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水文集]->[新闻封锁比SARS病毒更可怕]
刘水文集
·亲历广州9•16反日保钓游行
·父亲的革命江湖(上)
·父亲的革命江湖(下)
·一份逃港“偷渡叛国”民间档案
·2010年5月26日实地采访富士康“十二跳”案(图)
·作为政治犯的列宁
·深圳岗厦村
·春运
·声明
·西安城墙
·回家·父亲的60年
·我等着秘密警察拎着手铐来砸门
·亲历手机被监控
·80后评选出“10个漂亮的中国男人”(文图)
·中秋夜在派出所看月亮
·寻人启事
·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想起我在南都的日子
·静静地走好,我们终将都会随你而去
·谁写的《六四诗集》?
·八九学运两大公案及其它
·10年前在深圳亲历香港回归
·我买禁书的经历
·我与禁书《往事并不如烟》
·中国记者的黑色2006年
·深圳警察黑社会化
·叛卖者的国度——我与奸细吴伟如的交往
·我没有敌人--写在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小说《监狱手记》(1-5)
·小说《监狱手记》(6-7)
·小说《监狱手记》(8-9)
·小说《监狱手记》(10)
·小说《监狱手记》(11)
·小说:愤怒的成长(上部)
·散文:<两代信仰不曾消失:我与父亲琐忆>
·我与何清涟的一面之交
·SARS之旅
·网络奇遇记
·《裸模风波》自序:裸体,在明暗之间
·《裸模风波》后记:寻觅自由
·2009年8月 个人图片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随笔
·批判与对话
·丁潇
·学者余虹自杀是廉价的
·国人性格与国家气质
·皮诺切特的政治遗产
·丽江古城
·李敖的两副面孔
·胡耀邦的六四
·我被我们的正义所鼓舞—祝贺民主论坛八周年
·韩足球入“四强”到东方文化的堕落
·把属于历史的还给历史——《河殇》出台内情及其大辩论
·颠覆者
·黑夜
·冬天里的宣言——写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自由门
·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国家怨妇——致李丽云肖志军夫妇
·
·深圳河
·自由周年祭
·再回深圳(配图)
·狱中诗一:你去远行
·狱中诗(二):别留下我
·狱中诗(三):祈祷
·狱中诗(四):吉它声荡漾在静静的囚牢
·狱中诗(五):我的天空
·狱中诗(六):你死了
·狱中诗(七):监狱如是说
·狱中诗(八):走路何须低头
·狱中诗(九):这个世界
·狱中诗(十):渴望流泪
·狱中诗(十一):重叠的世界
·狱中诗(十二):午夜狂想
·狱中诗(十三):断裂带
·狱中诗(十四):拒绝失败
·狱中诗(十五):为自由塑像
·狱中诗(十六):自由不老
·狱中诗(十七):雨地里,有人洗澡
·狱中诗(十八):高墙,遮断望眼
·诗两首
·诗:走上街头——祭奠六四死难者
·诗:见证2003(两首)——致北京“新青年学会”徐杨靳张四君子
·2004,用心灵丈量自由
·春天——致天安门母亲
其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闻封锁比SARS病毒更可怕

   SARS突发当属不幸,新闻信息垄断当属不幸之中的最大不幸。受众就象裸露在荒原上的羔羊,灭顶之灾的大风暴即将来临,却被蒙蔽——官方说病毒得到有效控制,一切都很稳定,依然风和日丽。广东SARS大面积暴发,卫生部部长张文康还在信口雌黄,散布谎言。
   
