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水文集]->[李慎之是大陆知识分子的遮羞布抑或招魂幡?]
刘水文集
·监狱里那只美丽的蝴蝶
·被骗30年
·向南都致敬
·伍皓们的伪善
·敦促昆明警察弃暗投明书
·“诽谤政府”罪为何大行其道?
·昆明警方在造案报复
·集体的意识形态化
·城市拆迁
·重读李敖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第十个记者节感想
·暴力司法:有感昆明少女卖淫案和福州言论案
·我以人头担保:昆明警方在造案
·经济危机背景下的陇南民变
·领袖图腾“胡哥加油”
·江艺平:一个比百万军队强悍的女人
·“不折腾”将成为09年的流行词
·论‘三鹿’的倒掉
·爱他就成全他——有感于冉云飞先生和他的朋友
·我所见识的大陆新闻界
·《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杀人不过头点地
·讨薪民工
·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牛博网解封有感
·我们,再见
·贵州德江政府与民为敌
·央视被烧穿的脸
·中国的政治禁忌
·2009年的灾祸与梦想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把政府和官员象“吴老虎”关进铁笼子
·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殉道者胡佳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记者诽谤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陕西华南虎造假,凸显制度性弊端
·由华南虎事件观中国社会生态
·“权力是一剂春药”
·钱塘潮该诅咒,杭州政府更改诅咒
·中国需要一场扒粪运动
·政治对文学的投影——我看“中国作家实力榜”
·敬悼日本记者长井健司
·文坛乱套,作协乱伦
·香港的“一夜情”
·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
·枪毙郑筱萸让政治恐惧蔓延
·限价牛肉面:兰州官员是法盲加市场盲
·“黑窑工”呼唤农民工国民待遇
·中国崛起背景下的文化荒原
·贪官挑战中共
·2006年被遮蔽的中国人权
·12岁女孩考验国家诚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慎之是大陆知识分子的遮羞布抑或招魂幡?

   李慎之几乎在一夜之间成名,许多人纷纷翻出他那篇《风雨苍黄五十年》补课,摇身一变,就以一付自由主义者的面目出现,拼了老命往李慎之身上靠,希望沾染一点他尸身上的“自由主义”仙气,惟恐自己不是“自由主义者”圈子的人,遭人耻笑。假如李慎之九泉之下有感应,不知道他老人家是该暗笑,还是该流泪?怎么老夫冒出这么多孝子贤孙?看看,这就是当今中国知识分子的丑陋嘴脸。把一个死身轮番拉出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怯懦和卑微,不知道跟“奸尸”有什么区别?这超出了祭奠的意味。不由想起真正的自由主义斗士殷海光先生,在他郁郁死后,一时间,台湾大大小小的知识分子纷纷拿他说事,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也自称是殷的“学生”、“弟子”。李敖才是殷的真传弟子,即使在先生被密切监控中,也一直保持君子来往。在先生弥留之际,伺候在病床旁边。他将那些个沽名钓誉的伪自由者,看得真真切切。事后,他写文章一一追剿这些冒牌的“学生”、“弟子”。在殷海光活着时他们不管不顾,殷海光被老蒋严密监视时,他们躲得远远的,惟恐沾上殷海光的晦气。在殷海光死后,却都跑来蹭光。何其的相似。姑且就算李慎之是一个自由知识分子代表,他活着的时候,你们都在哪里?你们难道在他去世后就立马觉醒了?
   对李的自由主义身份我表示怀疑。他脱离不了体制的钳制,他“自由主义”作为的上限始终没有走出一元体制。如果一个自称或者被拥戴的自由主义学者,对专制体制都无动于衷的话,非常让人质疑他的所谓“自由主义”说。那些徒子徒孙拿他作秀,内心的卑微和恐惧昭然若揭,有甚于李。既然在李慎之的有生之年,人们避尔远之,却在他死后,拼命把“自由主义者”贴在自己脸上,为自己还是为他遮羞?招魂?
   以李慎之的学者身份,就按某些人给李慎之的盖棺定论――体制内的自由主义者,我更欣赏胡风、顾准、陈寅恪、茅于轼、李锐。在言说被禁锢的制度下,行动往往更能证明一个真正自由主义者的胆识和执着。在这个哑然失声的制度下,没有闻一多“我前脚走出门,没有想到再回头”勇气的人,不要再亵渎“自由主义”好不好?不要再自称“自由主义者”好不好?没有台湾雷震决然抽身“党国”巨大利益诱惑勇气的人,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要让死者在阴间不得安宁,不要给自己精神创口贴标签好不好?
   意淫自由,掩饰恐惧,这跟镣铐加身,口里大喊“我自由了!”有何区别?那些自许自由主义者的人,拜托你们像戳穿“皇帝的新装”的小孩子讲真话就可以了。将你们曾经、正在被阉割的、大写的人的神气流露出来就够了。自欺欺人久了,说谎会深入骨髓,会养成言不由衷的恶习。有谁像余杰喊出《拒绝谎言》,说出“14年前夏天的那个夜晚让我成人”、“我是六四的孩子”的人,让人感佩!?可惜这样的人太稀少了。知识分子群体患上了软骨症,都是一付太监嘴脸。逮着机会,就向政治献媚,以求官位,翻脸就整蛊同类。在这个国度,在今天,让我们从敢讲真话开始,从驱除内心恐惧开始。“体制内的自由主义者”这是自欺欺人天大的谎言。
   常识需要捍卫:自由主义者,是独立精神的誓死捍卫者,不是某党的既得利益者;自由主义者,是没有国界的,起码在他的内心是如此。免于恐惧,这是自由的起码诉求之一。如果有人自己吓自己,不是伪自由是什么?李慎之仅仅是个体制内学者,他从来没有超越独裁政府体制,从来没有站在党派、国家之上。“奸尸”者更卑劣,这种顽劣习气还要毒害人多久?

   就这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