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廖天琪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廖天琪作品选编]->[赤龙对黑鹰 – 中美贸易的困境]
廖天琪作品选编
·桔色信号 –美国安全吗?
·卡斯特罗,最后一个马克思主义者
·对伊战争的另一个包袱:库尔德问题
·共产主义的幽灵依然在巴尔干半岛徘徊
·从战俘的命运看文明和野蛮的分野
·伊拉克流亡人士谈国家的重建( 廖天琪译 )
·伊战后欧美之间应重修旧好
·美公司为中共安全系统打造电子长城
·权力的傲慢 VS. 文人的谦卑 ——写在“七.一”之前
·掩盖在科技外衣下的野蛮司法
·中亚地区棋盘上的新布局
·言论和新闻自由不能向“生存权”让步——德国总统访华批评中国的人权
·“九一八”的反思
·布什总统在国家民主基金会庆典上的讲话
·克里姆林宫的权钱斗争
·班旦喇嘛的今生今世
·温家宝临别赠言的诡吊
·杀人魔毛泽东(廖天琪译述)
·贩卖尸体的第一大国——中国
·二二八启示录
·她们使中国重获失去的尊严
·且说切尼讲话被肢解
·石油和国际政治
·北京人应该天天都去天安门——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雪山下的火焰》序幕 (廖天琪译)
·《雪山下的火焰》第一章 彩虹下 (廖天琪译)
·香港大游行 百年梦难圆
·人道性的否决 ——美国会拒拨款支持“强制性计划生育”
·从红色娘子军到黄色从业员
·爱国主义让美国人做出选择
·阿拉法特后的中东危机和契机
·好个风萧萧兮易水寒
·中国人权与计划生育问题听证会纪实
·施罗德也会卖掉自己的祖母
·读文贯中的“饱受磨难后的思考”之思考
·是天籁、丧钟还是海市蜃楼—— 评布什就职演讲
·他死了,但依然不自由
·《反分裂法》?何苦!何用?
·“流亡者新人类”- 热比娅
·北京借反日来杯葛安理会改革
·胡连的政治“强奸秀”
·十四周年祭
·摒弃碰撞 致力交融— 第71届国际笔会大会上笔会秘书长的报告
·笔会、作协与巴金
·中国政治史上的“光荣革命”
·赤龙对黑鹰 – 中美贸易的困境
·贼喊捉贼——中共栽赃热比娅
·德国的“颜色革命”失败
·告别施罗德
·当草根和精英结合时…— 中国的律师们站到维权第一线了
·让中国人有宗教自由!——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调查报告
·布什访华先声夺人
·论共产党文化的异象—— 兼论民主女神之浴火重生
·艺术、娱乐与政治
·刘宾雁和科培列夫
·一念之差的电子长城和柏林墙
·华府春意闹——踩扁、抬马、迎胡
·掠夺死囚器官何时了
·从白宫三人行看宗教自由的生机
·足球+啤酒=德式爱国主义
·生若蝼蚁死亦哀
·仲夏夜的噩梦——格拉斯迟来的忏悔
·布什挥泪斩马稷之后
·从波希米亚的异乡人到世界公民
·大权在握的总统从来没有这么孤单寂寞过
·听哈维尔谈异议分子产生的联想
·中国人权步入蛮荒时期
·“别人的生活”就是他们的生活
·从国际视野看藏中谈判
·个人良知高于国家利益
·向暴政讨债索赔
·塞内加尔印象和非洲妇女的写作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从“小姑娘”到“铁娘子”——谈莫克尔及她的访华行
·两种不同境界的“人体世界”
·家丑必须外扬——从中情局丑闻看各国如何处理家丑
·从立委选举看台湾的沉沦
·血染的风采再现西藏高原
·1936-2008 奥运圣火薪火相传
·别把人祸推到老天爷头上
·劳改基金会远征香港——“同一个梦想”文化节后记
·不敢言的六四“感言”催生了两岸谈判
·仲夏夜之梦
·假大空的北京奥运
·中国在奥运会期间用铁腕掩盖丑陋的真相
·张丹红的沉沦
·诺贝尔和平奖的精神意义
·奥巴马的胜选拉开历史的新画卷
·人类史上最大的“坐以待毙”的群体——大饥荒中的中国农民
·就刘晓波被捕递交德国联邦政府和议会的呼吁书
·西方社会对中国现状的若干悬念
·新的一年献给晓波
·腊梅和报春花
·谈中国劳教和劳改制度
·迎接杨子立——杨子立《沉思录》序
·为狼正名,“党奶”毒过“狼奶”
·不是学生,是政府在打砸抢——西安的案例为六四正名
·计划生育国策亡羊补牢开始松动
·维吾尔人的失乐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赤龙对黑鹰 – 中美贸易的困境

