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康晓光的狂妄和阴招 ]
刘晓波文选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独裁政府怎能监督自己
·难道恐怖屠杀是死亡庆典?——有感于中国某些网民为马德里爆炸叫好
·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上)——纪念伟大哲学家康德逝世200周年
·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下)——纪念伟大哲学家康德逝世200周年
·赢选举的阿扁和赢公投的连战
·康晓光的狂妄和阴招
·特权式反腐的无效
·【紧急呼吁】强烈抗议中共公安逮捕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台湾恶劣环境中的优质民主
·关于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被拘捕事件的紧急呼吁
·受难母亲的泪与爱──献给被捕的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关于三位被捕难属的最新消息
·关于丁子霖女士最新消息
·有力量的残疾青年罗永忠
·让清明变成石头——为六四亡灵而作
·日人挑战首相 国人围殴女子
·美英自由联盟必胜
·北京能否有对台新思路?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帮闲博士的献媚术
·话说李敖---精明的骄狂
·为再燃野火的龙应台辩护
·话说李敖之二─紧跟暴君毛泽东
·不要说今年的春天很冷
·"人质外交"源于独裁政治敌视民间异见的本质——为杨建利被捕两周年而作
·由段琪瑞的侄孙死于六四屠杀而想到的
·依法治港的实质是“恶法治港”
·从新华网民意调查看国人的人权意识
·在大陆,五一是谁的节日?
·林昭用生命写就的遗言是当代中国仅存的自由之声
·向死于恐怖袭击的同胞致哀
·谁在乱港害中?
·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
·恶法治国的阴毒化法制
·杨建利冤案背后的中国现实
·虐囚丑闻与伊拉克局势——虐囚案评论之一
·把罪恶当罪恶——虐囚案评论之二
·契约中的权利和义务(1)
·倾听天安门母亲的声音——读六四难属《寻访实录》
·八九运动中普通民众的高贵
·六四凌晨的黑暗
·虚美矫饰的国史
·1546号决议和伊拉克重建
·抗议对民族良知蒋彦永的迫害
·六四对中国的积极意义
·南都案─亵渎法律公正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一
·阻碍媒体改革和葬送新闻良知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二
·民间维权对「南都案」的关注──「南都案」评论之三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上)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下)
·六方会谈的无果而终
·化解香港的黑白悲情
·今年七月一日
·「审计风暴」刮走多少百姓血汗钱
·专访刘晓波:七一游行令人鼓舞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上)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下)
·蒋彦永对专制的徒手反抗
·情色狂欢-----中国商业文化批判之一
·为了活著和活出尊严--关于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坐在海边
·大记者把小官僚钉上历史耻辱柱──有感于著名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台湾民意对北京强权
·世俗政治的神圣来源
·中国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吗?
·新闻良知蔑视小官僚面孔—有感于《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2004──中国体制内异见的崛起
·毛泽东如何剥夺农民
·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的纪念邓小平
·保护反腐书记的民间防弹衣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1)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2)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3)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4)
·无视农民权利乃万恶之首
·毛泽东如何抢劫私人财产
·斯大林金援帮助中共发展
·私产权才是公正的基础
·警惕金牌变成精神鸦片
·「邓小康」是个猪圈
·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有感于茅于轼的声明
·被放在舆论阳光下的腐败──有感于县委书记黄金高的投书
·记住被恐怖份子屠戮的孩子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上)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下)
·愚民小品的精华版
·伊战与美国大选
·王怡惊动了我——《王怡文集》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康晓光的狂妄和阴招

   近两年,清华学者康晓光先生以赤裸裸的权威主义立场而声名鹊起,他提出的“国家合作主义”,引来其他学人的质疑、商榷和批评。3月16日,康发表了《对王思睿“合作主义与国民意识形态”的回应》的长文,不仅有失学术风范,表现出一种“知识狂妄”,而且颇有利用政治打压学术争论之嫌。
   
   首先,在康晓光的行文中,将对手的理论斥为“陈词滥调”、“学术笑话”、“信口开河”,把自由主义者贬为“无知”、“弱智”、“偏见”……还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奉劝”对手:“不要把‘政见’说成‘真理’,否则会把那些无知或弱智的自由主义者引入歧途。”那么,康又如何看待自己的理论呢?他对自己理论的定位是:“在市场席卷全球的时代,如果说十三亿中国人真有什么‘共同底线’的话,那么这‘共同底线’就是‘合作主义国家’!”然而,就算他的“国家合作主义”道出了转型中国的真理,也不会征服所有中国人,起码没有说服包括王思睿在内的批评者,难道他们就不是十三亿中国人的一员!再说,起码到目前为止,十三亿人中的绝大多数,并不知道“国家合作主义”。倒是康晓光推崇自己理论的口气,很类似官方推崇“三个代表”的腔调,即自奉为所有国人的代表,比任何其他“真理”还大。
   
