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谁为暴君毛泽东招魂? ]
刘晓波文选
·美国的低调与法国的高调
·一位安徽农民的政治智慧
·李锐公开论政──民间压力的象征
·赖昌星、贾庆林与朱熔基
·成败论朱熔基
·强烈抗议对《21世纪环球报道》的封杀
·中共高层挺董的秘密
·倒萨之战与联合国权威
·憎慕交织的美国心结
·为枪杆子政治加冕的盛会
·蔑视生命的党权至上
·独裁制度的替罪羊
·收容遣送与制度性人祸──简评孙志刚之死──
·SARS危机中的国际支持
·【人权评论】高官批示保障不了人权
·道歉、感谢与颂歌
·产权改革问题上的道义担当
·政治SARS制造的又一大冤案——为徐伟、靳海科、杨子立、张宏海而呼
·用真话颠覆谎言制度——接受“杰出民主人士奖”的答谢词
·从孙志刚案看政治权力干预司法
·舆论误导出的胡温“新政”
·诚实地说出常识的良知——祭李慎之先生
·周正毅案与金融腐败
·刑不上政治局的“问责”
·孙志刚是民间抗暴之英雄——从孙志刚案到中止收容遣送
·我们能盼来什幺?
·亲港府而远民意的香港行
·透支民众未来的金融腐败
·希望与失望的恶性循环——简评胡锦涛七·一讲话之一
·胡温不会挑战江派的深层原因 ——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二
·吃饭哲学与跛足改革————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三
·坚定不移地玩弄亲民工具——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四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民间维权运动的胜利
·北京封锁信息的双重危害
·刘晓波 任不寐 关于《灾变论》的对话
·谁为超期羁押的良心犯鸣冤
·大陆执法者的双面
·港人胜利对大陆的压力和启示
·23条与独裁者的噩梦
·金正日独裁吞噬金大中阳光
·中国没有司法正义
·毛泽东玩弄宪法
·跛足外交来自跛足改革——朝核危机评论之一
·“民主立宪”的虚假
·六方会谈与中国外交
·狂热到精明的爱国主义
·自焚背后的人权灾难
·无声三中全会与信息歧视
·神五升空后的虚拟和真实
·刘荻获释的启示
·谁为暴君毛泽东招魂?
·向独裁献媚的希拉克──评胡锦涛访法
·杜导斌案——从完全黑箱到有限公开
·湖北省公安厅应该作出进一步澄清
·特权者的反腐特权
·枪杆子下的胡温亲民
·《证词》附录:刘晓波给廖亦武的信
·人权入宪下的人权迫害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独裁政府怎能监督自己
·难道恐怖屠杀是死亡庆典?——有感于中国某些网民为马德里爆炸叫好
·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上)——纪念伟大哲学家康德逝世200周年
·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下)——纪念伟大哲学家康德逝世200周年
·赢选举的阿扁和赢公投的连战
·康晓光的狂妄和阴招
·特权式反腐的无效
·【紧急呼吁】强烈抗议中共公安逮捕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台湾恶劣环境中的优质民主
·关于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被拘捕事件的紧急呼吁
·受难母亲的泪与爱──献给被捕的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关于三位被捕难属的最新消息
·关于丁子霖女士最新消息
·有力量的残疾青年罗永忠
·让清明变成石头——为六四亡灵而作
·日人挑战首相 国人围殴女子
·美英自由联盟必胜
·北京能否有对台新思路?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帮闲博士的献媚术
·话说李敖---精明的骄狂
·为再燃野火的龙应台辩护
·话说李敖之二─紧跟暴君毛泽东
·不要说今年的春天很冷
·"人质外交"源于独裁政治敌视民间异见的本质——为杨建利被捕两周年而作
·由段琪瑞的侄孙死于六四屠杀而想到的
·依法治港的实质是“恶法治港”
·从新华网民意调查看国人的人权意识
·在大陆,五一是谁的节日?
·林昭用生命写就的遗言是当代中国仅存的自由之声
·向死于恐怖袭击的同胞致哀
·谁在乱港害中?
·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
·恶法治国的阴毒化法制
·杨建利冤案背后的中国现实
·虐囚丑闻与伊拉克局势——虐囚案评论之一
·把罪恶当罪恶——虐囚案评论之二
·契约中的权利和义务(1)
·倾听天安门母亲的声音——读六四难属《寻访实录》
·八九运动中普通民众的高贵
·六四凌晨的黑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为暴君毛泽东招魂?

