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廖天琪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廖天琪作品选编]->[北京人应该天天都去天安门——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廖天琪作品选编
·桔色信号 –美国安全吗?
·卡斯特罗,最后一个马克思主义者
·对伊战争的另一个包袱:库尔德问题
·共产主义的幽灵依然在巴尔干半岛徘徊
·从战俘的命运看文明和野蛮的分野
·伊拉克流亡人士谈国家的重建( 廖天琪译 )
·伊战后欧美之间应重修旧好
·美公司为中共安全系统打造电子长城
·权力的傲慢 VS. 文人的谦卑 ——写在“七.一”之前
·掩盖在科技外衣下的野蛮司法
·中亚地区棋盘上的新布局
·言论和新闻自由不能向“生存权”让步——德国总统访华批评中国的人权
·“九一八”的反思
·布什总统在国家民主基金会庆典上的讲话
·克里姆林宫的权钱斗争
·班旦喇嘛的今生今世
·温家宝临别赠言的诡吊
·杀人魔毛泽东(廖天琪译述)
·贩卖尸体的第一大国——中国
·二二八启示录
·她们使中国重获失去的尊严
·且说切尼讲话被肢解
·石油和国际政治
·北京人应该天天都去天安门——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雪山下的火焰》序幕 (廖天琪译)
·《雪山下的火焰》第一章 彩虹下 (廖天琪译)
·香港大游行 百年梦难圆
·人道性的否决 ——美国会拒拨款支持“强制性计划生育”
·从红色娘子军到黄色从业员
·爱国主义让美国人做出选择
·阿拉法特后的中东危机和契机
·好个风萧萧兮易水寒
·中国人权与计划生育问题听证会纪实
·施罗德也会卖掉自己的祖母
·读文贯中的“饱受磨难后的思考”之思考
·是天籁、丧钟还是海市蜃楼—— 评布什就职演讲
·他死了,但依然不自由
·《反分裂法》?何苦!何用?
·“流亡者新人类”- 热比娅
·北京借反日来杯葛安理会改革
·胡连的政治“强奸秀”
·十四周年祭
·摒弃碰撞 致力交融— 第71届国际笔会大会上笔会秘书长的报告
·笔会、作协与巴金
·中国政治史上的“光荣革命”
·赤龙对黑鹰 – 中美贸易的困境
·贼喊捉贼——中共栽赃热比娅
·德国的“颜色革命”失败
·告别施罗德
·当草根和精英结合时…— 中国的律师们站到维权第一线了
·让中国人有宗教自由!——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调查报告
·布什访华先声夺人
·论共产党文化的异象—— 兼论民主女神之浴火重生
·艺术、娱乐与政治
·刘宾雁和科培列夫
·一念之差的电子长城和柏林墙
·华府春意闹——踩扁、抬马、迎胡
·掠夺死囚器官何时了
·从白宫三人行看宗教自由的生机
·足球+啤酒=德式爱国主义
·生若蝼蚁死亦哀
·仲夏夜的噩梦——格拉斯迟来的忏悔
·布什挥泪斩马稷之后
·从波希米亚的异乡人到世界公民
·大权在握的总统从来没有这么孤单寂寞过
·听哈维尔谈异议分子产生的联想
·中国人权步入蛮荒时期
·“别人的生活”就是他们的生活
·从国际视野看藏中谈判
·个人良知高于国家利益
·向暴政讨债索赔
·塞内加尔印象和非洲妇女的写作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从“小姑娘”到“铁娘子”——谈莫克尔及她的访华行
·两种不同境界的“人体世界”
·家丑必须外扬——从中情局丑闻看各国如何处理家丑
·从立委选举看台湾的沉沦
·血染的风采再现西藏高原
·1936-2008 奥运圣火薪火相传
·别把人祸推到老天爷头上
·劳改基金会远征香港——“同一个梦想”文化节后记
·不敢言的六四“感言”催生了两岸谈判
·仲夏夜之梦
·假大空的北京奥运
·中国在奥运会期间用铁腕掩盖丑陋的真相
·张丹红的沉沦
·诺贝尔和平奖的精神意义
·奥巴马的胜选拉开历史的新画卷
·人类史上最大的“坐以待毙”的群体——大饥荒中的中国农民
·就刘晓波被捕递交德国联邦政府和议会的呼吁书
·西方社会对中国现状的若干悬念
·新的一年献给晓波
·腊梅和报春花
·谈中国劳教和劳改制度
·迎接杨子立——杨子立《沉思录》序
·为狼正名,“党奶”毒过“狼奶”
·不是学生,是政府在打砸抢——西安的案例为六四正名
·计划生育国策亡羊补牢开始松动
·维吾尔人的失乐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人应该天天都去天安门——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对于史家和直接间接亲历过“六四”的人来说,审视和评论这一重大的历史事件既容易又困难。“容易”是因为它是个为期较短的突发性事件,而且在群众和世界媒体众目睽睽之下发端、发展,达到戏剧性的高峰后,急转直下收场。各种平面和立体媒体的观察报道、现场目击者和参与者的口实纪录都保存下来。从法律的角度来看,连犯案的凶手——政府、军队,凶器——解放军的坦克、机枪和受害者——民众和难属都还在,可以说一切原始资料和人证、物证都具备了。但是正由于参与事件的人都还在,要理性地分析和评论这场震撼人心的事件,似乎难以绕过情感的系绊,达到客观平实。况且凶手手中的凶器不但没有放下,还新添了一些迷人的新品种。受害者一边许多人被迷惑、引诱和威降,开始动摇了。