   其次,康文的结尾点出了对手的要害:“我感觉在围绕‘思潮分类’和‘共同底线’的讨论中,从秦晖到王思睿都不是在讨论学术问题,而是在讨论政治策略。更准确地说,是打着学术的幌子传播政治斗争策略。‘分派’和建立‘共同底线’都是为了建立‘同盟’,其根本目的是团结各派社会力量与权威主义政府作斗争。”

   
   对此,有署名“多元”网友写出“康晓光企图‘借刀杀人’的铁证”的帖子:“康晓光这段话,首先指控清华大学教授秦晖等不是在搞学术,而是在搞政治;其次指控秦晖等学者不仅在搞政治,而且在研究政治策略;第三,指控秦晖等学者打着学术研究的幌子,传播政治斗争策略,建立“同盟”;第四,指控秦晖等学者搞上述政治活动的目的或宗旨是‘团结各派政治力量’与‘权威主义政府作斗争’。1965年,姚文元接受毛江旨意,撰写文章批吴晗编的历史剧‘海瑞罢官’,诬陷吴晗企图为彭德怀翻案。现在康晓光指控秦晖等学者研究、传播政治斗争策略,拉拢同伙建立‘同盟’,与政府作斗争。好家伙,这种罪行比‘为彭德怀翻案’不知道严重多少倍!有关部门怎么还不赶快执法?道理讲不过,‘借刀杀人’就算胜利?……送康晓光一句话,严守一说的,‘做人要厚道’。”(见“世纪沙龙”3月20日)
   
   多元先生的目光可谓敏锐,对康的批评也切中要害,让我想起另一起企图“借刀杀人”的公案:曹长青对吴征杨澜夫妇。
   
   大陆网民不会忘记,当吴、杨夫妇造假案火爆网络时,对之揭露最力的“打假英雄”,无疑是身在美国的曹长青先生。曹先生经过细致深入的调查,连续发表二十多篇文章,揭露吴、杨的一系列造假行为。在诸多有说服力的证据面前,作为社会名流的吴杨夫妇,居然不知“道歉是德”或“沉默是金”,反而利令智昏地进行阻吓:先声明对手是诬陷,继而用打官司来威慑,无效后又祭出毛时代的阶级斗争阴招,企图靠政治大棒来打压揭露真相的曹先生、阻吓其他人继续质疑。在《南方周末》的访谈中,杨澜公开指责曹先生为“反共分子”或“反华势力”;更有甚者,由于《光明日报》属下的《中华读书报》转载过曹的打假文章,吴、杨还去了《光明日报》编辑部,出示曹的多篇“反动文章”作为证据,要求该报道歉,也有威慑该报之意:转载“反共分子”的文章,将为报社带来政治上的麻烦。
   
   吴、杨拿出“反共反华分子”的大帽子,显然是想一箭数雕:1,他们夫妇是放弃国外优厚待遇而回国创业的“海外赤子”,而揭露他们的对手则是“反共反华”分子,企图用政治划线来侮蔑对手是“别有用心”。2,意在说给中共当局听,让当局了解“反共分子”的无所不用其极,暗含着希望官方出面保护的乞求:在国外的“反共反华分子”和回国做贡献的“海外赤子”之间,当局理应站在后者一边。3,吓唬国内外的置疑者,让他们不要上“反共分子”的当,更不能与之为伍,否则就有与“反共分子”同流合污之嫌。
   
   由清华学者康晓光联想到商场名流吴、杨,我只想说明:独裁制度所造就的敌人意识及仇恨心理对人性的毒化既深且剧,这毒化,曾经把大陆知识人的头脑变成智慧和良知的屠宰场。凡亲历过毛时代的国人,大都知道这一阴招的致命效力——无论多理亏多缺德,也无论在争论中处于何等劣势,只要能够在政治上找到打击对手的凭据,哪怕是夸大的歪曲的编造的不着边际的凭据,就可以在瞬间反败为胜、甚至置对手于死地,让对手连继续辩解和争论的机会都没有。
   
   即便在改革已经20多年的今日中国,官方仍然以“敌人意识”对待民间异见,御用文人仍然靠政治大棒打杀同类(如,何新在六四后对知识界的攻击、《雍正王朝》借对士子的贬损来争宠邀功,文坛卫道士呼吁中宣部出面制止王朔等人重评鲁迅),商人也学会了用政治大棒打击对手。
   
   以至于,利益至上的逐金大潮已然冲垮了一切道义坚持,却仍然洗不净敌人意识的余毒,一有机会,哪怕不是机会的机会,毒性便会发作,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成狼对人的撕咬。
   
   2004年3月20日于北京家中
   
    作者为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长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3/24/2004 10:38:17 AM)
   
   
   本站网址:http://guancha.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