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水文集]->[争取100%的言论自由]
刘水文集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把政府和官员象“吴老虎”关进铁笼子
·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殉道者胡佳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记者诽谤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陕西华南虎造假,凸显制度性弊端
·由华南虎事件观中国社会生态
·“权力是一剂春药”
·钱塘潮该诅咒,杭州政府更改诅咒
·中国需要一场扒粪运动
·政治对文学的投影——我看“中国作家实力榜”
·敬悼日本记者长井健司
·文坛乱套,作协乱伦
·香港的“一夜情”
·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
·枪毙郑筱萸让政治恐惧蔓延
·限价牛肉面:兰州官员是法盲加市场盲
·“黑窑工”呼唤农民工国民待遇
·中国崛起背景下的文化荒原
·贪官挑战中共
·2006年被遮蔽的中国人权
·12岁女孩考验国家诚信
·北京奥运会上喊出你的心里话
·持枪权与自由权
·叶利钦是可以仿效的
·物权法:国产变党产的合法化
·北京奥运会猜想
·萨达姆不是最后一个被送上绞刑架的独裁者
·解散中国各级官方作协——中国作协存在的唯一理由:言论出版不自由
·中共的反腐与权谋政治
·社会公正是和谐秩序的内核
·深圳警方公开示众色情者的人权侵害
·《南方周末》与央视前主持人黄健翔之争及其他
·大陆影视圈还有什么能拿来交易?
·乞讨作家洪峰知耻而后勇
·金正日在步萨达姆后尘
·衙门最高法院
·社会民主化的三阶段性——兼论“高智晟现象”
·9.11,人性的证明
·“富士康事件”牺牲了谁?
·优秀士兵崔英杰的最后一滴血
·只有主角没有赢家的游戏——君特·格拉斯引发的风暴
·法拉奇带走了一个世界
·中国民间人权人士报告﹙2000年—2006年6月﹚
·唐山大地震最该问责什么?
·中国人为什么不较真
·文化精英与商业精英联手维权
·钟南山院士人权价值观缺失的悲哀
·教育部把刀架在44万多代课老师头上
·且看独裁者萨达姆的人民观
·下一个是谁——辽宁异议人士孔佑平失去自由第八天
·下一个是谁?——写在杜导斌先生失去自由第十天
·中国专制制度的头号忠臣:国家总理
·从孙大午事件看基层政权的掠夺性
·乡村政权的冷血
·费正清:徘徊在丑陋中国身边的一只聪敏的狼
·新文化运动下的“坏蛋”——浅析百年文化摇荡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感舒服的姿势
·深圳,你的良心在哪里?
·新闻封锁比SARS病毒更可怕
·人民日报名笔马立诚出走,似显异见者姿势
·“不锈钢老鼠”将获释及知识分子宿命断想
·谁来保护深圳人的生命财产安全?——谈谈十多名少女遭劫杀案
·民主距离中国有多远?——驳“宪政改革先,民主缓行”
·拆迁户“自杀秀”暴露城市化人治弊端
·刘荻事件,政府假法律名义绑架人民
·被玷污的新闻自由
·李慎之是大陆知识分子的遮羞布抑或招魂幡?
