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水文集]->[乡村政权的冷血]
刘水文集
访谈
·刘晓波: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两篇)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上)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下)
·香港记协主席胡丽云小姐采访概要
·北京“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访谈
·自由亚洲电台访谈
政论 时评
·莫言:文学与体制的双生子
·真相与清算:有关李鹏日记、陈希同亲述
·柴玲宽恕与李旺阳被自杀
·特警强化“警察国家”
·“启东事件”三点启示
·劳教与专制制度同体
·劳教所是中国最大的黑监狱
·陈平福式的平民抗争
·反日保钓游行的启示
·知识分子和公民韩寒
·春晚十宗罪
·朝鲜半岛准战争态势分析
·台湾将统治者关进监狱中国开天辟地第一次
·一寸自由一寸血——力虹早逝留下两个命题
·胡歐會上《我的祖國》在示弱
·血拆暴征是主权归党的产物
·以藝術反抗體制──黃香作品《拆》與《茉莉花開》述評
·殖民抑或文明输入?
·QQ与360比的是谁比谁更坏
·政治与情色交媾
·“警察国家”的国保
·政改画饼充饥有名无实
·没有大师的大学校园
·作为政治春药的标语口号
·言论自由与因言治罪
·官员为何不敢公开财产
·谁的香港特首
·维稳战争
·中国每天都是愚人节
·六四事件与知识分子
·陈光诚使馆避难说明了什么
·“六四”不该被遗忘
·中国历史上的伟大创举——乌坎模式初探
·阿克毛难题
·罪恶的户籍制度
·当集体幻化为意识形态
·暴力司法
·带血的审判:质疑昆明少女卖淫案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异议人士“剥权”追罚现象
·当自杀成为公民最后的“权利” ——评唐福珍和杨元元自杀事件
·李庄现象
·手机扫黄与言论自由
·胡锦涛微博引关注说明什么?
·“民工荒”是农民工用脚给城市投票
·推荐诺奖得主赫塔·米勒新作《安全局还在行动》
·八零后:被去政治化的一代
·总统坠机惨案背后的波兰
·新闻如何自由
·谷歌退守自由
·无业和流浪是基本公民权
·北京流动人口管控监狱化
·弑童案揭穿中国社会密码
·赵作海案:合法的作恶者
·探访富士康大本营
·“80后”眼里的文革
·朝鲜有个郑大世
·与大贪官胡长清一面之缘
·从米奇尼克对话看社会转型
·苏东转型后的共产党出路
·北大清华代表的邪恶教育制度
·在郭德纲被封杀时刻站在他一边
·海来特•尼亚孜何以被重判?
·暗杀记者将不是预言
·邓玉娇案是民间的一次集体操练
·巴东县政府23日所发邓案新闻通报无效
·当官员生殖器成为公器时
·巴东:溃烂的恐怖之城
·艾未未三博客被封
·权力正在强暴邓玉娇
·艾未未是一个良民
·流氓余秋雨
·支持工信部安装“绿坝”
·邓玉娇案一审判决后的十个追问
·逯军说了真话
·人民公敌——城管
·监狱里那只美丽的蝴蝶
·被骗30年
·向南都致敬
·伍皓们的伪善
·敦促昆明警察弃暗投明书
·“诽谤政府”罪为何大行其道?
·昆明警方在造案报复
·集体的意识形态化
·城市拆迁
·重读李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乡村政权的冷血

   8月11日晚间,央视一套《新闻调查》节目播出“农民连续自杀调查” ,政府工作组人员的冷血,独裁,让我心里冷嗖嗖的。短短5天之内,三个30出头的年轻男人,连串自杀,每人身后都留下嗷嗷待敷的幼儿,年轻的寡妻。自杀起因源于政府政策朝令夕改,违背农民意愿,胡乱罚款,逼死村民。这个惨悲事件就发生在刚刚过去的灼热七月。网络流传的那篇《乡村政权的破产》,看来不是空穴来风。
   
