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廖天琪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廖天琪作品选编]->[徐文立不是英雄,是“大写的人”]
廖天琪作品选编
·对伊战争的另一个包袱:库尔德问题
·共产主义的幽灵依然在巴尔干半岛徘徊
·从战俘的命运看文明和野蛮的分野
·伊拉克流亡人士谈国家的重建( 廖天琪译 )
·伊战后欧美之间应重修旧好
·美公司为中共安全系统打造电子长城
·权力的傲慢 VS. 文人的谦卑 ——写在“七.一”之前
·掩盖在科技外衣下的野蛮司法
·中亚地区棋盘上的新布局
·言论和新闻自由不能向“生存权”让步——德国总统访华批评中国的人权
·“九一八”的反思
·布什总统在国家民主基金会庆典上的讲话
·克里姆林宫的权钱斗争
·班旦喇嘛的今生今世
·温家宝临别赠言的诡吊
·杀人魔毛泽东(廖天琪译述)
·贩卖尸体的第一大国——中国
·二二八启示录
·她们使中国重获失去的尊严
·且说切尼讲话被肢解
·石油和国际政治
·北京人应该天天都去天安门——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雪山下的火焰》序幕 (廖天琪译)
·《雪山下的火焰》第一章 彩虹下 (廖天琪译)
·香港大游行 百年梦难圆
·人道性的否决 ——美国会拒拨款支持“强制性计划生育”
·从红色娘子军到黄色从业员
·爱国主义让美国人做出选择
·阿拉法特后的中东危机和契机
·好个风萧萧兮易水寒
·中国人权与计划生育问题听证会纪实
·施罗德也会卖掉自己的祖母
·读文贯中的“饱受磨难后的思考”之思考
·是天籁、丧钟还是海市蜃楼—— 评布什就职演讲
·他死了,但依然不自由
·《反分裂法》?何苦!何用?
·“流亡者新人类”- 热比娅
·北京借反日来杯葛安理会改革
·胡连的政治“强奸秀”
·十四周年祭
·摒弃碰撞 致力交融— 第71届国际笔会大会上笔会秘书长的报告
·笔会、作协与巴金
·中国政治史上的“光荣革命”
·赤龙对黑鹰 – 中美贸易的困境
·贼喊捉贼——中共栽赃热比娅
·德国的“颜色革命”失败
·告别施罗德
·当草根和精英结合时…— 中国的律师们站到维权第一线了
·让中国人有宗教自由!——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调查报告
·布什访华先声夺人
·论共产党文化的异象—— 兼论民主女神之浴火重生
·艺术、娱乐与政治
·刘宾雁和科培列夫
·一念之差的电子长城和柏林墙
·华府春意闹——踩扁、抬马、迎胡
·掠夺死囚器官何时了
·从白宫三人行看宗教自由的生机
·足球+啤酒=德式爱国主义
·生若蝼蚁死亦哀
·仲夏夜的噩梦——格拉斯迟来的忏悔
·布什挥泪斩马稷之后
·从波希米亚的异乡人到世界公民
·大权在握的总统从来没有这么孤单寂寞过
·听哈维尔谈异议分子产生的联想
·中国人权步入蛮荒时期
·“别人的生活”就是他们的生活
·从国际视野看藏中谈判
·个人良知高于国家利益
·向暴政讨债索赔
·塞内加尔印象和非洲妇女的写作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从“小姑娘”到“铁娘子”——谈莫克尔及她的访华行
·两种不同境界的“人体世界”
·家丑必须外扬——从中情局丑闻看各国如何处理家丑
·从立委选举看台湾的沉沦
·血染的风采再现西藏高原
·1936-2008 奥运圣火薪火相传
·别把人祸推到老天爷头上
·劳改基金会远征香港——“同一个梦想”文化节后记
·不敢言的六四“感言”催生了两岸谈判
·仲夏夜之梦
·假大空的北京奥运
·中国在奥运会期间用铁腕掩盖丑陋的真相
·张丹红的沉沦
·诺贝尔和平奖的精神意义
·奥巴马的胜选拉开历史的新画卷
·人类史上最大的“坐以待毙”的群体——大饥荒中的中国农民
·就刘晓波被捕递交德国联邦政府和议会的呼吁书
·西方社会对中国现状的若干悬念
·新的一年献给晓波
·腊梅和报春花
·谈中国劳教和劳改制度
·迎接杨子立——杨子立《沉思录》序
·为狼正名,“党奶”毒过“狼奶”
·不是学生,是政府在打砸抢——西安的案例为六四正名
·计划生育国策亡羊补牢开始松动
·维吾尔人的失乐园
·谁代表中国人?
·还好歌德救了他们——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文立不是英雄,是“大写的人”

