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水文集]->[质疑湖北警方“杜导斌案”罪证]
刘水文集
·柏杨是反暴政的文豪吗?
·公愤和中青报出卖了记者陈杰人
·上海申请反腐游行人士胡愚文遭警方殴打后被抓走
·知耻而为,突显新闻垄断危机
·城乡巨差投影:农村出生白领心理、性格特征
·三篇短文
·米卢留给中国的最大遗产是什么?
·中国名列最不自由国家名出具实
·争取100%的言论自由
·他们为什么要偷渡海外?
·“党内监督”暗含执政危机
·质疑湖北警方“杜导斌案”罪证
·台湾公投那一刻,我反对战争
·也说台湾民主的暴戾
书(影)评
·柳芭乐队与他的国家
·信仰和牺牲都值得验证——有关《潜伏》《团长》
·《南京!南京!》:模仿的苍白
·以死亡告别共产极权梦魇—韩国电影《逃北者》观感
·枪与玫瑰《CHINESE DEMOCRACY》
·以美妙的共产革命名义实施集体杀戮——《The Killing Fields》观感
·共产意识形态下的战争片《集结号》
·真实的力量——浅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苏阿战争揭示苏联共产帝国的虚弱——战争巨片《第九突击队》观感
·社会主义国家都搞窃听——评《窃听风暴》
·制度的力量——重读《古拉格群岛》
·《江泽民文选》密码
·政府永远匍匐于人民脚下——希拉里《亲历历史》视角
档案
·亲历广州9•16反日保钓游行
·父亲的革命江湖(上)
·父亲的革命江湖(下)
·一份逃港“偷渡叛国”民间档案
·2010年5月26日实地采访富士康“十二跳”案(图)
·作为政治犯的列宁
·深圳岗厦村
·春运
·声明
·西安城墙
·回家·父亲的60年
·我等着秘密警察拎着手铐来砸门
·亲历手机被监控
·80后评选出“10个漂亮的中国男人”(文图)
·中秋夜在派出所看月亮
·寻人启事
·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想起我在南都的日子
·静静地走好,我们终将都会随你而去
·谁写的《六四诗集》?
·八九学运两大公案及其它
·10年前在深圳亲历香港回归
·我买禁书的经历
·我与禁书《往事并不如烟》
·中国记者的黑色2006年
·深圳警察黑社会化
·叛卖者的国度——我与奸细吴伟如的交往
·我没有敌人--写在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小说《监狱手记》(1-5)
·小说《监狱手记》(6-7)
·小说《监狱手记》(8-9)
·小说《监狱手记》(10)
·小说《监狱手记》(11)
·小说:愤怒的成长(上部)
·散文:<两代信仰不曾消失:我与父亲琐忆>
·我与何清涟的一面之交
·SARS之旅
·网络奇遇记
·《裸模风波》自序:裸体,在明暗之间
·《裸模风波》后记:寻觅自由
·2009年8月 个人图片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随笔
·批判与对话
·丁潇
·学者余虹自杀是廉价的
·国人性格与国家气质
·皮诺切特的政治遗产
·丽江古城
·李敖的两副面孔
·胡耀邦的六四
·我被我们的正义所鼓舞—祝贺民主论坛八周年
·韩足球入“四强”到东方文化的堕落
·把属于历史的还给历史——《河殇》出台内情及其大辩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质疑湖北警方“杜导斌案”罪证

   2月17日新华网发布杜导斌案的新闻通稿《我国进一步审理杜导斌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海内外各大网站几乎都作了转载。官方对正在审理的政治案进行公开报道,是近20多年来少见的。《纽约时报》、《亚洲周刊》等著名媒体,对2月1日开始的第二次海内外签名,要求人大审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呼吁书进行大量的报道,将1000多名海内外华人学者、作家、律师、异议人士对刑法105条第二款的质疑广泛传播。同时,湖北孝感市检察院以“证据不足,退回当地警方重新调查”。其次,全国政协、人大会议将在3月3日、5日相继召开。湖北警方的新闻通稿在这样三重背景下出台,现出湖北警方在公众和媒体的良性压力下,警务有限度透明的一面,同时,不排除官方对声援杜导斌两次网络签名活动的间接回应。新闻通稿透露出湖北警方模糊矛盾的办案思路,埋下枉法的痕迹:
   
