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水文集]->[人民日报名笔马立诚出走,似显异见者姿势]
刘水文集
·10年前在深圳亲历香港回归
·我买禁书的经历
·我与禁书《往事并不如烟》
·中国记者的黑色2006年
·深圳警察黑社会化
·叛卖者的国度——我与奸细吴伟如的交往
·我没有敌人--写在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小说《监狱手记》(1-5)
·小说《监狱手记》(6-7)
·小说《监狱手记》(8-9)
·小说《监狱手记》(10)
·小说《监狱手记》(11)
·小说:愤怒的成长(上部)
·散文:<两代信仰不曾消失:我与父亲琐忆>
·我与何清涟的一面之交
·SARS之旅
·网络奇遇记
·《裸模风波》自序:裸体,在明暗之间
·《裸模风波》后记:寻觅自由
·2009年8月 个人图片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随笔
·批判与对话
·丁潇
·学者余虹自杀是廉价的
·国人性格与国家气质
·皮诺切特的政治遗产
·丽江古城
·李敖的两副面孔
·胡耀邦的六四
·我被我们的正义所鼓舞—祝贺民主论坛八周年
·韩足球入“四强”到东方文化的堕落
·把属于历史的还给历史——《河殇》出台内情及其大辩论
·颠覆者
·黑夜
·冬天里的宣言——写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自由门
·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国家怨妇——致李丽云肖志军夫妇
·
·深圳河
·自由周年祭
·再回深圳(配图)
·狱中诗一:你去远行
·狱中诗(二):别留下我
·狱中诗(三):祈祷
·狱中诗(四):吉它声荡漾在静静的囚牢
·狱中诗(五):我的天空
·狱中诗(六):你死了
·狱中诗(七):监狱如是说
·狱中诗(八):走路何须低头
·狱中诗(九):这个世界
·狱中诗(十):渴望流泪
·狱中诗(十一):重叠的世界
·狱中诗(十二):午夜狂想
·狱中诗(十三):断裂带
·狱中诗(十四):拒绝失败
·狱中诗(十五):为自由塑像
·狱中诗(十六):自由不老
·狱中诗(十七):雨地里,有人洗澡
·狱中诗(十八):高墙,遮断望眼
·诗两首
·诗:走上街头——祭奠六四死难者
·诗:见证2003(两首)——致北京“新青年学会”徐杨靳张四君子
·2004,用心灵丈量自由
·春天——致天安门母亲
其它
·提名刘水先生为2008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之人权奖政论奖候选人
·致“自由中国网站”公开信
·VOA述评文章
·答张裕兄兼提建议
·二答张裕秘书长兼致笔会理事会
·给余杰王怡的伤口上撒把盐
·杜导斌,不要自己把自己打倒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的联署公开信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联署公开信》不定期延长公告
·捍卫公民出境(国)、回国权利
·致新浪总编陈彤的公开信
·小格局的牛博网
·9月9日被刻意淡忘的毛泽东
·删帖杂谈
·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行为艺术(多图)
·广州亚运前一刻
·养猫记
·微博辑录(2011-10-01——2011-10-1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民日报名笔马立诚出走,似显异见者姿势

   昨天,原人民日报评论员马立诚,披挂香港凤凰卫视“时事开讲”评论员的招牌正式亮相,评论大陆当局整肃媒体市场的话题。此前马欲离开北京的传言得到证实。“时事开讲”可谓找准了人,选对了马第一次出镜的话题。
