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老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老灯文集]->[回国杂记:二、泡妞被抓]
老灯文集
·中国网民宣言
·中国民主化的方略
·为加拿大的布尔什维克化而斗争-在中央全会上的讲话
·愚公移山--在加共中央全会闭幕式上的讲话
·在加共政治局最后一次会议上的发言
·揭露加共主席的丑恶嘴脸---革命左派请看!
·《大清真理报》四二六社论-
·绝密网特报告
·为专制服务
·纪念白求人
·沁园春.雪
·关于公民道德--读老枭的《堕落的中国》有感
·论六四血卡
·文科和理工科与政治
·家乡的阿凡提--老郑头儿的故事完整版
·俺如何推翻专制
·假如俺统治一个县
·民运人士的一封家书
·上帝的子弹
·季米特洛夫同志的信
·俺在台湾问题上的自私心理
·荒唐的梦
·俺所经历的中共腐败
·呼兰大侠之迷
·腐败大案揭密
·中国的希望在妇女
·俺的一九八九
·怎么办
·上帝办不到的事
·如果历史可以假设
·艾华与中共国安部的密信
·中国民运党严正声明:
·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讨论民运问题
·中国民间组织“天安门他爹”荣获诺贝尔和平奖
·最新消息:就国家大剧院坍塌事故,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答记者问!
·老郑头论民主
·台海两岸劫机和飞行员叛逃(表)
·间谍将军
·关于释放蒋彦永医生的呼吁书
·回国杂记:一、 乘机奇遇
·回国杂记:二、泡妞被抓
·回国杂记:三、接见泽民
·回国杂记:四、小城民谣
·五、总统套房
·回国杂记:六、捐资助学
·回国杂记:七、神机妙算
·回国杂记完整版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国杂记:二、泡妞被抓

   二、泡妞被抓

   

   飞机抵达北京机场,已经是八月十日下午。

   出了机场海关,见到了来接俺的东北老乡徐老二。

   徐老二比俺还矮还胖,黑不溜秋,小眯缝眼儿、留小平头。这家伙手拿一个十年前出产的那种砖头大哥大,穿圆口布鞋,短袖汗衬上竟系了一条红领带。

   他接过俺的手提行李,粗声大气地说:“我靠,美国大老板访华,夜(热)烈欢迎啊!”

   俺捣了他一拳:“行啊老二,拿上大哥大了,你小子在北京收废品发财啦!”

   他俯在俺耳边悄声说:“捡的!没电池,装样子的!”

   

   走出候机大楼,俺们直接过路到对面停车场。

   沿着行人线刚走到路中间,一辆奥迪轿车突然急刹车并狂按喇叭。吓得俺直激灵。

   奥迪司机从车窗露出头,骂骂咧咧:“你们他吗的不要命了?没看见有车吗?”

   俺一下子回过味儿来了:奶奶的,这不是北美,俺回祖国了!

   徐老二要冲过去跟人打架(他是此中高手,有一拳见血的真功夫),被俺拦住了。

   

   为了接俺,徐老二不知从哪儿借了一辆破夏利。

   上了车,沿着机场高速直奔市里。天气又闷又热,车里还没有空调,弄得俺大汗淋漓。

   俺抱怨说:“你们国家的气候,俺一点儿都不习惯!”

   徐老二瞪了俺两眼,没吭声。

   

   他把俺拉到了市中心二环路边上的一家宾馆。

   这家宾馆比二星高半星,住宿、就餐、娱乐一应俱全。开好了房间,老二带俺到餐厅吃晚饭。

   餐厅里一水儿的女服务员,伺候俺们的是个四川妹子。小姑娘精通业务,一个劲儿介绍海参、龙虾等名菜,让请客的徐老二鼻尖直冒汗。也难为这小子,当年他从家乡来北京闯荡,俺只赞助了他一辆旧三轮儿,花了俺八十块钱而已。

   吃完饭,直接到宾馆底层的歌厅消遣。

   

   歌厅的大厅里已经坐满了人。俺对老二说:“咱们去单间包房吧,这里人多。”

   老二可能心疼钱,对俺说:“大厅唱歌敞亮,就在这里玩儿!”

