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自由的力量在于践行]
刘晓波文选
·喉舌思想的始作俑者——孙中山
·胡布会——制度对立支配利益相关
·西雅图的笑脸和华盛顿的板脸
·关于自由的论证
·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谁是公共资产流失的首要祸魁
·无视私有产权的五四传统——以胡适为例
·如何对待权贵私有化的“制度性原罪”
·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
·制度性的“为富不仁”
·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场浩劫——纪念文革爆发四十周年
·涨价听证会就是合法抢劫会
·毛泽东的传统与反传统
·文革从来没有结束
·以由衷的谦卑向遇罗克致意——纪念文革四十周年
·毛泽东的红卫兵也爱金条
·从杨天水重刑到禁言文革
·太黑了:杀人无罪 维权有罪
·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批判理论的悲悯——狱中读《法兰克福学派史》
·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民间维权是六四的最大正面遗产
·青楼中的真人性——狱中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
·除了警察 中共还有什么?——抗议山东沂南县警方刑拘陈光诚
·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韩国队出局是必然、也是“天谴”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狱中读书随想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再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
·混世魔王毛泽东
·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
·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从陈良宇案看官权对民财的掠夺
·国际社会的无能纵容出朝鲜核爆
·跛足改革的“竞次主义”
·从中共党员到中共体制的叛逆者——悼念林牧先生
·金正日激怒了胡锦涛
·刘晓波、胡平:北京为奥运提前清场
·胡江“反腐”一脉相承
·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掠夺老百姓活命钱
·自由人面对铁窗的微笑——为秦耕《中国第一罪——我在监狱的快乐生活纪实》作序
·中国自由主义的现代困境
·维权面对利益党的自我调整
·展示官权的人权展
·在刀锋上行走——狱中读《布拉格精神》
·深圳警察恶搞胡温中央
·反抗者的谦卑——为《格鲁沙诗文选》作序
·洋泾浜加奴才相的十博士生呼吁
·2006年回顾:亲民秀 人权秀 恶搞秀
·毕加索亵渎斯大林亡灵
·我与《开放》结缘十九年
·新闻改革秀的客观效应
·在大国崛起的背后
·继承赵紫阳的政治遗产——赵紫阳去世二周年祭
·找不到方向的胡温政权——比较《大国崛起》与《居安思危》
·出版自由之敌的龙新民和邬书林
·公然作恶的中共广电总局
·从禁书看中共的合法性败血症
·与其高调说民主 不如低调做民主——俞可平现象观感
·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
·大国崛起是天下心态的复活
·中共寡头独裁的衰败
·赵紫阳的家庭会议
·禁书与出版垄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的力量在于践行

   ——由伏尔泰为异教徒的辩护想到的——

   朋友萧瀚送给我一篇新作《神圣的辩护》,详细叙述和精彩点评了一起惊心动魄的宗教迫害案,以及伏尔泰为冤魂所做的成功辩护。此案发生于18世纪的法国,正值路易14和路易15的加强专制时期,旨在倡导宗教宽容和维护信仰自由的《南特赦令》被废除,沉寂了近90年的对异教徒的大规模迫害重新开始。萧瀚的文章,尽管没有直接涉及大陆现实及知识份子的生存状态,但他显然是多有所指、用心良苦。那么,就让我来接着萧瀚的思路,把他的潜台词变成公开自白。

鲜为人知的伏尔泰与卡拉斯案

   尽管大陆已经出版了《伏尔泰传》,22卷本的《世界文明史》中有两卷《伏尔泰时代》,但是在知识界,几乎无人不知左拉为蒙冤的德雷福斯写下的著名辩护词《我控诉》,却鲜有人知道早在1762年,另一位法国著名思想家伏尔泰就为蒙冤而死的异教徒让.卡拉斯进行了为期4年的奔走呼号,终于使卡拉斯冤魂得以昭雪。据萧瀚讲,他几乎同时写了左拉与德雷福斯案和伏尔泰与卡拉斯案。但是,写左拉的那篇传遍了各大网站,而写伏尔泰的那篇却很少有人问津。

无神论者为一个新教徒的信仰自由出手

   众所周知,伏尔泰是无神论者,也是当时法国知识份子中对宗教、特别是对教会批判最激烈的著名人物之一。但是,当虔诚的新教徒卡拉斯仅仅因为信仰的缘故,而被图卢兹法庭处以车裂兼火刑之时,伏尔泰毅然决然地挺身而出,向全法国、全欧洲的良知发出呼吁,向不宽容的天主教及迫害信仰的法律提出挑战。他用了4年时间,几乎动用了他所能动员的所有资源,知识份子、上流社会成员及贵族、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2世和俄罗斯新登基的叶卡特琳娜2世,使卡拉斯冤案成为轰动整个欧洲的事件。最终,伏尔泰的申诉取得了胜利。巴黎法院于1766年裁定撤销原判决。国王还特别赐予卡拉斯遗孀36,000金币作为抚恤金。

挑战合法迫害──一种暴政

   在这一案例中,伏尔泰挑战的不是非法迫害,而是合法迫害,是对违背自然法(以天赋人权为道义基础)意义上的“恶法”的违背。我们之所以把那些专制的或极权的政权称之为暴政,就在于这种政权所赖以维系的法律,违背了自然法所标示的人类道义。人们服从这种法律秩序,不是因为这套法律保障着每个人的天然自由,不是出于对道义的自愿尊重,更不是自愿签订的平等契约和自愿授权给统治者,而是因为支撑着这种法律秩序的是强权依靠暴力所实施的强制。按照自然法,政府无权规定人们的信仰,无权制定旨在强加于人们以单一信仰的法律,即便这种信仰极为高尚也不行。如果政府强制人们只能相信政府规定的信仰,并通过制定法律来禁止任何有关信仰的自由讨论,把人们置于别无选择的强制和恐怖之下,那么,这样的政权就是暴政,这样的信仰就是邪说,这样的法律就是恶法。人们就没有义务服从这暴政、相信这邪教、遵守这恶法。而当信仰借助于暴政和恶法强制灌输时,它就“不仅是‘邪说’,而且就是邪恶、罪恶本身。”(萧瀚语)

