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只有毛泽东.没有新中国]
刘晓波文选
·强烈抗议对《21世纪环球报道》的封杀
·中共高层挺董的秘密
·倒萨之战与联合国权威
·憎慕交织的美国心结
·为枪杆子政治加冕的盛会
·蔑视生命的党权至上
·独裁制度的替罪羊
·收容遣送与制度性人祸──简评孙志刚之死──
·SARS危机中的国际支持
·【人权评论】高官批示保障不了人权
·道歉、感谢与颂歌
·产权改革问题上的道义担当
·政治SARS制造的又一大冤案——为徐伟、靳海科、杨子立、张宏海而呼
·用真话颠覆谎言制度——接受“杰出民主人士奖”的答谢词
·从孙志刚案看政治权力干预司法
·舆论误导出的胡温“新政”
·诚实地说出常识的良知——祭李慎之先生
·周正毅案与金融腐败
·刑不上政治局的“问责”
·孙志刚是民间抗暴之英雄——从孙志刚案到中止收容遣送
·我们能盼来什幺?
·亲港府而远民意的香港行
·透支民众未来的金融腐败
·希望与失望的恶性循环——简评胡锦涛七·一讲话之一
·胡温不会挑战江派的深层原因 ——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二
·吃饭哲学与跛足改革————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三
·坚定不移地玩弄亲民工具——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四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民间维权运动的胜利
·北京封锁信息的双重危害
·刘晓波 任不寐 关于《灾变论》的对话
·谁为超期羁押的良心犯鸣冤
·大陆执法者的双面
·港人胜利对大陆的压力和启示
·23条与独裁者的噩梦
·金正日独裁吞噬金大中阳光
·中国没有司法正义
·毛泽东玩弄宪法
·跛足外交来自跛足改革——朝核危机评论之一
·“民主立宪”的虚假
·六方会谈与中国外交
·狂热到精明的爱国主义
·自焚背后的人权灾难
·无声三中全会与信息歧视
·神五升空后的虚拟和真实
·刘荻获释的启示
·谁为暴君毛泽东招魂?
·向独裁献媚的希拉克──评胡锦涛访法
·杜导斌案——从完全黑箱到有限公开
·湖北省公安厅应该作出进一步澄清
·特权者的反腐特权
·枪杆子下的胡温亲民
·《证词》附录:刘晓波给廖亦武的信
·人权入宪下的人权迫害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独裁政府怎能监督自己
·难道恐怖屠杀是死亡庆典?——有感于中国某些网民为马德里爆炸叫好
·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上)——纪念伟大哲学家康德逝世200周年
·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下)——纪念伟大哲学家康德逝世200周年
·赢选举的阿扁和赢公投的连战
·康晓光的狂妄和阴招
·特权式反腐的无效
·【紧急呼吁】强烈抗议中共公安逮捕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台湾恶劣环境中的优质民主
·关于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被拘捕事件的紧急呼吁
·受难母亲的泪与爱──献给被捕的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关于三位被捕难属的最新消息
·关于丁子霖女士最新消息
·有力量的残疾青年罗永忠
·让清明变成石头——为六四亡灵而作
·日人挑战首相 国人围殴女子
·美英自由联盟必胜
·北京能否有对台新思路?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帮闲博士的献媚术
·话说李敖---精明的骄狂
·为再燃野火的龙应台辩护
·话说李敖之二─紧跟暴君毛泽东
·不要说今年的春天很冷
·"人质外交"源于独裁政治敌视民间异见的本质——为杨建利被捕两周年而作
·由段琪瑞的侄孙死于六四屠杀而想到的
·依法治港的实质是“恶法治港”
·从新华网民意调查看国人的人权意识
·在大陆,五一是谁的节日?
·林昭用生命写就的遗言是当代中国仅存的自由之声
·向死于恐怖袭击的同胞致哀
·谁在乱港害中?
·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
·恶法治国的阴毒化法制
·杨建利冤案背后的中国现实
·虐囚丑闻与伊拉克局势——虐囚案评论之一
·把罪恶当罪恶——虐囚案评论之二
·契约中的权利和义务(1)
·倾听天安门母亲的声音——读六四难属《寻访实录》
·八九运动中普通民众的高贵
·六四凌晨的黑暗
·虚美矫饰的国史
·1546号决议和伊拉克重建
·抗议对民族良知蒋彦永的迫害
·六四对中国的积极意义
·南都案─亵渎法律公正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有毛泽东.没有新中国

   ——读《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有感——

   1949年中共执政时,被舆论界反复渲染的一句著名口号,就是毛泽东向世界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而在事实上,站起来的只有毛泽东一个人,其他的人(包括与他一起打天下的中共元老)全部匍匐在他的脚下,高呼“万岁!万万岁!”

