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斯大林金援帮助中共发展]
刘晓波文选
·惊愕--给小霞
·那人坐下--给霞
·危险的欢乐--给霞
·五分钟的赞美--给霞
·某天早晨--给一个人去西藏的霞
·醉酒--给霞
·冬日的孤独--给霞
·双音词--给霞
·夜晚和黎明--给小霞
·亲爱的,我的小狗死了--给小手指
·你从我……--给小霞
·你如此脆弱的目光--给小脚丫
·再一次作新娘--给我的新娘
·你的自画像--给小手指
·爸爸带来的花衣裳--给小脚丫
·给你的诗--给霞
·那么小那么凉的脚--给我的冰凉的小脚趾
·把一切交给你--给霞妹
·悬崖--给妻子
·维特根斯坦肖像--给不懂哲学的妻
·向康德脱帽--给没有读过康德的小霞
·卡夫卡,我对你说--给酷爱卡夫卡的妻
·你是我……--给小妹
·读里尔克--给同样喜欢里尔克的霞
·博尔赫斯的黑暗--给迷恋黑暗的小霞
·忘不了的庄子--给听我讲庄子的小霞
·我离去时--给睡梦中的霞
·阳光和茶杯--给每天喝茶的小手指
·孤寂的日子--给霞
·致圣·奥古斯丁--给喜欢《忏悔录》的霞
·烟的感觉--给正在吸烟的小妹
·大胡子柏拉图--给不懂柏拉图的霞妹
·你出现--给妻
·仰视耶稣-给我谦卑的妻子
·童年--给扎小辨的小霞
·太史公的遗愿--给刘霞
·如果再接近一点点--给二十六岁时的霞
·我是你的终身囚徒--给霞妹
·门--给疯小妹
·以你的炸裂……--给霞
·远方--给霞
·给妻子
·卡米尔·克罗岱尔致刘霞--给我的妻子
·茨维塔耶娃致刘霞--给我的妻子
·刘霞致玛莎--给我的妻子
·插进世界的一把刀--给我的小霞
·消逝的目光--给小眼睛
·回忆--给我们共同的岁月
·一捧沙子--给霞
·星光正在谋杀--给小霞
·早晨--给霞
·烟与你--给多次宣布戒烟的妻子
·悼王小波--给为王小波写诗的霞
·给外公(晓波模拟刘霞)--给从未见过外公的小霞
·与薇依一起期待--给小妹
·一只蚂蚁的哭泣--给小脚丫
·梵高与你--给小霞
·你一直很冷--给冰冷的小脚丫
·艾米莉·勃朗特与我俩--给听我读《呼啸山庄》的霞
·捕雀的孩子--给霞
·你·亡灵·失败者--给我的妻
·凶手潜入--给霞
·和灰尘一起等我--给终日等待的妻
·狱中的小耗子--给小霞
·贪婪的囚犯--给被剥夺的妻子
·渴望逃离--给妻
·对玩偶们诉说--给每天与玩偶们游戏的小霞
·从上帝的手中--给妻
·玛格丽特·杜拉斯致刘霞--一个曾经爱过黄皮肤男人的白皮肤老女人给一个黄皮肤女孩的遗书
·一封信就够了--给霞
体验死亡
·体验死亡(北春、2000、7)—“六•四”一周年祭
·给十七岁—“六•四”二周年祭
·窒息的广场—“六•四”三周年祭
·一颗烟独自燃烧—“六•四”四周年祭
·从一块石头的粉碎开始—“六•四”五周年祭
·记忆—“六•四”六周年祭
·我将放纵我的灵魂—“六•四”七周年祭
·那个日子—“六•四”八周年祭
·又逼近并击穿—“六•四”九周年祭
·站在时间的诅咒中—“六四”十周年祭
·献给苏冰娴先生─“六四”十一周年祭
·一块木板的记忆—六四十二周年祭
·我身体中的六四—六四十二周年祭
·六四,一座坟墓—六四十三周年祭
·在亡灵目光的俯视下─“六四”十四周年祭
·六四凌晨的黑暗—六四十五年祭
·让清明变成石头—六四十五周年祭
**
·“反腐”反到儿童心灵的荒唐政权
·继续为朱久虎和冯秉先呐喊
·自由灵魂的飞翔竟如此美丽—— 献给卢雪松和艾晓明
·从政治指控到经济指控—置疑以腐败罪起诉黄金高
·“超女”的微言大义
·“超女”变“乖女”的总决赛
·人权高级官员来了,警察又上岗了
·为屠杀而屠杀的野蛮之最
·甘地式非暴力反抗的微缩中国版——有感于太石村村民的接力绝食抗议
·中俄军演 与虎谋皮,后患无穷(1)— 评中俄之间的伙伴关系
·政治绅士VS政治流氓—再论太石村非暴力抗争的启示
·超女粉丝的民间自组织意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斯大林金援帮助中共发展

   

   作者:刘晓波

   --------------------------------------------------------------------------------

   【大纪元8月25日讯】在中国,政府之外的在野党或民间势力接受外国的金援,是很犯忌的事。三十年代中国文坛上的左、右两派笔战,就常以XXX拿了某某国的钱来相互指责。左联时期的鲁迅就曾被指控拿了苏联的卢布,鲁迅著实为了证明自身的清白而浪费了不少笔墨。

