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小说《监狱手记》(8-9)]
刘水文集
·把属于历史的还给历史——《河殇》出台内情及其大辩论
·颠覆者
·黑夜
·冬天里的宣言——写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自由门
·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国家怨妇——致李丽云肖志军夫妇
·
·深圳河
·自由周年祭
·再回深圳(配图)
·狱中诗一:你去远行
·狱中诗(二):别留下我
·狱中诗(三):祈祷
·狱中诗(四):吉它声荡漾在静静的囚牢
·狱中诗(五):我的天空
·狱中诗(六):你死了
·狱中诗(七):监狱如是说
·狱中诗(八):走路何须低头
·狱中诗(九):这个世界
·狱中诗(十):渴望流泪
·狱中诗(十一):重叠的世界
·狱中诗(十二):午夜狂想
·狱中诗(十三):断裂带
·狱中诗(十四):拒绝失败
·狱中诗(十五):为自由塑像
·狱中诗(十六):自由不老
·狱中诗(十七):雨地里,有人洗澡
·狱中诗(十八):高墙,遮断望眼
·诗两首
·诗:走上街头——祭奠六四死难者
·诗:见证2003(两首)——致北京“新青年学会”徐杨靳张四君子
·2004,用心灵丈量自由
·春天——致天安门母亲
其它
·提名刘水先生为2008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之人权奖政论奖候选人
·致“自由中国网站”公开信
·VOA述评文章
·答张裕兄兼提建议
·二答张裕秘书长兼致笔会理事会
·给余杰王怡的伤口上撒把盐
·杜导斌,不要自己把自己打倒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的联署公开信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联署公开信》不定期延长公告
·捍卫公民出境(国)、回国权利
·致新浪总编陈彤的公开信
·小格局的牛博网
·9月9日被刻意淡忘的毛泽东
·删帖杂谈
·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行为艺术(多图)
·广州亚运前一刻
·养猫记
·微博辑录(2011-10-01——2011-10-17)
·评慕容雪村奥斯陆讲座及其迂回文体
·论恐惧
·论恐惧(2)
·有关韩寒“三论”推文辑录
·韩寒推特辑录(二)
·有关“阎崇年于丹联合状告刘水”声明
·莫言及其虚解的中国
·重庆系列劳教言罪案及其“平反”
·十八大预示专制权威弱化
·“新政”十年
·任建宇劳教案的背后
·“改革共识倡议”抑或谏言——兼论制度转型中的知识分子
·“南周事件”测试“新政”
·制度转型背景下的“南周事件”
·我与南方周末一桩旧事
·街头举牌是民间最后的非暴力自救行为
·我被限制出境将到2055年
·遇罗锦:勇敢纯正的自由人——刘水
·宋斌斌的道歉不能替代罪责
·民意的集结:2013年1月“南周事件”亲历与述评
·《收教所日记》 写作众筹启事
·从夫人酒吧到参拜靖国神社
·从夫人酒吧到参拜靖国神社
·苏格兰公投感想
·微评林贤治先生
·从“作家遗孀”到“异议者寡妇”:《曼德斯塔姆夫人回忆录》读后感
·言论自由与恐怖袭击 ——解读《查理周刊》案
·屠夫吴淦陷狱及其创新维权模式
·“八九一代”之维权律师浦志强
·从李旺阳“自杀”离世看政治犯处境
·NGO何以成为维稳对象
·律师的受难与荣光
·自由主义者艾未未
·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遮蔽了什么
·驳北外书记“中国是最大民主国家”
·诺奖青蒿素的伦理困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说《监狱手记》(8-9)

   (8)监仓细节

   

   海口市收审所犯人不被强制干活,某些地方的收审所、看守所,犯人会被当作免费劳工,为所里赚取黑钱。

   犯人刚入所时情绪还不稳定,对监仓陌生,很警觉。一个月以后,会找到脾性相投的朋友,或者老乡,发呆、聊天、取经、打探案情、如何对付审讯,不知不觉,就会适应监仓这个“小社会”。案子不会再整天填充在大脑里,总要自找乐子,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象棋、麻将、针、线和指甲刀,都是犯人就地取材自制而成,除了扑克牌,狱方不提供任何娱乐用品。身处绝境,人的潜力,确实能被激发出来。