   
   十九世纪初拿破仑曾把中国比作睡狮,而到了该世纪末时,中国又被德皇威廉二世称为“黄祸”。在毛泽东的“原教旨共产主义”时期,中国人身着蓝色毛装,男女莫辨,全国上下满山遍野拓地开荒,修路架桥,西方人就送了中国人“蓝蚂蚁”的称号。蚂蚁者无他,勤劳、数众,繁殖快是也,潜台词是四体勤、缺大脑。如今,西方媒体又爱把中国比作“赤龙”。西方文化和传奇中,龙邪恶、暴虐,性喜噬人。龙已经很恐怖了,又是一条红色共产主义的龙,那意味着什么?——不可揣摩臆测,难以驯化征服,换言之,它是个巨大的威胁,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近年来,大陆中国人喜孜孜、意洋洋,称自己是龙的传人,似乎忘了龙是被中共政权诟病为“罪恶的封建社会”中帝王的象征,如此这般,龙竟落入社会主义寻常百姓家,人人得以挂在嘴边,自称“龙种”,实在讽刺意味十足。
   
   亚洲金融风暴之后数年,踩在几乎变成四只平阳小虎身上,中国以龙姿席卷世界,“中国制造”品牌的货物充斥全球市场,从塑胶花、运动鞋到高科技的电脑、卫星,从食衣住行日常用品到杀人武器,放眼世界每个角落都有物美价廉的中国产品,它们形同倾销的低价冲击了各国的市场,打垮了当地的制造业,令工人失业、企业破产,双边贸易严重失衡。人们突然意识到所谓中国式的“和平崛起”,其实侵略性极强,中国人在微笑鞠躬签合同之后,就把你放倒了。德国“明镜”周刊(32 期)指出,美国对华贸易的逆差从2001年至今,从1620亿美元跃升为2千亿,这在人类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从来没有两国之间的贸易失衡到这样的天文数字。杂志封面上赤龙缠绕代表美国的黑鹰,鹰爪虽然抓住龙的尾巴,但是龙爪直取鹰头,标题是:“中美对峙:争夺明日的世界”。文章的词里行间透露出一种旁观者的幸灾乐祸,一百年风水轮流转,似乎在这个新世纪里,美国将被逼宫,即便不从第一超级大国退位,也得忍受跟赤龙平分秋色的现实。
   

   西方媒体在报道中国时,往往容易犯几个错误:1。记者们没有阅读原始中文资料的能力,很多消息资料(特别是网上传递快速的那部分)根本就到达不了他们的信息系统中。他们凭借一些粗略翻译为英文的资料,所能作出的分析和判断自然有局限性。当然许多影响力大的媒体拥有汉学家出身的特派员,他们娴熟中文,但是语言限制依然是道门槛。2。对最近五十年中共极权统治下,意识形态的荒诞、制度的僵化、社会人心的变态扭曲,缺乏基本的了解,因而对许多现今政治上社会上所发生的事,感到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3。特别是欧洲的媒体,对古老的文明,有种敬畏之心。他们一般不愿也不敢批评有三千年文化的中国。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德国的政治家对北京的屠夫们呼吁:拿出你们古老文明的智慧来,和平地化解危机,避免流血。这种对牛弹琴的天真,往往也反映在欧洲媒体对中国的报道之中。4。跟前面提到的态度刚好相反,白种人的优越感,认为东方的文明、制度乃至民族比较次等,除了日本人的先进是无法漠视之外,其他各国反正不能跟欧美平起平坐。基于此,就像训练有素的大陆读者能从谎言连篇的官方媒体里解密,读出各种字面上没有的讯息来,我们在读西方有关中国的报道中,也应当知道个中“情结”,解开一些结,绕过几堵墙,才能到达源头。当然源头可能是清澈之泉,也可能是烂泥之塘,那可就见仁见智了。
   
