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话说李敖---精明的骄狂]
刘晓波文选
·雅虎早在助纣为虐
·整控媒体新手法透视
·被砸碎的巴士底狱中只有七名罪犯
·滴血的GDP数字
·资讯监狱必将坍塌
·公开的谎言 无耻的狡辩
·向李大同和卢跃刚致意
·我与互联网
·喝足狼奶的中宣部
·跛足改革带来的统治危机
·从一无所有到红旗下的蛋
·狱中重读《地下室手记》
·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
·对李大同落井下石的新左派
·“狼图腾”取代“龙图腾”
·受难母亲十年如一日的抗争——有感于六四难属的两会上书
·谁能宽恕不可宽恕之罪——狱中读《宽恕?!》
·八九运动中的李大同和卢跃刚
·胡锦涛政权左右开弓
·多面的中共独裁
·左转的胡锦涛也反左
·精于利益计算的末日独裁
·爱琴海,自由的海
·喝狼奶最多 消化也最好
·中共人质外交游戏何时了?
·老外看不懂中共官僚
·被戏谑的钦定荣辱观
·马英九的民主牌
·一点突破 满盘皆活——以争取言论自由为突破口的民间维权
·盘点冰点事件——大记者VS小官僚
·反道德的钦定“荣辱观”
·樱花的中国劫难
·连战出任中共政协副主席指日可待
·喉舌思想的始作俑者——孙中山
·胡布会——制度对立支配利益相关
·西雅图的笑脸和华盛顿的板脸
·关于自由的论证
·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谁是公共资产流失的首要祸魁
·无视私有产权的五四传统——以胡适为例
·如何对待权贵私有化的“制度性原罪”
·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
·制度性的“为富不仁”
·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场浩劫——纪念文革爆发四十周年
·涨价听证会就是合法抢劫会
·毛泽东的传统与反传统
·文革从来没有结束
·以由衷的谦卑向遇罗克致意——纪念文革四十周年
·毛泽东的红卫兵也爱金条
·从杨天水重刑到禁言文革
·太黑了:杀人无罪 维权有罪
·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批判理论的悲悯——狱中读《法兰克福学派史》
·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民间维权是六四的最大正面遗产
·青楼中的真人性——狱中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
·除了警察 中共还有什么?——抗议山东沂南县警方刑拘陈光诚
·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韩国队出局是必然、也是“天谴”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狱中读书随想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再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
·混世魔王毛泽东
·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
·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话说李敖---精明的骄狂

   最善于自吹自擂的台湾文人李敖,兼具才子的博学和尖刻、文人的狂躁和粗野,曾以良心犯的资历和狂傲的文字,在八十年代风靡过大陆。然而,自从台湾进入民主社会以来,享受著言论自由的李敖,反而在写作上露出江郎才尽之态。近年来,从他关于两岸关系的言论看,他已经陷入大中华民族主义高于自由主义的魔术之中,反台独反得颠三倒四、满嘴流油,动不动就以外省人的傲慢贬低台湾本省人。特别是从2000年台湾大选开始,高声赞美「一国两制」的李敖一步步地堕落,爱国大旗举的越高,堕落的就越快。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被称为中央电视台香港频道的凤凰卫视,自然会对赞成「一国两制」的李敖情有独锺,专门开辟《李敖有话说》节目,看李敖的献媚表演,还真跟中共的御用智囊有一拚。

   李敖是很癫狂,自称五百年来中文写作第一,但他并非癫狂得目无一切,面对不同的对象,他表现出一种政客式的精明,拿捏分寸和把玩辞藻的技巧,可谓炉火纯青:对台湾政权,无论是蒋家时代还是李登辉、陈水扁的时代,他骂遍了台湾的政客和名流,且骂得百无忌惮、心花怒放、脏话跌出;而一旦面对大陆政权及其高官,他马上变得温柔敦厚、语带媚腔,偶有批评,也是避重就轻,很礼貌很分寸。

   他反覆抨击蒋家政权的恐怖统治,他骂李登辉是叛徒、骗子、认贼作父,骂陈水扁是「给奴才做奴才的奴才」,把陈水扁贬为「卖牙签的希特勒」,甚至说「我讲到这里先向希特勒抱歉。因为希特勒他是能干的人,几乎统治了这个世界,可是这个陈水扁在台湾像个瘪三一样,甚么都不能做。」 他大骂台湾是假民主,说陈水扁上台,靠的不是皇权时代的继承、不是战功、不是为民服务、也不是民主选举,而是靠骗:「整个台湾的领导人……他们就靠了一个字就是骗。……从陈水扁以下这批人,他们得到政权是靠一个骗字。」(第一集《我终于有一个机会在这里抛头露面》 3月8日)但他却不解释为甚么在假民主的台湾,他李敖可以胡说八道而无后顾之忧?还可以在2000年作为总统候选人参选?也不解释为甚么绝大多数民主国家都承认台湾已经是民主社会?难道只因李敖选不上或他讨厌的人当选,就是假民主,就是「骗」!

   然而,谈到中共政权及其权贵,他却屡屡为独裁政权打压台湾背书,公开为毛泽东时代的荒谬辩护,把暴君毛泽东奉为第一流政治家;他还为六四大屠杀的刽子手辩护,声言「佩服那个三起三落的邓小平」。他谈到美国总统卡特和邓小平见面时,说卡特是伪君子,因为他批评中国没有迁移自由是不民主不自由;却夸邓小平近乎无赖的回答:「我们民主啊自由啊,你要多少人我送给你,你要一百万两百万,一千万两千万我送给你,你要不要?」

   显然,卡特说的迁移自由和移民美国完全是两码事,邓小平自知理亏又要面子,也就只能胡搅蛮缠。李敖评论比邓小平的回答更无赖:「他妈的你一个都不接,一个都不要,你讲风凉话叫我们来承受,我们怎么受的了呀?」(《由「弃」字识破风凉话》3月25日 第14集)

   李敖也会谈到言论自由,特别爱谈他当年在台湾争取言论自由的壮举,但一涉及大陆的言论自由问题,他就谈得分外精明。他从不提及大陆的言论管制以及频繁发生的禁书案和文字狱,他还宽容地对待大陆的言论不自由,就连凤凰卫视删节他的讲话,他都能报以理解的态度。这与他斥责蒋家政权禁书时的尖刻和愤怒,恰成鲜明的对比。

   当别人问他:如果你生在大陆、遭遇文革,你敢讲这些话吗?你为甚么只敢骂台湾而不敢骂大陆?他的回答很狡猾,一反总是自称英雄的习惯,公开承认自己懦弱:「人难免有变得无赖的时候,……我今天回想到当年我坐牛棚的时代,我记得我会用一种玩世的方法,逃世的方法,狡猾的方法,技巧的方法来躲过那一劫。所以大家不要假设,我李敖如果留在大陆我做甚么,我可能做出一些很卑微的事情来,也能做一些小小的惊天动地的事情来,谁知道呢,这种假设的问题永远没有答案。」(4月19日第31集《假如问题永远没有答案》)

   其实,凤凰卫视的「李敖有话说」已经给出了答案:技巧而狡猾地「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而这,正是当下大陆爱国者们的言行常态。

   2004年4月23日于北京家中(http://www.dajiyuan.com)

   4/23/200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