毛泽东诞辰一百一十周年,各路毛派借助官方的招魂而大出风头。

   向暴君献媚为独裁党招魂

   中共现政权及其喉舌展开一系列大规模的纪念,党魁胡锦涛率全体政治局常委,去老毛纪念堂向其坐像三鞠躬,又到瞻仰厅瞻仰毛的遗容,「共同缅怀毛泽东同志的丰功伟绩」;随后,寡头们又出席「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一百一十周年座谈会」,胡锦涛发表讲话,把一代暴君称为中共的骄傲,中国人民的骄傲,中华民族的骄傲。同时,军头江泽民又找到露脸的机会,出席「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大型音乐会;此前,现任常委们也都参加各类纪念活动。实际上,毛仅仅是中共的护身符,所谓「建国有功」,也不过是夺权有功而已,对于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来说,毛无疑是历代暴君之最,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而独裁党如此高规格地纪念毛,既是为了缓解现政权的合法性危机,也是胡温体制扩张自身的党内基础的策略。频频利用毛的亡灵来说事,已经成为胡锦涛的家常便饭。

   从十年前的毛百年诞辰就知道可以借毛的亡灵大赚的商家,自然也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把一生致力于消灭商品经济的老毛作为「名牌商品」四处叫卖,引进了商业策划人,以纪念活动作为市场:晚会、出版、旅游、论坛……「涉及金额高达数亿元以上」。第一套纯金版《毛泽东诗词手迹》已于二○○三年十一月亮相发售,国内绝版发行五千套,每套价二万元,可谓空前规模。还有专门探讨毛思想的「商业价值」的座谈会。近几年靠「卖毛」而名利双全的「新左」们,也觉得毛思想「完全也是支持商业社会和商业人生的」……

   由此可见,祭奠毛的亡灵,不过是为独裁党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在中共政权主导的「政治正确」之下,即便在中共已经否定了大跃进和文革之后,对暴君亡灵的评说仍然充满了独裁式的歧视:能够大声发言者都是毛泽东及其时代的既得利益者,而毛泽东和毛时代的无数受害者,特别是死于毛时代的无辜亡灵们及其家人的声音,却完全被排除在评毛之外!

   我们听不到在镇反、三反五反中被镇压的人们的呻吟,看不到胡风的家人和上千受牵连者的影像;我们听不到五十万右派及其家人的诉说,看不到大跃进时代死于非命的三千万人的冤魂;我们听不到文革中的无数受害者及其家人的回忆,看不到千百万被糟蹋了青春的知青的面容,更不会听到林昭、储安平、遇罗克、张志新、顾准、王申酉……等付出惨烈个人代价的异见者及其家人的声音,甚至连高岗、彭德怀、刘少奇等党内权争的牺牲品的家人的声音也被压制;也没有对毛泽东深有研究的李锐先生、单少杰先生、高华先生的声音;毛的私人医生李志绥先生的回忆录长期被拒之于国门之外;毛时代的笔杆子姚文元的回忆录也在封杀之列……同时,近年来打着毛的旗号走上街头维权的弱势群体,非但得不到毛的恩惠,反而不断遭到中共当局的镇压。君不见,扛着毛泽东像上街的辽阳工潮的领袖们已经被判刑,即便身患重病也不允许保外就医。

   毛泽东,作为中共独裁制度的奠基者,不论其罪恶多么深重,其思想多么落伍,也不论现在的权贵们多么言不由衷,只要独裁制度不变,中共及其既得利益者们,就要在公开祭奠暴君阴魂的同时,把毛时代的冤魂们封锁在暗狱之中。

