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水文集]->[伊拉克来信:我宁愿这样做一个伊拉克人]
刘水文集
·苏东转型后的共产党出路
·北大清华代表的邪恶教育制度
·在郭德纲被封杀时刻站在他一边
·海来特•尼亚孜何以被重判?
·暗杀记者将不是预言
·邓玉娇案是民间的一次集体操练
·巴东县政府23日所发邓案新闻通报无效
·当官员生殖器成为公器时
·巴东:溃烂的恐怖之城
·艾未未三博客被封
·权力正在强暴邓玉娇
·艾未未是一个良民
·流氓余秋雨
·支持工信部安装“绿坝”
·邓玉娇案一审判决后的十个追问
·逯军说了真话
·人民公敌——城管
·监狱里那只美丽的蝴蝶
·被骗30年
·向南都致敬
·伍皓们的伪善
·敦促昆明警察弃暗投明书
·“诽谤政府”罪为何大行其道?
·昆明警方在造案报复
·集体的意识形态化
·城市拆迁
·重读李敖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第十个记者节感想
·暴力司法:有感昆明少女卖淫案和福州言论案
·我以人头担保:昆明警方在造案
·经济危机背景下的陇南民变
·领袖图腾“胡哥加油”
·江艺平:一个比百万军队强悍的女人
·“不折腾”将成为09年的流行词
·论‘三鹿’的倒掉
·爱他就成全他——有感于冉云飞先生和他的朋友
·我所见识的大陆新闻界
·《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杀人不过头点地
·讨薪民工
·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牛博网解封有感
·我们,再见
·贵州德江政府与民为敌
·央视被烧穿的脸
·中国的政治禁忌
·2009年的灾祸与梦想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把政府和官员象“吴老虎”关进铁笼子
·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殉道者胡佳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记者诽谤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陕西华南虎造假,凸显制度性弊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伊拉克来信:我宁愿这样做一个伊拉克人

   中国朋友 你们好!
   
   我叫萨伊德•×××,伊拉克人,今年30岁,毕业于巴格达大学新闻系,我的家乡在伊拉克南部城市巴士拉。我的父母都是虔诚的伊斯兰教徒,我的家乡盛产石油和椰枣,我的父母以前就以此为生。我们“国父”总统萨达姆独裁统治的24年,贯穿了我的成长年华。
   庆幸的是,我能讲一口流利的中东式英语,会写新闻稿,会摄影。我经常受雇于世界各大媒体,做助理记者。我获得的日薪足够让我过上伊拉克人的高等生活。失业期间,我的伙伴就是电脑,尽管监管很严,但我的电脑技术足够绕过萨达姆的严密监控上互联网。在伊拉克永远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萨达姆。萨达姆政府就是这样愚弄人民的。5年前,美联社记者詹姆司送给我的索尼短波收音机,让我能够及时了解国外资讯和战争实况。政府禁止人民拥有收音机。拥有一台收音机,在伊拉克可是身份的象征。还好,除了妻子、女儿带给我快乐,法新社去年配发的夏普手提电脑,加上这台小巧精良的收音机,让我不至于与外界隔绝太久而发疯。
   跟我合作的有美联社、法新社、纽约时报、泰晤士报,还有中国中央电视台。那个坦诚帅气的记者水均益,是我的好哥们。4月1日,我们不约而同都撤到了科威特城,因为我的父母在海湾战争之后就移民到了那里。在科威特燥热然而安静的夜晚,我们一帮记者无事可干,坐在海风习习的海边,喝着从美军营拿来的啤酒,吸着三五烟。我问水记者:为什么中国媒体对萨达姆残暴统治带给人民的灾难视而不见,甚至还支持他?你的镜头怎么删掉了巴士拉人民拿着鲜花欢迎美英联军的场面?让我不明白的是,那天我就在现场给他充当阿语翻译。这个伶牙利齿的哥们突然变得沉默起来。

   我很欢迎美国解放我自己的国家,推翻萨达姆这个暴君。我的血液里流淌着伊斯兰民族的信仰和气节。但我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我的阅历让我不能拒绝现代文明——民主和自由。我爱伊拉克,但我更爱自由。
   4月8日,我返回巴格达,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我仍然保留伊拉克国籍。因为我深爱的妻子阿丽塔和女儿小丽塔还留在这里,我们的家就在巴格达大学附近。我的岳父是萨达姆政府高官,是一个学识渊博的善良人,他在英国留学生活了十年。两伊战争以后,被萨达姆花言巧语蒙骗返回自己的祖国参与国家建设。他热爱自己的家园,但是,他的善良愿望很快被无情的现实摧毁了:政府官员禁止出国,所有家人也在严限之列,否则留下的亲人以叛国罪秘密处死。这就是我的妻子和女儿还留在巴格达的原因。
   9日,我来到了巴格达街头,把长久压抑心底对自由的渴望彻底释放出来。尽管城区还有零星的战斗,流弹飞舞,尽管萨达姆生死不知,还是名义上的国家领袖。但是,全世界爱好和平自由的人民,应该为我、为所有伊拉克人获得自由高兴;尽管这场战争让我的许多同胞失去生命,但是,他们的死却换来了大多数伊拉克人民获得了自由,这就是我的国家,从独裁走向自由,必然要付出的沉重代价。他们才是我们伊斯兰民族真正的英雄!
   那些仍被萨达姆裹胁和欺骗的政府官员、准军事人员、共和卫队、特别卫队的官兵,大多数都是伊拉克这个凋敝国家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害怕人民正义的审判。反戈或者擒获萨达姆是他们最现实的出路。
   我拿着相机摄下了巴格达人在街头欢舞的经典场面。他们将20多年恐怖统治积压的所有愤怒,发泄在洗劫萨达姆宫殿、警察局、政府机构上。我理解他们,我不认为这是趁火打劫。
   最后,我要自豪地告诉全世界爱好自由的人们:你们在电视画面看到的那幅巴格达市民摧毁暴君萨达姆铜像的镜头里面,就有我的身影。我还要透露一个秘密:联军坦克进入乐园广场,就是我引路走的捷径,绕开了可能埋伏狙击手的街区。联军士兵蒙在独裁者萨达姆丑恶面孔上的那面美国旗,是我这次从科威特带回来的。M1坦克上的美国旗小了点,我递给他们这面大旗子。让美国旗飘扬在我的祖国,虽然我内心隐隐作痛,我的妻儿也不会赞同我这样做,但是,良知和理性告诉我:此时此刻,我只愿做一个超越国界和仇恨的世界人,情愿忘记自己的民族和肤色。
   亲爱的爱好和平和自由的人们,原谅我不能告诉你们我的名字,只愿你们记住:我,还有善良的伊拉克人民盼望早日结束战争,萨达姆政权早日灭亡。请伸出你们友爱援助之手,帮助建设我们倒退了24年的家园,让伊拉克兄弟姐妹获得真正的幸福和自由。
   也为遥远友好的中国人民祈福!
   
    你们忠实的朋友 萨伊德.××× 于巴格达
   
   
   (此文内容虚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