   1996年已经出了第5版的13卷本《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最有力地证明了:只有毛泽东而没有新中国,才是中共执政后的历史真相。党天下的极权和暴虐之程度远远超过历史上任何“家天下”。

   这部文稿显然是经过精心编选的。相信很多更令人不齿的内容在“为尊者讳”的禁忌中被省略掉了。但是,只要有心人翻阅一下,就会顿感头皮发炸、后脊梁发凉。毛泽东每天坐在宽大的书房里,手中拿着一支毛笔,只凭他自己的个人臆想和好恶,在各种呈送上来的文件上圈来圈去,大到国家决策和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人的生死沉浮,小到一封群众来信和蚊虫,从一场整人运动的发起到运动的具体步骤和方式,从杀人、抓人的比例到具体审判的量刑标准,从剥夺人的财产到剥夺人的自由和生命,从新闻的发布到言论、措辞甚至标点的对错,从党内斗争到党外运动,从选举权到议政权,从阶级灭绝的指标到除“四害”的数量……中国的一切,全取决于这枝笔。别说公开的言论决不能让老人家扫兴,就是连夜深人静时的梦都不能有违于老人家的心愿;别说他不会放过任何惹他不高兴的人,就连一只他讨厌的苍蝇、老鼠、麻雀、蚊子、臭虫,他也不会放过。他发动的“除四害”运动,仅仅半个月,就消灭了19.6亿只麻雀……毛泽东几乎不放过任何一个行使他个人绝对权力的机会。偌大的中国和几亿人口的命运,就被这一个人手中的一支笔决定了整整4分之1个世纪。

   当初,毛泽东神化无产阶级的目的是为了神化作为先锋队的中共,神化先锋队的目的是为了神化作为领袖的个人。当“党天下”取代了传统的“家天下”,党的领袖及其政党成员就取代了传统的皇帝及皇族。“家天下”与“党天下”的不同,就在于二者依据的“法统”和“道统”之间的关系不同。“家天下”是法统和道统的分离,“党天下”是二者的合一。

   传统中国的“家天下”秩序,大多是依靠血缘法统(皇家)和非血缘道统(儒家)来维系的。号称“奉天承运”的皇帝和皇族,以血缘关系确立和传递法统。但他们只是法统的创立者和传承者,而不是道统的创立者和权威解释者。道统的创立者和权威解释者来自一代代儒生。他们把儒家学说所描绘的社会秩序奉为“行天道”。所以法统政权的维系和运行,必须依靠按照儒家意识形态的标准选拔的“家天下”执政代理人来完成。尽管代表道统的儒生集团只是法统家天下皇权的统治工具,但是由于道统和法统的分离,儒生出身的代理人集团多少还能够借助道统、伦理来制约法统权力。儒生集团也许在官场的权力斗争中失败,但是他们所维系的道统却历久而不坠。而且每一代有作为的皇帝,在挽救其被宦官集团或外戚集团弄得危机四伏的“家天下”时,都要借助于道统的合法性及其儒生官僚集团。

   而中共执政后的“党天下”,将“家天下”时代相互分离的道统与法统──即意识形态和政权──合并为一:党魁既是道统的创立者、权威解释者,又是政权的唯一占有者、行使者。“党天下”的道统即马列主义最后归结为党的最高领袖的思想,即毛泽东思想;其政权也集中在党、政、军合一的毛泽东个人身上。这种双重身分的合一,创造出一种准政教合一的、极权程度更高的体制。执政的官僚集团也是法统与道统合一。再没有了法统之上的道统权威对执政权力进行哪怕是表面上的制约。从此,中共的每一代法统接班人,都要在道统上将自己奉为圣人和理论宗师,也都把党、政、军的最高权力集于一身。邓小平垂帘听政的时代有“邓理论”。江泽民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时代有“江学说”。

   从人类公认的人权价值的角度看,“党天下”的统治秩序,即以毛泽东为首的第一代中共党人的执政史。这不仅是中国历史上、而且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的极权统治和人权灾难。中共所进行的“阶级灭绝”,不要说中国古代传统的“文字狱”、宫廷倾轧和改朝换代难以比拟,就是斯大林的集体化和“大清洗”、希特勒的“种族灭绝”等等的残酷,也不能与之相比。中共不仅要从肉体上灭绝生命,而且要在尊严上和人格上彻底地摧毁人性。中共对人的公开羞辱,从20年代就开始了;到“文化大革命”,可谓是登峰造极;甚至在新世纪刚刚开始之际,中国的某些地方仍然采取游街示众的方式整治“法轮功”学员,用割掉舌头的野蛮酷刑封人之口。毛泽东时代在工业上和国防上所取得的成就,靠的就是用强权剥夺每一个中国人。

   现在,大陆新左派居然认为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其平等程度远远超过现在的中国。这无异于痴人说梦。难道平等只存在于经济分配领域而与其它方面无关吗?毛泽东时代在政治上把人分成三、六、九等。遍及每一个家庭的政治身分歧视,难道比今天的贫富差别更平等吗?只因为家庭出身不符合阶级标准,就要在经济上、政治上、尊严上、教育上、工作上……受到全面的社会歧视、乃至连生存权都被剥夺,这样的时代甚至比奴隶制时代还要不平等。怎么可以用对今天的权贵私有化所导致的贫富差别的批判,来为毛泽东时代的经济上的绝对平均主义和政治上的全面不平等进行辩护呢?邓小平时代的权力市场化和权贵私有化的不平等的确有违于社会公正,但是难道毛泽东时代的身分歧视就是社会公正的体现吗?恰恰相反,今天的不平等,正是毛泽东的政治和经济的遗产所为。没有毛泽东留给中共权贵们的政治特权和巨额党产,今天的权贵家族怎么可能利用特权来肆无忌惮地瓜分全民资产,变成一夜暴富的暴发户?可以说,用联合国所昭示的关于人的权利和价值的现代文明标准来衡量,毛泽东时代的大陆中国,无疑是世界上最缺少平等的国度之一。(2001年7月30日于北京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