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宾雁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宾雁作品选编]->[中俄改革之比较 ]
刘宾雁作品选编
·刘宾雁先生和夫人朱洪照片
·江泽民见“好”不收,恐怕要后悔
·磐石出现裂缝,新的转折时机到来
·“以薪养廉”能行得通吗?
·六四以来,中共放弃阳光道,走上独木桥
·巨债与腐败——中国经济的定时炸弹
·法轮功禁而不止,党中央一筹莫展
·中国人,你无处可逃了!” ──《中国之毁灭》(序言)
·阿根廷---中国的先兆
·中美刑罚之异同
·王若水,中国的思想之星陨灭了!
·政治国家与我们的祖国——国家概念的两个关键区别
·只要你寻找──《中国之路》创刊赠言
·刘宾雁: 话说1975年
·迷雾重重的中共八十年
·左派祸国
·中俄改革之比较
·寻找共产党
·现在是中国最好的时候?
·刘宾雁早期名作:本报的内部消息
·刘宾雁早期作品: 在桥梁工地上
·我和陈世忠终究都成了失败者
· 大饼越来越大,穷人的份越来越小
·谈香港七.一大游行的成功
·借周正毅案能否揭开上海的盖子
·刘栓霞案必须重新审理
·那颗星并未陨落(郝瓦德·迪恩)
·下一个泡沫是中国?
·“精英”的叛卖
·人在中国,价值几何?
·中国有块殖民地
·美容就可解放妇女?
·心中装着多少中国人?
·四寡妇大闹华盛顿
·应该由谁治理香港?
·胡温新政新在哪里?
·卢跃刚破天荒的挑战
·破坏教育的后果
·如何看49年以来中共统治下的历史
·吸毒与中共的非人化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走向势均力敌?
·「九一八」73周年谈日本侵略中国
·美国大选
·救火还是放火?
·多言兴邦
·赵紫阳的政治改革
·怎样告别革命?是否告别得了?
·〈中國獨立筆會中心自由寫作獎頒獎〉筆會主席劉賓雁演說詞
·他们什麽也没有学到
·谁是反革命?
·赵紫阳给中共出难题
·朦胧政治Tsunami
·中共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赵紫阳大战胡锦涛
·自寻崩溃——读新书《崩溃》
·是谁害死了社会主义?
·中国为什么没有这样的作家?
·没想到在国外过这个生日
·小说家李锐道破中国要害
·程渝中获“世界新闻自由”奖令人振奋
·胡锦涛怕李锐什么?
·且看下回分解
·美国法官出缺
·今年的夏天不平常
·居安思危还是居危思安?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俄改革之比较

    接到一个俄国友人的来信,他的名字叫“德柳辛”,是一位汉学家,我们是一九四九年就认识了,已经很多年不见了。俄国的邮政有很深的问题,一封信常常一走就是几个月,所以通信也不多,但是我们俩都知道彼此心里关注的是什麽,他在这封信的开头写道:“我经常对自己提出的问题是,究竟到什麽时候中国和俄国才能找到一条真正光明的道路:知识份子对于两国落到今天的这种田地究竟应该承担多大的责任,我们这里也象中国一样很多人在争论这个问题有人把十月革命以来的所有的灾难多归就于知识份子,另一些人则认爲问题在于人民本身,在于民族性格,就象鲁迅和我们俄国的很多哲学家和作家所写的那样,德柳辛在信里写道:“俄国国内的一个情况和中国不同”。他说:“我们这里有很多共产党人他们倾向于东政教,有的倾向于法西斯,当然也有纯粹跟共产党无关的法西斯份子,崇拜希特勒的人,有保皇派认爲沙皇的后裔应该护卫,也有社会民族主义份子,史达林份子,还有各种派号的民族派,总之一些货色应有尽有。”

   我们中国啦还没有出现这种情况,那是因爲还没有政策自由,几十年来,我们看到前苏联和中国不同的方面比较多,而两国相同的一面就看得少了,而不同的方面,又是苏联不如中国方面的看得多,比中国强的一面看得少,其实两个国家相同和相似的地方还是很多的,德柳辛在信里面就写道:“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甚至还学起中国改革经验的结果,苏联改革的失败,根本上是由于苏联党内特权基层和保守力量抵抗和破坏而造成的。”我们中国又何常不是一样呢,不然就不会发生“六四”大屠杀,而没有“六四”的话,中国现在那就会大不一样了,就会有更多的民主,改革不至于走上邪路,腐败也不至于闹成今天的这个样子,我们两国之间有一个很大的差别,是中国发生文化大革命而苏联没有,这当然是中国的一个很大的不幸,但是文革大大的削弱了中囯共产党,这才是改革成爲一个必然的趋势,是党内反改革势力不象苏联那麽强大了,就这一点而言,这又成爲中国的一件幸事,问题是我们没有能够充分利用文革造成有利条件,没有能够动员广大群衆形成一个强大的力量去制服保守派,后来又错失了一九八九年的大好时机,这才落到今天这麽一种局面,我亲自在信里面写过,解决中国问题离不开人民的大多数,德柳辛赞同我的想法,他写道:我认爲你关于农民的看法是对的,因爲这是民族的基础,很多事情将取决于他们采取什麽态度,单靠于学识和知识份子是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这个制度的,而极端激进份子他们得不到人民的支援,也达不到民族派所争取的目标,他最后写道,说来令人难过,我们两国的一个相识之处是官僚主义和腐败都繁荣昌盛而谁又都不知道该怎麽样去和这种邪恶作斗争,最糟糕是人民对它习以爲常了,并不怎麽在意这些事,我最近收到一本国内出版的俄罗斯歌曲集,它里面的歌词有中文的也有俄文的,这表明中国人对俄国人的文化兴趣很高,我们估且仍然从俄国人那里学到很多东西,俄国发生的事,无论是好事坏事,也许比任何其他国家的事对我们都更富啓发性,一方面因爲一九一七年前的俄国和一九四九年以前的中国国情相近,同时两国又都经历了几十年同样的政治经济制度,后来又有一个同样坚难而痛苦改革历史,而这最后一点呢,就是这个改革呢,现在都尚未完成,成败未卜,吉凶未卜,所以不容我们掉以轻心。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

©2000-200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