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水文集]->[人民日报名笔马立诚出走,似显异见者姿势]
刘水文集
·苏阿战争揭示苏联共产帝国的虚弱——战争巨片《第九突击队》观感
·社会主义国家都搞窃听——评《窃听风暴》
·制度的力量——重读《古拉格群岛》
·《江泽民文选》密码
·政府永远匍匐于人民脚下——希拉里《亲历历史》视角
档案
·亲历广州9•16反日保钓游行
·父亲的革命江湖(上)
·父亲的革命江湖(下)
·一份逃港“偷渡叛国”民间档案
·2010年5月26日实地采访富士康“十二跳”案(图)
·作为政治犯的列宁
·深圳岗厦村
·春运
·声明
·西安城墙
·回家·父亲的60年
·我等着秘密警察拎着手铐来砸门
·亲历手机被监控
·80后评选出“10个漂亮的中国男人”(文图)
·中秋夜在派出所看月亮
·寻人启事
·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想起我在南都的日子
·静静地走好,我们终将都会随你而去
·谁写的《六四诗集》?
·八九学运两大公案及其它
·10年前在深圳亲历香港回归
·我买禁书的经历
·我与禁书《往事并不如烟》
·中国记者的黑色2006年
·深圳警察黑社会化
·叛卖者的国度——我与奸细吴伟如的交往
·我没有敌人--写在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小说《监狱手记》(1-5)
·小说《监狱手记》(6-7)
·小说《监狱手记》(8-9)
·小说《监狱手记》(10)
·小说《监狱手记》(11)
·小说:愤怒的成长(上部)
·散文:<两代信仰不曾消失:我与父亲琐忆>
·我与何清涟的一面之交
·SARS之旅
·网络奇遇记
·《裸模风波》自序:裸体,在明暗之间
·《裸模风波》后记:寻觅自由
·2009年8月 个人图片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随笔
·批判与对话
·丁潇
·学者余虹自杀是廉价的
·国人性格与国家气质
·皮诺切特的政治遗产
·丽江古城
·李敖的两副面孔
·胡耀邦的六四
·我被我们的正义所鼓舞—祝贺民主论坛八周年
·韩足球入“四强”到东方文化的堕落
·把属于历史的还给历史——《河殇》出台内情及其大辩论
·颠覆者
·黑夜
·冬天里的宣言——写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自由门
·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国家怨妇——致李丽云肖志军夫妇
·
·深圳河
·自由周年祭
·再回深圳(配图)
·狱中诗一:你去远行
·狱中诗(二):别留下我
·狱中诗(三):祈祷
·狱中诗(四):吉它声荡漾在静静的囚牢
·狱中诗(五):我的天空
·狱中诗(六):你死了
·狱中诗(七):监狱如是说
·狱中诗(八):走路何须低头
·狱中诗(九):这个世界
·狱中诗(十):渴望流泪
·狱中诗(十一):重叠的世界
·狱中诗(十二):午夜狂想
·狱中诗(十三):断裂带
·狱中诗(十四):拒绝失败
·狱中诗(十五):为自由塑像
·狱中诗(十六):自由不老
·狱中诗(十七):雨地里,有人洗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民日报名笔马立诚出走,似显异见者姿势

   昨天,原人民日报评论员马立诚,披挂香港凤凰卫视“时事开讲”评论员的招牌正式亮相,评论大陆当局整肃媒体市场的话题。此前马欲离开北京的传言得到证实。“时事开讲”可谓找准了人,选对了马第一次出镜的话题。
   去年底,马的一篇《对日关系新思维》一经发表,受到极大非议,甚至谩骂。在此,我不想就这篇文章发表看法。马出走经营多年的《人民日报》,看来具有许多悲壮意义和难言之隐。但对他选择凤凰,还是为他喝彩,他早就应该出走,脱离现体制;早就该选择一个言说自由的舞台。因为他的学识和能量,在他与凌志军合著的、轰动海内外的《交锋》一书,早作出了注解。这次凤凰没有事先张扬,许多人都猜测他会去那里。香港电视媒体,只有凤凰可以接纳他,凤凰的发展战略也透露出来。凤凰作为一个私营传媒机构,尽管营地设在香港,不能否认的是,受众和赢利绝大多数来自中国大陆,而来自大陆的马立诚的加盟,无疑将提升凤凰的亲和力,相信马在凤凰有足够的空间可以发挥。可谓双赢。马是一个学者型传媒人,又在当局第一日报浸润经年,对大陆的政经局面,烂熟于心。从报纸走向电视,对许多迷局会有独到的看法。
