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邓小康」是个猪圈]
刘晓波文选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悲情紫阳的遗憾(上)
·悲情紫阳的遗憾(下)
·白色--奥斯维辛之祭
·中国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再祭紫阳
·我的感激——政治严寒中的民间温暖
·伊拉克人--创造历史的勇士
·赵紫阳创造的奇迹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 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记住紫阳
·看《汉武大帝》中的司马迁
**
·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杀人如麻的帝王戏与主旋律
·献媚于当权者的帝王戏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人权秀的继续进行时
·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霓虹灯下的又一罪恶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上)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下)
·中共的人权秀
· 嫖公益嫖私德及学术腐败—— 2004年观察
·赖斯又来了 警察又上岗
·新浪网上的种族歧视
·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就校园BBS被整肃致教育部部长周济的公开信
·武器禁运和遏制独裁
·没有民权如何和谐?
·金正日玩弄六方会谈
·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中共与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美日同盟与中日较力
·【专访】刘晓波:望国际压力使欧卫良知发现
·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从消极自由到逃避自由
·外患不足虑 内忧才要命
·被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
·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真由美的披肩发飘飞在中国
·在盛装“胡连会”的背后
·汤晔和上海当局,谁在违法?—上海当局对反日风潮的司法操控
·召之来挥之去的反日风潮
·狱中随笔(之一)
·被共产极权绑架的胜利---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另一教训
·老朽的国民党 势利的亲民党
·中国大学是自由的坟墓
·连汉文帝都不如中共政权
·倾听母亲和亡灵的声音——支持“天安门母亲”的正义要求
·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遗忘罪恶的民族没有前途
·被民族主义引向歧途的东亚三大国
·记住亡灵—— 六四十六周年祭
·独裁制度的“合法腐败”
·独裁的伪善预示自由的可能
·独裁监狱是通向自由的第一道门槛—为张林的言论自由辩护
·暴君斯大林为何向上帝祈祷?
·为维权律师朱久虎呐喊
**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狱中读书笔记
·用脚投票的人性抉择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2)
·中共对网络民间的封杀注定失败
·新世纪的人类毒瘤恐怖主义—向伦敦恐怖爆炸中的死难者致哀
·延安时期周旋于苏美之间的毛泽东
·比奴隶制还野蛮的共产极权-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之一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3)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4)
·和谐言辞与分裂现实
·遥祝“小马哥”
·比任何传统独裁都野蛮的极权主义-二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
·权力的贪婪与女人的眼泪--看凤凰卫视专题片《陕北油田案》有感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权力(5)
·传播信仰的蔡卓华无罪──蔡卓华案评论(之1)——
·杀人无界的恐怖主义——向遭遇恐怖袭击的埃及致哀!
·推动法律维权的民间努力──蔡卓华案评论(之2)
·走火入魔的大中国幻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邓小康」是个猪圈

   

   作者:刘晓波

   --------------------------------------------------------------------------------邓小平说:“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而在事实上,他像所有的独裁者一样狂妄,自奉爲人民的慈父和改革的总设计师,而人民不过是受他操控和恩赐的群氓。

   1984年中共执政35年大庆时,邓小平检阅三军和接受亿万民衆欢呼时的感觉,从他个人成就的角度讲,是他漫长而坎坷的政治生涯的颠峰体验──既是他在向全中国和全世界显示他在党内具有绝对权威的时刻,也是他洗雪了曾被毛泽东玩弄于股掌之耻辱的时刻;既是他真诚相信自己就是救世主的时刻,也是他底气十足地自以爲绝对正确的时刻。也是在这一年,邓小平和英国首相柴契尔夫人达成了用“一国两制”的方式收回香港的协定;还是这一年的年底,邓小平被美国《时代周刊》选爲年度封面人物,中共的领袖终于得到了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的舆论认可,又从另一个角度强化了独裁者的狂妄。