   有媒体记者坦言,这是一次机遇,一次新闻人的职业机遇。但是,在初期,他们报道的上限也只在医院,各地政府采取哪些隔离、补救措施方面打转。某些领导将表面上宣传sars,作为显摆政绩的大好机会。传染病人,家属怎么样了,几乎没有报道。媒体在作秀,各地政府也在作秀。我们这个民族,喜欢造弄庞大的运动声势,媒体更喜欢煽情,有谁关注个体生命,关注病死的个体。当局非常善于把一个公共事件,甚至危机事件,导演成一次全民运动;政府善于把社会事件政治化。全国第一个萨斯病人,据说来自广东中山。他的染病过程,生活环境,这对公众都是有警鉴作用的原始资讯。敏感的广东媒体不会想不到。多好的新闻素材,但是没有见诸报道。正常吗?确实正常;不正常吗?确实不正常。新闻自由度如何,在这一问一答中立见分晓。
   
   在公开报道中,没有看见病死者名字出现,至少笔者认为,身染萨斯不是耻辱的事,也不牵涉个人隐私,及时通报,可以减少交叉感染,得到及时救治。中国内地、港台,按官方统计死者累计已达200余人。他们的年龄、性别、死亡时间、发病、确诊、可能感染渠道等等,都对公众有效预防萨斯具有参考价值,对专家精确判断大有益处。毕竟病毒还在流传。它跟水灾、矿难并不一样,那是一次性的,矿难死者的隐私值得尊重,事件值得记取。灾难突降到个体身上,非常不幸。没有理由用道德标准来测度。道德是什么?道德等同于伪善。我向来厌恶道德,厌恶用道德判断事物。我宁可相信法律(好的法律)。如果用道德来维护社会运转,那我们只有倒退向中世纪,倒退向野蛮,倒退向更大的专制和独裁。

   
   媒体站在自搭的道德高地上,在专断地指责那些退出一线的医护人员,称他们是“逃兵”。让人愤怒。香港各大医院在抽调一线医护人员时,主管都会主动征询医护人员的去留意见。退留自定,决不强制。央视在采访广东一医院护士长时,问有没有想过退出?那护士长答,我怕别人说我是逃兵。人都有软弱的一面,那些说不怕感染病毒的人,倒成了活神仙。那些怀着惊惧,依然赴在第一线的人们,让人敬佩。在民主制度下,媒体扮演的是社会公器的角色。如果媒体仅仅被一个利益集团掌控,哪里还有新闻自由可言?哪里还会有客观真相?哪里还会倾注人性,关注个体?
   
   在最近的一次旅行中,我亲眼目睹民间防病毒的某些做法。住在长沙市区,半夜时分,总被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吵醒,糊里糊涂,不知道外面在干什么。在一家餐厅用餐,门外突然鞭炮又起。才想起来,赶忙向服务小姐打问,她答,他们在驱赶非典。搜遍当地媒体,没有发现只言片语来报道这种荒唐的行为。这种愚昧方法,当然是一个新闻事件。在“报喜不报忧”,捂、盖、压的意识形态里,“皇帝的新装”总是出现在媒体的新闻理念里。再联想到网络里飞舞的“民间治非典”的种种偏方和谣言,这岂不是新闻自由缺失的反弹和暗合?“竖子不成器,遂使流言泛滥”。从来没有听闻香港民间扮神弄鬼抵御萨斯的行为,为何?市民素质高之外(主要是应对灾难的心理素质强),政府透明,媒体客观是主要原因。事实也证明,香港遏止萨斯的能量是高效的。这不能少了媒体的一份功劳。
   
   初期,隐瞒疫情,政府扮演了非常不光彩的角色,而新闻媒体听信政府摆布,不据实报道,同样让人不齿,这是所有新闻人的耻辱!新闻垄断体制不打碎,民间办报不开放,新闻自由只是海市蜃楼。假如再发生类似社会突发事件,仍将付出巨大的社会成本和无辜生命。报业集团、刊物集团、电广集团不代表新闻体制市场化;开放书刊发行渠道,舍本求末;经济市场化不代表新闻自由,更不代表政治民主化;制度创新,政治文明,不是天上掉馅饼,必先从言论新闻自由起步,舍其,无疑就是谎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