   还陷在专制政体中的中国果真能挑战自由民主的超级大国美国吗?从两国的贸易失衡来看,答案似乎是肯定的。就拿纺织业来说,由于台湾和中国的纺织品如潮水一般涌入市场,美国最近十年来的纺织业遭到重创,约有90万纺织业的员工失业,企业纷纷向政府告急,要求对中国纺织品设限。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今年一月开始,纺织品更是自由地流入美国市场,这样的雪上加霜,令布什政府不得不考虑纺织业要求对七种中国纺织品设限的提法。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本来深谙自由贸易的金规玉律,一向反对保护主义,但是遭遇到“具有中国特色”的产品和形同倾销的低廉价格,他们乱了阵脚,似乎不得不破坏规矩来求自保。中国工人之不同于外国的工人,是他们受到来自于政府和工厂老板的双重压榨剥削,除了微薄的报酬,往往连医疗工伤保险都没有,更别提失业、养老的福利。不必担忧工会的干预和法律的限制,中国的工厂老板把工人榨出油,榨出血,伤人(累)死人都不必负法律责任,反正赔钱了事。一本万利的生产事业,如果能跟监狱合作,让囚犯的无偿劳动力也投入,那就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了。试问西方哪个行业能跟中国的经营方式竞争?
   
   佩斯托维兹(Clyde V. Prestowitz)是华盛顿的智库经济战略研究所(ESI)的创办人,曾任雷根时期商务部长的顾问,他经常为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撰文。在他的新书《三十亿新兴资本家:权钱向东方的大转移》(Three Billion New Capitalists: The Great Shift of Wealth and Power to the East)里,提出中国、印度和苏联解体后的各个独联体中的人口合起来有三十亿,他们都极为热切地投入了全球性的经济圈中,汲汲于牟利赚钱,发财致富。他认为值得注意的是:这三十亿人平均看来是贫穷的,大部分也都没有技能。然而这个巨大数量中的一小部分,就算是三亿吧,这比美国、欧洲国家、日本的人口都还多,这些人有高级技能,他们只用一毛五就能做出那些国家需要花一美元才能作的东西。 “技艺高超加价格低廉” —— 佩氏指出这是世界经济前所未曾面临的最大挑战。且不说中国产品是否质量高档,但价格低廉是不争的事实。当今消费至上的观念普及,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人们似乎把价格因素置于质量之上,廉价商品大行其道,因此“中国制造”的商品很快地抢滩,进入世界市场。美国遥遥领先成了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接下来是日本、南韩和德国。后三名国家全部的贸易总和都还低于美中贸易。
   
   美国的国中之国沃尔玛(Wal-Mart)百货公司连锁店跟中国的贸易额高达 180亿,甚至超过许多西方工业大国的对华贸易。该公司80%的产品都是中国制造的。巨额的资金从美国流入中国,在那儿创造了无数的就业机会。商人无祖国,50万台湾商人在大陆买房置产包二奶,他们对台湾经济的受挫不感兴趣,对台湾会否被大陆并吞也不在意。美国的商人也一样,他们眼见最近十年本国的纺织业砍掉一半职工、电器业、造纸业和电子业也解雇了四分之一左右的员工,贸易赤字直线上升,但是为了攫取更大的利益,他们将资金像水一样,任其流到生产成本的最低点,在那儿下注,大发其财。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的中国就像七十年代的日本,进军美国,占地抢滩。当时日本制汽车占领了美国市场,美国汽车业一蹶不振。经过将近二十年的努力,九十年代开始以来美国的电子行业又将对日的贸易优势扳回来了。然而紧接着中国的各种商品铺天盖地而来,不到十年,就在美国市场上占了绝对的优势。
   
