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 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刘晓波文选
·新年向中南海作鬼脸
·请关注明天宣判的冯秉先
·难道中国人只配接受“党主民主”
·共产主义杀人的日常化合法化
·自由国家在二十世纪的四大失误(之三)——第三大错误:自由美英向极权苏联的让步
·歪门邪道的抗韩
·民间鲜血戳破官权的亲民神话
·民间网站守望者野渡
·金正日的幽灵在中国游荡
·方舟教会反抗中共警察的启示
·官权联美 愤青反美
·我看美国对中国的核心战略
·汕尾血案的始末和背景
·“我们永远不要再取得这样的胜利”——一位俄罗斯历史学家对苏联卫国战争的反省
·西方为什么警惕中国崛起?
·记住《冰点》及其杀手
·明亮的冰点和阴暗的官权——读李大同公开信有感
·中宣部是个什么东西?
·没有记忆 没有历史 没有未来——为北京“文学与记忆”研讨会而作
·除夕夜,记住那些破碎家庭
·末日的贪婪和疯狂——有感于郭飞雄被殴事件
·雅虎早在助纣为虐
·整控媒体新手法透视
·被砸碎的巴士底狱中只有七名罪犯
·滴血的GDP数字
·资讯监狱必将坍塌
·公开的谎言 无耻的狡辩
·向李大同和卢跃刚致意
·我与互联网
·喝足狼奶的中宣部
·跛足改革带来的统治危机
·从一无所有到红旗下的蛋
·狱中重读《地下室手记》
·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
·对李大同落井下石的新左派
·“狼图腾”取代“龙图腾”
·受难母亲十年如一日的抗争——有感于六四难属的两会上书
·谁能宽恕不可宽恕之罪——狱中读《宽恕?!》
·八九运动中的李大同和卢跃刚
·胡锦涛政权左右开弓
·多面的中共独裁
·左转的胡锦涛也反左
·精于利益计算的末日独裁
·爱琴海,自由的海
·喝狼奶最多 消化也最好
·中共人质外交游戏何时了?
·老外看不懂中共官僚
·被戏谑的钦定荣辱观
·马英九的民主牌
·一点突破 满盘皆活——以争取言论自由为突破口的民间维权
·盘点冰点事件——大记者VS小官僚
·反道德的钦定“荣辱观”
·樱花的中国劫难
·连战出任中共政协副主席指日可待
·喉舌思想的始作俑者——孙中山
·胡布会——制度对立支配利益相关
·西雅图的笑脸和华盛顿的板脸
·关于自由的论证
·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谁是公共资产流失的首要祸魁
·无视私有产权的五四传统——以胡适为例
·如何对待权贵私有化的“制度性原罪”
·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
·制度性的“为富不仁”
·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场浩劫——纪念文革爆发四十周年
·涨价听证会就是合法抢劫会
·毛泽东的传统与反传统
·文革从来没有结束
·以由衷的谦卑向遇罗克致意——纪念文革四十周年
·毛泽东的红卫兵也爱金条
·从杨天水重刑到禁言文革
·太黑了:杀人无罪 维权有罪
·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批判理论的悲悯——狱中读《法兰克福学派史》
·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民间维权是六四的最大正面遗产
·青楼中的真人性——狱中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
·除了警察 中共还有什么?——抗议山东沂南县警方刑拘陈光诚
·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韩国队出局是必然、也是“天谴”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狱中读书随想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 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他妈的,廖秃头来了


——给过去写诗的廖胡子现在吹箫的廖秃头

   

   我的老婆刘霞
   还是别人老婆的时候
   曾与她的前夫一起
   向我郑重地引见你
   她的前夫称你是巴蜀的诗歌领袖
   她更喜欢叫你“廖胡子”
   
   初次见面
   并未注意你是否有大胡子
   但那时你的诗句
   长得足以环绕地球
   把1+1=2的真理变成先锋艺术的嚎叫
   
   我口吐白沫、面色狰狞
   否定一切的牙齿决不放过你
   你是否还记得我的结巴?
   从陪陵到京城的路很远
   你带着对京城恶少的厌恶走了
   
   当我终于成了刘霞的丈夫
   廖胡子已经变成了大秃头
   我宁愿从未见过你
   相信你从来如此
   走到那儿都带着一支萧
   黑色的曲调代替了
   开放时代无所不在的诗与鸟
   
   我猜这支箫,是你
   从死囚的诀别中乞求来的
   或者,以你生性的蛮横
   动物般的凶猛
   干脆是从死人紧闭的口中抠出来的
   坟墓的气味浓得呛人
   腐烂后仍然余音绕梁
   