   在美国助理国务卿洛恩·克拉纳(Lorne Craner)率代表团赴北京参加中美人权会议之后的一个星期后,老牌的民运分子徐文立就获保外就医,于圣诞前夕偕同妻子贺信彤在美国外交官的陪同之下,从北京飞抵芝加哥转纽约,跟他分别多年的女儿徐瑾团聚。

   正如徐文立自己所说,他是被江泽民作为给布什总统的圣诞礼物,准时送到美国的。尽管江泽民穿上皇帝的新衣,以为自己打扮成了圣诞老人,但是他的赤裸裸仍然是有目共睹的。徐文立出来了,但是“不锈钢老鼠”、“阳春白雪”和克拉纳名单上那290多名良心犯还在狱中。而不在克拉纳名单上的为数更多的无辜的异议分子、工人农民、藏人回民、宗教人士和法轮功信徒的命运又如何呢?贺信彤说得恳切,有切肤之痛的她,为其他还在狱中的人和他们的家属感到难过。

   多么幸运,“高贵”毕竟不是“高贵者的墓志铭”,我们衷心地为徐文立获得自由并与家人团聚感到欣喜。徐文立坚守自己的信念,付出了三个人的十六年的生命代价。他在狱中的每一个日夜,也同样地煎熬着他的妻女。他的牙齿脱落、肝病恶化,令两个女子心痛焦虑、寝食难安。她们为了让他的疾病得到治疗,牢狱里的生活有所改善,四处奔走,求人求情,呼吁、绝食、祈祷,一切合理合情的手段都用尽了。接触过她们母女执着之情的人,无不动容。

   只有北京铜墙铁壁权力中心的当权者无动于衷,直等到他们的政治触觉有感应时,才想当然耳地按西方的礼数,将政治犯打包空运,人到礼到。专制政权蔑视人权的真正心态,暴露无遗。

   徐文立到了美国,海外的民运圈子又将掀起一些波澜。有人说他是“中国民运的一面光辉旗帜”,期望他出来整合,为近年陷于低潮的海外民运,“开创崭新局面”。这种愿望虽然无可厚非,但是这类思维方式陈旧空泛且不现实。徐文立自己说得很好: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整合海外民运”,也没有担任海外民运领袖的欲望,他希望团结包括魏京生在内的“同一战壕的战友”,共同为中国大陆的民主人权事业长期作战。

   也许我们把徐文立看成一个应该得到一些“补偿”的寻常人较为合适。给他一些时间进行身心的疗养和精神的复健。他的妻女比民运更有权利拥有他,他不是“旗帜”,他是丈夫、父亲和知识分子。他需要时间来了解跟他绝缘了将近二十年的人间社会,何况这还是个他首次接触的西方资本主义社会。享受亲情、看书、吸收资讯、跟友人交谈、满足一些小小的、没有目的嗜好和愿望。

   中共的政治文化擅长按照政治需要来打造虚拟的英雄人物,树立几个“光辉的形象”当样板,老百姓就不必用大脑思维了。向党“交心”之外,还得“交脑”,否则宣传工作如何能展开?徐文立是中共无心插柳而成就的英雄,但是如果海外各界能够破除中共式的“英雄迷思”,把他作为一个“大写的人”看待和对待,这不仅于他和家人是幸事,也许于民运事业也是一种新思维。(12/28/2002 23:32)

   本站网址:http://guancha.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