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刘晓波文选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悲情紫阳的遗憾(上)
·悲情紫阳的遗憾(下)
·白色--奥斯维辛之祭
·中国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再祭紫阳
·我的感激——政治严寒中的民间温暖
·伊拉克人--创造历史的勇士
·赵紫阳创造的奇迹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 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记住紫阳
·看《汉武大帝》中的司马迁
**
·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杀人如麻的帝王戏与主旋律
·献媚于当权者的帝王戏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人权秀的继续进行时
·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霓虹灯下的又一罪恶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上)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下)
·中共的人权秀
· 嫖公益嫖私德及学术腐败—— 2004年观察
·赖斯又来了 警察又上岗
·新浪网上的种族歧视
·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就校园BBS被整肃致教育部部长周济的公开信
·武器禁运和遏制独裁
·没有民权如何和谐?
·金正日玩弄六方会谈
·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中共与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美日同盟与中日较力
·【专访】刘晓波:望国际压力使欧卫良知发现
·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从消极自由到逃避自由
·外患不足虑 内忧才要命
·被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
·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真由美的披肩发飘飞在中国
·在盛装“胡连会”的背后
·汤晔和上海当局,谁在违法?—上海当局对反日风潮的司法操控
·召之来挥之去的反日风潮
·狱中随笔(之一)
·被共产极权绑架的胜利---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另一教训
·老朽的国民党 势利的亲民党
·中国大学是自由的坟墓
·连汉文帝都不如中共政权
·倾听母亲和亡灵的声音——支持“天安门母亲”的正义要求
·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遗忘罪恶的民族没有前途
·被民族主义引向歧途的东亚三大国
·记住亡灵—— 六四十六周年祭
·独裁制度的“合法腐败”
·独裁的伪善预示自由的可能
·独裁监狱是通向自由的第一道门槛—为张林的言论自由辩护
·暴君斯大林为何向上帝祈祷?
·为维权律师朱久虎呐喊
**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狱中读书笔记
·用脚投票的人性抉择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2)
·中共对网络民间的封杀注定失败
·新世纪的人类毒瘤恐怖主义—向伦敦恐怖爆炸中的死难者致哀
·延安时期周旋于苏美之间的毛泽东
·比奴隶制还野蛮的共产极权-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之一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3)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4)
·和谐言辞与分裂现实
·遥祝“小马哥”
·比任何传统独裁都野蛮的极权主义-二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
·权力的贪婪与女人的眼泪--看凤凰卫视专题片《陕北油田案》有感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权力(5)
·传播信仰的蔡卓华无罪──蔡卓华案评论(之1)——
·杀人无界的恐怖主义——向遭遇恐怖袭击的埃及致哀!
·推动法律维权的民间努力──蔡卓华案评论(之2)
·走火入魔的大中国幻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刘晓波

   一、坐在火山口上的中国

   十月份以来,全力维持稳定、高歌繁荣和加强执政能力的北京政权,却接连遭遇来自边缘地区的严峻挑战:少则千人,多则万人,甚至几万人、十万人的大规模官民冲突频繁发生。

   据香港杂志《动向》十月号报导,十月四日,中共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发布九月份社会秩序治安情况的内部通报:全国除天津市、西藏自治区外,示威抗争活动发生在二十九省(区)的一百七十多个城市和三百九十多个县乡,发生了五百二十多次规模性游行、示威、集会,全国城镇和农村共有三百一十多万人次参加游行、示威、集会和上访。在这些游行、示威、集会中,发生了七十多次官民的街头冲突和一百多次冲击、占据市县政府机关大楼,并有焚烧、破坏建筑、车辆等恶性事件,致使近二百名公安、武警和机关干部受伤,被控以组织肇事和实施暴力的罪名而拘捕的民众高达上千人。

   另据新华社主办的《了望东方周刊》披露:全国去年共发生五万八千宗较大的社会骚乱事件,平均每日达一百六十宗,其中,冲击党政机关的事件也频频发生。这项统计显示,2003年的社会骚乱事件比2002年增加了15%,与十年前相比,更增加了七倍——不仅是发生频率的遽然增加,而且是规模不断扩大、冲突暴力度的急遽升级。

   城市游行、示威、集会抗争、诉求的主要原因为:(一)国企下岗、解散、合并,职工得不到合理补偿和安置;(二)群众合理权益和权利受到损害、剥夺,引发抗争和诉求;(三)社会反对党政、公安、司法部门腐败、滥权行径和活动;(四)社会贫富二极化,激起社会中下层抗争活动;(五)政府和有关部门对社会关注事件处理不当或处理不公,引发社会反弹。

   农村的游行、示威、集会的主要原因为:(一)地方政府部门损害、侵占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的利益;(二)政府部门各种杂税,逼迫农民反抗;(三)克扣和拖欠农民民工工资;(四)抬高化肥、农具、种子价格;(五)强制农民无偿修建工程和强行征收农田。

