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廖天琪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廖天琪作品选编]->[贼喊捉贼——中共栽赃热比娅]
廖天琪作品选编
·权力的傲慢 VS. 文人的谦卑 ——写在“七.一”之前
·掩盖在科技外衣下的野蛮司法
·中亚地区棋盘上的新布局
·言论和新闻自由不能向“生存权”让步——德国总统访华批评中国的人权
·“九一八”的反思
·布什总统在国家民主基金会庆典上的讲话
·克里姆林宫的权钱斗争
·班旦喇嘛的今生今世
·温家宝临别赠言的诡吊
·杀人魔毛泽东(廖天琪译述)
·贩卖尸体的第一大国——中国
·二二八启示录
·她们使中国重获失去的尊严
·且说切尼讲话被肢解
·石油和国际政治
·北京人应该天天都去天安门——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雪山下的火焰》序幕 (廖天琪译)
·《雪山下的火焰》第一章 彩虹下 (廖天琪译)
·香港大游行 百年梦难圆
·人道性的否决 ——美国会拒拨款支持“强制性计划生育”
·从红色娘子军到黄色从业员
·爱国主义让美国人做出选择
·阿拉法特后的中东危机和契机
·好个风萧萧兮易水寒
·中国人权与计划生育问题听证会纪实
·施罗德也会卖掉自己的祖母
·读文贯中的“饱受磨难后的思考”之思考
·是天籁、丧钟还是海市蜃楼—— 评布什就职演讲
·他死了,但依然不自由
·《反分裂法》?何苦!何用?
·“流亡者新人类”- 热比娅
·北京借反日来杯葛安理会改革
·胡连的政治“强奸秀”
·十四周年祭
·摒弃碰撞 致力交融— 第71届国际笔会大会上笔会秘书长的报告
·笔会、作协与巴金
·中国政治史上的“光荣革命”
·赤龙对黑鹰 – 中美贸易的困境
·贼喊捉贼——中共栽赃热比娅
·德国的“颜色革命”失败
·告别施罗德
·当草根和精英结合时…— 中国的律师们站到维权第一线了
·让中国人有宗教自由!——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调查报告
·布什访华先声夺人
·论共产党文化的异象—— 兼论民主女神之浴火重生
·艺术、娱乐与政治
·刘宾雁和科培列夫
·一念之差的电子长城和柏林墙
·华府春意闹——踩扁、抬马、迎胡
·掠夺死囚器官何时了
·从白宫三人行看宗教自由的生机
·足球+啤酒=德式爱国主义
·生若蝼蚁死亦哀
·仲夏夜的噩梦——格拉斯迟来的忏悔
·布什挥泪斩马稷之后
·从波希米亚的异乡人到世界公民
·大权在握的总统从来没有这么孤单寂寞过
·听哈维尔谈异议分子产生的联想
·中国人权步入蛮荒时期
·“别人的生活”就是他们的生活
·从国际视野看藏中谈判
·个人良知高于国家利益
·向暴政讨债索赔
·塞内加尔印象和非洲妇女的写作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从“小姑娘”到“铁娘子”——谈莫克尔及她的访华行
·两种不同境界的“人体世界”
·家丑必须外扬——从中情局丑闻看各国如何处理家丑
·从立委选举看台湾的沉沦
·血染的风采再现西藏高原
·1936-2008 奥运圣火薪火相传
·别把人祸推到老天爷头上
·劳改基金会远征香港——“同一个梦想”文化节后记
·不敢言的六四“感言”催生了两岸谈判
·仲夏夜之梦
·假大空的北京奥运
·中国在奥运会期间用铁腕掩盖丑陋的真相
·张丹红的沉沦
·诺贝尔和平奖的精神意义
·奥巴马的胜选拉开历史的新画卷
·人类史上最大的“坐以待毙”的群体——大饥荒中的中国农民
·就刘晓波被捕递交德国联邦政府和议会的呼吁书
·西方社会对中国现状的若干悬念
·新的一年献给晓波
·腊梅和报春花
·谈中国劳教和劳改制度
·迎接杨子立——杨子立《沉思录》序
·为狼正名,“党奶”毒过“狼奶”
·不是学生,是政府在打砸抢——西安的案例为六四正名
·计划生育国策亡羊补牢开始松动
·维吾尔人的失乐园
·谁代表中国人?
·还好歌德救了他们——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之二)
·3号馆与6号馆, “我们”与“你们”——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三)
·文学与社会记忆——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之四)
·韦伯对中国社会变迁的误解?----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五)
·身陷围城兼危城的中国作家----法兰克福书展系列(六)
·二十年前柏林墙坍塌的那一天
·一份让中国人感到骄傲的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贼喊捉贼——中共栽赃热比娅

