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林彪
[主页]->[博讯文坛]->[林彪]->[第十六章 法庭上不相信感情(1980年11月•空军学院军营)]
林彪
历史论坛的相关文章
·解开林彪死亡之谜
·林彪座机坠毁探源之一
·丁凯文:也谈林彪913事件
·康庭梓:林彪座机机组人员的定性
·康庭梓:林彪座机副驾驶谈三叉戟256号黑匣子
·许寅:未被起诉的人 ──访原空五军政委陈励耘
·陈晓宁:质疑林彪"9.13"事件
·康松乔:林彪出逃座机残骸收藏始末
·王年一/何蜀:汪东兴回忆录读后感
·王年一/何蜀:"设国家主席"问题论析
·刘黎儿:大漠沉戟廿九载 林彪事件仍是谜
·访于南:从毛泽东处理"九一三"事件说开去
·汉纳姆:揭开一个中国人之谜----林彪的最后日子
·肖思科:粉碎五大谣言 知情人反复查证披露林彪真正死因
·林彪卫士长:林彪事件真相
·宋德金:"九一三"事件亲历记
·王海:我负责调查林彪座机坠毁原因
·孙一先:我向周总理汇报"九一三"飞机失事
·蔡咏梅:「我对林家无怨恨」 
·张宁:回忆林彪和"九·一三"
·张宁:专案组查不出林彪的证据
·李彦春:追踪林彪“九·一三”叛逃真相
·孙万国:古有窦娥,今有林彪
·华飞:"军事林彪"和"政治林彪"
·汪东兴回忆──毛泽东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
·林彪机要秘书张云生谈林彪“一号令”
·《"571工程"纪要》及其实施
·周秉德:林彪乘飞机外逃折戟沉沙 周恩来因何嚎啕大哭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二十周年--林彪
·林彪是如何取悦毛泽东的?
·林彪:人民战争胜利万岁--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二十周年1965.8
·林彪的风水传说
·苏采青:关于林彪的"第一号令"
·读者“考拉”提供关于林彪“逃跑”内幕
·聂荣臻、陈毅、朱德等人揭发林彪的材料
《超级审判――图们将军参与审理林彪反革命集团案亲历记》肖思科著
·
超级审判 上部
· 序章
·第一章 共和国等待着法制(1976年之后•北京西山)
·第二章 八十年代中国的钥匙(1979年2中央政治局)
·第三章 领袖身边云集着刺客(大动乱年代•中国大陆)
·第四章 人类五分之一的控拆(1979年冬季•林案起诉组)
·第五章 未遂,来自高层的政变(1971年夏天•中国南方)
·第六章 穿过沉积的溟雾(“9•13以后•林案各关押点)
·第七章  最初的意见:秘密审判(1980年3月•北京)
·第八章 中南海打开了档案柜(1980年5月•人民大会堂)
·第九章 “虎将”今朝众生相(1980年夏•秦城监狱)
·第十章 在中央文件和法律之间(1980年6月•北京西直门)
·第十一章 审判前出示逮捕证(1980年七月•秦城监狱)
·第十二章  假若林彪黄泉有灵(1980年8月•北京诸地)
超级审判 下部
·第十三章 等待了五千年的机遇(1980年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
·第十四章  在走向法庭的前夜(1980年深秋•西直门等地)
·第十五章 以国家的名义起诉(1980年11月•北京正义路)
·第十六章 法庭上不相信感情(1980年11月•空军学院军营)
·第十七章 被告身后的女人们(1980年冬•北京各地)
·第十八章  悲情人间昨与今(1980年12月•第二审判庭)
·第十九章 延长林彪之梦的人们(1980年冬•正义路一庭)
·第二十章 迎着人类眸子的宣判(1981年之春•北京及世界各都)
·第二十一章 历史曾走过法庭的边缘(八十年代初•中国大陆)
《林彪的这一生》
·《林彪的这一生》引人注目的传记
第一部分
·山乡少年
·黄埔从军
·井冈浮沉
第二部分
·闽赣建功
·破围先锋
·长征风云
第三部分
·草地波折
·陕北岁月
第四部分
·抗日首勋
·旅苏生活
第五部分
·辽沈大战
·平津战役
·南疆逐鹿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十六章 法庭上不相信感情(1980年11月•空军学院军营)

