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受难母亲的泪与爱──献给被捕的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刘晓波文选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悲情紫阳的遗憾(上)
·悲情紫阳的遗憾(下)
·白色--奥斯维辛之祭
·中国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再祭紫阳
·我的感激——政治严寒中的民间温暖
·伊拉克人--创造历史的勇士
·赵紫阳创造的奇迹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 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记住紫阳
·看《汉武大帝》中的司马迁
**
·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杀人如麻的帝王戏与主旋律
·献媚于当权者的帝王戏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人权秀的继续进行时
·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霓虹灯下的又一罪恶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上)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下)
·中共的人权秀
· 嫖公益嫖私德及学术腐败—— 2004年观察
·赖斯又来了 警察又上岗
·新浪网上的种族歧视
·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就校园BBS被整肃致教育部部长周济的公开信
·武器禁运和遏制独裁
·没有民权如何和谐?
·金正日玩弄六方会谈
·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中共与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美日同盟与中日较力
·【专访】刘晓波:望国际压力使欧卫良知发现
·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从消极自由到逃避自由
·外患不足虑 内忧才要命
·被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
·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真由美的披肩发飘飞在中国
·在盛装“胡连会”的背后
·汤晔和上海当局,谁在违法?—上海当局对反日风潮的司法操控
·召之来挥之去的反日风潮
·狱中随笔(之一)
·被共产极权绑架的胜利---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另一教训
·老朽的国民党 势利的亲民党
·中国大学是自由的坟墓
·连汉文帝都不如中共政权
·倾听母亲和亡灵的声音——支持“天安门母亲”的正义要求
·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遗忘罪恶的民族没有前途
·被民族主义引向歧途的东亚三大国
·记住亡灵—— 六四十六周年祭
·独裁制度的“合法腐败”
·独裁的伪善预示自由的可能
·独裁监狱是通向自由的第一道门槛—为张林的言论自由辩护
·暴君斯大林为何向上帝祈祷?
·为维权律师朱久虎呐喊
**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狱中读书笔记
·用脚投票的人性抉择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2)
·中共对网络民间的封杀注定失败
·新世纪的人类毒瘤恐怖主义—向伦敦恐怖爆炸中的死难者致哀
·延安时期周旋于苏美之间的毛泽东
·比奴隶制还野蛮的共产极权-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之一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3)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4)
·和谐言辞与分裂现实
·遥祝“小马哥”
·比任何传统独裁都野蛮的极权主义-二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
·权力的贪婪与女人的眼泪--看凤凰卫视专题片《陕北油田案》有感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权力(5)
·传播信仰的蔡卓华无罪──蔡卓华案评论(之1)——
·杀人无界的恐怖主义——向遭遇恐怖袭击的埃及致哀!
·推动法律维权的民间努力──蔡卓华案评论(之2)
·走火入魔的大中国幻觉
·迷失在暴君怀中的西方左派
晓波的诗
·雨中的我--给霞
·惊愕--给小霞
·那人坐下--给霞
·危险的欢乐--给霞
·五分钟的赞美--给霞
·某天早晨--给一个人去西藏的霞
·醉酒--给霞
·冬日的孤独--给霞
·双音词--给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受难母亲的泪与爱──献给被捕的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在六四十五周年祭日就要到来的前夕,两位失去儿子的母亲丁子霖教授、张先玲女士,一位失去丈夫妻子黄金平女士,于2004年2月28日被中共安全机关逮捕。十五年前失去至亲骨肉的三位难属,十五年后又失去了人身自由。
   仅仅因为──在亲人们倒下的地方,她们站起来,面对恐怖,见证死亡。
   
   她们是在倒下就不允许站起来的地方,流著泪站起来的。
   

   她们是在不允许为至亲骨肉流泪的恐怖之下,一任泪水流淌,流淌了整整十五年。
   
   恐怖没有消失过,泪也没有流乾过。
   
   天安门母亲,恐怖之下的泪,是悲痛,是呐喊,是见证,是包容著正义、坚韧、理性、同情的爱。
   
   十五年了,每年的清明和六四,她们在悼念亲人时,仍然会聚在一起或单独哭泣,但是,这泪已经由愤怒的呐喊变成冷静的见证。她们有勇敢和智慧,更有耐心和信心,与威吓、监控、跟踪、拘留、查扣人道捐款……相周旋相抗争。她们一个个寻访,一点点积累,不放过每一点线索,让血的事实变成活生生的具体细节,让这些血淋淋的细节变成人们的记忆,见证八九运动,见证六四大屠杀,见证这个社会的灵魂,见证这十二年来中共政权的种种倒行逆施。而这事实的见证,对还原历史和伸张正义,比泪水、比愤怒、比呐喊,更加有力。
   
   无尽头的噩梦,让她们切实体验到:这个可以任意剥夺人权乃至生命的制度是多么蛮横,我们生活于其中的社会是多么的没有安全感,我们都活在恐怖政治的阴影之下,灾难随时可能突然降临到任何一个人的头上。今天是我的孩子,明天就可能是你的孩子,后天还可能是她的孩子,她们已经突然失去了N个孩子,随时有可能再失去N个孩子,这个制度存在一天,就必将还要失去N个孩子。所以,保卫每一个人的人权,就是保卫我自己的人权。任何一个人的人权受到非法侵犯,都是对每一个人的侵犯。保卫人权与所有人相关。如果自由是天赋人权,那么保卫人权就是每一个公民的天赋责任。
   
