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水文集]->[乡村政权的冷血]
刘水文集
·柳芭乐队与他的国家
·信仰和牺牲都值得验证——有关《潜伏》《团长》
·《南京!南京!》:模仿的苍白
·以死亡告别共产极权梦魇—韩国电影《逃北者》观感
·枪与玫瑰《CHINESE DEMOCRACY》
·以美妙的共产革命名义实施集体杀戮——《The Killing Fields》观感
·共产意识形态下的战争片《集结号》
·真实的力量——浅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苏阿战争揭示苏联共产帝国的虚弱——战争巨片《第九突击队》观感
·社会主义国家都搞窃听——评《窃听风暴》
·制度的力量——重读《古拉格群岛》
·《江泽民文选》密码
·政府永远匍匐于人民脚下——希拉里《亲历历史》视角
档案
·亲历广州9•16反日保钓游行
·父亲的革命江湖(上)
·父亲的革命江湖(下)
·一份逃港“偷渡叛国”民间档案
·2010年5月26日实地采访富士康“十二跳”案(图)
·作为政治犯的列宁
·深圳岗厦村
·春运
·声明
·西安城墙
·回家·父亲的60年
·我等着秘密警察拎着手铐来砸门
·亲历手机被监控
·80后评选出“10个漂亮的中国男人”(文图)
·中秋夜在派出所看月亮
·寻人启事
·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想起我在南都的日子
·静静地走好,我们终将都会随你而去
·谁写的《六四诗集》?
·八九学运两大公案及其它
·10年前在深圳亲历香港回归
·我买禁书的经历
·我与禁书《往事并不如烟》
·中国记者的黑色2006年
·深圳警察黑社会化
·叛卖者的国度——我与奸细吴伟如的交往
·我没有敌人--写在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小说《监狱手记》(1-5)
·小说《监狱手记》(6-7)
·小说《监狱手记》(8-9)
·小说《监狱手记》(10)
·小说《监狱手记》(11)
·小说:愤怒的成长(上部)
·散文:<两代信仰不曾消失:我与父亲琐忆>
·我与何清涟的一面之交
·SARS之旅
·网络奇遇记
·《裸模风波》自序:裸体,在明暗之间
·《裸模风波》后记:寻觅自由
·2009年8月 个人图片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随笔
·批判与对话
·丁潇
·学者余虹自杀是廉价的
·国人性格与国家气质
·皮诺切特的政治遗产
·丽江古城
·李敖的两副面孔
·胡耀邦的六四
·我被我们的正义所鼓舞—祝贺民主论坛八周年
·韩足球入“四强”到东方文化的堕落
·把属于历史的还给历史——《河殇》出台内情及其大辩论
·颠覆者
·黑夜
·冬天里的宣言——写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自由门
·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国家怨妇——致李丽云肖志军夫妇
·
·深圳河
·自由周年祭
·再回深圳(配图)
·狱中诗一:你去远行
·狱中诗(二):别留下我
·狱中诗(三):祈祷
·狱中诗(四):吉它声荡漾在静静的囚牢
·狱中诗(五):我的天空
·狱中诗(六):你死了
·狱中诗(七):监狱如是说
·狱中诗(八):走路何须低头
·狱中诗(九):这个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乡村政权的冷血

   8月11日晚间,央视一套《新闻调查》节目播出“农民连续自杀调查” ,政府工作组人员的冷血,独裁,让我心里冷嗖嗖的。短短5天之内,三个30出头的年轻男人,连串自杀,每人身后都留下嗷嗷待敷的幼儿,年轻的寡妻。自杀起因源于政府政策朝令夕改,违背农民意愿,胡乱罚款,逼死村民。这个惨悲事件就发生在刚刚过去的灼热七月。网络流传的那篇《乡村政权的破产》,看来不是空穴来风。
   
