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刘晓波文选
·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再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
·混世魔王毛泽东
·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
·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从陈良宇案看官权对民财的掠夺
·国际社会的无能纵容出朝鲜核爆
·跛足改革的“竞次主义”
·从中共党员到中共体制的叛逆者——悼念林牧先生
·金正日激怒了胡锦涛
·刘晓波、胡平:北京为奥运提前清场
·胡江“反腐”一脉相承
·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掠夺老百姓活命钱
·自由人面对铁窗的微笑——为秦耕《中国第一罪——我在监狱的快乐生活纪实》作序
·中国自由主义的现代困境
·维权面对利益党的自我调整
·展示官权的人权展
·在刀锋上行走——狱中读《布拉格精神》
·深圳警察恶搞胡温中央
·反抗者的谦卑——为《格鲁沙诗文选》作序
·洋泾浜加奴才相的十博士生呼吁
·2006年回顾:亲民秀 人权秀 恶搞秀
·毕加索亵渎斯大林亡灵
·我与《开放》结缘十九年
·新闻改革秀的客观效应
·在大国崛起的背后
·继承赵紫阳的政治遗产——赵紫阳去世二周年祭
·找不到方向的胡温政权——比较《大国崛起》与《居安思危》
·出版自由之敌的龙新民和邬书林
·公然作恶的中共广电总局
·从禁书看中共的合法性败血症
·与其高调说民主 不如低调做民主——俞可平现象观感
·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
·大国崛起是天下心态的复活
·中共寡头独裁的衰败
·赵紫阳的家庭会议
·禁书与出版垄断
·老左喻权域的野蛮和癫狂
·软禁中的政治家赵紫阳——读宗凤鸣《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保护私产和社会公正——有感于新老左派反对《物权法》
·看温家宝 想赵紫阳
·温家宝回避赵紫阳 记者会文字稿被删
·中共现任官员董德刚挑战党魁胡锦涛
·《物权法》争论背后的政治较量
·独裁制度对人的道德谋杀
·土地国有是强制拆迁的尚方宝剑
·《物权法》对民权扩张的意义
·为王小波去世十周年而作
·温家宝“融冰”仅是表象
·叶利钦——极权帝国的终结者
·中国自由主义的当代困境
·马英九可能败在连战手中
·被两次扼杀的生命——有感于大连警察开枪杀死三个平民
·从一无所有到全民炒股
·向马力先生推荐《寻访六四受难者》——六四十八周年祭
·政治奥运在北京
·官权“明抢”与广西计生风暴
·那个春天的亡灵——六四十八周年祭
·6月3日晚丁子霖夫妇和徐珏女士前往木樨地祭奠爱子亡灵
·历史真相与六四正名——六四18周年祭
·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六四”十八年祭
·虚幻盛世下的尊孔闹剧
·司徒华先生:有尊严地回乡(《单刃毒剑》大结局)
·王朔挑战电视剧审查腐败的意义
·从全民炒股看中国人的癫狂
·别跟我说“黑窑奴童”惊动了胡温!
·就“黑窑童奴”向胡温中央问责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
·广西博白计生风暴之源
·普京逐渐露出“克格勃”真面
·“窑奴”凸显独裁制度的冷血
·胡温的花拳绣腿和民间的切实努力
·孔圣人与丧家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之争
·中共人大对黑窑奴工案的无所作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作者:刘晓波

   --------------------------------------------------------------------------------

   【大纪元9月29日讯】编者按:刘晓波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异议作家。他的评论观察深刻,语言生动,既概括又有精彩的描述。本文将后极权时代的中国大陆干部、商场、知识界乃至校园的精神景观,淋漓尽致地展示出来。那些体制内行为与体制外行为、官方语言和民间语言、公开表态和私下聊天、悲剧现实和喜剧表演之间的人格分裂,达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  后极权时代的最大特征是:一方面,统治者在合法性危机中还要拼命维持独裁,但其统治效力日益下降;另一方面,民间不再认同独裁制度,一个自发扩张的民间社会逐渐凸现,尽管还无力马上改变现存制度,但社会在经济上和价值上的日益多元化,正在以滴水穿石之功不断地蚕食著僵硬的政治一元化。

     具体到精神层面,后极权的中国进入了「犬儒化」时代:没有信仰、言行背离、心口不一。人们(包括高官和党员)不再相信官方主旋律,以利益效忠代替了信念忠诚,私下里的骂娘、抱怨、调侃「伟光正」及其高官,已经成为民间的「饭局娱乐专案」,但在公开场合,既得利益的诱惑和要挟,使绝大多数人仍要用「人民日报」的腔调来歌功颂德,而且,这类公开献媚的脱口而出,就像私下骂娘时的口齿伶俐一样,似乎已经成为国人的习惯性反应。