   见证历史,来自二战后世界范围内的对纳粹的种族灭绝罪行的清理,美国历史学家埃利.威赛尔是种族灭绝中的犹太幸存者,他的母亲和妹妹都死于纳粹集中营。二战后,他在一位老作家的激励下,为自己确定了见证种族大屠杀的责任,他出版了一系列著作,发表了无数次演讲,并因此而获得了1986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然而,同作为反人类罪行的见证人,威塞尔远比六四难属群体幸运,因为他不必再面对一个仍然独裁的政府,这个政府非但不认罪,还在不断制造新的罪恶;他也不必在仍然充满恐怖的无法公开的秘密状态中寻找见证。而且,母亲们并不知道这条艰难的路还有多长,她们冤屈的泪还要流多久,有些母亲已经看不到冤魂重见天日的那一天了,比如苏冰娴老师就带著还未伸张的冤屈,去地下与死于大屠杀的儿子赵龙相会;也许还将有母亲倒在寻找见证的路上。但是,我相信,冤死的孩子不会责怪母亲,因为她们已经尽全力了。在此意义上,六四难属群体的见证历史,就更为悲壮,也更为伟大,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和支持。
   
   天安门母亲们都是平凡的女人,但她们十几年来的坚持人道救助的行为,却显示出了爱的无私与博大、信的坚定与执著、殉难的激情与勇气、承担的责任和意志。在极为严酷的环境下,母亲们以爱的坚韧担当苦难,用爱的力量消弭苦难。
   
   六四,这个鲜红的日子,不仅永远属于中国,而且属于世界,像人类历史上任何一次大事件一样,六四应该是人类的记忆。正如一位德国哲学家所言:全体德国人、全体欧洲人、全世界的所有人,每一个人,都应该了解和记住「奥茨维辛」,不仅是亲历者,也不仅是这一代或几代,而且应该是世世代代。所以,见证六四,是对中华民族负责,也是对人类负责,更是对子孙的未来负责。记忆的空白和历史的残缺,不仅是对过去的不公,对现在的亵渎,也将是对未来的挥霍。
   
   在此意义上,六四大屠杀之后的十五年来,难属群体从事的见证历史、伸张正义、人道救助的活动,才是对爱的真正践行。
   
   对大陆中国人来说,集体责任是不存在的,因而谈论它是无意义的,正如自由只是个体的,责任也只能由个体承担,天安门母亲就是一个个具体的母亲。见证是一种责任,每个人道义上的责任。亲历过六四的每个人,都应该成为见证人,尽自己的责。即便不能公开站出来,也可以提起笔,用几个晚上,挖掘记忆,然后用匿名的方式公之于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在信息发达的今天,该形成多么壮观的民间见证洪流!对中共政权形成多么有力的民间压力!
   
   我们有太多的苦难,却很少对苦难的见证。
   
   我们有太多的罪恶,却很少对罪恶的见证。
   
   以至于,历史是空白。记忆是空白。生命是空白。
   
   而填充这空白的,是伪造,是谎言,是恐惧。
   
   在大陆中国,除了六四难属群体之外,多少母亲,曾遭遇这种类似的突然失去孩子的灾难,而无数个突然且总是突然,让她们知道了这是制度的必然。如果继续忍受每个个体遭受的这种突然而不奋起抗争,灾难就永远是每个人的必然。天安门母亲们,已经流著泪承受了且抗争了、她们正在流著泪承受著且抗争著、她们在一段时期内还将流著泪继续承受著且抗争著,只为了在长远的未来,母亲们不会在没有任何准备之时,变成失去孩子且找不到公正的母亲,终身流泪。
   
   她们的泪,她们在泪中的呐喊和见证,不仅是为自己的孩子,而且代表了无数被冤屈者及其亲人,向这个不公正的制度挑战。天安门母亲运动,是鲜血的代价换来的觉醒,涉及我们每个人的权利和自由。
   
   天安门母亲,是公道,是正义,是信仰,是爱!
   
   然而,她们在十五年失去了亲人,十五年来又一直在独裁的压制下受难,三位难属的被捕就是她们为爱而受难的最新证据。
   
   握有全部国家机器和社会资源的独裁政权,在母亲们的徒手之爱面前,显得那么虚弱、恐惧和张惶:十五年前,他们用全副武装的军队屠杀徒手请愿的年轻生命,犯下了反人类罪;十五年后,他们再次用专政机器剥夺了母亲们为亲人流泪的权利,不仅犯下践踏普世人权的罪恶,而且践踏了中国传统最在意的血缘人伦。
   
   她们是践行爱的人,是可尊敬的母亲,是可尊敬的女人,更是可尊敬的人。
   
   她们见证死亡,寻求正义,不只是为了让世界只关注她们或只关注中国,更是为了让世界变得人性。
   
   鲁迅说: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
   
   天安门母亲们说:刺刀的恐怖吓不倒徒手的爱。
   
   难道这样母亲还无法唤醒国人的良知吗!
   
   2004年3月30日于北京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