   去年底,马的一篇《对日关系新思维》一经发表,受到极大非议,甚至谩骂。在此,我不想就这篇文章发表看法。马出走经营多年的《人民日报》,看来具有许多悲壮意义和难言之隐。但对他选择凤凰,还是为他喝彩,他早就应该出走,脱离现体制;早就该选择一个言说自由的舞台。因为他的学识和能量,在他与凌志军合著的、轰动海内外的《交锋》一书,早作出了注解。这次凤凰没有事先张扬,许多人都猜测他会去那里。香港电视媒体,只有凤凰可以接纳他,凤凰的发展战略也透露出来。凤凰作为一个私营传媒机构,尽管营地设在香港,不能否认的是,受众和赢利绝大多数来自中国大陆,而来自大陆的马立诚的加盟,无疑将提升凤凰的亲和力,相信马在凤凰有足够的空间可以发挥。可谓双赢。马是一个学者型传媒人,又在当局第一日报浸润经年,对大陆的政经局面,烂熟于心。从报纸走向电视,对许多迷局会有独到的看法。
   他以前在《人民日报》撰文,要琢磨当局意图,跟中共意识形态不会有太大出入。在“酱缸”太久,思维习惯圄于党国一元形态,这是毫无疑问的。他不可能马上适应言论自由的香港媒体。从昨天在镜头前的表现观察,马的气色、状态不错。早前,马作为特邀嘉宾,在凤凰的“世纪大讲堂”有一次预演,神色显然不及这次。就凤凰现有的时事评论员曹景行、阮次山、何亮亮、杨景宁等来看,马的本土优势凸显。因为他来自大陆,了解大陆。关键是他敢不敢放开胆子说话。
   马的出走,似显体制内不同异见者的选择,但没有迹象表明,他是被安插到凤凰搞统战的。
   有网友说,凤凰是CCTV—14,尽然却不尽然。凤凰是亲共电视机构,比外不足,比内有余。就言论开放程度,凤凰无法跟亚视明珠台(PEARL)、本港台、国际台比拟,更不能与FOX、BBC等相提并论,节目质量,开放度和收视率,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虽然珠三角地区及大陆一些星级宾馆都可收看到这几家电视节目,但是,在大陆当局看来那些敏感的节目内容,都会被即时屏蔽。所以,我关注马出走的象征性姿态。对一个有良知的人,《人民日报》并不是攫取名利的通道。不合作,本身就是一种反抗的姿态,尽管来得晚了点。再联想到李慎之被人津津乐道的“群体吊丧”现象,除了表现出自由主义者集体被阉割的反弹外,同时,也隐含自由主义在中国魂魄未绝。不管什么原因,马立诚出走体制的勇气,要比缩在糜烂体制内终老的李慎之,将要被人称道得多。最腐烂的局部,最有希望诞生新兴力量。如果排除政府有意保护的因素,断掉《人民日报》的财政补贴和人事关系,那第一个在媒体竟争市场上倒闭的国家级大报就该是《人民日报》。

   一般而言,在新闻自由的国土上,倒闭的都是读者不欢迎的媒体,留下的都是精华;在新闻禁锢的地方,遭受打压,甚至倒闭的往往是国民最欢迎的媒体。《南方周末》、《21世纪环球报道》,更早的《上海经济导报》、《深圳青年报》就是例子。
   媒体是社会公正的守夜人。如果媒体只发出一种声音并不择手段的敛财,且没有职业操守自律,那这个社会就无正义可言。我们今天就处在被谎言和虚假充斥的罗网里。希望更多的马儿跳出来,还原一个新闻人应有的独立立场和尊严。
   意识形态铁板一块,作茧自缚的必然是自己。异见者,往往是摧毁独裁禁锢的唯一武器,但也是独裁政权最严酷镇压的对象。最近香港立法议员刘慧卿说了一句“台湾人民决定台湾的前途”,说实在的,我看不出这话错在哪里?跟台独扯不上关系。董特首屈从民意压力,撤消23条立法草案,这才是民主社会的常态。而大陆媒体授意于各级宣传部门,一再片面报导,肢解刘的言论,甚至不惜封锁真实信息,愚弄大陆民众,借以挑动民间“统一”台湾的虚妄的民族主义情绪。这种新闻谎言,表面上是向刘惠卿泼污水,实则是对台湾当局施压。如果对全民公决还抱有敌意和怀疑的话,那真要诅咒人类几千年的进化史了;如果国家命运任由一个靠暴力夺得政权的执政党来摆布,那只有无尽的人治灾难,国家注定会多灾多难。从这个角度理解,人权高于主权是正确的。阿灵敦爵士说“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腐败”,被中共在54年里不断的验证着。伊拉克在萨达姆独裁统治下,大小监狱关满了所谓的政治犯,处决的异见者成千上万。这样的主权意义上的国家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外交、军事都是为萨达姆一个人服务的,人民的自由在哪里?一个党自说自言代表民意,一个人又统驭着这个党,这是最最反人民的,最最可怕的;如果一个党只爱自己,不爱人民,那这个党还能走多远?党的意志是人民的意志,还是人民的意志是党的意志是国家的意志?这是判断民主国家和独裁国家的定律。
   所以,独立传媒能够发出声音是多么的珍贵,而独立传媒是由无数个具独立立场的记者编辑评论员来体现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