   最受吹捧著们赞扬的“邓小康”,即到本世纪中叶是国人的生活达到“小康水平”。如何实现“邓小康”目标,邓提出了“三个有利论”。他说:“我们评价一个国家的政治体制、政治结构和政策是否正确,关键看三条:第一看国家的政局是否稳定;第二看能否增进人民的团结,改善人民的生活;第三是看生産力能否得到持续发展。”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发展的高速发展和人们物质生活的改善,使人们在对比邓的低调实用主义与毛的高调理想主义之时,显然是褒前者而贬后者。然而,邓的实用主义政治智慧确实典型的猪哲学,他以猪的智力理解人性,用喂养猪的手法对待人的欲望,“政局稳定”就是要修好“猪圈”,改善生活就喂饱“猪们”,发展生産力就提供足够的“猪饲料”。换言之,他只许诺给民衆以小康的温饱,却认爲中国人愚昧得还没有资格享受自由和民主;他只预言按照他的既定方针发展下去,2050年的中国在经济上能够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却无视在不可阻挡的世界性自由化民主化潮流面前中国的另一种未来,人性的另一种不同于猪的生存方式。难道中国人永远只配像猪一样靠统治者喂养的方式生存,只配被关在极爲狭小的猪圈式的空间内,过那种吃饱了睡、睡醒了吃的动物生活,而不配争取到以自由来安身立命的人的生存吗?

   邓的小康论,不仅是极端蔑视人性“喂猪论”,还是极爲残忍的敌视民意的狂妄:只允许吃饱的民意对“总设计师”的感恩戴德和逆来顺受,而不允许民意对大家长提出质疑,更不允许民意拒绝家长式恩赐。

   邓蔑视人性和敌视民意的狂妄,集中表现在他制造的六四大屠杀上。他在解释之所以要镇压学生时说:“(学生)闹事就使我们不能安心建设, 我们已经有‘文化大革命’的经验教训,这样一闹,就会出现新的‘文化大革命’” “学生闹事,要向他们讲清楚危害在哪里,这就不能对他们只用拍拍肩膀的办法。”“在这次学生闹事中,民主党派表现是好的,周谷城、费孝通、钱伟长等几位著名的民主人士的态度是好的……”

   当1984年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打出“小平您好!”的横幅时,那些学生娃就是可爱的。而当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表达自由民主的要求时,学生们就是在“闹事”,就是破坏建设,就有重回“文革”混乱的危险,就要不能“只用拍拍肩膀的办法”来说服学生,而只能采取坦克、子弹和刺刀来镇压。也就是说,对于民意,邓和毛一样,先是摆出“大家长”的面孔,把民衆当做他邓小平的孩子,用“闹事”来侮辱民意,用“动乱”来训斥和恫吓民意。邓要得是被奴役者的俯首帖耳和感恩戴德,一旦民意不再驯顺,不再感恩戴德,或者说,国人一旦达到不仅反暴君、也要反仁主的觉醒,大家长的仁慈就立马变成“顺之者昌而逆之者亡”的屠夫狰狞。

   因爲,自奉爲“明君仁主”的独裁者,最无法忍受民间对其仁慈的拒绝:我已经给了你们温饱,你们还要怎麽样?所以,对于想跃出猪圈的猪们,格杀勿论!

   无论从六四后中国改革的畸形发展的角度讲,还是从中国长远的未来发展的角度看,邓所描绘的中等发达的“小康生活”,并不符合现代社会关于“发展和进步”的整体观念,也不符合具有理性和尊严的人性的多样化欲求;邓维护社会稳定的喂饱逻辑和屠夫逻辑,更与人类最低的底线文明背道而驰。这种猪哲学对中国人灵魂以及社会伦理基础的毁灭性破坏,其程度并不比毛的乌托邦的破坏性小多少。特别是对于坚持一党独裁的体制来说,与其说邓理论是对毛思想的修正或颠覆,毋宁说邓所倡导的猪哲学正是对毛的斗争哲学失效后的最好填补,正如中国古代的皇权一直依靠儒道互补一样。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对于创造一个健康的制度和培育健全的任性来说,都是只能加深疾病的毒药,而且是致灵魂于瘫痪的剧毒。

   2004年8月30日于北京家中

   转载自《议报》161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http://www.dajiyuan.com)

   9/1/200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