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宾雁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宾雁作品选编]->[他们什麽也没有学到]
刘宾雁作品选编
·刘宾雁先生和夫人朱洪照片
·江泽民见“好”不收,恐怕要后悔
·磐石出现裂缝,新的转折时机到来
·“以薪养廉”能行得通吗?
·六四以来,中共放弃阳光道,走上独木桥
·巨债与腐败——中国经济的定时炸弹
·法轮功禁而不止,党中央一筹莫展
·中国人,你无处可逃了!” ──《中国之毁灭》(序言)
·阿根廷---中国的先兆
·中美刑罚之异同
·王若水,中国的思想之星陨灭了!
·政治国家与我们的祖国——国家概念的两个关键区别
·只要你寻找──《中国之路》创刊赠言
·刘宾雁: 话说1975年
·迷雾重重的中共八十年
·左派祸国
·中俄改革之比较
·寻找共产党
·现在是中国最好的时候?
·刘宾雁早期名作:本报的内部消息
·刘宾雁早期作品: 在桥梁工地上
·我和陈世忠终究都成了失败者
· 大饼越来越大,穷人的份越来越小
·谈香港七.一大游行的成功
·借周正毅案能否揭开上海的盖子
·刘栓霞案必须重新审理
·那颗星并未陨落(郝瓦德·迪恩)
·下一个泡沫是中国?
·“精英”的叛卖
·人在中国,价值几何?
·中国有块殖民地
·美容就可解放妇女?
·心中装着多少中国人?
·四寡妇大闹华盛顿
·应该由谁治理香港?
·胡温新政新在哪里?
·卢跃刚破天荒的挑战
·破坏教育的后果
·如何看49年以来中共统治下的历史
·吸毒与中共的非人化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走向势均力敌?
·「九一八」73周年谈日本侵略中国
·美国大选
·救火还是放火?
·多言兴邦
·赵紫阳的政治改革
·怎样告别革命?是否告别得了?
·〈中國獨立筆會中心自由寫作獎頒獎〉筆會主席劉賓雁演說詞
·他们什麽也没有学到
·谁是反革命?
·赵紫阳给中共出难题
·朦胧政治Tsunami
·中共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赵紫阳大战胡锦涛
·自寻崩溃——读新书《崩溃》
·是谁害死了社会主义?
·中国为什么没有这样的作家?
·没想到在国外过这个生日
·小说家李锐道破中国要害
·程渝中获“世界新闻自由”奖令人振奋
·胡锦涛怕李锐什么?
·且看下回分解
·美国法官出缺
·今年的夏天不平常
·居安思危还是居危思安?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他们什麽也没有学到

   

   作者:刘宾雁

   --------------------------------------------------------------------------------中国的事,常叫人弄不明白。比如改革吧,搞了25年了,可是你要是问一问某位中央领导,1979年那时候爲什麽非要搞一场改革不可呢?他就未必能回答得上来。因爲改革究竟要达到什麽目标,从来很少探讨,这才提供了一个方便,当他们已经在实行毛泽东时代那一套东西时,人们也不会吃惊了。比如,最近又逮捕了一位新闻记者赵岩,明里说他泄露了国家机密,实际上却是由于它背离了毛泽东时代的准则,非但不去帮助党掩盖罪恶,反倒站在群衆一方和党作对了。党不喜欢谁就可以把谁抓起来,这也是毛泽东时代的规矩。当年邓小平的改革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平反冤假错案,把毛泽东时代错杀、错抓、错判的人都一一给以平反。只是做得很不彻底,也因爲各级干部顶著不肯落实,所以几十年的冤案明明早已查实,还硬是不给平反,到现在还必须进京上访。另外,更严重的是,这边在给老案平反,那边还在继续制造新的冤假错案。这就是中国改革遇到的最大的麻烦:你要平反冤假错案,而原来制造那些案子的人现在还在台上,你又不去处理那些人,还让他们继续掌权,继续冤枉好人,那改革怎麽成功得了呢?

   中国现在确实面临著一个大问题,不能回避了:1979年开始的那个改革,究竟是不是还在进行? 你到国内去看一看,经济是热气腾腾,高楼大厦建造了很多。生活条件确实改变了很多。可是你再看看社会,看看人,特别是底层的人,他们的地位有了什麽变化,你就会发现他们照样受轻视、受欺负,连保护自己生命和安全的权利都没有。现在确实比毛泽东时代自由了一些,但是手里有权和有钱的人,他们的自由就大得多了。毛泽东时代干部能成爲亿万富翁吗?敢包二奶吗?政府和老板们能够长期扣发工人的工资吗?警察能随便抓人、打人和栽赃陷害吗?乡镇干部 能够用贪污来的钱放高利贷吗?共产党搞改革,当然是爲了它自己,保住政权了。但是即使是爲了保住政权不倒,也要对毛泽东所实行的那一套制度开开刀吧。最根本的一条,就是把宪法所许诺的人们应享有的自由和权利交还给人民。而八十年代以来他们干得最起劲的却恰恰就是反对这一点,硬是要维持毛泽东时代专制独裁的制度不变,从而也就给官员的腐败大开绿灯,直到把自己推到毁灭的边缘!九十年代以来的历史证明,正是由于旧政治制度不变,给江泽民搞大倒退提供了条件,而改革也就被葬送了。

   八十年代先后搞了三次所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谁坚持改革,谁就是搞“自由化”,就必须打倒。赵岩和我们这些在八十年代被打倒的人一样,也是不甘心改革就这麽被葬送了,投入到群衆的维权运动里去,于是就变成了他们的敌人!

   我们这些年纪大一些的人,早在八十年代中期就觉得改革出了问题,反对改革的人得势,真正的改革派不是受压,就是索性被搞掉。于是大家就开始盼望邓小平死了。一盼就是十几年,1997年他好不容易死去了。但是中国形势居然没有任何变化!于是又来盼江泽民下台。他也下台了,但结果如何呢?所谓的“胡、温新政”,不过是一场幻想!现在他们终于亮出旗帜来了。好像就是要回归到毛泽东时代!简直叫人难以置信!他们究竟从中国的历史里学到了什麽?

   我说过,当今中共最大的危机之一,就是中国的种种危机,和1956?57年(那可以说是中国的第一次改革)相比,严重程度恐怕增加了百倍也不止,而中共新一代领导人的水平,至多相当于毛泽东的百分之一。做这样的比较不可能是科学的,但我相信绝没有夸大,因爲很多因素还没有包括进去。比如那个党已经完全改变了性质,比如人民对党的态度已经从绝对信任变爲心存敌意。再说,不论你采取什麽新策略,比如说一面给工农一点小恩小惠、一面对知识份子实行高压,就能瞒过中国人的耳目,看不见你在向毛泽东时代倒退吗?或者说,以爲既然工农大衆对毛泽东有所留恋,就不会反对向六十年代倒退,恐怕都是幻想。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