·吴勇:驳刘水先生《李慎之是大陆知识分子的遮羞布抑或招魂幡?》
·续解“李慎之现象”——兼答吴勇先生
·伊拉克来信:我宁愿这样做一个伊拉克人
·柏杨是反暴政的文豪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争取100%的言论自由

   言论自由是文明社会的标志之一,专制社会箝制公民言论,垄断舆情,镇压异见者,实行“言论禁锢”,甚至“因言治罪”。言论自由是一切天赋权利的原点,新闻自由仅是言论自由的一个方面。个人和团体的政治观点、利益诉求,只有在言论自由得到保障的前提下,才有可能得到表达。言论自由的实质就是发表(出版)自由。我们必须回到原点,先争取1%的发表(出版)自由,10%的新闻自由……再争取100%的言论自由。
   分析我们身处的恶劣新闻环境和个案,就明白人们是怎样遭受愚弄和洗脑的。自由距离中国人不是近在咫尺,而是非常遥远。
   中国大陆所有媒体—报刊、电视、电台、网站,皆为官方垄断和控制。党化的报刊、电视、电台,抛开新闻媒体理应扮演的“社会公器”角色,惟当局意识形态是瞻,各级宣传部是这些媒体的幕后老板,他们几乎每天下达政治性报道指令,大到禁止对以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遭受逮捕的政治犯进行报道,禁止讨论修宪、禁报sara、封杀蒋彦永等等,小到禁止对矿难、井喷等恶性个案的报道。其目的就是愚弄公众,压制异见,屏蔽真相。但是对各地的领导巡访、会议、形象工程、官员政绩,大肆报道,最具讽刺意味的是温家宝代南方一村妇讨要欠薪,该村妇竟然被央视评为十大新闻人物。村妇固然让人同情,新闻界颠倒事件主次,扭曲异化,尤到了滑稽可笑的地步。中国媒体整体呈现两个特征:官办市场化、暗箱操作。所谓主次流媒体的划分,是以行政级别作为标准,中央和省级媒体被视为主流,往往这些媒体资讯最贫乏,对新闻事件避重就轻,大事化小,影响当地形象的负面新闻干脆不报。主流媒体,当以客观立场、新闻价值、发行量、广告收入为判断标准。以这个标准,中国没有一家媒体做得到,中国是名副其实的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家。
   同时,中国媒体还伴生两个互为悖谬的特性:政治性和商业性。政治性体现在:国防、外交、贸易等重大新闻,由新华社和央视包办,地方媒体没有资格报道;关乎国计民生的重大社会事件,中宣部一杆子捅到各地各级宣传部,什么该报道,什么不该报道,会发出明确指令,或者中宣部安排新华社发通稿;省市级新闻,也按此方法操作。媒体在中共体制内属于事业单位,审批权掌握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和广电总局,也就是说,媒体的社长、台长、总编等高层人物,都由政府宣传部任命,实际上他们都是政府官员。社长、台长、总编的乌纱帽给谁,能戴多久,是以听党的话为前提的。这样的党营媒体,遵循新闻规律,独立立场,甚至批评声音是稀缺的。在1990年代,大部分媒体的财政拨款被取消,进入市场化运营,但在意识形态方面依然忠实于中共。中国媒体全为官方经营,法律上禁止民间和个人投资媒体,至今尚没有新闻法,新闻职业操守非常匮乏。这种政府对媒体全面严厉控制的现象,在全球非常罕见,仅见于朝鲜、前伊拉克等少数几个独裁国家。“官办市场化”模式,首先是将新闻高度意识形态化;其次,媒体经营权由政府独占,实行新闻垄断;再次,社会受众被剥夺了更多的知情权。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官方的价值判断和新闻取舍,并不代表社会公众的选择。三个代表到底代表了谁?人民是被尊重的,不是谁能够代表的。因此,“官办市场化”模式,表达的是强制性、无理性,官方独占垄断是真,所谓“市场化”,是借市场的名义,对广告资源进行掠夺性垄断,达到圈钱目的。
   近十年,流行“报业集团”、“期刊集团”、“广电集团”的媒体组合模式,但是脱离不了“官办市场化”模型制约,实质上是在强化垄断性。《深圳特区报》和《深圳商报》联合组建的“特区报业集团”,表面上看是联合起来与广州媒体竞争,特别是针对《南方都市报》攻城掠地挖掘深圳新闻资源的对策,实际上是为了最大限度垄断深圳的广告资源—肥水不流外人田。甚至不惜动用卑劣的行政手段,封杀对方。这些集团里衍生了一些政治色彩稍弱的子报子刊子频道,打着都市报、商报、娱乐财经频道旗号。不能否认,这些新的媒体品种,在内容上尽力向读者和市场靠近,某种程度上满足了受众的部分新闻和资讯消费需求,最低限度提供了某些社会事件真相,但是,距离与开放社会匹配的新闻自由环境,仍然远远不够。但是,这些媒体的样报样刊、节目内容要随时送报宣传部门审查存档,如有违规,政府会借助行政手段强制整治、停办和撤职。《南方周末》和《南方都市报》主编和记者屡遭打压,湖南电台的“罗刚事件”,马立诚出走就是先例。《南风窗》、《财经》杂志,不属于哪家集团,在中国新闻垄断的体制下,他们拿捏不惹恼当局的底线,将新闻理念和批评精神做到了最大化,仅见的几个异数。

