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廖天琪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廖天琪作品选编]->[是天籁、丧钟还是海市蜃楼—— 评布什就职演讲 ]
廖天琪作品选编
·德国媒体和外交部对中国处死藏人的反应
·北京杀害藏人,播种民族仇恨
·论伊拉克战争的诡吊
·桔色信号 –美国安全吗?
·卡斯特罗,最后一个马克思主义者
·对伊战争的另一个包袱:库尔德问题
·共产主义的幽灵依然在巴尔干半岛徘徊
·从战俘的命运看文明和野蛮的分野
·伊拉克流亡人士谈国家的重建( 廖天琪译 )
·伊战后欧美之间应重修旧好
·美公司为中共安全系统打造电子长城
·权力的傲慢 VS. 文人的谦卑 ——写在“七.一”之前
·掩盖在科技外衣下的野蛮司法
·中亚地区棋盘上的新布局
·言论和新闻自由不能向“生存权”让步——德国总统访华批评中国的人权
·“九一八”的反思
·布什总统在国家民主基金会庆典上的讲话
·克里姆林宫的权钱斗争
·班旦喇嘛的今生今世
·温家宝临别赠言的诡吊
·杀人魔毛泽东(廖天琪译述)
·贩卖尸体的第一大国——中国
·二二八启示录
·她们使中国重获失去的尊严
·且说切尼讲话被肢解
·石油和国际政治
·北京人应该天天都去天安门——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雪山下的火焰》序幕 (廖天琪译)
·《雪山下的火焰》第一章 彩虹下 (廖天琪译)
·香港大游行 百年梦难圆
·人道性的否决 ——美国会拒拨款支持“强制性计划生育”
·从红色娘子军到黄色从业员
·爱国主义让美国人做出选择
·阿拉法特后的中东危机和契机
·好个风萧萧兮易水寒
·中国人权与计划生育问题听证会纪实
·施罗德也会卖掉自己的祖母
·读文贯中的“饱受磨难后的思考”之思考
·是天籁、丧钟还是海市蜃楼—— 评布什就职演讲
·他死了,但依然不自由
·《反分裂法》?何苦!何用?
·“流亡者新人类”- 热比娅
·北京借反日来杯葛安理会改革
·胡连的政治“强奸秀”
·十四周年祭
·摒弃碰撞 致力交融— 第71届国际笔会大会上笔会秘书长的报告
·笔会、作协与巴金
·中国政治史上的“光荣革命”
·赤龙对黑鹰 – 中美贸易的困境
·贼喊捉贼——中共栽赃热比娅
·德国的“颜色革命”失败
·告别施罗德
·当草根和精英结合时…— 中国的律师们站到维权第一线了
·让中国人有宗教自由!——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调查报告
·布什访华先声夺人
·论共产党文化的异象—— 兼论民主女神之浴火重生
·艺术、娱乐与政治
·刘宾雁和科培列夫
·一念之差的电子长城和柏林墙
·华府春意闹——踩扁、抬马、迎胡
·掠夺死囚器官何时了
·从白宫三人行看宗教自由的生机
·足球+啤酒=德式爱国主义
·生若蝼蚁死亦哀
·仲夏夜的噩梦——格拉斯迟来的忏悔
·布什挥泪斩马稷之后
·从波希米亚的异乡人到世界公民
·大权在握的总统从来没有这么孤单寂寞过
·听哈维尔谈异议分子产生的联想
·中国人权步入蛮荒时期
·“别人的生活”就是他们的生活
·从国际视野看藏中谈判
·个人良知高于国家利益
·向暴政讨债索赔
·塞内加尔印象和非洲妇女的写作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从“小姑娘”到“铁娘子”——谈莫克尔及她的访华行
·两种不同境界的“人体世界”
·家丑必须外扬——从中情局丑闻看各国如何处理家丑
·从立委选举看台湾的沉沦
·血染的风采再现西藏高原
·1936-2008 奥运圣火薪火相传
·别把人祸推到老天爷头上
·劳改基金会远征香港——“同一个梦想”文化节后记
·不敢言的六四“感言”催生了两岸谈判
·仲夏夜之梦
·假大空的北京奥运
·中国在奥运会期间用铁腕掩盖丑陋的真相
·张丹红的沉沦
·诺贝尔和平奖的精神意义
·奥巴马的胜选拉开历史的新画卷
·人类史上最大的“坐以待毙”的群体——大饥荒中的中国农民
·就刘晓波被捕递交德国联邦政府和议会的呼吁书
·西方社会对中国现状的若干悬念
·新的一年献给晓波
·腊梅和报春花
·谈中国劳教和劳改制度
·迎接杨子立——杨子立《沉思录》序
·为狼正名,“党奶”毒过“狼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天籁、丧钟还是海市蜃楼—— 评布什就职演讲