   从电视画面可以看出,陕西省省旬阳县桐木乡涌泉村,这是一个大山深处的村庄,村民单独居住在一个个山头,相距遥远。在政府号召下,村民们都种植经济作物烤烟,但在烤烟已经成熟即将采摘的季节,以该乡人大副主任薛成芳带领的一行四人工作组,进驻该村。第一个村民因罚款自杀。第二个自杀者、村小组长李祥(男,31岁)。该村民小组一直没有人愿意当组长,后来,心直口快,敢说敢为的李祥被村民推选为小组长。一天晚上,工作组住在村民家里打麻将,吩咐李祥快去收罚款,他唉声叹气回家,关切地让老婆孩子早点睡觉,他心里很窝火,感到左右为难:种植烤烟是政府要求的,现在又要罚款,实在没有天理。内心挣扎半天,无法违背良心,无力抗拒政府的蛮横。他拿起了农药瓶。非常令人气愤的是,当时四个工作组人员就住在李祥的叔叔家,他们两家住在一个大院里,工作组住房距离李祥家仅有几十米。发现李祥口吐白沫后,家人急忙跑去敲打工作组的房门。那个薛成芳在记者采访时,一口咬定,他没有听到救人声,是被同组人员叫醒的,满脸的冷漠。牵扯他的几件事,张口回答什么都不知道。工作组没有马上去救人,却商量李的死跟工作组有什么关系……李的家人没有办法,跑去最近的在另一个山头的村民家里呼救。一个小时过去,人们抬着昏迷的李从工作组面前下山,他们仍然无动于衷,站在旁边冷漠、冷血地张望着。李就这样被耽搁掉年轻的生命,被一个在乡村普遍存在的、由于乡村政府出而反而的政策屠杀的年轻汉子。自杀还没有完结,悲剧又在工作组头目薛成芳的有意误导下,李祥的同村好友、32岁的李*音(没有记清名字)成为第三个牺牲品。次日,在李祥的葬礼上,李*音被乡派出所民警带走,连续审问了7个小时。李*音成为导致李祥自杀的最大嫌疑犯。这一切源于薛成芳带给派出所的一张纸条,大意是:李祥死前一天,夫妻两人与李*音在一起干了整天的农活,他的死与李*音有直接关系云云。就这末短短的几句话,给李*音罩上了嫌疑犯的大帽子,导致派出所审问李*音长达7个小时。直到凌晨,李*音才恍恍忽忽回到家,茶饭不思,闭口不言,几个小时后,被家人发现他在家后的一棵树上上吊自杀。李*音与李祥自杀,仅隔三天。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连环自杀案,只撤掉了桐木乡党委书记、乡长的行政政务,薛成芳也仅被撤消人大副主任,开除党籍,工作组其他三人受到不同处分,并没有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至少李*音的死与薛成芳、派出所有间接责任。

   
   应星著的《大河移民上访的故事》(三联出版社),让我们看到的只是农民上访申冤屈的悲凉,以及农村基层组织捂盖子的丑陋;我们也看到报道,中国大陆居全球自杀率之冠,尤以农妇为最;我们也看到,2002年,全球共处决死刑犯4000余人,其中中国大陆处决犯人3000人,以农村流动人口为主;还有李昌平的“三农“呼喊;有报道说,某些地方为了防止农民上访,派出干部蹲守在公路要道拦截扣押……
   
   这些让我们只是看到农村的荒芜和苦难,无尽的苛捐杂税。30岁,年轻的男人,抛下妻儿,选择了如此无奈、徒劳的方式,了结生命,他们难道那么脆弱?恐怕不是因事就事那么简单,无数的无奈、无力,累计了他们内心的幻灭,那怕他们活着,都是一种奢望。即使给他们逃避苛政的空间也没有留下,难道是他们愚昧闭塞吗?“统一税费”只是高层的一种愿望,实际在农村基层,乱收费仍然肆行。其次,农村基层组织涣散,枉法行政、执法。谁能给农民一条活路?在严密的极权滥权控制下,有组织反抗几乎不可能,死,对他们的苦难也许是最好的终结。但是,不是所有的死都没有价值,当死威胁很多人的基本生存时,死并不是唯一的选择。
   
   当这样真实的事件发生在眼前,苛政猛于虎,不再是书本上的说辞。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