   体制内精英的人格分裂  在体制内走红的中青年精英的身上,普遍表现出一种「地下工作者现象」:在公开场合照本宣科,决不会放过任何仕途腾达的机会,但在私人饭局上则完全是另一套语言,他们会说:「虽然我在朝,你在野,其实我们的内心想法是一致的,只不过方式不同,你在外部呐喊,我在内部瓦解 ...... 」云云。他们会为你讲一些所谓的内幕消息和分析政局走向,介绍最高决策层的每个人各自的特点,哪个人最有希望成为大陆的蒋经国,甚至会说出让你惊叹的和平演变策略 ...... 等等。他们认为,和平演变成功的最大动力,来自他们这些「身在曹营心在汉」体制内开明派,而且官当的越大、伪装的越像、潜伏的越深,将来里应外合的成功率就越高。他们最为一致的说辞是:体制内有想法的人很多,这些人做的事,对于政治改革的意义远远大于体制外的反对派。每次和他们聊天,就觉得他们似乎个个都有戈巴契夫的远大抱负、忍辱负重的韧性和足够的政治智慧。也许是小时候看革命电影太多,中毒太深,以至于我常常把他们想像成打入敌人内部的足智多谋的地下工作者。

     这类现象远远不限于官员,在新闻界、教育界、文化界、经济界 ...... 比比皆是。六四后下海、发了财的熟人,总会隔一段时间请你光顾丰盛的饭局,每一次饭局都会狂侃天下大事且信誓旦旦地表示:下海挣钱决不是为了发财本身,而是为了将来干大事。他们列举了种种下海的社会意义:1,直接参与市场化和私有化的进程,为将来的政治民主化提供最基础的经济制度依托;2,为一些落难的朋友提供帮助,为将来体制外反对派重返政坛积累经济资源。他们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干革命没钱不行,越是为了将来的成功,现在就越要挣大钱,打下丰厚的经济基础。3、更重要的是,他们认为,有钱人干的革命,肯定是代价最小的革命,因为商场教会了他们精确的成本和收益的计算,决不会干那种成本高昂而收益甚微的革命。有钱人参政,鼓动暴力革命的概率最小,推动渐进和平演变的可能性最大。

     所以,对「三个代表」和「新三民主义」,他们既不看好也不讨厌。理由是:这些理论总比毛的革命论强,也比邓的四项基本原则强,甚至有人认为它们是中共政权由敌视人性向人性化转变的第一步,如同用软绵绵大众文化包装硬邦邦的主旋律,总比赤裸裸的刀光剑影的口号要好一样。

   对年轻一代的大面积腐蚀  最可悲的是,如此犬儒化生存也普遍地腐蚀著青年一代。

     六四后的整肃使许多人被开除出党,也有更多人主动退党,想入党的人数曾一度逐年锐减。然而,经过十多年的强制遗忘和利益收买,青年人要求入党的人数逐渐回升。现政权为了显示中共对青年一代的吸引力,近些年七一庆典,官方的宣传造势强调年轻人积极要求入党的人数大幅度上升,特别要突出在校大学生入党人数的增长。据央视报道,全部在校大学生中,要求入党的比例已高达百分之六十。这一资料又恰好与媒体发布的另一调查数位相配合:年轻人拥护中共的比例高达百分之六十五。至于入党和拥护中共的理由,报道的侧重点也有理想主义转为现实主义:既不谈共产党的宗旨,也不谈远大的共产理想,更不谈党的斗争精神,而是绕了一个很大的弯,著重谈论中共的丰功伟绩,从毛泽东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到邓小平领导下的「中国人民富起来了」,最后落实为「三个代表」和「新三民主义」。这样的宣传,意在告诉观众: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共,创造了国力增强、国威提高和国民富足的醒目政绩,所以对年轻学子越来越具有感召力。

     观者可以怀疑这些由官方发布的数位,但只要对现在的年轻人有所了解,大概就不会再有多少置疑。被小康前景和实用主义浸泡的后「六四」一代,最关注的事物大都与深刻的思想、高贵的人性、清明的政治、人文关怀、超验价值无关,而是对生活采取一种实用主义和机会主义的态度,主要的人生目标集中在当官、发财或出国,主要趣味是追逐时尚、高消费和明星酷相,沈溺于网路游戏和一夜情。因为,在年轻一代未获独立生活之前,家庭小环境和社会大环境,已经把他们浸入了特权意识和惟利是图的大染缸之中。

     从社会环境看,中共的意识形态灌输切断了历史,造成一代代人的记忆空白。尽管中共执政以后,大陆人历经了难以想像的种种劫难,但是后「六四」一代基本没有甚么铭心刻骨的苦难记忆,没有对制度性镇压和警察国家的体验,而只有对「一切向钱看」和「有权就有钱」的切身体验,对「不择手段」的耳濡目染,他们眼中的成功人士是一夜暴富者和各类大众明星。所以,他们对讲述历史苦难和现实黑暗显得极不耐烦,认为总是讲反右啦大跃进啦文革啦六四啦,总是批评政府,总是揭露社会的阴暗面 ...... 完全没有必要。他们会以自身的富足生活和官方提供的种种资料来证明中国的巨大进步。

