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水文集]->[知耻而为,突显新闻垄断危机]
刘水文集
·艾未未是一个良民
·流氓余秋雨
·支持工信部安装“绿坝”
·邓玉娇案一审判决后的十个追问
·逯军说了真话
·人民公敌——城管
·监狱里那只美丽的蝴蝶
·被骗30年
·向南都致敬
·伍皓们的伪善
·敦促昆明警察弃暗投明书
·“诽谤政府”罪为何大行其道?
·昆明警方在造案报复
·集体的意识形态化
·城市拆迁
·重读李敖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第十个记者节感想
·暴力司法:有感昆明少女卖淫案和福州言论案
·我以人头担保:昆明警方在造案
·经济危机背景下的陇南民变
·领袖图腾“胡哥加油”
·江艺平:一个比百万军队强悍的女人
·“不折腾”将成为09年的流行词
·论‘三鹿’的倒掉
·爱他就成全他——有感于冉云飞先生和他的朋友
·我所见识的大陆新闻界
·《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杀人不过头点地
·讨薪民工
·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牛博网解封有感
·我们,再见
·贵州德江政府与民为敌
·央视被烧穿的脸
·中国的政治禁忌
·2009年的灾祸与梦想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把政府和官员象“吴老虎”关进铁笼子
·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殉道者胡佳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记者诽谤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陕西华南虎造假,凸显制度性弊端
·由华南虎事件观中国社会生态
·“权力是一剂春药”
·钱塘潮该诅咒,杭州政府更改诅咒
·中国需要一场扒粪运动
·政治对文学的投影——我看“中国作家实力榜”
·敬悼日本记者长井健司
·文坛乱套,作协乱伦
·香港的“一夜情”
·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
·枪毙郑筱萸让政治恐惧蔓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知耻而为,突显新闻垄断危机

   5月22日,深圳报业集团与南方都市报广告客户之争,再次白热化。南方都市报(下简称南都)愤而发难,将两地媒体交恶的内幕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媒体垄断,利益之争,新闻法缺失,再次突现。还记得2001年上半年,深圳报刊发行公司联手深圳特区报、深圳商报,封杀南方都市报(简称南报)在深圳的发行摊点,酿成当年大陆报界的最大丑闻。
   要想了解两家交恶的来龙去脉,不妨对各自的架构和背景做一简介。
   南报属于广州南方报业集团,是其子报之一。1999年进入深圳,专辟一叠“深圳生活杂志”,由时任南报采访部主任的杨斌(现为南报副总编)统筹,只有一名记者卢嵘(现在南方周末北京记者站做记者)。年底,大肆招兵买马,深圳新闻部和广告部陆续成立,原南报广告部负责人之一的徐海峰调任深圳广告部任经理;卢嵘任深圳新闻部主任,从深圳法制报跳槽而来的王*春,后升为任副主任。新闻部下属10人左右;广告部先后建立地产部、时尚部、家电部等,专职编辑两人,专职广告业务员约30人,全面介入地产、家电、通讯、汽车、医疗医药、美容旅游广告肥地,采取高提成(10%)和版面大幅刊登软文的方式,一方面刺激广告员拓展客户,或者说争夺客户,另一方面,优惠吸引客户。某些版面由个人承包,比如医疗医药版和美容版。这些业务员统一以主持人面目出现,版头有广告行业负责人姓名,广告业务员撰写的广告软文都署名发表(方便联系业务)。2000年,“深圳生活杂志”改为“深圳新闻”,深圳的新闻和广告单独成叠。年中,又将“深圳新闻”改回“深圳杂志”。深圳新闻部分,直接由广州编辑完成;深圳广告部分,基本在深圳制作、编辑完成,这两部分再由广州合成、印刷。次日清晨,由广州的大货车运来,在深圳南方日报大楼下就地分发给报贩。8点之前,铺满深圳数千家报刊零售点。后南报在深圳宝安报社设立分印点。
   南报率先在公共车体、户外和电视做广告,大肆推介南报的品牌,开了深圳先河。
   “做深圳人自己的报纸”

   “深圳零售量最大的报纸”
   “我来了,我看见……”
   深圳办事处(两部)人员工资,统一由广州审核发放。深圳制作部圄于南方报业集团的官僚体制,申报的办公用品,迟迟不被批准配备,只有两台电脑。后员工将自家的电脑、传真、办公台搬来应急。深圳新闻部和广告部,两个部门独立运作。由于远离广州本部,少了掣肘、论资排辈,再加上优厚的奖励机制,深圳良好的竞争氛围。一伙年轻人热情很高,拼命写稿,在深圳当地媒体看不见的深圳新闻,南报都有报道。让读者眼前一亮。
   “南山卫生防疫站设置‘性病’陷阱,坑害数百无辜者事件”
   “潲水油事件”
   “无良外商非法搜身工人事件”
   “立交桥事件”
   “网文‘深圳,你被谁抛弃’,直接促成普通市民作者与市长对话”
   “触摸深圳现代化”
   “深圳地理”
   “深圳宝贝”
   这些记忆里的新闻事件,由南报独家或率先报道、策划;一些栏目,几年经营,已成品牌。它们成就了南报在深圳“报业大佬”的地位。广告触角也地毯式覆盖深圳的各个角落。短短一年多时间,南报令深圳人刮目相看,发行量直线上升,几欲超过龙头老大深圳特区报的发行量。南报初期就是这样在深圳杀出一条血路的。但并没有引起深圳本地报纸足够的警觉。
   2000年后半年,南报将战火直接烧到了深圳特区报和深圳商报的屁股底下,几成围城之势。广告客户,纷纷转投南报,两报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读者不断流失。南报这只来自埠外的“刺猬”,强势突占深圳的新闻和广告资源,让深圳几家纸媒如坐针毡。南报实实在在“嘲弄并羞辱”着深圳本土媒体,强力挑战深圳纸媒“无为而治”的垄断地位。深圳纸媒恼怒至极,但也奈何不得。憋得久了,便生生发生了2001年的封杀丑闻。就象一名深圳某报记者所言:“这样下作,嗨,这叫竞争吗?有本事办好自己的报纸啊,这是深圳新闻人的耻辱!”
