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水文集]->[质疑湖北警方“杜导斌案”罪证]
刘水文集
·张津郡:刘水事件周年评述
访谈
·刘晓波: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两篇)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上)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下)
·香港记协主席胡丽云小姐采访概要
·北京“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访谈
·自由亚洲电台访谈
政论 时评
·莫言:文学与体制的双生子
·真相与清算:有关李鹏日记、陈希同亲述
·柴玲宽恕与李旺阳被自杀
·特警强化“警察国家”
·“启东事件”三点启示
·劳教与专制制度同体
·劳教所是中国最大的黑监狱
·陈平福式的平民抗争
·反日保钓游行的启示
·知识分子和公民韩寒
·春晚十宗罪
·朝鲜半岛准战争态势分析
·台湾将统治者关进监狱中国开天辟地第一次
·一寸自由一寸血——力虹早逝留下两个命题
·胡歐會上《我的祖國》在示弱
·血拆暴征是主权归党的产物
·以藝術反抗體制──黃香作品《拆》與《茉莉花開》述評
·殖民抑或文明输入?
·QQ与360比的是谁比谁更坏
·政治与情色交媾
·“警察国家”的国保
·政改画饼充饥有名无实
·没有大师的大学校园
·作为政治春药的标语口号
·言论自由与因言治罪
·官员为何不敢公开财产
·谁的香港特首
·维稳战争
·中国每天都是愚人节
·六四事件与知识分子
·陈光诚使馆避难说明了什么
·“六四”不该被遗忘
·中国历史上的伟大创举——乌坎模式初探
·阿克毛难题
·罪恶的户籍制度
·当集体幻化为意识形态
·暴力司法
·带血的审判:质疑昆明少女卖淫案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异议人士“剥权”追罚现象
·当自杀成为公民最后的“权利” ——评唐福珍和杨元元自杀事件
·李庄现象
·手机扫黄与言论自由
·胡锦涛微博引关注说明什么?
·“民工荒”是农民工用脚给城市投票
·推荐诺奖得主赫塔·米勒新作《安全局还在行动》
·八零后:被去政治化的一代
·总统坠机惨案背后的波兰
·新闻如何自由
·谷歌退守自由
·无业和流浪是基本公民权
·北京流动人口管控监狱化
·弑童案揭穿中国社会密码
·赵作海案:合法的作恶者
·探访富士康大本营
·“80后”眼里的文革
·朝鲜有个郑大世
·与大贪官胡长清一面之缘
·从米奇尼克对话看社会转型
·苏东转型后的共产党出路
·北大清华代表的邪恶教育制度
·在郭德纲被封杀时刻站在他一边
·海来特•尼亚孜何以被重判?
·暗杀记者将不是预言
·邓玉娇案是民间的一次集体操练
·巴东县政府23日所发邓案新闻通报无效
·当官员生殖器成为公器时
·巴东:溃烂的恐怖之城
·艾未未三博客被封
·权力正在强暴邓玉娇
·艾未未是一个良民
·流氓余秋雨
·支持工信部安装“绿坝”
·邓玉娇案一审判决后的十个追问
·逯军说了真话
·人民公敌——城管
·监狱里那只美丽的蝴蝶
·被骗30年
·向南都致敬
·伍皓们的伪善
·敦促昆明警察弃暗投明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质疑湖北警方“杜导斌案”罪证

   2月17日新华网发布杜导斌案的新闻通稿《我国进一步审理杜导斌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海内外各大网站几乎都作了转载。官方对正在审理的政治案进行公开报道,是近20多年来少见的。《纽约时报》、《亚洲周刊》等著名媒体,对2月1日开始的第二次海内外签名,要求人大审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呼吁书进行大量的报道,将1000多名海内外华人学者、作家、律师、异议人士对刑法105条第二款的质疑广泛传播。同时,湖北孝感市检察院以“证据不足,退回当地警方重新调查”。其次,全国政协、人大会议将在3月3日、5日相继召开。湖北警方的新闻通稿在这样三重背景下出台,现出湖北警方在公众和媒体的良性压力下,警务有限度透明的一面,同时,不排除官方对声援杜导斌两次网络签名活动的间接回应。新闻通稿透露出湖北警方模糊矛盾的办案思路,埋下枉法的痕迹:
   
