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水文集]->[新闻封锁比SARS病毒更可怕]
刘水文集
·“民工荒”是农民工用脚给城市投票
·推荐诺奖得主赫塔·米勒新作《安全局还在行动》
·八零后:被去政治化的一代
·总统坠机惨案背后的波兰
·新闻如何自由
·谷歌退守自由
·无业和流浪是基本公民权
·北京流动人口管控监狱化
·弑童案揭穿中国社会密码
·赵作海案:合法的作恶者
·探访富士康大本营
·“80后”眼里的文革
·朝鲜有个郑大世
·与大贪官胡长清一面之缘
·从米奇尼克对话看社会转型
·苏东转型后的共产党出路
·北大清华代表的邪恶教育制度
·在郭德纲被封杀时刻站在他一边
·海来特•尼亚孜何以被重判?
·暗杀记者将不是预言
·邓玉娇案是民间的一次集体操练
·巴东县政府23日所发邓案新闻通报无效
·当官员生殖器成为公器时
·巴东:溃烂的恐怖之城
·艾未未三博客被封
·权力正在强暴邓玉娇
·艾未未是一个良民
·流氓余秋雨
·支持工信部安装“绿坝”
·邓玉娇案一审判决后的十个追问
·逯军说了真话
·人民公敌——城管
·监狱里那只美丽的蝴蝶
·被骗30年
·向南都致敬
·伍皓们的伪善
·敦促昆明警察弃暗投明书
·“诽谤政府”罪为何大行其道?
·昆明警方在造案报复
·集体的意识形态化
·城市拆迁
·重读李敖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第十个记者节感想
·暴力司法:有感昆明少女卖淫案和福州言论案
·我以人头担保:昆明警方在造案
·经济危机背景下的陇南民变
·领袖图腾“胡哥加油”
·江艺平:一个比百万军队强悍的女人
·“不折腾”将成为09年的流行词
·论‘三鹿’的倒掉
·爱他就成全他——有感于冉云飞先生和他的朋友
·我所见识的大陆新闻界
·《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杀人不过头点地
·讨薪民工
·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牛博网解封有感
·我们,再见
·贵州德江政府与民为敌
·央视被烧穿的脸
·中国的政治禁忌
·2009年的灾祸与梦想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闻封锁比SARS病毒更可怕

   SARS突发当属不幸,新闻信息垄断当属不幸之中的最大不幸。受众就象裸露在荒原上的羔羊,灭顶之灾的大风暴即将来临,却被蒙蔽——官方说病毒得到有效控制,一切都很稳定,依然风和日丽。广东SARS大面积暴发,卫生部部长张文康还在信口雌黄,散布谎言。
   
   有媒体记者坦言,这是一次机遇,一次新闻人的职业机遇。但是,在初期,他们报道的上限也只在医院,各地政府采取哪些隔离、补救措施方面打转。某些领导将表面上宣传sars,作为显摆政绩的大好机会。传染病人,家属怎么样了,几乎没有报道。媒体在作秀,各地政府也在作秀。我们这个民族,喜欢造弄庞大的运动声势,媒体更喜欢煽情,有谁关注个体生命,关注病死的个体。当局非常善于把一个公共事件,甚至危机事件,导演成一次全民运动;政府善于把社会事件政治化。全国第一个萨斯病人,据说来自广东中山。他的染病过程,生活环境,这对公众都是有警鉴作用的原始资讯。敏感的广东媒体不会想不到。多好的新闻素材,但是没有见诸报道。正常吗?确实正常;不正常吗?确实不正常。新闻自由度如何,在这一问一答中立见分晓。
   
   在公开报道中,没有看见病死者名字出现,至少笔者认为,身染萨斯不是耻辱的事,也不牵涉个人隐私,及时通报,可以减少交叉感染,得到及时救治。中国内地、港台,按官方统计死者累计已达200余人。他们的年龄、性别、死亡时间、发病、确诊、可能感染渠道等等,都对公众有效预防萨斯具有参考价值,对专家精确判断大有益处。毕竟病毒还在流传。它跟水灾、矿难并不一样,那是一次性的,矿难死者的隐私值得尊重,事件值得记取。灾难突降到个体身上,非常不幸。没有理由用道德标准来测度。道德是什么?道德等同于伪善。我向来厌恶道德,厌恶用道德判断事物。我宁可相信法律(好的法律)。如果用道德来维护社会运转,那我们只有倒退向中世纪,倒退向野蛮,倒退向更大的专制和独裁。

   
   媒体站在自搭的道德高地上,在专断地指责那些退出一线的医护人员,称他们是“逃兵”。让人愤怒。香港各大医院在抽调一线医护人员时,主管都会主动征询医护人员的去留意见。退留自定,决不强制。央视在采访广东一医院护士长时,问有没有想过退出?那护士长答,我怕别人说我是逃兵。人都有软弱的一面,那些说不怕感染病毒的人,倒成了活神仙。那些怀着惊惧,依然赴在第一线的人们,让人敬佩。在民主制度下,媒体扮演的是社会公器的角色。如果媒体仅仅被一个利益集团掌控,哪里还有新闻自由可言?哪里还会有客观真相?哪里还会倾注人性,关注个体?
   
   在最近的一次旅行中,我亲眼目睹民间防病毒的某些做法。住在长沙市区,半夜时分,总被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吵醒,糊里糊涂,不知道外面在干什么。在一家餐厅用餐,门外突然鞭炮又起。才想起来,赶忙向服务小姐打问,她答,他们在驱赶非典。搜遍当地媒体,没有发现只言片语来报道这种荒唐的行为。这种愚昧方法,当然是一个新闻事件。在“报喜不报忧”,捂、盖、压的意识形态里,“皇帝的新装”总是出现在媒体的新闻理念里。再联想到网络里飞舞的“民间治非典”的种种偏方和谣言,这岂不是新闻自由缺失的反弹和暗合?“竖子不成器,遂使流言泛滥”。从来没有听闻香港民间扮神弄鬼抵御萨斯的行为,为何?市民素质高之外(主要是应对灾难的心理素质强),政府透明,媒体客观是主要原因。事实也证明,香港遏止萨斯的能量是高效的。这不能少了媒体的一份功劳。
   
   初期,隐瞒疫情,政府扮演了非常不光彩的角色,而新闻媒体听信政府摆布,不据实报道,同样让人不齿,这是所有新闻人的耻辱!新闻垄断体制不打碎,民间办报不开放,新闻自由只是海市蜃楼。假如再发生类似社会突发事件,仍将付出巨大的社会成本和无辜生命。报业集团、刊物集团、电广集团不代表新闻体制市场化;开放书刊发行渠道,舍本求末;经济市场化不代表新闻自由,更不代表政治民主化;制度创新,政治文明,不是天上掉馅饼,必先从言论新闻自由起步,舍其,无疑就是谎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