高贵:不仅在于思想,更在于行动

   伏尔泰捍卫自由和人权的活动,决不是偶一为之的冲动,而是基于他对自由和尊严的终生信念,基于付诸行动的勇气和良知。他经常为陌生的被迫害者鸣冤叫屈。在卡拉斯冤案胜诉后,他为艾泰龙特案付出了10年心血;1766年为拉利伯爵冤案奔走;1769年为一个被冤枉处死的农夫仗义执言;1770年又为蒙拜依夫妇辩护;他还曾经为底层的弱势群体伸张正义,使日克斯地区的人们从沉重的苛捐杂税中解脱出来。可以说,对自由信念和知识份子良知的实际践行,与他著书立说对自由主义价值观的阐发,构成了他一生的整体。所以,他的高贵不仅在于思想,更在于行动。而这,恰恰是应该让大陆知识份子自觉羞愧之处。

两位曾经不充当独裁者之花瓶的中国名人

   伏尔泰的义举之所以震撼人心,肯定与他具有的世界性知名度相关。名人效应成为他捍卫自由的最大无形资源。他利用自己的名声捍卫人权的一系列义举,为后代法国知识份子开创了一种优良的传统,即当一个社会给予某人以巨大的名誉之时,作为公众人物的名人,应该以怎样的方式回馈社会对他的厚待,那就是:站在受冤屈的弱势群体的一边,向政治强权挑战。从左拉、纪德到薇依、萨特、加谬,代不乏人。与法国知识份子相比,在中国,只有民国时期的著名知识份子,可以获得相同于伏尔泰的声誉,利用自己的名人效应为了捍卫人权而向强权挑战。当年的蔡元培为被捕学生挺身而出,成为至今仍然令人肃然起敬的记忆;而鲁迅为“3.18”惨案写下的《纪念刘和真君》,成为一代代良知未泯者的精神资源。特别是在大陆这样的专制社会中,社会名流更应该听从良知的命令,利用自己的巨大感召力,动员出社会潜含的丰富道义资源,积累推动社会进步的良知记忆。当代中国,哪怕是只有一个伏尔泰、一个蔡元培、一篇《纪念刘和真君》,也会激发出我们灵魂中潜藏的高贵人性。遗憾的是,几乎一片空白,名流们争先恐后争取的是充当独裁者的花瓶。

   「虽然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要以生命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来自捍卫人权的具体行为

   而在当下的大陆知识界,倾慕自由主义价值的人,大都能背诵伏尔泰那句举世公认的名言:“虽然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要以生命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伏尔泰的这句自由主义的名言,不只是他著作中的漂亮辞藻,更是他勇敢地捍卫自由的实际践行。甚至可以说,这句名言不是来自伏尔泰的思想,而是来自捍卫人权的具体行为。即便有人了解伏尔泰当年的种种义举,他们也不会接受榜样的召唤和良知的激励,更不会为自己的懦弱而感到耻辱,反而会在一种人格分裂的萎缩聪明中,自鸣得意地玩弄着自由辞藻。宽容是自由之母,但对大陆知识界,在把宽容提升到上帝的绝对高度时,自由知识份子之间却能因为既得利益而相互痛下杀手且乐此不疲。宽容及自由,遂在道义高调响彻云霄之时,坠入恶意人身攻击的泥潭之中。

说和做完全背离的大陆知识界

   在当今大陆,对自由的言说已经进入了“准自由”的胜境,但是,对自由的践行反而倒退向无所作为的困境。除了极少数人之外,大陆知识界的整体都奉行着一种自觉的心口不一、说和做完全背离的生存策略:

   ◆中共大屠杀是野蛮的,但在难属群体进行艰难的抗争时,他们沉默 并显得优雅!

   ◆信仰自由是基本人权,但在法轮功受到残酷迫害时,他们也是沉默 并仰视上帝!

   ◆言论自由是人类正义,但在一家家媒体受到整肃和一个个同行因言 获罪时,他们还是沉默并象个绅士!

   ◆人的生命是无价的,但在稚嫩的孩子们被炸的血肉横飞时,他们仍 然沉默并叹息几声!

   对每天发生在身边的罪恶装作视而不见,却在理论高峰上头头是道地阐述抽象的正义,在古香古色的书斋里论证尊严,在酒足饭饱之余郑重地讨论良知,在申报教授职称时拿出一本研究消极自由的论著,在只用宽容标准苛求他人而对自己无限宽容时……这正义、尊严、自由、良知和宽容便是可疑的。让人搞不清这些言说,是信念的表达还是处世谋食的便利工具。而一个每天谈论自由的知识份子,从写下关于自由的第一篇文章开始,就已经打定主意为纸上文字和实际行为划出一条互不相干的界限。无论出于什么样的现实处境和内在苦衷,自由,在这里都免不了被亵渎被出卖之嫌。

   如果自由只是言说而不必践行,自由绝非力量!

   如果我们这代人已经把自由推迟到遥远的未来,并决意什么也不做地等待下去,那么,我们只能在“遥远的自由,多么渺茫!”的悲叹中了此一生。如果自由只是言说而不必践行,那么自由便不是道义,遑论力量!(2001年8月7日于北京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