   毛家人「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与受害者的禁声失语相反,此次毛泽东热的特色之一,就是与毛沾边的人——毛家的儿女、儿媳、女婿、孙子、外孙女和身边工作人员及御用研究人员——几乎倾巢出动,赶场似地出席各类活动,座谈会、大型晚会、电视访谈、网络聊天,文献片首映式、图书首发式、签字售书……他们在把暴君塑造为「伟大领袖」之外,还想在生活细节上塑造「慈父仁夫」的凡人形象,意在用所谓的「人间毛泽东」来掩盖其罪行,而全不管毛的行宫遍布全国,毛在紫禁城后宫里的淫荡生活。毛的家人还通过中共喉舌,大肆渲染毛的清贫,毛家为中国革命牺牲了六位亲人,还自夸「伟人子孙」的简朴低调的生活,似乎毛家人多么清廉。毛家子女通过各类媒体反复强调毛的律子之严,声称毛对孩子的要求是「夹着尾巴做人」。还有媒体真把李讷当成失业工人或农民,为了力挺李讷的艰苦朴素,居然说什么她无钱看病。其实她仍然是政协委员,享受高干待遇。

   毛家人的不诚实在于:他们并没有告诉国人,毛泽东不仅自己「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而且让毛家人滥用来自他的绝对权力。仅就文革时期而论,毛家人一个个身居高位,无所顾忌地滥用权力,曾经何等风光。毛夫人江青自视为一代「女皇」,其骄横跋扈已有太多的记述,我就不再赘言。

   毛的侄儿毛远新,也是二十六岁就出任辽宁省革委会副主任(副省级)、沈阳部队副政委(相当于中将级军衔)。一九七六年,毛远新成为毛泽东的联络员,代表毛泽东出席政治局会议。他在辽宁和北京都干了不少恶事,张志新就死在毛远新主政辽宁时期,白卷英雄张铁生也由毛远新一手树起。就连毛泽东的姨侄女王海蓉,一九六四年大学毕业,一九七三年便担任外交部副部长。毛泽东表兄王季范的女儿王曼恬,曾主管国务院的文化工作,后任天津市委书记。毛死后,她也自杀了。

   现在,让我们看看老毛是如何「严于律子」的。毛的女儿李讷(曾化名萧力)号称中国的「第一红色公主」,年仅二十六岁就被「空降」《解放军报》社,以化名「萧力」来领导军报的文革。她执掌了军报大权之后,为了维护暴君父亲的绝对权威,对审稿做了极为荒唐的规定:当某版刊有毛的照片时,就必须保证同一版的其它照片上没有人把枪口对着毛的方向;在文字上有「毛主席」的字样出现时,一定要透过光线看看,保证背面版上的同一地方没有贬意词!为此,报社专门做了一个版面透视箱:一张玻璃桌子,桌下安几个电灯。报样出来后,都放在玻璃板上,打开玻璃板下的电灯进行透视,以检查毛主席照片或名字前后,有没有贬意词。这个报纸版面透视机,直到前几年还保存在军报仓库里。

   同时,文革中对毛泽东的狂热个人崇拜,也被李讷效仿,在军报内大搞对萧力的个人崇拜。当时军报驻地(北京市平安里三号)内,家家户户都张贴出红对联:「向萧力同志学习!向萧力同志致敬!」为此还专门开辟了「萧力丰功伟绩」的展览室。展览室不仅介绍萧力在文革中的「丰功伟绩」,还把萧力的一些生活用品作为重要展品,诸如她的蓝色自行车、喝水用的大白茶缸等等,都作为颂扬萧力的艰苦朴素作风的道具。

   正如文革时曾任军报副社长的姚远方所言:军报「文革」中最尖锐、最复杂、最突出的乱源是「天上掉下一个毛姑娘!」

   之后,李讷又被亲娘江青调入中央文革小组,代替陈伯达出任办事组组长,仅仅为了闹待遇就大耍「第一红色公主」的脾气,搞得钓鱼台十六号楼(当时的中央文革小组办公处)鸡犬不宁。她不但敢于挑战毛泽东的内侍总管汪东兴,弄得警卫二处无所适从,而且她仅仅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敢反复折腾周恩来等高官。