   其一、警方发言人称“据当地公安机关侦查,杜导斌还与境外一些机构、组织、个人相勾联,接受其资助”——据杜导斌妻子黄春蓉证实,杜导斌从来没有接受海外的资助,警方指证的所谓“资助”,实际上是杜创作所得的合法稿酬。警方有意掩盖的这些境外机构、组织,实际上是在所在国合法注册的媒体,或者是联合国下设的合法组织。杜导斌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是国际笔会成员之一,国际笔会是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合法注册的非政治非赢利组织。警方难道是在指称杜导斌与国外媒体和联合国下属机构勾结?
   
   其二,再按照警方逻辑,中国的科学家、专家、学者等公民在国外媒体发表文章,难道还要考虑这些媒体的政治倾向如何?如果发表文章,都是与他们“勾结”,接受其资助?警方完全可以将这些黑名单公开,让人们判断这是些什么组织。中国法律没有禁止公民向海外投稿,那么,按照基本法律常识,只要法律不禁止的,作为公民就可为。湖北警方何来“勾结”、“资助”之说?

   
   其三、警方发言人指称“杜自2001年以来,先后撰写28篇文章在互联网上张贴,采取造谣诽谤的方式煽动颠覆中国的国家政权、推翻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在警方没有公开这28篇文章之前,“造谣煽动”暂且存疑。言论自由是宪法35条保障的公民权利,在个人言论不涉及泄露国家机密和诽谤个人隐私的前提下,并不构成犯罪。在警方的公开发言中,并未提及杜的文章超越了哪些法律规范,那么,煽动颠覆从何说起?靠文章、靠一个人就能推翻现行制度?
   
   其四、警方发言人称“在案件办理中,杜导斌对其涉嫌的主要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据杜导斌案代理律师莫少平说,杜只承认28篇文章是自己所写,但不承认自己的文章触犯了法律。如以上其一的判断,言论自由的实质是发表(出版)自由,宪法也明确规定公民有出版自由的权利。出版权利是对法人机构而言,作为公民个人,对应为发表的权利。这里且不探讨政府垄断出版机构的深层原因。那么,警方何来的杜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其五、警方发言人指称“并根据境外一些机构、组织、个人的要求,在境内网站为其张贴和炒作煽动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文章。”——首先张贴海外文章属于思想观点交流的范畴,并不违法;其次,按照互联网管理条例,国内网站都有审帖制度或者敏感字句屏蔽的技术手段,这些指称的“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文章”何来张贴在国内网站?
   
   需要阐明的是,公民有权力对政府提出批评,批评权是知识分子的天赋权利,它本身没有善意与恶意之别。批评者如果没有捏造事实,而是出于良知和正义批判政府和社会,那不是批评者的错,而是这个制度和社会存在太多的弊端和丑陋。如果警方拿出确凿证据,证明杜导斌有造谣嫌疑,那也不构成“煽动”。警方的逻辑是将“造谣”等同于“煽动”,造谣不是煽动的充分必要条件。再者,制度的弊端触目皆是,何必费心费力冒坐牢的风险造谣呢?就算杜导斌有造谣嫌疑,没有造成社会恐慌的任何事实,哪来的“颠覆”?一个“书呆子”,一枝笔,真能煽动颠覆国家,这样的宝贝人才,政府怎么早不利用他颠覆人吃人的资本主义制度?杜导斌可是政府公职人员啊。
   
   杜导斌案再次验证中国5000年来不断被重复的民间判断: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文字狱是悬在中国人头顶的一把利剑。
   
   2004年2月19日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