   现在的中共,也经常以接受外国资助为理由打击政治异见,美元与新台币是最麻烦的钱。凡是被指控为台谍的异见人士,中共必要拿出接受台湾情治机关资助的证据,哪怕只有几百美元(比如,对高瞻的指控证据是五百美元);凡是被指控为美国反华势力走狗的人或组织,中共也必定要制造出拿了美元的证据(比如,指控法轮功拿了美帝国主义的上千万美元)。然而,掌权后的中共在编写党史时,却从来不提当年在野时接受过大量斯大林金援的事实。

   感谢中共党史的专家杨奎松先生,他的专著《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江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记述了中共接受斯大林金援的详细清单。

   早在1920年中共正式建党前,苏共派驻中国的代表维经斯基就为当时的共产主义小组提供经费,第一笔有明确记载的金援,是在中共「一大」后陈独秀给共产国际的报告中:从1921年10月到1922年6月,中共机关的支出为17655元,其中有国际协款16655元,自筹1000元。陈独秀还在中共「三大」会议上公开承认:「党的经费,几乎完全是从共产国际领来的。」

   中共从斯大林控制下的共产国际得到的经费按年排列如下:

   1923年,中共每个月平均得款1875元,共21000元左右;另有1000美金用于救济受政府迫害的同志和1000金币的额外帮助。

   1924年,中共每月平均得款3000元,全年36000元。

   1925年,最初每月平均得款3300元,全年39600元。

   1926年,中共支出大大提高,平均每月得款不少于万元,全年12万元左右。

   1927年,中共每月平均得款3万元以上,全年不少于40万元。

   1928年─1932年,中共每月平均得款5万元左右,每年60万元,5年就是300多万元。

   国共第一次合作破裂后,从1927-1930年,斯大林为了帮助中共的生存和发展而拿出大笔金援,这些名为「特别费」的金援,被用于处理特别事件,每年不少于几十万元。比如:1927年,援款3万元用于组织上海三次工人武装起义;援款2.32万元用于开办党校;援款5万元用于湖南农民运动;援款1万元用于秋收起义;援款10万元用于广州起义及善后救济。1927年6月29日,莫斯科紧急汇给中共100万美元,并决定日内再汇50万美元,以帮助中共组建军队和挽救危机。再如1929年,仅「特别费」一项就100多万元,1930年的济难费11.4万元,团费7万元等等。

   虽然1932年之后,斯大林金援没有逐年的明确记录,但是从一些零星的记录上看,只能越来越多。

   1936年,为了打通国际援助的路线和对国民党军队进行武装反击,中共接受援助物资1600顿左右,汽车150辆连同司机和汽油。但这次行动最后以失败告终。

   1937年1月,斯大林批准向中共提供援款180万美元;

   1938年,先是王稼祥7月份回国带回一笔不小的援款;之后,季米特洛夫批准给中共紧急援款30万美元,还有一些武器、药品、印刷机器和其他物品;

   1940年,仅季米特洛夫批给中共的援款就有35万美金;

   随著德国入侵苏联,美苏英中反法西斯联盟建立,国民党军队成为中国战场的抗日主力,苏联为了避免腹背受敌,开始把主要援助给了抗日主力的国民党,估计有上亿美元。中共虽然还能得到苏联的一些援助,但是与国民党得到的相比,实在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当时中共抱怨说:武器给了资产阶级,书籍给了无产阶级。

   随著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苏联的援助又开始向中共倾斜。1944年,在中共高层的会议上,毛泽东用手比划了一个砍头的动作,信誓旦旦地说:苏联一定会援助我们,「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国际援助一定要来,如果不来,杀我脑袋。」

   果然,在国共内战的决定性时刻,苏联不但给予中共大量金援,还有数量极为可观的武援。

   1945─1947年,武援中共30万枝以上的步枪。更重要的是,苏联出兵中国东北后,斯大林公然违反苏联与国民政府签订的协议,也违背与美英之间的承诺,私下里把东北主要城市及其兵工厂和缴获的日军武器无偿地移交给中共军队,共有步枪70多万枝,机枪15000多挺,各类野战炮4000多门,汽车约2000多辆,坦克约600多辆。

   可以说,没有斯大林的背信弃义和中共接受的大量苏援,林彪能否在东北战场取胜,即便不是绝无可能,起码也要大打折扣。所以,中共取得内战的胜利后,苏联人米高扬曾质问毛泽东:你们怎么能说是靠「小米加步枪」打败了蒋介石?毛笑而答曰:这样宣传有利于鼓士气、壮军威和聚民心,并让全世界知道,蒋介石用美援武装的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

   一个世纪过去了,这种历史仍然在继续──中共在钓鱼岛、在南沙群岛、在印尼迫害华侨、在驻南大使馆被误炸……等问题上的对外软弱,与在台湾问题上的强硬形成了令人心寒的鲜明对照。同时,江泽民江为抗衡美国而拉拢俄罗斯,又作出蒋介石和毛泽东都未敢作的决策:通过白纸黑字的秘密协议,承认了中国历届政府没有接受的中俄边界的领土划分,也就等于向俄罗斯出卖了中国的领土。

   2004年8月14日于北京家中

   8/25/200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