   象棋和麻将牌是用监仓吃空的方便面纸箱外面的纸皮,仔细折叠而成,用笔描上字,就是一副很漂亮结实的棋牌;脱皮纸箱的整块纸板用做棋盘,制作的棋牌能够使用一、两个月;针和指甲刀用用完的铝壳牙膏皮制成,把铝壳皮撕开,先去掉漆皮,然后放在水泥地板上,用拖鞋底反复锤打镇实,先制成大概形状,再放在炕沿仔细研磨,直到光滑锋锐。指甲刀只能用来削指甲,拔胡子,剪指甲钢性不够,无法剪断。指甲长了,最简便的办法就是在水泥墙壁上打磨,但是比较耗时。线,可从新毯子抽出来,长达2米,长短粗细,根据具体需要都可撮合再加工。制作的线绳,主要用来传递跟隔壁监仓的急需品,如打火机、香烟、笔等等。通话之前,先用拖鞋拍打墙壁,然后约在门口说话。传递最频繁的是打火机和香烟。对方如果有,会用线绳拴住用纸裹着的打火机和香烟,紧紧拉住线绳另一端,一只手臂最大限度从打饭口伸出去,拼命摔过来。如果距离这边门口太远,那边拉回去再摔;如果距离较近,但手臂又够不着,这边会用线绳绑住一只拖鞋,慢慢拖过打火机和香烟。打火机用完了,如法操作,归还对方。互通有无,彼此都比较讲信用。如果几个同案犯恰在隔壁,还可传递纸条,串通案情。

   必须适应恶劣的监狱环境,否则就难以生存下去。所里会不定期安排代买日用品:方便面、榨菜、毛巾、香皂、牙刷牙膏、信封信纸、袋装洗发膏。价格都高过正常的几倍。凡是有利可图,所方绝不会放过每个榨取犯人的机会。方便面泡在塑料饭盆里,十多二十分钟面条膨胀之后,倒掉水,然后撒上调料和榨菜,就是一碗干拌面。调料不会提前撒,否则随水倒掉,面条就没味道。那些泡过面条的汤水,里面混有细碎的面沫,有人拿去喝掉。吃剩的烤鸭烧鸡骨头,一般都被那些饿极的人,拿到厕所避开大家的眼光,偷偷吃掉。每天只送一次开水,大半桶,很少有人会去争夺开水,要喝水就去厕所接自来水喝。肠胃慢慢会适应生水。拉过一次肚子,以后怎么喝生水,都不会再坏肚子的。我第一次坐牢,习惯了喝生水,水质要比现在差许多,直接从河里抽上来,不经任何净化处理,直接饮用。

   从所里买来的扑克牌,每盒高达30元,主要用来玩“锄大地”和“升级”游戏,一般会赌博,最高额玩到1000元以上,用现金或饭票支付,把把清,不欠帐。现金是偷带进来的,入所时没被查收。扑克牌玩旧了,转给后仓的。这些人一般没有钱,就赌喝自来水,每次一大饭盆,中途不准撒尿。旁边看热闹的犯人,义务打水。一般人10盆以上,就撑破肚皮,败下阵。后面排队的,增替上场继续玩。

   犯人吃饱饭都得不到保障,疾病医疗更不被当回事。冬天的监仓象冰窖,犯人摄入热量极为有限,靠不停走动获得些微热量。有的犯人没有外套穿,偷偷摸摸把毛毯撕下半截(破坏公物要被处罚的),裹在身上取暖。也有人用洗脸毛巾包住脚保存温度;夏天象蒸笼,皮肤病、性病流行,病号不会被隔离,仍然混关在一起。监仓潮湿、秽浊,加上营养严重不良,刚关一个月,我患上烂裆病。大腿根内侧大片皮肤溃烂、发痒。那个王八蛋庸医根本不把犯人当作人,听说是皮肤病,躲开远远的,那里会检查,胡乱给你一管药膏打发走。

