧卫良知发现
·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从消极自由到逃避自由
·外患不足虑 内忧才要命
·被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
·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真由美的披肩发飘飞在中国
·在盛装“胡连会”的背后
·汤晔和上海当局,谁在违法?—上海当局对反日风潮的司法操控
·召之来挥之去的反日风潮
·狱中随笔(之一)
·被共产极权绑架的胜利---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另一教训
·老朽的国民党 势利的亲民党
·中国大学是自由的坟墓
·连汉文帝都不如中共政权
·倾听母亲和亡灵的声音——支持“天安门母亲”的正义要求
·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遗忘罪恶的民族没有前途
·被民族主义引向歧途的东亚三大国
·记住亡灵—— 六四十六周年祭
·独裁制度的“合法腐败”
·独裁的伪善预示自由的可能
·独裁监狱是通向自由的第一道门槛—为张林的言论自由辩护
·暴君斯大林为何向上帝祈祷?
·为维权律师朱久虎呐喊
**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狱中读书笔记
·用脚投票的人性抉择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2)
·中共对网络民间的封杀注定失败
·新世纪的人类毒瘤恐怖主义—向伦敦恐怖爆炸中的死难者致哀
·延安时期周旋于苏美之间的毛泽东
·比奴隶制还野蛮的共产极权-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之一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3)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4)
·和谐言辞与分裂现实
·遥祝“小马哥”
·比任何传统独裁都野蛮的极权主义-二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
·权力的贪婪与女人的眼泪--看凤凰卫视专题片《陕北油田案》有感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权力(5)
·传播信仰的蔡卓华无罪──蔡卓华案评论(之1)——
·杀人无界的恐怖主义——向遭遇恐怖袭击的埃及致哀!
·推动法律维权的民间努力──蔡卓华案评论(之2)
·走火入魔的大中国幻觉
·迷失在暴君怀中的西方左派
晓波的诗
·雨中的我--给霞
·惊愕--给小霞
·那人坐下--给霞
·危险的欢乐--给霞
·五分钟的赞美--给霞
·某天早晨--给一个人去西藏的霞
·醉酒--给霞
·冬日的孤独--给霞
·双音词--给霞
·夜晚和黎明--给小霞
·亲爱的,我的小狗死了--给小手指
·你从我……--给小霞
·你如此脆弱的目光--给小脚丫
·再一次作新娘--给我的新娘
·你的自画像--给小手指
·爸爸带来的花衣裳--给小脚丫
·给你的诗--给霞
·那么小那么凉的脚--给我的冰凉的小脚趾
·把一切交给你--给霞妹
·悬崖--给妻子
·维特根斯坦肖像--给不懂哲学的妻
·向康德脱帽--给没有读过康德的小霞
·卡夫卡,我对你说--给酷爱卡夫卡的妻
·你是我……--给小妹
·读里尔克--给同样喜欢里尔克的霞
·博尔赫斯的黑暗--给迷恋黑暗的小霞
·忘不了的庄子--给听我讲庄子的小霞
·我离去时--给睡梦中的霞
·阳光和茶杯--给每天喝茶的小手指
·孤寂的日子--给霞
·致圣·奥古斯丁--给喜欢《忏悔录》的霞
·烟的感觉--给正在吸烟的小妹
·大胡子柏拉图--给不懂柏拉图的霞妹
·你出现--给妻
·仰视耶稣-给我谦卑的妻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看《汉武大帝》中的司马迁

   

   大幕拉开,年老的太史公奉诏进宫,给年迈的汉武帝解闷,汉武帝仍然是“霸气逼人”的,而司马迁一如既往地谦卑。

   帝曰:“朕看了你写的书,朕气病了,至少要折寿一年。要我杀了你呀,我偏不成全你。有些人劝我烧了你写的书,可我不,要留着它,你那也只不过是你史家一家之言。”

   写出“无韵之离骚”的太史公,在《报任安书》中悲叹“腐刑极矣!”的司马迁,此刻却只有感激涕零。似乎只阉不杀,已是大度;现又不焚倾注一生心血之书,就是圣明了。无屌史官怎能不高唱“你的胸怀就像大海一样深遂”的赞歌。

   一言九鼎的皇帝,看了不无贬斥的秉笔直书,居然没焚了书,也没坑了作者,即便在21世纪的中国人的价值标准里,无论如何也算是“伟光正”了。

   看御用文人献媚,本该无话可说,但看把司马迁当作献媚的工具,只感到当代文人的可鄙。二千多年前的太史公被割了肉屌,二千多年后的文人们自阉掉精神生殖器。

   我第一次读《史记》和司马迁的生平,感觉有些怪异:一位被阉割的古人,留下一部藏之名山的大书,传之后人的宏伟遗愿,已经足以令我惊诧和困惑,还无耻地夹杂着一丝怜悯。

   我喜欢这部大书,有些章节曾反覆诵读,至今仍能倒背如流。因为,这部书和它的作者是人性的,而书中记述的历史却是血腥的。石头浸在冰水中,阉割时的刀刃,锋利得几近无动于衷。

   太史公,我由衷地钦佩你的清醒,在那么遥远的年代,你居然就有罕见的自知之明,早看清了文人骚客在宫廷里的戏子地位,不过是“娼优所蓄”而已。与两千多年后的历史学家郭沫若等相比,你已经是中国文人的奇迹。

   太史公,我悲哀地同情你,你是有人性的史官,更是有血性的史学家,你笔下那喷涌的激情,本该去拥抱一个女人,你对失败者的大慈大悲,本该去滋润处女地,使其丰饶。

   太史公,你首先是个男人,长着生殖器的男人,其次才是史官--一个“娼优所蓄”的奴才。而你只因一次人性的悲悯,就被权杖所颠倒,保住了性命,却做不成奴才,也休想再做男人。

   太史公,你的身体属于一架绞肉机,你的智慧属于一部伪造的历史,阉割时迸溅出的血污,足以淹没一个人的尊贵,让所谓的几千年灿烂历史,暗淡无光。

   太史公,听起来是个多么渊博的头衔,挥洒自如的秉笔直书,纵贯沧桑,那封泣血的《报任安书》,却像被取出的睾丸一样悲凉。

   后人说,你的遗作,是无韵之《离骚》,翻开后,却总有血腥伴着尿臭扑鼻而来,漫长的历史抵不住,一个微小的生命,再伟大的著作,也换不回射精时的辉煌。

   以一条被阉割的生命,换来一部传诵至今的历史,我们这个苟延残喘的民族,就只能有被阉割的史官和历史,面对关于太史公的绵绵赞美,我宁愿不知道司马迁和《史记》。

   我宁愿让历史沉默,沉默得有点儿人性和尊严!

   2005年2月5日于北京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