   新闻媒体惯有的党化畸象,只有一种声音,实在不是一个开放、市场化社会所应具有的,非常畸形。即使按照当局推行的社会主义市场化政策,须知市场化的一个最基本特征就是多元化,兼容并蓄。由此可见,所谓的媒体“官办市场化”,是个十足的“豆腐渣工程”。既掩盖了中共作为执政党的透明度,特别是打断了社会公众监督执政党的通道,同时剥夺了公众的知情权。谎言遮蔽了真相。诚实地讲出自己的观点竟被视为异端。大批持不同政见者的各种观点,即使是为国家计,是善意的、建设性的,也被媒体完全扼杀。他们的学术研究和文章,只能出口转内销,或者偷渡进口。悲哀的是国家,耻辱的是政府,伤感的是异见者。
   新兴网络媒体,以几大门户网站新浪、搜狐、网易知名度最高,虽然完全是企业化运作,但不意味着摆脱了新闻禁锢的制约,包括他们的公共留言版(BBS)。传统媒体被封杀的新闻,在网络里照样被屏蔽。更有甚者,在这几个门户网站、知名媒体网站和其他知名的社区网站,如人民网、天涯社区、凯迪的BBS,演绎着技术“文字狱”的变种病毒,即字词自动屏蔽,如:中共、江泽民、台独、独裁、专制、法轮功、颠覆……或者实行斑竹审稿制。当局不能见容不同声音的存在,显得极不自信。另外,官方有三万名网警日夜监控网络里散布的“反动、煽动和颠覆言论”。据国际无疆界记者组织披露,仅在2003年一年,中国逮捕在海内外网站发表不同政治观点的异议人士达50多人,这是当今世界罕见的镇压言论自由的恶行。
   跟传统媒体相比,网络媒体毕竟拓展了言论表达的管道,为诉求不同观点提供了可能。特别是一些专业网站、企业网、个人网站,对传播不同的声音居功至伟。个人申请网站,远比申办一家报纸、杂志、电台要容易得多,不光是资金上的巨大差异,主要在于政府未限制个人办理网站,但这些网站会受到政府的严密监控,随时面临被关闭。比如民主与自由、北国之春、自由中国、不寐思想论坛。北国之春先后被关闭30多次。有些知名的表达异见声音的网站,永远被关闭,如:思想的境界、羊子的思想、大地网等等。那些尚存的著名的党外网站,之所以能够存命,一方面使用了国外代理服务器,限于技术手段,网警一时难以关闭,但也不排除安全部门有意网开一面,以发现那些图谋“反党”者的罪证。北京四君子、刘荻、欧阳懿、罗永忠、杜导斌、孔佑平等人,都是因为在网络上发表不同政治观点文章,而被构罪逮捕的。某些人被指证在海外发表文章,显出当局构罪的枉法和滑稽。法律没有禁止中国公民在国外发表文章,那么,就不构成定罪的理由;其二,给他们定罪的那些所谓反动文章,在大陆网站都有发表;其三,即使假定限制公民在海外发表文章,那么,当局能禁止海外人士访问大陆网站吗?
   可以预见的是,互联网正在拓宽言论自由的空间,并且将推动中国新闻自由的进程,但不容乐观:互联网仅为言论自由提供了一种可能。没有法律保障的言论自由是虚幻的。即使宪法确立保护公民自由表达的权利,但是,宪法没有司法化,政府的公然违宪行为得不到有效遏制,使得《刑法》第105条第二款“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成为当局镇压异见者的武器,这正是因言治罪的邪恶所在。杨子立四君子、罗永忠、杜导斌等50多名讲真话的良心犯,他们穿行在黑暗的地狱里,身影孤单,饥寒交迫,但是,他们却把自由、光明和温暖留给了大多数。他们是中国8000万网民的先导者,弥足珍贵,可敬可佩。中共逼迫这些诚实的人,成为自己的反对者,让他们别无选择。
   争取言论自由,光靠网络远远不够。网络的传播面、影响度、社会动员力都很有限,跟传统媒体相比,仍然属于弱势媒介。打破“报禁”,民间办报,才是最终解决方案。争自由的路途,洒满了血泪。一寸自由,一寸血。同是东方文化传统的日本、韩国、台湾就是例证。我们的自由自己不去争,靠谁?言论自由只是民主社会的第一步,无法绕开,也不能绕开。
   
   2004年2月4日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