   令中国人羡慕的是,其他绝大部分共产制度的国家,在1989 之后,纷纷崩溃,政权由民主派接手。 历史上重大的反抗运动都获得公正公开的评价,像1953年6月17日东柏林民众的起义,1956年的匈牙利事件、波兰1956、1970和1980年的三次抗暴和民主运动、1968年捷克的布拉格之春等都是非经纬分明,许多当时不为人知的内部秘密文件史料也都公开,世人得以知道真相。1989年秋天,东德知识界异议分子组成的“新论坛”,对瓦解何内克政权有功,他们后来跟西德的绿党联合组党,其中有些成员如今名正言顺地成为德国议会中的议员。看来东欧人民反抗共产专制的努力是成功的,十多年过去,他们也逐步克服了开始时百废待举的困难,目前的社会和经济正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气氛。

   反观今日中国,十五年前的凶手和他们的太子党摇身一变成为大款,西装笔挺、信心十足地和外国元首等席而坐,共商全球金融、战略大事。中国的镇暴武器更新了,武警和法制人员到过外国接受过训练,可能在下次的“动乱”之中,他们会“临危不乱”,使用“橡皮子弹”和先进的防暴设备,在国际视听上,留下良好的口碑。“天安门母亲们”失去了亲人,却依然不断受到凶手的镇压和骚扰。海外的“民运”队伍形同解体,很多人又返回国门,开始经商。原先义愤填膺的留学生现在开始“爱国”了。整个历史图景好似倒装了,错位了。

   就像历史上大多数的被统治者向统治者挑战和抗议争权那样,六四事件的爆发也有远因和导火线。从1976年“四五”运动取得了宝贵的经验,“哀悼”变成中国人特有的一种争抗方式,用眼泪和哀伤作武器,悲愤化作力量,知识青年团结了工人、市民和社会各阶层,理性占了上风。他们发挥想象力,组成高自联、工自联、维宪会、对话团,广泛联结各种团体(教师代表、工运学校代表、记者代表、知识分子代表、作家代表,见《浴火重生》,明镜出版社 2004,王军涛“独立、民主、与进步” 六四十五周年之际的回顾、反思与展望,页125),凝固力量。为维持秩序,还有自己的纠察队。在跟当局的谈判期间,学生们于戈巴契夫访华的前夕5月13日开始绝食。使用绝食手段是广场运动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它震撼人心,将当局推向被动的地位。