   还是犯人自己办法多,关了3年的四川成都籍抢劫犯刘福成,治皮肤病很有经验。他是7号仓的大活宝,人本就长得可乐,矮小的个子,粗短的双腿,大大的肚皮,左侧太阳穴有一块疤,留一撮胡须。他兴趣来了,乘狱警和武警不注意,跳上炕即兴表演裸体节目,大伙难得乐一次,给死闷的监仓添些人气。他将犯人从医务室领到的不同功用的药膏药水——皮炎平、正骨水、红霉素等混合起来,充分搅拌成黑糊糊的流状。清洗干净裆部,涂抹上这些混制黑药膏。每隔几个小时,重复一次清洗、上药。初始我并不相信,亲眼看到治好几个人的烂裆病,不得不信服。每次清洗、敷药,都痛出一头冷汗。坚持一个礼拜,竟然治好了。烂裆病因菌毒引起,以毒攻毒,似乎可以解释得通。9月,我右脚丫指头,全部溃烂,指甲盖全掉了。照此办法,也治好了。犯人靠这种土办法治病,至于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没有人管那么多。

   一个四川开县籍抢劫犯,20出头,大字不识一个。在外面时染上性病,进来后常常复发,龟头沟冒出一串芽状毒瘤。他多次申请看病,从来没有得到认真治疗。痛痒难抑,他自己用牙膏皮磨制的小刀剜割毒瘤,血流了一地板。有人出主意用土法止血。药膏敷上去不大一会,他突然休克,背到医务室才抢救过来,差点闹出人命。不知道医生给他注射了什么药,暂时抑制住了性病。后来他被判两年劳教,我在劳教所遇见他,问起他那玩意治好了没有,他嘿嘿笑着说,死不了的。我需要在此申明,此种土疗法,不具推广性和模仿性,万不可仿效。

   还有更离奇的,传言有些重罪犯人,为了逃避刑罚制裁,亲友千方百计获得肺结核病菌,然后偷送进监仓让重犯服用感染。肺结核是重传染病,收审所不敢接收这类犯人,怕整个监所都传染,一旦发现有人感染此类疫病,马上退回侦办案子警方,犯人以此达到取保候审的目的。有段时间,谣传很厉害,犯人情绪非常不稳,所有监仓联合起来敲门,要求检查身体,所方象征性地用药水清洗了监仓,犯人倒是获得一次难得的放风机会。

   有天傍晚,我正倚在被子上看书,突然感觉看不准字行,本能地大喊:“地震了!”,跳起来一步跨到门口,拼命摇晃铁门。其他监仓也觉察到了,整个监所喊声一片:“开门,快开门!”立刻,所有值班狱警出现在喷泉台阶上,大批武警荷枪进入大院,探照灯在仓门扫来扫去。所幸,只是一次轻微地震。如果是强震,那肯定酿成一场惨剧,根本来不及打开门,再者狱警开不开门,难说。

   

   (9)密集提审

   

   跟亚男见面不久,一天,狱警打开仓门喊我提审。这是第几次提审,我已经记不清楚了,用N次表示吧。半年时间,我也进入监仓“老大”级行列,每天趴在铁门上观望自由流云、飞翔的麻雀、奔跑的老鼠。草坪、绿化树修剪了一茬又一茬。

   这里感觉不到季节的变化,觉得时间是恒定的。要想拥抱自由,必先舔尽铁窗的滋味;要想享有民主权利,需要无数人攀越专制的铁篱,这难道是中国人的宿命?我们,我们的先人,甚至我们的下辈,都无法摆脱中国人的原罪,谁将是独裁制度的终结者?