   中国实行的是当今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国家资本主义,政府结合资本家对人民进行最大限度的资源掠夺,不仅剥削他们的劳动力,还霸占城市居民的房屋土地、没收农民的耕地、水源,归公社会上的矿产、实物,摆布全国金融银行,支配人民血汗储蓄和社会流动资金,招安知识精英,占有他们的知识和科学技能,夺来为党服务,这是一场史无前列的政府对人民发动的侵权、抢劫的“战争”。党用行政力量一方面支援、一方面操纵市场经济(美其名曰调控)。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还有一个别国难以望其项背的强项:昔日落难的高干子弟,今日的太子太妃党有一种时间的紧迫感和危机感,他们紧密抱团,权钱勾织,形成密不透风的利益权贵阶层,他们是中共政权的最坚定的核心。威权政治加上原始资本主义,又有整个国家的资产为后盾,加上中国人的吃苦耐劳和忍气吞声,这可以形成怎样的一种威力啊。赤龙先吞噬了自己的子女,现在对世界又张开了血盆大口。
   
   即将于九月初访美的胡锦涛是中国党政军一把抓的元首,学水利出身的胡氏在中共的党团机构中,经过二十年的历练,沉潜的功夫很到家,在江泽民下面低眉顺眼了几年,终于媳妇熬成婆,军权也于一年前拿到手。我们看到他以“新三民主义”骗取了人们的好感,但是并没有实际的行动,相反地,在思想和舆论的控制上,倒更上层楼了。在党组织和军事人员的调动上,胡锦涛不遗余力地部署操作,换上一批批他信得过的人。在对外事务上,胡锦涛经常出访,足迹遍布亚非拉和欧美,他访问过中东,会见阿盟22国,通过上海合作组织的峰会同中亚诸国元首见面,显然跟中东和中亚产油国家保持友好关系是他外交的一个重点。
   
   这次访美,中方要求白宫给予最高规格接待,二十一响礼 炮加红地毯, 缺一不可,虽然他只来短短两天,算不上国事访问,十九声礼炮应是常规,但是白宫给面子很重要,可以作为他国内的筹码。至于“里子”——中美贸易的巨大失衡、台湾、西藏、人权等问题就是幕后的谈判交易内容了。爱面子的胡锦涛有可能作出一些妥协,这从他人未到,就先作了人民币升值(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2.1%)、北韩的四方会谈、会见台湾的几位在野政党党魁、派员跟达赖喇嘛的特使在瑞士会谈等等一系列的动作,就可以看出,他知道美国近期以来对中国的警觉和不满,国会里有关中国的听证会、圆桌会、专题会几乎无日无之。因此,胡老总早早地就先善意地表了态——狼外婆会小红帽,进门前还知道吞粉笔灰软化沙哑的嗓音呢。北京唯一没做的,就是释放几名政治犯了。奉劝胡老还是不必“免俗”,放放个把政治犯回家过中秋团圆,为自己的美加墨之行冲冲喜,中共不是一向喜欢玩这人质游戏吗?怎么这次又害臊了呢?对经济缺乏经验的胡锦涛能否在中美紧张的贸易关系上有所作为,是值得怀疑的。我们且拭目以待。然而,中共政权从来都是考虑政治优先的,从这个角度看,也不排除胡锦涛在幕后作出一些让步的可能。但是,可以预见,任何让步也都是不超过人民币升幅2.1%之类的、几乎无补大局的、象征性大于实质性的动作。
   
   作者为《观察》评论员。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Friday, August 26, 2005
   本站网址:http://www.guancha.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