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小说《监狱手记》(11)]
刘水文集
·萨达姆不是最后一个被送上绞刑架的独裁者
·解散中国各级官方作协——中国作协存在的唯一理由:言论出版不自由
·中共的反腐与权谋政治
·社会公正是和谐秩序的内核
·深圳警方公开示众色情者的人权侵害
·《南方周末》与央视前主持人黄健翔之争及其他
·大陆影视圈还有什么能拿来交易?
·乞讨作家洪峰知耻而后勇
·金正日在步萨达姆后尘
·衙门最高法院
·社会民主化的三阶段性——兼论“高智晟现象”
·9.11,人性的证明
·“富士康事件”牺牲了谁?
·优秀士兵崔英杰的最后一滴血
·只有主角没有赢家的游戏——君特·格拉斯引发的风暴
·法拉奇带走了一个世界
·中国民间人权人士报告﹙2000年—2006年6月﹚
·唐山大地震最该问责什么?
·中国人为什么不较真
·文化精英与商业精英联手维权
·钟南山院士人权价值观缺失的悲哀
·教育部把刀架在44万多代课老师头上
·且看独裁者萨达姆的人民观
·下一个是谁——辽宁异议人士孔佑平失去自由第八天
·下一个是谁?——写在杜导斌先生失去自由第十天
·中国专制制度的头号忠臣:国家总理
·从孙大午事件看基层政权的掠夺性
·乡村政权的冷血
·费正清:徘徊在丑陋中国身边的一只聪敏的狼
·新文化运动下的“坏蛋”——浅析百年文化摇荡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感舒服的姿势
·深圳,你的良心在哪里?
·新闻封锁比SARS病毒更可怕
·人民日报名笔马立诚出走,似显异见者姿势
·“不锈钢老鼠”将获释及知识分子宿命断想
·谁来保护深圳人的生命财产安全?——谈谈十多名少女遭劫杀案
·民主距离中国有多远?——驳“宪政改革先,民主缓行”
·拆迁户“自杀秀”暴露城市化人治弊端
·刘荻事件,政府假法律名义绑架人民
·被玷污的新闻自由
·李慎之是大陆知识分子的遮羞布抑或招魂幡?
·吴勇:驳刘水先生《李慎之是大陆知识分子的遮羞布抑或招魂幡?》
·续解“李慎之现象”——兼答吴勇先生
·伊拉克来信:我宁愿这样做一个伊拉克人
·柏杨是反暴政的文豪吗?
·公愤和中青报出卖了记者陈杰人
·上海申请反腐游行人士胡愚文遭警方殴打后被抓走
·知耻而为,突显新闻垄断危机
·城乡巨差投影:农村出生白领心理、性格特征
·三篇短文
·米卢留给中国的最大遗产是什么?
·中国名列最不自由国家名出具实
·争取100%的言论自由
·他们为什么要偷渡海外?
·“党内监督”暗含执政危机
·质疑湖北警方“杜导斌案”罪证
·台湾公投那一刻,我反对战争
·也说台湾民主的暴戾
书(影)评
·柳芭乐队与他的国家
·信仰和牺牲都值得验证——有关《潜伏》《团长》
·《南京!南京!》:模仿的苍白
·以死亡告别共产极权梦魇—韩国电影《逃北者》观感
·枪与玫瑰《CHINESE DEMOCRACY》
·以美妙的共产革命名义实施集体杀戮——《The Killing Fields》观感
·共产意识形态下的战争片《集结号》
·真实的力量——浅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苏阿战争揭示苏联共产帝国的虚弱——战争巨片《第九突击队》观感
·社会主义国家都搞窃听——评《窃听风暴》
·制度的力量——重读《古拉格群岛》
·《江泽民文选》密码
·政府永远匍匐于人民脚下——希拉里《亲历历史》视角
档案
·亲历广州9•16反日保钓游行
·父亲的革命江湖(上)
·父亲的革命江湖(下)
·一份逃港“偷渡叛国”民间档案
·2010年5月26日实地采访富士康“十二跳”案(图)
·作为政治犯的列宁
·深圳岗厦村
·春运
·声明
·西安城墙
·回家·父亲的60年
·我等着秘密警察拎着手铐来砸门
·亲历手机被监控
·80后评选出“10个漂亮的中国男人”(文图)
·中秋夜在派出所看月亮
·寻人启事
·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想起我在南都的日子
·静静地走好,我们终将都会随你而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说《监狱手记》(11)