  1980年秋末的一天,中国发行量和号召力均属首位的《人民日报》用超常的版面登载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的起诉书。

     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触目惊心的事实,给了当时的中国人不亚于唐山地震的震颤!

     在那议论纷纷的日子里,起诉书的内容是人们谈话的热点。

     在北京西郊略向北的一所制式军校营房里,人们的话题也不例外。

     当图们第一次同林彪案办公室的领导出现在这里时,那是一个晴朗的日子,能见度很好,玉泉山上的红亭子清晰可辩。他们从不同角度审视着这座营房的建筑和道路等。这所叫作空军学院的军校依旧保持着往常的平静。空军学院直线距离与清代的皇家公园颐和园只有两里路,但如云般的游人不会对它感兴趣。

     11月18日早晨,学院营区突然来了三十个人。这些人来自北京卫戍区的特种部队,他们分三组用探雷器和防辐射的设备对三座建筑物进行了细致的检查,连路旁的树根部也没放过。

     接着,北京市公安局的警犬也在公安人员的带领下,检查了这些建筑。检查完毕便对这些地方进行了警卫封闭。该学院的许多人看见由荷枪实弹的士兵守卫了礼堂的门和过道。这座礼堂过去是全院空军学员们集会的地方。

     军校里与安全有关的气息还蔓延到毗邻单位。海淀区公安局对社会面进行了全面控制,从这天起,仅局机关每天就有二十人全天值班。离空军学院较近的四个派出所,还抽调了数十名干警在学院外巡逻。居民在这期间接受了户口抽查,连距颐和园四五公里的白石桥路附近的居民也感受到当地正在发生的什么事情。

     许多人注意到,有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进驻了空军学院,除警卫部队外,还有一支摩托化分队,他们是卫戍区警卫一师的一部分。这支分队在夜间进行了紧急出动的演练。

     这种军警合作的警卫工作国内是少有的,它基本上保证了每一寸空间都处于严密的监视之下。

     在后来不久的一天,该学院的一位技术员利用长焦镜头在一座楼的四层窗口向一群新来而奇怪的客人拍照,仅在半分钟后即被警戒哨发现,取出胶卷立即曝光,并由警卫人员将此人交给了校方处理。

     除了防暴检查、布置警卫和控制社会面外,北京市供电局还派员来检查了电源设备和线路,并开设了电源保障值班室。

     22日,空军学院里还开设了专用电台……

     这种神秘气氛笼罩至23日。

     是日下午,当上百台大小车辆开进空军学院,一千多名高级官员和来自全国各地各界的代表走进设在礼堂的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第二审判庭时,人们才知道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江腾蛟已押解到这里。而且林彪案审判准备工作办公室已在这里秘密准备了半月有余。

     这天,审判庭开庭后,法庭开庭调查的第一个被告是吴法宪。

     空军学院有许多人过去见过“吴司令”,可现在一别九年,人们试图利用开庭前的机会一睹“吴司令”的“尊容”。可在开庭前几小时已禁止人们四处走动,只允许上下班的人员可按规定的线路行走。即使如止此,在开庭前,每一扇窗后都布置了四处搜寻的眼睛。对这些搜寻者而言,审判很新鲜,看看那些过去的军中首脑们更新鲜。

     被告是18日晚从秦城监狱押解到空军学院的。

     审判开始后,图们已身兼四职了。他既是办公室的领导,又是国家公诉人,除此外还要负责原办公室的秘书、宣传组的工作。

     繁忙的程度是常人难以想像的。但是,这种繁忙他很乐意,今天的这一切正是他所希望的。他一会儿给记者介绍情况,一会儿研究答辩和修改公诉词,一会儿还要安排证人、旁听代表的食宿……就在17日,办公室领导又给了他新的任务,组织押解被告到审判点。