    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说通篇贯穿着理想主义和道德力量,美国本国和欧洲的媒体对此都有一些微词,认为他好高骛远,放下现实中的具体问题不碰,祭出自由、民主、人权这种“绝对正确”的高调,让人找不到批评的切入口。且不论这种说法是否有一定的道理,单看这份演说稿,它绝对是一篇可以载诸史册的绝妙好辞。

   布什的这份讲稿删改了二十一次,有不少的捉刀人, 像著名的评论家C. Krauthammer,耶鲁大学教授J. L. Gaddis,军事历史学家V. D. Hanson,总统的心腹参谋K. Rove都参与了起草。然而为什么秀才文胆们通篇都是自由、民主的调子, 好似一篇冷战时期讨伐共产专制国家的缴文一般?原来该文章精神的始作俑者还真是来自于一个铁幕下的幸存者:夏瑞斯基(Natan Sharansky)。此君原是苏联的政治犯,现在是以色列的一位保守派政治家。他写的一本书,《 民主的份内之事 – 以自由的力量征服暴政和恐怖》(The Case for Democracy: The Power of Freedom to Overcome Tyranny and Terror)让布什总统大为倾倒,叹道:“知予者Natan也”,认为后者为“布什主义”(Bush Doctrine)的单边主义、先发制人等强势外交作风,下了最佳注解,赋予了理论基础。因而于大选后邀请作者到白宫会谈,随后就为自己的就职演说定下了“自由、民主”的基调。

   布什的演说对有些人是天籁佳音,对有些人却是警铃丧钟。我们不妨来做个对比,如果演说对象不是已经享有自由民主的美国人民,而是身不由己,生活在专制体制下的人们的话 – 比如说中国人,那会发生如何的效果。请先看不是人民选出来的“国家领导人”胡锦涛去年九月在四中全会上的一段讲话:“境外敌对势力,媒体大肆攻击我们国家领导人和政治制度。而国内媒体打着政治体制改革的旗号,宣传西方资产阶级议会民主、人权、新闻自由,散布资产阶级自由化观点,否定四项基本原则,否定国体和政权。针对这种错误,决不能手软,要加强新闻舆论管理,不要给错误思想观点提供渠道。”这是“胡大人”在江泽民交出军权那天,他全面接受党政军大权之后,所发表的“施政演说”。

   中国人民听到胡老总铁青着脸,嘴里吐出这种杀气腾腾的恐吓威胁,再瞧瞧神采飞扬的布什的发言:“自由的呼唤会叩开每一扇心灵,触动每一个灵魂。我们不能容忍暴政年复一年地存在,因为我们无法接受永久的暴政可能带来的永久的奴役。自由终将眷顾热爱她的人们…那些生活在专制之下,绝望之中的人们应该知道:美利坚合众国不会漠视你们遭受的压迫,也不会姑息那些压迫者。当你们挺起胸膛争取自由时,美国将和你们站在一起。”此时此刻,一向被教育要热爱祖国的中国人,难道不会张口结舌,私底下敲敲脑袋,承认自己认贼作父,误上贼船,去你的党的恩情,呸他那炎黄子孙,俺说不得下辈子也变成一个碧眼紫须的老美,敢情给这会说好听话儿的牛仔总统也投上一票?他那水灵灵、穿亮片儿衣裳的夫人跟中南海的木偶似的官太太一比,也着实可人多了。