   
   这些日子北京的“人权过敏症”又发了。本来在胡锦涛访美的前夕应该是中共推出“人质外交”的好时机,释放几名异议人士来炮制一点和谐气氛。然而,也许美国已经勉为其难地应允给予这位共和国元首二十一响礼炮的高规格接待,因此北京有恃无恐,便又骄横起来。这些天来又开始一连几个唾面自干的尴尬举动,显现出中共高层患有精神分裂症,一方面想向西方,特别是美国示好,表示自己也是“文明”“法治”的国家,另一方面却劣根性难改,权力握在手中,手痒难耐。
   
   8 月29日联合国高级人权专员阿尔伯尔女士(Louise Arbour)访华,到北京跟高层官员见面,并且想让中国签订一份《国际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力公约》的协议。可惜每次有贵宾来访,高层的感觉都是“城门失火”,京城的人权分子和异议人士就要“鱼池遭殃”了。著名作家刘晓波为《观察》为文道:“胡锦涛与阿尔伯尔女士在人民大会堂谈人权,人民大会堂外却在限制异议人士的人身自由,我家的下面又有五六个警察和警车上岗了。而且,我知道,被站岗的决非我自己,起码我知道张祖桦先生和不锈钢老鼠刘荻也被站岗。祖桦对我说:‘我也一样,警察和小区保安已上岗几日,如临大敌!’刘荻自嘲说:‘老鼠也被堵在洞里了。’”这就是中国人权的现实状况,对被骚扰迫害的人来说,固然是令人愤怒厌烦的事,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这是极为羞辱可耻的现象,对于统治者而言,这却是标志着他们丧失信心、即将崩溃的先兆。
   

   除了对个别的异议人士进行骚扰,警察竟然突击搜查北京的一所民间非营利的人权组织——“仁之泉工作室”,警察没有搜索证,就闯进来抄查,并盗取了电脑内的资料。这样的政府跟黑道土匪还有什么区别?该机构得到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的资助,从事维护人权的工作,包括为在政府的暴力占地、圈地之下,房屋耕地被夺走的受害者的权益。这种政府公权力的恶性泛滥,赤裸裸地夺走了公民们最基本的私隐权。
   
   更有甚者,纽约时报于8月26日有一条消息,中共新疆的党委书记王乐泉指控热比娅女士参与谋划一项暴力恐怖活动,要对即将来到的新疆庆祝活动进行骚扰、制造混乱。众所周知,热比娅是一位成功的维吾尔族企业家,作为政治良心犯,她在中共的牢狱中度过五年多的时光。今年三月间,终因国际(特别是美国)压力的强大,中共将她提前释放到美国来。热比娅是受到美国社会高度推崇的人权斗士,中共这样诬蔑她,是自取其辱的不智之举。
   
   热比娅是一位精力充沛,勇敢而有个性的女性。她和其他的汉人流亡异议分子非常不同。到了自由世界之后,她并没有遮遮掩掩,欲语还羞。她并不夸张自己所受的迫害,但是对于中共政权在侵犯人权、臧害人命、强制性推行计划生育、虐待剥削劳改犯的罪行,她都对媒体做了详细平实的报道。她数次在国会听证会上作证,将自己亲身体验的和眼见耳闻的中共罪行揭发出来。热比娅并没有因为还有孩子和亲友同事留在新疆,害怕波及他们的安危,就保持缄默。她也没有继续“发财发家”(这些她早就有了)的野心,不想同中共政权做交易和买卖,不为自己留后路,她全心全意地投入了声援和支持自己同胞族群的反抗奋斗的事业中。海外维吾尔族的民族事业和人权活动,因了热比娅的加入,如虎添翼,更加蓬勃地发展。
   
   新疆地区是目前中国唯一还将政治犯处死的地方。维吾尔异议分子跟汉族的异议分子没有不同,他们也表达自己的政治主张,他们也反抗政府的高压,他们也争取民族独立和个人的权利和尊严。然而这些人往往被冠以分裂主义分子或恐怖分子的名义,处以极刑。可以想见,维族人对中共的恐怖统治有多愤怒和痛恨,新疆各地区的骚动和暴乱时时有之,只是一切消息都被封锁。虽然如此,热比娅从来不主张暴力,她指出北京政府向少数民族地区大量移民,造成严重的后果;她谴责地方官员滥权违法、作威作福,为新疆人民带来极大的痛苦。热比娅能够把有权的中国政府和无权的人民分开,她说她不恨中国人,她认为一切在暴政下生活的人都是受害者。受害者应该团结起来反抗加害者。
   
   人们完全可以放心,作为一位异议分子,热比娅不会接受北京政府的“招安”,使馆的官员用不着花钱请她吃饭和“谈心”,因为她不想跟大陆做生意,不必同专制政权做幕后交易;热比娅不会“怀念故国”,也不希望“落叶归根”,回家养老,有自由的地方就是她的家;她幸运地有子女和丈夫的支持,而不必为日常生计奔波,因而能全心全意地为人权、民主和自由的事业奋斗。热比娅不仅是维吾尔人的巾帼英雄,也足以成为海外所有流亡人士的楷模。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Wednesday, August 31, 2005
   本站网址:http://www.guancha.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