   同时,一些地方如安徽、湖北、江西等省的农民已经成立了“自治委员会”和“农民代表会”等自发组织,不仅领导农民的维权运动,甚至要求公审和处决被称为“恶霸”的乡村干部。而且,许多知识精英和法律界人士加入农民维权,他们为农民提供文字、物质和法律服务,帮助农民公布维权诉求,向外界透露地方政府对农民维权的打压、对维权代表的迫害。比如,律师俞梅荪、李柏光,记者赵岩,学者张耀杰等人,一直在帮助福建农民和河北农民进行维权活动。

   最受媒体关注的大规模官民冲突事件发生在四川省雅安市汉源县,10月27日到11月7日,该县发生了中共建政以来最大规模的民众集体冲击显政府事件。因不满政府的黑箱作业、强制移民和过低补偿,该县数万农民到大渡河瀑布沟电站静坐,阻止大坝截流。在与武警冲突中有农民被打死,多人受伤;愤怒的农民和当地学生举行近十万人游行示威,冲击县政府,捣毁设施泄愤,政府机关被迫停止运作,全县店铺关门,市场关闭。只有医院、邮局、银行开门。为防范事态扩大,四川省地方政府紧急调动万名武警包围汉源,再次引发严重警民冲突,据传有多人死亡,数人重伤,当地交通、通讯被切断,网络被管控。

   11月3日,雅安市政府不顾农民众的抗议而通告水电工程开工,上万名库区居民再次奔赴工地阻止截流施工,又与警方爆发激烈冲突。据《中国时报》报导说,已有两名公安死亡,工程汽车和载运公安的大客车各被烧毁一辆,甚至前去平息冲突的四川省省委书记张学忠也被近万移民控制。据BBC中文网报道,军警开枪镇压,7名农民被打死,四十多人受伤。也有其他境外媒体称有17人。政府已经把事件定性为“暴乱”,当地电视不时敦促极少部分犯罪份子自首,并呼吁群众回家。

   据《东方日报》报道,汉源事件已经引起中共高层的重视当局把汉源骚乱定性为中性的“大规模聚集事件”。11月8日,中央工作组到达汉源,工作组组长国务院副秘书长汪洋在汉源县村级以上干部大会上传送了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四点重要指示:1,群众的利益是大事,一定要把移民的问题解决好,在移民提出的问题和要求没解决前,瀑布沟水电站不复工;2,维护安定团结、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是解决问题的关键;3,要广泛听取人民群众的各种意见,要以群众利益为重,维护移民权益;4,保证国家重点水电工程建设,支持西部大开发。

   汪洋表示:群众阻止截流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移民群众通过各种渠道反映他们的意见是正常的,希望移民有什么话尽量说出来,并向政府反映,对这些群众一律不得追查。汪洋最后说:中央工作组是来帮助四川省委工作组解决问题和维护汉源的社会稳定的;问题不解决好,他不会离开。他还说:调来武警也是为了维持正常的社会秩序,而不是对付老百姓的。但是,当局在强调维护移民利益的同时,也将严惩趁机打、砸、抢、烧的犯罪分子。

   …………

   由于中共严控媒体和封锁信息,官方媒体上,依然是中国的经济繁荣和政治稳定,甚至就是“太平盛世”,而在底层民间的反抗中、在通报危机的官方内参里和在境外媒体上,中国当下犹如坐在火山口上。最典型的就是“万洲事件”,事件起因看似偶然,而实乃愈演愈烈的官民对立之必然,正是长期官权霸道压抑下民怨之突然爆发,一次小冲突就能酿成数万人的群体抗议运动,足见民众对官权的积怨多么深厚和强烈,用“烈火干柴”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二、地基正在一点点下陷

   对于六四后十五年来的中国现状,西方国家大都既惊诧又困惑:经历了举世震惊大屠杀的中国,跛足改革下两极分化和政治腐败日益严重的中国,何以能保持十五年的经济高增长和社会稳定?