   八九民运进入高潮之后,有两件惊人的事情发生,其象征性意义将永远载入史册。其一,北京美院设计的民主女神像在天安门广场上被树立起来,中国的历史上第一次有一个清新纯洁的形象,被人民迎进了腐尸味弥漫的京城城隍庙,她后来虽然跟部分广场学生的命运一样,外形被摧毁了,但是女神所代表的人民渴望自由、追求真善美的精神,将永远薪传下去。其二,三位湖南青年人用颜料污损了城楼上“伟大领袖”的肖像。泥菩萨打碎了,共产党营造的神的迷思被戳穿了。三位勇士今天还为此系于狱中,他们真能代表中国人民的脊梁骨。

   运动后期,刘晓波、侯德建等所谓“四君子”的参与绝食又将已经进入退潮期的广场情绪升温,悬在人们头上——恐惧军队镇压和屠杀的那把达摩剑终于落下来了。解放军的坦克将学生们树立在天安门前的民主女神像推倒了,坦克不仅碾碎了市民和学生的躯体,也夷平了中国人向来稀有的理想追求。这场以“价值取向”为最高目标,以和平方式争取中国的民主、自由和宪政的运动,就这样被专制政权活生生地腰斩了。

   1989年秋季东德人民的抗议浪潮一波接一波,不久东德和匈牙利、奥地利的边界开放。东德人就用脚投票,奔赴边境,投奔邻国的西德使馆。11月9日那天,人们都意识到,何内克政权对于一日比一日壮大的抗议声浪感到被逼到剃刀边缘,因此调兵遣将,大事部署,开始磨刀霍霍,将采用“中国模式”——天安门的镇压方式,对人民下毒手。当时东柏林各大医院的血库都已经准备好了充分的血浆,做好了应付浴血的准备。事后的文件和消息透露,当时有些党内上层的人物已经知道内情,杀戒开与不开,只在一念。莱比锡交响乐团的指挥Kurt Masur(1927-)是孚有众望的社会人士(此人为世界级的指挥家,从1991年起担任纽约交响乐团的指挥),在此存亡危机之刻,他毅然跟共党头子何内克通电话,向他晓以大义,警告他不可向人民动手,以免成为千古罪人。真是千钧一发,东柏林的人民1953年的流血恐怖经验没有重演,天安门的悲剧也成为“绝响”。连后来的独夫罗马尼亚的齐奥切斯库和波兰的军头雅鲁塞尔斯基(Jaruselski)也都不曾敢向抗议的人民开枪屠杀。

   用这种血腥的残酷手段来屠杀自己的人民,只是为了维持本身的政权,这种野蛮的做法在西方基督教文化中是难以想象的。如果当时东德政府果真下令开枪,可以想见,也许会零星地死几个人,但是让东德的士兵和军官开着坦克去碾手无寸铁的青年学生和市民,这是他们无论如何无法作到的。这是东方专制政府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特色?总之,西方媒体在天安门大屠杀之后,常常使用一个词:Chinese solution - 中国式的解决办法,意指政府不惜后果,用军队血腥镇压反抗的人民。直到今天,西方的媒体中,还依然经常提到六四大屠杀,不管文章是关于中国经济发展的,还是关于异议分子被捕的,或是关于爱滋村病人大量死亡的,字里行间时不时天安门的阴魂就会跳出来。

   没有忘记,不但西方人没有忘记那场大屠杀,中国人也没有忘记。不管有多少武警和公安便衣每天在天安门广场巡逻,还是有伸冤和上访的普通老百姓到天安门去:爱滋村的苦主、法轮功的信徒、下岗工人、被苛捐杂税逼得走投无路的农民,他们都要到北京,他们都要往天安门。

   下一次北京人将哀悼谁?赵紫阳?朱镕基?还是温家宝?不对!北京人应该天天都往天安门, 去哀悼每次倒在血泊中的北京市民和学生,去哀悼历次政治运动被迫害致死的同胞,去哀悼我们这个民族在共产党统治之下,所失去的理想和尊严,只有当我们把童真和良知寻找回来的时候,当我们真心忏悔并变得谦卑之后,中国才有希望成为一个受人尊敬而不仅是“强大”的国家,人们也才有勇气面对下一次的历史性挑战。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为《观察》评论员(6/4/2004 10:44:13 PM)

   本站网址:http://guancha.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