   毛泽东的阴暗人格

   毛的家人,还想通过血缘记忆来神化毛的人格——不仅是「慈父」,还是「体贴的丈夫」,而全不顾忌毛对女人的玩弄和残忍。毛与贺子珍的女儿李敏及外孙女孔东梅,居然很少提及毛对贺子珍的伤害,导致贺的大半生毫无幸福可言。毛与江青的女儿李讷,好象毛的晚年与张玉凤厮混的事实根本不存在,也不提子女很难见到「慈父」,妻子也难得见到「体贴的丈夫」。她更不提自己的母亲江青为什么自杀。实际上,作为极权暴君毛泽东,其人格既不伟大也不高尚,反而是极为罕见的阴暗卑劣。

   (一)厚黑的毛泽东

   毛泽东人格的卑劣,首先表现在最善于玩弄权谋和两面手法。比如,他在言词上把人民尊为国家的主人和奉为历史的动力,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人民万岁」等口号把人民捧上虚幻的天堂,而在现实中却把人民置于奴隶地位,全不在乎民众的生命。

   在夺权时期,他一面在国统区高唱「自由、民主、多党制」,以便煽动对国民政府的仇恨,另一面在中共统治的地区通过所谓「整风运动」进行斯大林式清洗,把中共彻底改造成毛式独裁党,把他自己树立为惟我独尊的极权者。为了日后的夺权,他一面高喊抗日而反对内战,一面又保存实力而尽量避开抗日的正面战场。为了动员农民和各界名流支持他的夺权,他把土地分给农民,许诺与民主党派分享政权,而一旦掌权,他就以国家的名义把全部土地没收,把所有权力塞进一党私囊。农民非但没有得到一分地,反而变成了城市及其工业的供血器。民主党派不但没有得到任何权力,反而变成必须加以改造的一群,或变成毛的敌人被整肃,或变成毛的统战花瓶被把玩。他一方面强调贫困的社会主义,在经济上强制推行不公正的平均主义,另一方面又靠强权制造出政治身份的绝对不平等,占总人口90%的农民被城乡隔离制度固定在农村,变成低于城镇人的二等国民,而且还根据政治身份把人分为三六九等,「九种人」作为阶级敌人被置于人间地狱之中。

   (二)狂妄的毛泽东

   毛狂妄得目中无人,他把自己视为绝对完美的君子和绝对智能的先知,而把其它人皆看作小人和愚人,也就等于在精神上把所有人视为「异己分子」,要么消灭之,要么改造之。毛是无神论者,却自视为教皇,甚至就是上帝本身,并把其它人全都看作魔鬼:或是隐藏着的魔鬼,或是后来背叛他的魔鬼,或是随时可能背叛他的潜在魔鬼。他以自己的价值偏好为唯一标准并强行贯彻之,顺之者昌而逆之者亡,只允许歌颂和拥护而不允许批评和反对的统治。除了不断地制造出阶级异己分子之外,还要不断地对其手中的整人工具(广大民众)实施人性改造,即按照他主观认定的标准来「再造新人」,但是这些被改造者无论怎样改造也无法达标。如果说,阶级专政是对人实施肉体灭绝,那么思想改造就是对人实施精神灭绝。

   (三)变态的毛泽东

   毛像所有的暴君一样,因对权力的变态贪婪而恐惧和多疑,使人性畸变为多疑、残暴、嗜血,导致了暴力整肃绵绵不绝,直到极权者走进坟墓。他利用绝对权力把病态的多疑和恐惧强加于所有国人,从国家主席到红小兵,无一幸免。在暴君毛的眼中,没有对手,更没有朋友,而只有敌人——已经被发现的敌人,正在被怀疑的敌人和还未察觉的潜在敌人。特别是毛的晚年,患有无限夸大威胁的妄想狂症状,经常处于草木皆兵的非理性恐惧之中,把臆造的威胁当作实际上已经发生的威胁来对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