     对押解的警卫工作他是熟悉的,保卫战线的十七年,他有一套细致、缜密、稳妥的经验。当年做毛泽东考察黄河的保卫工作准备以及一些老帅和罗瑞卿、杨成武等军事首脑视察边防、军事设施时,警卫工作大多数是他一手布置安排的。只要他在场,总不会出现忙状况。

     现在又捡起老本行,他同样是乐意受领。

     押解被告,主要是防范反动势力的破坏和劫持,当时,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残余分子在此期间频繁活动,而且前不久国内不法分子在北京火车站曾制造了一起恶性爆炸事件。这些都是不容忽视的问题,面对可能发生的一切,只有事先有严密的方案,才会做到万无一失。

     图们迅速处理完其它事务,同时,大脑里已形成押解的实施方案。

     17日晚,他找来保卫组的负责人姚桓副部长研究,并迅速确定成立了指挥、警卫、医务、通讯、交通等五个小组,预定了两条线路,并且联络了北京市公安局交通部门通力合作,同时对有关人员进行了保密教育。

     《押解案犯具体实施计划》被标上“绝密”的字样送给了伍修权、黄玉昆和史进前三位首长,在他们进一步修改后获得批准。

     11月18日晚饭后,黄永胜、吴法宪、邱会作和江腾蛟正被开庭后的沉静困惑时,接到通知收拾生活用品和换洗衣服的命令,不久便被带上全副武装的汽车。

     入夜,一行十六辆精心编组的车队开出了监狱的大门,然后全部打开车灯,车距二十至三十米,车速每小时不超过五十公里。编队行驶。

     当时,只有少数人知道第一辆车为前导车,二至十三号车按邱、吴、黄、江顺序,每个被告三部车,被告一律坐中间车上。十四号车为指挥车,十五、十六号车为机动、救护车。

     汽车司机都接到命令,一旦发生车辆故障或交通事故不能前进时,故障车辆迅速靠边,其它车辆继续前进,人员改乘车后继续前进。同时也接到遇拦截后的处置命令。

     浩浩荡荡的车队驶出监狱后均速前进,经沙河、清河、中关村等地向前行驶。此时,沿途路旁都有一双双注视的眼睛和停靠的带警灯的车辆,车队经过之后,全部发出“安全通过”的信号,这是公安局、北京卫戍区派遣的机动力量。北京市公安局除派出交通车跟随输通道路外,市区的所有十字路口在车队到达时均打开了绿灯。

     多少年后,图们还记得这是一次紧张而又兴奋的押解。他坐在指挥车上,车内的电台一直保持着安静。这是安全的信号。当车队经六郎庄进入空军学院的大门后,他才在电台上说了句“安全到达”此时是二十时三十五分。

     将被告移交给看押人员,医务人员对他们进行了身体检查后,图们才回去到西直门。

     此时,史进前和黄玉昆还在办公室等着他归来。他看了看表,时针已接近零点……后来,关押的罪犯,每次到法庭充当证人的时候,也全部按此方案押解。

     次日中午,在复兴医院的李作鹏被身着白大褂的警卫人员送上车,开出医院大门,也按此法押解到空军学院临时看押点。

     23日下午三点整开庭。

     其实两点刚过,旁听代表就基本入场完毕。人们进场后,有的在对时间,有的在擦试眼镜,有的人还在继续谈论起诉书公布的罪行。旁听人员的组织者们在每个被告出庭时,都特意照顾了被告原单位的旁听人员,不仅分配给他们充裕的票,还安排了优越的座位,他们都眼巴巴地等待开庭。