   他以前在《人民日报》撰文,要琢磨当局意图,跟中共意识形态不会有太大出入。在“酱缸”太久,思维习惯圄于党国一元形态,这是毫无疑问的。他不可能马上适应言论自由的香港媒体。从昨天在镜头前的表现观察,马的气色、状态不错。早前,马作为特邀嘉宾,在凤凰的“世纪大讲堂”有一次预演,神色显然不及这次。就凤凰现有的时事评论员曹景行、阮次山、何亮亮、杨景宁等来看,马的本土优势凸显。因为他来自大陆,了解大陆。关键是他敢不敢放开胆子说话。
   马的出走,似显体制内不同异见者的选择,但没有迹象表明,他是被安插到凤凰搞统战的。
   有网友说,凤凰是CCTV—14,尽然却不尽然。凤凰是亲共电视机构,比外不足,比内有余。就言论开放程度,凤凰无法跟亚视明珠台(PEARL)、本港台、国际台比拟,更不能与FOX、BBC等相提并论,节目质量,开放度和收视率,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虽然珠三角地区及大陆一些星级宾馆都可收看到这几家电视节目,但是,在大陆当局看来那些敏感的节目内容,都会被即时屏蔽。所以,我关注马出走的象征性姿态。对一个有良知的人,《人民日报》并不是攫取名利的通道。不合作,本身就是一种反抗的姿态,尽管来得晚了点。再联想到李慎之被人津津乐道的“群体吊丧”现象,除了表现出自由主义者集体被阉割的反弹外,同时,也隐含自由主义在中国魂魄未绝。不管什么原因,马立诚出走体制的勇气,要比缩在糜烂体制内终老的李慎之,将要被人称道得多。最腐烂的局部,最有希望诞生新兴力量。如果排除政府有意保护的因素,断掉《人民日报》的财政补贴和人事关系,那第一个在媒体竟争市场上倒闭的国家级大报就该是《人民日报》。

   一般而言,在新闻自由的国土上,倒闭的都是读者不欢迎的媒体,留下的都是精华;在新闻禁锢的地方,遭受打压,甚至倒闭的往往是国民最欢迎的媒体。《南方周末》、《21世纪环球报道》,更早的《上海经济导报》、《深圳青年报》就是例子。
   媒体是社会公正的守夜人。如果媒体只发出一种声音并不择手段的敛财,且没有职业操守自律,那这个社会就无正义可言。我们今天就处在被谎言和虚假充斥的罗网里。希望更多的马儿跳出来,还原一个新闻人应有的独立立场和尊严。
   意识形态铁板一块,作茧自缚的必然是自己。异见者,往往是摧毁独裁禁锢的唯一武器,但也是独裁政权最严酷镇压的对象。最近香港立法议员刘慧卿说了一句“台湾人民决定台湾的前途”,说实在的,我看不出这话错在哪里?跟台独扯不上关系。董特首屈从民意压力,撤消23条立法草案,这才是民主社会的常态。而大陆媒体授意于各级宣传部门,一再片面报导,肢解刘的言论,甚至不惜封锁真实信息,愚弄大陆民众,借以挑动民间“统一”台湾的虚妄的民族主义情绪。这种新闻谎言,表面上是向刘惠卿泼污水,实则是对台湾当局施压。如果对全民公决还抱有敌意和怀疑的话,那真要诅咒人类几千年的进化史了;如果国家命运任由一个靠暴力夺得政权的执政党来摆布,那只有无尽的人治灾难,国家注定会多灾多难。从这个角度理解,人权高于主权是正确的。阿灵敦爵士说“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腐败”,被中共在54年里不断的验证着。伊拉克在萨达姆独裁统治下,大小监狱关满了所谓的政治犯,处决的异见者成千上万。这样的主权意义上的国家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外交、军事都是为萨达姆一个人服务的,人民的自由在哪里?一个党自说自言代表民意,一个人又统驭着这个党,这是最最反人民的,最最可怕的;如果一个党只爱自己,不爱人民,那这个党还能走多远?党的意志是人民的意志,还是人民的意志是党的意志是国家的意志?这是判断民主国家和独裁国家的定律。
   所以,独立传媒能够发出声音是多么的珍贵,而独立传媒是由无数个具独立立场的记者编辑评论员来体现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