   我又一次成为监狱“贵族”时
   你和我老婆一起去远足
   她躲开杯盏交觥的聚会
   一个人枕着荒凉的夜晚
   听你吹箫
   
   老廖呀,你这个大秃头
   是否那夜你只吹给她一个人
   我不想知道
   但我唯一确定的是
   那带有死亡气味的箫声
   一直入到她的灵魂
   又通过她的灵魂
   吹到了我的梦里
   
   那一夜,我的噩梦中有你
   突然的血腥窒息了你
   突然的牢狱成就了你
   你那张老脸是一块
   被箫声惊吓的石头
   任警察们任情抽打
   却永远是一种表情
   坚硬而冰冷
   
   大屠杀在一个黎明完成
   你的箫声和诗句诞生于
   最黑暗的夜晚
   铁镣、手铐、电棍与死亡
   奠定了你后半生的曲调
   
   老廖哇,你这个大胡子大秃头
   再为我和我老婆吹一曲吧
   在这块没有记忆的土地上
   为世纪末无辜的殉难者安魂
   为下世纪无耻的幸存者送葬
   
   晓波1999年11月12日于家中
   
   附记:忠忠来电话,廖秃头今晚就到,声音里透着亢奋。我的心跳突然加快,立刻坐在乱七八糟的饭桌前,迎接廖秃头的到来。想起八十年代中期我对老廖的苛刻,再想起“六四” 后我们共同的命运以及友情,心中难免有些不安,这么好的朋友,当初……给他写点什么,是我内心的命令。
   
   

听廖秃头吹箫


—给吹箫的老廖

   
   决不是一个适于吹箫的场所
   你却奇迹般地
   把肉体化为箫声
   那个小餐馆很简陋
   有特别好吃的烤牛排
   
   朋友们乱七八糟地交谈
   陌生人议论着“法轮功“的荒唐
   你拿出狱中的诗集送给亚伟
   亚伟无言,这个幸福的书商
   手有些微颤
   突然的怀旧引来了箫声
   
   你双眼紧闭
   拒绝一切可视之物
   眼皮与睫毛的抖动
   昭示了生命的如此脆弱
   你的嘴唇并不光润
   粗糙的声调使空气凝固
   
   满座皆在箫声中肃穆
   学着欣赏音乐的通行姿态
   闭耳屏息,还似有所悟
   唯独我瞪大眼睛盯着你
   空无一物
   
   原以为乐器必须有
   轻柔的手指和优雅的抚摸
   而你张开的手指紧握的
   却是一根烧红的铁棍
   那种紧张和用力
   那种肌肉、骨节的崎岖
   让我为你捏一把汗
   这精巧的乐器如何承受
   而不粉碎
   
   是徒手攥住血刃
   是勒紧赌徒的喉咙
   是抠进情人的肌肤
   是直视死亡的激情
   你原本锃亮的大秃头
   在箫声中暗淡无光
   如同你送别死囚的夜晚
   
   老廖老廖老廖呀
   别人听你吹奏着灵魂
   那伤感而敏锐的内心
   我却如同动物,在箫声中
   听到了你肉体的抗争
   那从未屈从过的肉体
   
   是的,是肉体
   我敢肯定
   你的在牢狱中
   与铁棍和镣铐对峙
   与臭虫虱子相亲的
   肉体
   
   晓波
   1999年11月16日
   
   附记:我整理这首诗时,这个老廖又他妈的以箫声为我伴奏,还真他娘的有点儿情调。
   
   

秃脑壳中全是水


——给老廖

   
   原以为你锃亮的秃头
   有横贯东西南北的智慧
   没想到你总是坐不对地铁
   光秃的脑壳中全是水
   
   你反反复复地向我讲述
   即将开拍的一部新片
   你的角色是杀手
   还一再唠叨漂亮的女主角
   在三角形中爱上了你
   我太了解你了
   心中的诡计和阴险
   不是杀手而是淫棍
   
   就凭你这一脑子水
   还想恬不知耻地当杀手
   我很为你的人身安全担心
   做个风花雪月也就罢了
   淫水和鲜血的味道
   决不相同
   
   如果你执意于杀手
   如果含情脉脉之后
   还要血溅秃头
   等我们再见面时
   秃头已经不知去向
   八字脚也无葬身之地
   我所能企求的
   至多只是,一只手上的一个指头
   或者,仅剩下指甲的残渣
   
   角色的投入如此悲壮
   我已经很满意了
   我们多年的生死情怀
   终于有了一个
   完满得几近平庸的交待
   
   晓波
   1999年11月23日于家附近的某一小餐馆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Wednesday, February 02, 200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