   从电视画面可以看出,陕西省省旬阳县桐木乡涌泉村,这是一个大山深处的村庄,村民单独居住在一个个山头,相距遥远。在政府号召下,村民们都种植经济作物烤烟,但在烤烟已经成熟即将采摘的季节,以该乡人大副主任薛成芳带领的一行四人工作组,进驻该村。第一个村民因罚款自杀。第二个自杀者、村小组长李祥(男,31岁)。该村民小组一直没有人愿意当组长,后来,心直口快,敢说敢为的李祥被村民推选为小组长。一天晚上,工作组住在村民家里打麻将,吩咐李祥快去收罚款,他唉声叹气回家,关切地让老婆孩子早点睡觉,他心里很窝火,感到左右为难:种植烤烟是政府要求的,现在又要罚款,实在没有天理。内心挣扎半天,无法违背良心,无力抗拒政府的蛮横。他拿起了农药瓶。非常令人气愤的是,当时四个工作组人员就住在李祥的叔叔家,他们两家住在一个大院里,工作组住房距离李祥家仅有几十米。发现李祥口吐白沫后,家人急忙跑去敲打工作组的房门。那个薛成芳在记者采访时,一口咬定,他没有听到救人声,是被同组人员叫醒的,满脸的冷漠。牵扯他的几件事,张口回答什么都不知道。工作组没有马上去救人,却商量李的死跟工作组有什么关系……李的家人没有办法,跑去最近的在另一个山头的村民家里呼救。一个小时过去,人们抬着昏迷的李从工作组面前下山,他们仍然无动于衷,站在旁边冷漠、冷血地张望着。李就这样被耽搁掉年轻的生命,被一个在乡村普遍存在的、由于乡村政府出而反而的政策屠杀的年轻汉子。自杀还没有完结,悲剧又在工作组头目薛成芳的有意误导下,李祥的同村好友、32岁的李*音(没有记清名字)成为第三个牺牲品。次日,在李祥的葬礼上,李*音被乡派出所民警带走,连续审问了7个小时。李*音成为导致李祥自杀的最大嫌疑犯。这一切源于薛成芳带给派出所的一张纸条,大意是:李祥死前一天,夫妻两人与李*音在一起干了整天的农活,他的死与李*音有直接关系云云。就这末短短的几句话,给李*音罩上了嫌疑犯的大帽子,导致派出所审问李*音长达7个小时。直到凌晨,李*音才恍恍忽忽回到家,茶饭不思,闭口不言,几个小时后,被家人发现他在家后的一棵树上上吊自杀。李*音与李祥自杀,仅隔三天。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连环自杀案,只撤掉了桐木乡党委书记、乡长的行政政务,薛成芳也仅被撤消人大副主任,开除党籍,工作组其他三人受到不同处分,并没有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至少李*音的死与薛成芳、派出所有间接责任。

   
   应星著的《大河移民上访的故事》(三联出版社),让我们看到的只是农民上访申冤屈的悲凉,以及农村基层组织捂盖子的丑陋;我们也看到报道,中国大陆居全球自杀率之冠,尤以农妇为最;我们也看到,2002年,全球共处决死刑犯4000余人,其中中国大陆处决犯人3000人,以农村流动人口为主;还有李昌平的“三农“呼喊;有报道说,某些地方为了防止农民上访,派出干部蹲守在公路要道拦截扣押……
   
   这些让我们只是看到农村的荒芜和苦难,无尽的苛捐杂税。30岁,年轻的男人,抛下妻儿,选择了如此无奈、徒劳的方式,了结生命,他们难道那么脆弱?恐怕不是因事就事那么简单,无数的无奈、无力,累计了他们内心的幻灭,那怕他们活着,都是一种奢望。即使给他们逃避苛政的空间也没有留下,难道是他们愚昧闭塞吗?“统一税费”只是高层的一种愿望,实际在农村基层,乱收费仍然肆行。其次,农村基层组织涣散,枉法行政、执法。谁能给农民一条活路?在严密的极权滥权控制下,有组织反抗几乎不可能,死,对他们的苦难也许是最好的终结。但是,不是所有的死都没有价值,当死威胁很多人的基本生存时,死并不是唯一的选择。
   
   当这样真实的事件发生在眼前,苛政猛于虎,不再是书本上的说辞。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