   中国的事情就是有点邪乎。每次“伟光正”的党开大会、全会、吹风会什么的,都要先花团锦簇装点一下还留有解放军弹孔的首善之都的门面,大红大绿栽那一片片迎春花儿;涂脂抹粉的童男童女都要来广场上载歌载舞;耍笔杆子、爱跟外国记者喝咖啡的作家们,不是往外地“转移”,就是没收电脑、禁闭在家,由公安干警盯得牢牢的,再不就让你去“双规”(谁管你是不是党员)。总之,弄得京城成为“晶城”,没有人乱说乱动。你看那没用的老美,胆小得要命,怕那阿拉的徒子徒孙来搅局不说,连自己的孩儿们都管不住。总统的大典,还有一大堆老美举着牌子在那里触他霉头,得劳动几个警察才抬得走一个混账的家伙。要是按“天安门模式”,噼噼啪啪,成排成排的捣乱分子不都倒了下去吗?“政治问题一旦出现,要严厉打击,不要热炒,不要受人以柄。”这也是胡大人在四中全会上的诤诤教训,足见他是李鹏、邓小平等天安门“功臣”的真正衣钵传人。

   相形之下,布什总统还是“稚嫩”了点儿,你听他说:“我们会坚持不懈地把两种道义选择清楚地摆在每个统治者和每个国家面前:压迫或自由。压迫总是错误的,而自由则永远正确。美国不会装聋作哑地认为身陷囹圄的异议者甘愿身披镣铐,妇女甘愿遭受屈辱和奴役,任何人会甘愿在强权下忍气吞声地生活。”, 他自己的子民都管不住,在他眼皮下乱吵乱闹,他还要去管别人家的事,哪能跟胡大人那样斩钉截铁的大手笔相比?中国每年处死捣乱犯法分子五千名,谁还敢哼一声?矿井底下和全国的工伤事故每年死掉十几万人,抵得上一次百年难遇的南亚海啸呢,可是“祖国强大”,用不着外国来救济施舍。中国人多势众,毛主席他老人家半个世纪前就说过,原子弹没什么可怕,几亿中国人,死掉一半,剩的一半还比你多。这才是气壮山河的远见和气魄呢。

   对于阿拉伯国家中那些掌权的王公贵族们和中东地区的激进分子、恐怖分子来说,布什总统的演讲是很有针对性的:“只要世界各地在怨恨和暴政中骚动,醉迷于滋生仇恨、纵容屠杀的种种意识形态,暴力就会麋集、泛滥,形成破坏力巨大的力量,穿越防卫严密的边界,带来致命的威胁。”这番话令不少人心惊胆跳,自动对号入座。 “只有一种力量可以打破仇恨与宿怨的桎梏,揭穿暴君的权力伪装,让正直与宽容的人们重新获得希望,这种力量就是人类的自由…自由能否在我们的国土上存在下去,越来越依赖于自由能否在别的国度取得胜利。要在我们的世界建立和平,最好的途径就是让自由扩展到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 是不是这位德州蛮仔又在下战书了?狂热的民族主义者和宗教分子们认为这是美国式的“权力的傲慢”。

   至于美国人自己,他们对布什总统是爱恨交加,有人听他的发言时,热泪盈眶,双手护胸,好似聆听耶稣的山上宝训。也有人骂脏话,对“战争总统”呲之以鼻。这种截然不同的行为方式,不是自由世界为这篇关于“自由”的绝妙好辞的最佳注解吗?笔者认为布什总统有点把、“自由”、“人权”、“民主”、“正义”等普世价值诠释成美国的传统精神,打扮成美国的专利的意味。在历史的长河之中,黑白、是非和善恶并不都是界野分明的,布什这付“替天行道”的模样具有喜剧效果,但没有实质意义。从历史上看,单边主义和孤立的外交政策,不管多么富有理想主义和人道精神都是走不通的。美国拉开了伊拉克战争,现在尚不知何时能结束。布置下去的“民主选举”并不被那些“被解放”了,获得了“自由”,却又得到了“恐怖与暴力”的副产品的伊拉克人民所感激。美国没有能力再辟新战场,把“自由”推广到其世界地方去了。布什在演讲里透露出要跟盟友国家携手合作,以建立世界和平,意向的确很好,但是目前我们只能察其言,观其行。只有沉着稳健,有内涵的政治家和他的成熟的智囊班子才能运筹帷幄,化敌为友。布什身边那些锋芒毕露,咄咄逼人的新保守主义智囊们似乎根本不考虑这种耐心妥协、分化和解的路数。

   总之,布什的就职演讲是一篇绝妙好辞,然而美丽的理想主义后面没有真正的实力去实现,再美也还是虚幻的。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Tuesday, January 25, 2005本站网址:http://www.guancha.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