   对外英雄对内懦夫,全无道德内疚  从家庭环境看,现在的青年人大都是独生子,所以是家庭的核心,俗称「小皇帝」。他们从小就享受著唯我是从和衣食无忧的生活,体验不到父辈和底层的艰辛;他们养成了惟我是从的 「自我中心」意识,而缺少关心他人的情怀。何况,他们一旦考上大学,更成为家庭的宠儿和社会的骄子。所以,他们被家庭娇惯成绝对的自我中心主义者,被社会引导向富贵攀比和追逐高消费来享受人生。那些中了状元的农村孩子中的大多数,所关心的也并不是怎样帮助农民改变受歧视的命运和摆脱贫困,而是毕业后怎样变为成功的城里人、人上人,以便彻底摆脱世代为农的命运。农村大学生的这种想法实乃理所当然。

     近年来,大陆民间的民族主义之狂躁甚至远胜过官方,年轻一代具有最大的社会激情就是民族主义,特别是反美反日反台独,已经成为大陆年轻一代表达国家关怀的主要领域和民族仇恨的宣泄口:中美「撞机事件」、日本人的「珠海买春」、日本留学生在西北大学的所谓「辱华事件」、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中国人赵燕在美国被警察殴打、亚洲杯的中日足球决赛 ...... 皆要引来年轻爱国者的群情激愤和小题大做,网路民族主义话语越来越暴力化、流氓化,表现为杀声四起的疯狂诅咒和为国捐躯的豪言壮语。然而,再强的爱国心也不会妨碍其机会主义的生存方式,不要说对政府性暴行的普遍沈默,即便是对社会性暴行也大都避而远之。同情心的麻木和正义感的匮乏,已经变成一种社会流行病:暴病街头的老人无人管,失足落水的农家女孩无人救;车匪路霸在车上行凶和当众强奸,满车青壮年却无人挺身而出;小流氓押著两个少女游街示众几百米,大家都在围观看热闹却无人施以援手 ...... 这类令人心寒的社会新闻,经常见诸于大陆媒体,就连中央电视台的相关栏目也时有报道。

     这就是大陆年轻一代的民族主义:对外的口头英雄主义和对内的行动懦夫主义。当年克林顿访华在北大演讲,提出特别爱国且不太友好的问题的女生,如今已经做了美国人的媳妇。这样富于戏剧性的故事,自然会成为热炒一阵的新闻。更可悲的是,面对这种言词和行为之间的悖论,他们甚至连一点点心理波折或内心自问都没有,很自然地骂了,也很自然地去美国留学了。骂美国的时候,真的义愤填膺;坐上飞往波士顿的班机时,更有发自内心的欣喜若狂。前几天,我在网上看到署名为「leonphoenix」的网民的帖子,开头便是:「我喜欢美国的商品,喜欢美国的大片。喜欢美国的自由。羡慕美国的富裕和强大,但更多的时候我还会和很多人一起大喊:『打倒美国佬!!!』因为这是弱小群体本能也是必然的反应。」这位网友以匿名的方式道出了犬儒化「爱国主义」的真谛。

     无怪乎一些具有自由主义取向的大学教师们感叹说:整个九十年代,官方的意识形态灌输,在大学生身上取得了最大的效益。

     同样,年轻一代也是以犬儒的态度对待入党问题。最近大学生要求入党的人数有大比例回升,但真正信仰共产主义的人实属凤毛麟角,正如年轻人中敢于向体制性野蛮和身边暴行说「不」的人也只是凤毛麟角一样。我不知道那个做了美国媳妇的北大女生是不是党员,如果不是,她的行为还不足以构成大陆年轻人的典型生存方式;如果是,她在校时的种种表现和毕业后的选择,就极为典型地示范了大陆青年的生存方式:「经济人理性」的畸形泛滥,即以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诉求为核心的生存方式。说得好听点是个人利益意识的觉醒,说得难听点就是惟利是图之辈。他们积极要求入党却不信共产主义,他们充满反美的爱国激情却又沈迷于种种由美国引领的时尚 ...... 而最最奇特的在于,他们并不认为这样做有什么自相矛盾之忧,更没有任何道德负担,反而自我感觉良好,只要得到了收益,就自以为每一次选择都是英明的。

     在不甘于随波逐流的大学生中,积极争取入党的人最多,其目的决不是信仰上的理想主义,而是基于个人抱负。因为,在中共执政的大陆,无论毕业后干甚么,要想尽快成功,入党总比不入党要好。近几年,关于大学生择业的多次社会调查都显示:想进入党政衙门做公务员,已经成为大学生择业的首选。他们谈起入党的动机来,全然没有任何党八股气,而是极为实用且雄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