   的确,六四后的中国局势,使无数关于中共崩溃的预言破产,似乎后极权时代的寡头独裁体制,根本不必重建急遽流失的道义合法性,也不必修正跛足改革的策略和改变陈旧的政治制度,而只靠经济高增长的政绩和铁腕镇压就能基本上维持政权稳定。然而,首先在经济上,穿透作为改革橱窗的发达地区和中心城市的繁华表象,深入到更广大的落后地区和边缘城镇,人们看到的却是仍然停留在前现代的落伍;透过少数精英阶层的贪婪、富足、挥霍和腐败,呈现在世人面前的却是令人震惊的两极分化和社会公正的畸形残缺。其次,在政治上,在官方全力标榜经济增长、国力增强和国际地位提高等政绩时,政治制度造成的普遍腐败、两极分化和人权灾难,不断受到民间自发维权运动的挑战,也遭到国际主流社会的谴责和压力。再次,日益独立的个人及其民间力量的权利意识已经觉醒,对官权压迫的承受力越来越低,对社会不公和自身苦难也越来越敏感,反抗性越来越强,必然导致自发的民间维权运动日益高涨。由此形成了权力在官府而道义在民间的社会格局,党魁不断提出的“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和“新三民主义”也好,中共的意识形态主管部门不断淫威也罢,已经无法完全左右民间的道义偏好;管制媒体也好,加强封网也罢,官方也无法完全封杀民间的声音。也就是说,民间已经形成了相对独立的价值评判系统,正是在这种独立于官方评价系统之外的民间道义标准,不断地成就着名扬海内外的大陆中国的道义英雄,比如丁子霖、鲍彤、蒋彦永、高耀杰等人。

   从政权控制社会的有效性的角度看,独裁强权控制下的宏观稳定并不等于微观稳定,正如强盗资本主义下的经济高增长和少数人暴富并不等于整体繁荣一样。事实上,跛足改革已经让百姓付出巨大的综合代价,不仅是普遍腐败、金融黑洞、两极分化、环境破坏和道德沉沦,而且持续增长的巨大债务正在透支着中国老百姓的未来。所以,对于全力维持社会稳定的中共政权来说,中国现状是“宏观稳定而微观动荡”,金字塔式权力结构的地基正在一点点下陷,官方为了保住一党政权及其极少数权贵的私利,不惜依靠暴力、谎言和收买来维持稳定,这种恐怖秩序不是在建立稳定而是在积累动乱,不准表达导致的不敢表达不是认同而是积累怨恨。所以,独裁下的稳定,要么是万马齐喑和毫无活力的假稳定,要么是突然迸发的星火燎原之下的稳定灰烬。

   (一)民间的扩张

   在中共的强权控制之下,尽管全国性的有组织的民间反抗还难以发生,但跛足改革毕竟导致社会的灰色区域和个人的半吊子自由不断扩张,也就必然使民间维权的力量持续增强,全国各地的局部反抗每天都在发生;与此同时,媒体“打擦边球”的空间不断扩展,特别是借助于互联网提供的信息平台,民间获取信息和表达诉求的空间急遽扩大,民间维权的自发组织能力也随之提升。这种民间维权的扩张和持续,对于大陆的官方和民间而言,显然具有不同的意义:对仍然敌视民意的中共政权来说,无疑是社会失控的征兆,所以官方要严控时政信息和社会舆论,通过镇压和收买的软硬两手,尽量把来自民间的任何有组织反抗扼杀于萌芽状态;而对于日益成长的民间力量而言则是权利意识觉醒时代,是通过自发的主动争取来维护自身权益的时代。六四后,中国民间的反对运动和人道救助运动,从来没有间断过,而且其发言和行动已经完全公开化,其表现是多方面的:

   ——以丁子霖教授为代表的六四难属的见证真相和寻求正义的运动,更广泛的为六四正名、抗议文字狱和要求政治改革的持不同政见运动,十五年没有中断过;

   ——法轮功学员和基督教家庭教会反对宗教迫害、要求信仰自由和组织自由的民间宗教运动;民间传道人被捕和坐牢的人数,比民运人士和持不同政见者要多得多;远志明拍摄的反映大陆家庭教会现状的专题片《十字架》光碟,在内地广泛流传,看过的人大都感到震撼;

   ——知识分子要求言论自由的运动;

   ——中共体制内的异见不断出现;

   ——私营业主阶层对市场公正和私产权保障的诉求;

   ——民间维权对国民的社会性权利的关注,即“孙志刚惨案”、SARS危机中蒋彦永医生的真话义举、高耀杰、万延海和胡佳等民间人士对爱滋病防治和爱滋病人及其孩子的人权的长期关注;

   …………

   但是,最具爆炸性的,还是底层维权运动。如果说,上述民间维权运动还是以知识群体为主,仅仅是民间维权冰山之一角的话,那么,底层弱势群体为了维护切身利益的自发反抗,才是大陆民间维权运动的主体和冰山。农民(包括农民工)和城镇失业者等弱势群体要求公平的权利和分配的维权活动,不仅每天都在发生,而且遍布全国各地,即便在广东、上海等经济发达的地区和政治中心的北京,也不例外。民众的请愿、游行、示威、上访,发出要求罢免不称职官员的万人签名信,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冲击基层政府,最激进的维权方式是来天安门广场自焚。三年前,发生在东北辽阳、大庆等地的工运,累计参加人者高达10万人,持续时间将近一个月。最近两年,各地发生的官民冲突更是此起彼伏,规模与频率更愈来愈高、抗议过程愈来愈暴力。当局的统计显示,去年的社会不安事件比前年增加了百分十五,同十年前相比,更增加了七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