   其一、警方发言人称“据当地公安机关侦查,杜导斌还与境外一些机构、组织、个人相勾联,接受其资助”——据杜导斌妻子黄春蓉证实,杜导斌从来没有接受海外的资助,警方指证的所谓“资助”,实际上是杜创作所得的合法稿酬。警方有意掩盖的这些境外机构、组织,实际上是在所在国合法注册的媒体,或者是联合国下设的合法组织。杜导斌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是国际笔会成员之一,国际笔会是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合法注册的非政治非赢利组织。警方难道是在指称杜导斌与国外媒体和联合国下属机构勾结?
   
   其二,再按照警方逻辑,中国的科学家、专家、学者等公民在国外媒体发表文章,难道还要考虑这些媒体的政治倾向如何?如果发表文章,都是与他们“勾结”,接受其资助?警方完全可以将这些黑名单公开,让人们判断这是些什么组织。中国法律没有禁止公民向海外投稿,那么,按照基本法律常识,只要法律不禁止的,作为公民就可为。湖北警方何来“勾结”、“资助”之说?

   
   其三、警方发言人指称“杜自2001年以来,先后撰写28篇文章在互联网上张贴,采取造谣诽谤的方式煽动颠覆中国的国家政权、推翻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在警方没有公开这28篇文章之前,“造谣煽动”暂且存疑。言论自由是宪法35条保障的公民权利,在个人言论不涉及泄露国家机密和诽谤个人隐私的前提下,并不构成犯罪。在警方的公开发言中,并未提及杜的文章超越了哪些法律规范,那么,煽动颠覆从何说起?靠文章、靠一个人就能推翻现行制度?
   
   其四、警方发言人称“在案件办理中,杜导斌对其涉嫌的主要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据杜导斌案代理律师莫少平说,杜只承认28篇文章是自己所写,但不承认自己的文章触犯了法律。如以上其一的判断,言论自由的实质是发表(出版)自由,宪法也明确规定公民有出版自由的权利。出版权利是对法人机构而言,作为公民个人,对应为发表的权利。这里且不探讨政府垄断出版机构的深层原因。那么,警方何来的杜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其五、警方发言人指称“并根据境外一些机构、组织、个人的要求,在境内网站为其张贴和炒作煽动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文章。”——首先张贴海外文章属于思想观点交流的范畴,并不违法;其次,按照互联网管理条例,国内网站都有审帖制度或者敏感字句屏蔽的技术手段,这些指称的“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文章”何来张贴在国内网站?
   
   需要阐明的是,公民有权力对政府提出批评,批评权是知识分子的天赋权利,它本身没有善意与恶意之别。批评者如果没有捏造事实,而是出于良知和正义批判政府和社会,那不是批评者的错,而是这个制度和社会存在太多的弊端和丑陋。如果警方拿出确凿证据,证明杜导斌有造谣嫌疑,那也不构成“煽动”。警方的逻辑是将“造谣”等同于“煽动”,造谣不是煽动的充分必要条件。再者,制度的弊端触目皆是,何必费心费力冒坐牢的风险造谣呢?就算杜导斌有造谣嫌疑,没有造成社会恐慌的任何事实,哪来的“颠覆”?一个“书呆子”,一枝笔,真能煽动颠覆国家,这样的宝贝人才,政府怎么早不利用他颠覆人吃人的资本主义制度?杜导斌可是政府公职人员啊。
   
   杜导斌案再次验证中国5000年来不断被重复的民间判断: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文字狱是悬在中国人头顶的一把利剑。
   
   2004年2月19日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