     同正义路特别法庭的开庭程序一样,三遍铃响之后,法庭上所有的人如同潜伏的哨兵静气屏息,用眼神迎出了特别法庭庭长江华和三名副庭长及审判员,由第二审判庭审判长伍修权将军组织庭审。

     接着,特别检察厅厅长黄火青和两名副厅长及九名检察员出庭支持公诉。图们便是检察员中的的一员,他坐在一个突出的位置上。

     这是个理想的地方,图们想。原来二庭选址时不在这里,最初是设在北京军区看守所,但由于场地小,不太如意。空军保卫部的姚桓副部长便告诉图们,空军学院是个理想的地点。经建议,伍修权当即看后定点。

     就保密而言,这个设庭点是理想的。至少它避免了正义路法庭被外国记者围探的麻烦。在长达一个多月的审判中,国外报纸一直没有报道二庭庭审的位置和情况。他们只街道二庭是一个“特别的军事法庭”。

     伍修权审判长宣布带吴法宪出庭。

     法庭一千多人的呼吸节奏调节得如同一人,全场的人用沉默和鄙视的眼神把这个步履缓慢、臃肿虚胖的老头送上被告席。被告席是单席,木制的栅框,散发着新油漆的气味。

     吴法宪以行动僵直的老人状走上被告席。他现在也的确不再是当年在沈阳城里驰骋的“虎将”了,已经是一个六十五岁、患有高血压、高血脂症的老人。

     他站在被告席上悄悄地四下望了望,除了法警威严的神态就是灼热的目光。他从那些目光中闻到焦糊的味道,十分紧张,拿起被告席上的助听器塞进耳朵,可几次也没有塞到合适的地方。

     乍看起来吴法宪的耳朵很大,其实是耳朵肥胖,耳孔很小。他似乎埋怨助听器太大了,紧张中又多了一分担心,担心它会掉下来……

     特别法庭选中二庭开庭,无疑与二庭的掌握证据和规范被告遵纪守法的态度有关。

     二庭选中吴法宪来作第一个出庭的被告人,这也与掌握了吴法宪的犯罪事实和他的服罪态度有关系。

     中国百废待兴,在许多方面缺少经验,法庭上也是如此。若审判得好,大家会信心大增,否则会影响审判情绪,在审判吴法宪之后,一庭也将开庭审判姚文元、王洪文。

     法庭调查开始,审判员宁焕星单刀直入地讯问被告:

     “吴法宪,‘空军的一切都要向林立果同志汇报,都可以由立果同志调动、指挥’,这句话是不是你讲的?”

     吴法宪嗫嗫地承认:

     “是我讲的……1969年10月18日上午,我把林立果、周宇驰、王飞三个人找来,我面对王飞、周宇驰说:今后空军的一切要向林立果汇报,可以由林立果同志指挥调动。”

     审判调查一开始,吴法宪就试图争取态度好。由收到起诉书后的紧张,到正义路法庭上的正式庭审,吴法宪已坚信他最初争取一个好态度的选择是对的。在他看来自己罪恶深重,只有态度好才能保全一条性命。他似乎没想到抵赖什么。

     其实,即使吴法宪抵赖也是无用的。审判员和检察员已准备了确凿的证据。

     法庭接着宣读了1970年7月6日空军党委常委办公会议记录和空军司令部保密档案材料的说明,以及空军原政委王辉球1980年9月26日的证言。

     证言说:吴法宪提出林立果在空军可以指挥一切、调动一切,他当着我的的面就说过两次。吴法宪还说,“我已向林副主席报告过,只有这样做,才对得起林副主席。”

     宣读时,投影机还把记录和证词打到了银幕上。这是林彪案技术组人员精心准备的结果,所有在场的人都见到了记录的原文。

     ¥法庭还准备让空军司令部原参谋长梁璞出庭,并通知梁到庭作证。梁璞证明了两件事:

     一、林立果兼任空军作战部副部长是由吴法宪提出来,经空军党委下达的命令;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