   跨出监仓,张大嘴巴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慢慢走晒晒太阳,对身体总有好处。晴空艳阳,何时能穿透黑暗?自由何时象阳光一样,平等地照耀在每个人的头上?关太久了,好象自己从小在监狱里长大。女人、人流、车辆、色彩、音乐和情感,都变成遥远的记忆。我不再关心审问,随便他们怎么折腾。这次提审,我不用再借大裤头、汗衫和拖鞋。刚入所穿着的唯一一套衣服,晾晒在草坪上,让别的监仓收走了。好在蒋建忠送我一件新的大裤头。大小两件裤头,我竟然轮换着在监仓穿了半年。

   这次让我意外的是,海南省安全局某处长亲自来了。自从上次陈晓琨和马凯带亚男看望我以后,他们给我增加了许多好感。陈站在岗哨门口提我。刚走了几步,他冷不丁冒出一句:“你马上会放的。”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接着说:“今天X处长来了,跟你聊聊!”让我一头雾水,摸不着深浅。

   他们特意选了角落里的一间审讯室。刚坐下,马凯说:“刘水,你不要紧张,今天我们不做笔录,随便聊聊!”他们照例问过监仓情况,陈晓琨离开了审讯室。一会,一个着便装、壮实的中年男子走进审讯室,跟我握手。李科长做了介绍。某处长自言自语:“有好点房间吗?这里不太合适。”其他人没有吭声。某处长让我谈谈半年来的想法,将来有什么打算,对海南新闻界了解多少,在新闻界有哪些朋友,去过哪些城市……我渐渐听出不大对劲,于是泛泛而谈,等他们打出底牌。警方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表露出来,但是,彼此都不会首先说穿。

   聊天中途,他们递来矿泉水、香烟,还有八宝粥。除了吸几支香烟,其它我没有动。我觉得自由和陷阱同时向我逼近,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双方在内心角力,表面上风平浪静。露出丝毫动摇,我将万腐不劫。如果我妥协,即将获得自由,但是也意味着我将背叛自己孜孜以求的真自由,被人操纵,去做违背良知的恶行。我暗下决心,宁可选择坐牢,绝不主动开口说出他们想得到的答案。最终,好象什么也没有发生,不欢而散。他们临走警告我,好好想想,不要乱说。

   1995年元旦前,又来提审一次。这次没有去审讯室,坐在二道门岗哨的长椅上谈话。问我考虑得怎么样了,我答本来就没有罪。他们拿出在邮电局信箱截获的信件,给我看信封,让我明白还有证据抓在他们手里。捏造一个罪名作为交换条件来“释放”我,然后把我紧紧攥在他们手心,确实高明。又故意问我,你想不想见老婆。我疑惑地转头望向外面的大门洞。亚男强作笑脸,拎着大小袋子,远远走过来。警察在门外的警车监守。亚男告诉我,警方打算释放我,可我不配合,海口市公安局已向省劳教委员会,提交了决定劳教我3年的报告。她不明白我与警方谈话的内情,那是有条件的释放。我恍然明白,警方同时在利用亚男打感情牌,恩威并用,逼我就范。审讯人员带亲属在收审所与未决犯见面,太不正常了。亚男被蒙在鼓里,不明白也好。她有些得意地说,她跟朋友已经去过劳教所作好了安排,我去后不会吃苦的。

   她又告诉一个让我震惊,然而又是迟来的消息:6月9日,我被捕次日,她就被投进了拘留所,关押了15天。她捋起裤管,让我看脚背上被犯人用烟头烫的一串疤痕,并说,她是光着脚丫子走出拘留所的。亚男又特意拿出一件雪白的T恤衫说:“这是我穿过的,昨天通知我今天可以见你,我连夜洗了,还没有干透,穿上吧,就当我陪你一起坐牢。”我强忍住泪水咽进肚里,什么话都显得多余。她急切地说着这一切,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以前我总把她当小孩子看待,没有想到,分开半年时间,她独自学会了许多,让我吃惊。出狱后我才知道,她其实很艰难,被人骗财,遭受白眼,经历了许多挣扎和苦楚;每次来都破费不少,不光是给我。我劝她赶快辞职,赶在元旦回家去。即使我被劳教,3年时间也不短。她流着泪点了点头,说,家人早让她回去,她挺了半年,就是为了能见我一面。又说,离开海口前,再来看望我。当着狱警的面,我不便给她多讲目前的处境,有些绝情地说,你再来我不会见面的。她顿时泪如雨下,靠在我胸前颤抖低语:“水,你象铁一样冰冷!我怎么才能够温暖你?”。我们在哨兵面前拥吻而别。在大门口,值班狱警扣下了一条三五烟,再没有搜身,检查物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