   深圳特区报系,2002年之前,下属深圳特区报(市府机关报)、晶报、投资导报(后与香港星岛日报合资成立深星时报,现停办)、深圳风采周刊(现改为深圳周刊)、香港商报(借壳原香港商报,实际由深圳特区报一手编辑发行,现主要在珠三角发行)、汽车导报、焦点杂志;深圳商报系(市委机关报)下属深圳晚报、深圳都市报、深圳画报(2000年似改为旅游天下)。深圳特区报与深圳商报合并之前,两家为争夺广告资源,时有龌龊,互使绊子,互不买帐。2002年2月,两报在政府的旨意和撮合下,深圳商报系并入深圳报业集团。原深圳特区报业集团社长吴松营继续担任新报业集团社长,原商报社长黄扬略任新报业集团总编辑。
   两报系合并,表面是资源整合,实质上合谋完成对深圳有限广告资源的更大垄断,而读者照样读不到发生在深圳的重大新闻。据说,编辑发行仍然相对独立。南报在深圳的卓越成功,让南方几大报业集团跃跃欲试,羊城晚报、广州日报,在2000年先后觊觎深圳市场。羊晚的新闻周刊短暂在深圳有一定的发行量,现在已经没有了踪影,连羊晚也退出了深圳市场;广州日报,仿效南报套路,开辟“深圳杂志“叠版,但东施效颦,终未获得深圳市场青睐,2003年2月,黯然而归。羊城晚报、广州日报,今年在深圳零售报摊已经难觅芳踪了。
   广深媒体的正面交锋,暴露新闻垄断带来的恶果,不但媒体自己要吞咽,媒体诚信遭遇危机,而且,读者的知情权受到极大伤害。新闻每体的无法无序的恶性竞争,新闻立法成为不能绕过的一道坎。媒体扮演的党的咽喉角色,正在遭遇来自市场的空前质疑和反弹。打个比喻,政府,尤其是宣传部门就像唐僧,媒体就像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那个威力巨大的紧箍咒,就是现存的媒体体制。孙悟空纵有天大能耐,也没有真正的自由,还要遭受兄弟“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极”的内耗。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财经、南风窗、北京青年报等极为少数的媒体可归属“孙悟空”一列,戴着镣铐在悬崖上舞蹈。哪个是“猪八戒”、“沙和尚”,你们一一归类吧。
   新闻自由,在新闻立法空白的今天,完全走型和变异——我们不乐观地看见,媒体对自身经济利益不择手段的追求,越来越侵害媒体应该扮演的社会公器的形象。要对当今大陆媒体下个确切的定义,确实要费一番思量——二元怪胎。一方面,媒体的社长、总编、台长由宣传部任命(网络媒体除外),另一方面,媒体广告和发行走市场的路子。这种二元形态,让媒体如同其他国企一样,官本位盛行,唯上不唯下。这种二元变异形态,让99.9%的媒体割据一方,控制地域舆情,垄断广告资源,玩弄读者知情权。那些所谓的新闻人,职业操守沦丧。记者、编辑拿红包、礼品,那是公开的秘密。发行量、收视(听)率、点击率,几乎是所有媒体最大的谎言。夸大,无非是欺榨广告客户投放广告,欺骗受众购买。在香港,虚报发行量,报刊头目是要坐牢的。更有许多所谓核心刊物,公开向急于评级评职称的作者索取版面费。媒体腐败,由上可见两斑。
   新闻法,成为当今中国大陆社会最为迫切的诉求。只有新闻法,才能使新闻自由成为可能,但仅仅是一种可能。 “言论自由”尽管写进了宪法,我们有言论自由吗?新闻自由尚且距离中国人遥远,白字黑纸的“言论自由”,成为戏说,就不奇怪了。大清朝尚有一部新闻法《大清出版物律例》,何不早生100年?民间办报,开放报禁,在今天市场经济社会,条件已经烂熟,能使各种利益集团诉求透明化。公民社会,呼唤民间办报,催生宪政,体现政治文明。腐败和丑恶,暴露越彻底,社会成本和风险将有可能降为最低。瞒报非典就是一例。
   假如良知缺席,媒体将沦为毒瘤,
   假如媒体缺席,社会将丧失良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