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
刘晓波文选
·林昭用生命写就的遗言是当代中国仅存的自由之声
·向死于恐怖袭击的同胞致哀
·谁在乱港害中?
·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
·恶法治国的阴毒化法制
·杨建利冤案背后的中国现实
·虐囚丑闻与伊拉克局势——虐囚案评论之一
·把罪恶当罪恶——虐囚案评论之二
·契约中的权利和义务(1)
·倾听天安门母亲的声音——读六四难属《寻访实录》
·八九运动中普通民众的高贵
·六四凌晨的黑暗
·虚美矫饰的国史
·1546号决议和伊拉克重建
·抗议对民族良知蒋彦永的迫害
·六四对中国的积极意义
·南都案─亵渎法律公正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一
·阻碍媒体改革和葬送新闻良知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二
·民间维权对「南都案」的关注──「南都案」评论之三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上)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下)
·六方会谈的无果而终
·化解香港的黑白悲情
·今年七月一日
·「审计风暴」刮走多少百姓血汗钱
·专访刘晓波:七一游行令人鼓舞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上)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下)
·蒋彦永对专制的徒手反抗
·情色狂欢-----中国商业文化批判之一
·为了活著和活出尊严--关于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坐在海边
·大记者把小官僚钉上历史耻辱柱──有感于著名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台湾民意对北京强权
·世俗政治的神圣来源
·中国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吗?
·新闻良知蔑视小官僚面孔—有感于《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2004──中国体制内异见的崛起
·毛泽东如何剥夺农民
·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的纪念邓小平
·保护反腐书记的民间防弹衣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1)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2)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3)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4)
·无视农民权利乃万恶之首
·毛泽东如何抢劫私人财产
·斯大林金援帮助中共发展
·私产权才是公正的基础
·警惕金牌变成精神鸦片
·「邓小康」是个猪圈
·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有感于茅于轼的声明
·被放在舆论阳光下的腐败──有感于县委书记黄金高的投书
·记住被恐怖份子屠戮的孩子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上)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下)
·愚民小品的精华版
·伊战与美国大选
·王怡惊动了我——《王怡文集》序
·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赵紫阳对中国改革的贡献
·强权下的民间反抗
·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权利意识觉醒时代的统治危机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美国的理想主义传统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上)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六四十五周年的祭日又快到了。
   
   在人大代表齐聚大会堂的时刻,SARS危机中挺身而出的真话英雄蒋彦永先生,再次公开说出了被压抑了十五年的真话:建议中共当局为六四学生爱国运动正名。
   
   在八九年那个血雨腥风的时刻,蒋大夫以301医院的抢救小组负责人的身份,加入到拯救生命的行列中。在手术台前,他见证了罪恶屠杀所制造的伤口、鲜血、残疾和死亡.这种亲历刺痛著他的灵魂。在人人过关的大清查中,面对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他始终坚持自己的看法:「镇压学生运动是错误的。」

   
   从这封公开信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在「用高压手段使全国人民变得有口难张」的恐怖威慑之下,蒋先生的灵魂一直受到六四亡灵的拷问,他也曾通过自己的方式做过不懈的努力:「1998年曾和部份同志以一批老共产党员的名义,给国家领导人和人大、政协代表写信,建议重新评定六四。」他还把自己的六四亲历及其看法当面告诉了中共元老杨尚昆。而且,六四后的经历也告诉他:中国人决不会忘记六四,所谓「淡化」,只是恐怖威慑和利益收买的暂时效应。而凡是亲历或知道这件大事的人们,都在以各自的方式记忆著、评价著。他也知道:很多人,包括普通百姓、社会名流和中共高官……与他持有相同或相近看法,只是绝大多数人慑于恐怖高压而不愿公开说真话,大都在私下里谈论六四。
   
   然而,在涉及到大是大非的公共事件上,私下说真话,毕竟只是小圈子行为,虽不失为良知未泯,但至多是暂时的个人良心的安顿,良心亏欠和人格压抑仍然难以逃避。私人耳语之于只有公开讨论才能辨别是非善恶的公共事件来说,并不比沉默更有价值,久而久之,还很容易堕入口是心非、言行不一的犬儒人格。
   
   如果在SARS危机中,了解真相的蒋大夫沉默了,只是私下里告诫亲朋好友同事,其防治作用只惠及极为有限的私人圈子,而对全国性世界性的公共卫生危机的解决则毫无意义。但是,蒋大夫打破沉默说出真相,导致中国抗炎形势的转折,对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抗炎也颇有助益,既拯救了国人的生命健康,也挽回了民族的信誉,使政府应对公共危机的方式有所进步。
   
   六四,无疑是中国历史上的重大公共事件,事关无辜者的冤魂和正义的伸张、民族的历史真相和未来前途,中国人和中国政府不可能永远沉默下去,必须对此有一个公开交代,交代来得越早越好。六四亡灵得不到安顿,不仅使个人良心蒙羞,更让国家在世界上蒙耻,在历史的审判席前抬不起头来。
   
   长期隐瞒历史真相、压抑自己的亲历和想说的真话,之于个人,会憋出心理疾病和人格分裂症;之于国家或民族,会在罪恶感中越陷越深,由此而来的恐惧症也会愈演愈烈,甚至变成灵魂癌症。所以,当官方还不肯公开面对六四之时,民间就必须推动见证历史和寻求正义的维权运动。公开说出真相,让自己的良知在阳光下闪耀,才是对生命和正义的敬畏、对个人良知的善待,也才是对历史和民族的负责。
   
   在涉及到重大社会公益的案件的司法审判中,司法权力的行使必须是公开的,因为看得见的正义才是正义;在事关个人良知的安顿和社会公德的提升的道德审判中,参与公共舆论的个人表达也应该公开的,因为看得见的良知才是良知。
   
   特别是在仍然黑幕重重的恐怖秩序之下,唯有良知的公开表达,才具有揭穿黑幕、对抗强权和战胜恐惧的力量,才能见证真相和伸张正义,才会对那些良知未泯的公众人物构成道义压力,对沉默的大多数产生感召,对社会正气的形成有所贡献。而且,越是在恐怖政治无孔不入的严酷环境下诞生的真话英雄,就越能够赢得民间社会的尊敬。是在SARS危机中,国人和国际社会第一次看到真话英雄蒋彦永大夫的公开良知,蒋先生也因此在国内外赢得了崇高声誉;现在,人们又在六四十五周年前夕,再次看到蒋先生那阳光般闪烁的良知。值得庆幸的是,我们也得到互联网时代的恩惠,藉助于无远弗界的网络技术来突破中共的信息封锁,使真话英雄的名人效应得以最大化,形成极具感召力的良知示范。
   
   关于六四,国人已经沉默了十五年,压抑了十五年,现在,蒋彦永先生做出了勇敢的示范,凡是亲历者都会有自己的真实记忆,所有良知未泯的人都会有不同于官方的评价,那么,就请公开说出你的亲历和你的心里话──哪怕只是一个细节的真相和一句真话!
   
   公开你的良知:
   
   让亡灵得到爱的温暖!
   因为不能公开的祭奠无法给亡灵以真正的安慰。
   让难属们得到道义的激励!
   因为偷偷摸摸的同情不会产生真正的力量。
   让全世界看到国人的良知!
   因为十五年的沉默已经使中华民族蒙受太不堪的羞辱。
   让独裁者感到民间的勇气!
   因为刽子手从不怕私人饭局上的诅咒。
   
   2004年3月9日于北京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