   (11)监狱情侣

   

   在监狱羁押久了,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和气质。他们变得更加偏激,还是容易变得极端?但对理想坚守和执着,对局势和事物看得深刻,这两点我丝毫不怀疑。政治犯坐牢的全部价值大概就在这里:深刻和坚定。

   等待送去劳教所的犯人,引来其他未决犯羡慕的眼光,似乎身价也抬高了。劳教刑期最多只有3年,大多数劳教犯,在收审所都关了一年半载,折抵刑期之后,余期都很短了。1990年,我从甘肃省劳教所临释放时,全国劳教所开始实行“百分考核制”管理犯人。我想5个年头了,海南又是新建立的省级特区,估计海南劳教所已经采用“百分考核制”。拿到奖分,就意味着可以减期,那很快就会释放。后来证明我的判断很正确,但是,高强度的劳役是我无论如何没有想到的。后文将会写到。

   裁决劳教的犯人,收审所也比较放心,不象对待那些未决犯那样严加看守。听说,去年一个监仓几个重犯裹胁其他犯人挖地道逃狱,这个在每个监仓流传的故事,给了度日如年的犯人丰富的想象空间。经过是这样的:他们拽下挂毛巾的钢条,在厕所向外面挖洞,掏出的土倒在下水道冲走。管教查仓时,他们用拖地毛毯遮盖在洞口,从来没有被发现。这个故事有几个版本,有说逃脱成功,有说被人告密中途流产。在监仓打架、偷盗的犯人,一经发现就关禁闭。放出禁闭室,原仓是不能呆了,所里就安排换仓。这样,原来封闭的监仓发生的大小事情,都会在收审所各个监仓流传开来。

   犯人都很关注女仓,但是,两个女仓发生的事件,仅限于大院里发生、眼睛能看见的,或者相熟的外劳犯人偶尔丢下的一言半语,真真假假。有犯人无聊极了,随便写个纸条,让外劳送饭时传给女仓,有时会收到对方称呼“阿某老公”的短纸条,借情感打发绝望无涯的日子。辽宁阜新籍毒枭张贵启的四川籍情人,关在斜对面的20号女仓。他跟我熟悉后,常向我探问他的案子,帮他分析能否留下一条活命。从他的口吻里我隐约觉得他是真正的毒犯,我装糊涂没有点明。

   前文写到,他向警方只承认毒品是朋友寄放在他那里,他并不知是毒品,以此逃脱罪责。他长得高高大大,轮廓分明,人很帅气。他在原籍有老婆和孩子,据说老婆是教师,他也有公职。来到海南岛,只想发大财,受老乡煽动,先吸毒后贩毒。他向我聊起一家三口甜蜜的日子。他被抓后写信告诉家人,老婆和父亲飞来海口搭救他,在外面动用很多关系,花了几十万钱财以图救他一命,最后人财两空。他的情人,漂亮、苍白、风情,乌黑长发披在肩上。常穿一件碎花睡衣,出仓晾衣服、看病,都能看见。

   一次,女仓犯人清洗所里库房收藏的毯子,晾满大院里的草坪。她手里抖落着几条毯子,低头东张西望,慢慢向7号仓靠近。只见她突然冲过十多米远的草坪和树丛,塞进一张纸条。两人在洞口握手。看守的狱警大声呵斥着往这边走来。她笑着说:“老公,保重!”转身跑开。张贵启拿着纸条,跳上炕,边走边看,撕毁丢进了便池下水道。

   他悄悄告诉我,纸条上只有一句话:“我什么都没有说。我想你,老公,亲你!”这个多情女子后来也被以贩毒罪处死。

   春节过后,收审所缓慢节奏又正常运转起来。许多人的命运都在这里发生了重大改变,收审所仍然四平八稳重复着单调的日子。按惯例,监狱、劳教所、劳改场在春节前都会集中减期、假释一批犯人,腾出一些空间,收审所和看守所会移送犯人过去。

   潮湿局促的空间,晕黄的灯光,粗劣的囚饭。

   海南岛四季都是潮湿、暧昧的,囚犯又熬过一个饥饿、寒冷的“冬天”。院子里草坪脱了干枯死白的外衣,冒出鹅黄青绿的嫩芽;塔松、夹竹桃和冬青,还有不知名的矮树丛,四季翠绿,点缀着被灰白高墙层层包裹的、与世隔绝的监狱。

   这是海南岛最好的季节,不热不冷。阳光透过栅栏,照在手臂和大腿上,让人懒洋洋,昏昏欲睡。趴在铁门上能闻到春天青草散发出的特别清新的气味,混合着肮脏的监仓门前水泥地上蒸腾的饭菜霉馊味道,却让人触摸到凡俗庸常的温馨日子。这样的美妙时刻只能享受一、两个小时,门口只能面对面坐得下两个人,混得好的犯人才有资格轮流坐在这里晒太阳,没有“地位”的犯人长年累月根本无法靠近铁门。大多数犯人难得遇见提审、看病、晾衣服的机会,出去溜达一圈,这也不是每个犯人都有资格享用的。

   春节前后,监仓里换了许多新面孔,大多数人羁押的老犯被批捕,送去看守所。每个清晨和黄昏,都能看见眼神惊恐的崭子(新犯人——作者注)光着脚丫子,敞着衣服,屁股后面跟着拿着钥匙盘的狱警,押进大院。一会儿,外劳犯人拿着一摞红色塑料饭盆、单薄的白色小塑料勺子、肩膀上搭着旧毯子,挨仓把这些物品一古脑从打饭口塞进来。运气好能碰到新饭盆、勺子和毯子,但轮不到新犯人享用,门口的老大会以旧换新,把自己残口裂缝的饭盆勺子和污秽的毛毯扔给崭子。

   监仓的犯人流动着,总量不见减少。政府的敌人总是那样的源源不断。这样的好季节,倒让我记起刚关进来时惊惧的盛夏。光头、光脚板,仅穿内裤,仰头靠墙而坐,汗水像溪流一样从头胸背部,蜿蜒流下。尽管厕所水管哗哗地流淌着水,便池下水道冒出的恶臭,24小时缠绕弥漫着整个监仓。端着狗食在恶臭里怎么下咽?但是,为了活下去,只有屏住呼吸,闭上眼睛,拼命往嘴巴里扒,2分钟吃完。

   晚上,3个人并排挤睡在1米宽的走道上,胳膊搭着胳膊,腿压着腿,脚搭在湿漉漉的厕所水泥地上。侧身直直地躺着,彼此没有1公分的间隙。根本没有翻身的空档,要翻身的话,要坐起来再转身躺下去。汗水打湿了身下的毯子,空肚子唧唧叫着。前仓的老犯人,每人手里拿着一片方便面箱撕下的纸板,左右手轮换搧凉;有人索性整夜整夜靠墙坐着打盹、发呆;晕黄的灯光,加重了躁热的氛围。靠墙打盹,要是被巡查看守发现,他会大声呵斥制止,吵醒整仓人。日月重复,身心煎熬。不掉三层皮,别想走出收审所的大门。

   

   2004年1月 深圳岗厦

   

   原连载美国《民主论坛》

   

   


此文于2012年03月2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