   俺说:“这里人太多,太闹了。”

   老二说:“人多没事儿,一会儿我一唱歌他们全得走!”

   说完他走上舞台,从一位客人手中要过话筒,开始用他那破锣嗓子唱《小白杨》:

   “一棵呀,

   小白杨啊--”

   ---太灵验啦,没等老二唱第二句,他只嚎了这一声,大厅里的客人立即纷纷起立,统统离开了。

   老二哈哈大笑,把话筒递给俺:“行了,清完场了。老哥,该你唱了。”

   俺说:“俺不想在这儿玩儿,俺还是要去单间儿。”

   老二眨巴眨巴小眼睛说:“靠,我知道了,你是要整那事儿,可不得进单间儿嘛!”他招手叫过来一个男服务生:“你把我这大哥领包房去,再找个嫩点儿的小姐陪他。”

   

   进了包房,俺坐在沙发上等待。男服务生领进来一个苗条漂亮的小姐,退出去关上了门。

   小姐看了俺一眼,然后就开始脱裙子:“先生,你也脱吧,快点。”

   俺觉得有点唐突,就阻拦说:“小姐,您能不能先别脱?咱们先聊聊过渡一下行吗?”

   小姐不情愿地提上裙子,坐到俺身边,幽幽地说:“聊什么?您说吧,我听着。”

   俺说:“哎,别俺说呀。俺想听听你的故事。你可以讲给俺听吗?”

   小姐问:“那你是想听真的还是假的?”

   俺想了想回答说:“小妹妹,俺相信你。你对俺说的话,俺都信是真的。”

   小姐忽然泪眼朦胧,看着俺喃喃说道:“谢谢你大哥,你是第一个这样相信俺的人...”

   

   这位小姐是辽宁抚顺市人。她父母都在煤矿工作,因为煤矿破产,双双下岗了。她本来学习很好,准备读完高中考大学的。可为了减轻家里负担,她读完初中便考到一所中专学校,要尽快毕业去工作赚钱。中专读了一年,她父亲患了肝癌,因为没钱治病,病了半年就去世了。她母亲一直没找到工作,她的弟弟上学花费也很大。她横下心来,辍学出来打工了。

   她说,她到北京以后,什么工都打过,什么苦都吃过,可根本赚不到钱。在几个小姐妹的撺掇下,她就当了小姐。一开始她只坐台不出台,后来就只出台不坐台了。去年春天,她认识了一个南方小老板,怀了他的孩子,那人答应离婚后娶她。等到她怀孕七个月之后,那南蛮子拐走了她的积蓄,无影无踪了。

   她打掉了孩子,割腕自杀,同住的姐妹救了她......

   

   听完了她的血泪史,俺一把将她搂在怀中:“妹妹呀,你的命咋这么苦啊,呜呜--”

   俺们二人抱头痛哭!

   哭够了,俺掏出纸巾擦眼泪,对门外叫:“服务生,请进来!”

   服务生小伙子推门进来了,问俺需要什么。

   俺哽咽着说:“这个小姐的经历太凄惨了,俺实在受不了!你快把她领走!”

   小姐被服务生请出去了。

   俺扔掉纸巾,对服务生说:“俺喜欢胖一些的小姐,显得性感。你再去找一个来!”

   

   一会儿,从门口侧着身挤进来一个肉山似的小姐。没等俺仔细欣赏她,她咣当关上门,两步扭过来,扑通一下坐到俺身上。

   俺的大腿年轻时被老爹打断过,担不住沉重。这家伙死死的压着俺的腿,俺已经能听到旧伤处咔咔的断裂声。

   “大哥,你喜欢我吗?”那女的嗲声嗲气的问,两只比俺腰都粗的胳膊箍住了俺的脖子。

   俺试图推开她,可她越发搂得紧,一张血盆大口还企图罩住俺的嘴。

   俺杀猪似的嚎叫:“救命啊!来人哪-”

   

   门马上被撞开了,几个身穿警察制服的人冲了进来。

   他们拉开了胖小姐,其中一人严厉的对俺说:“你是老灯吗?站起来,跟我们走!”

   俺揉着伤腿,小声嘀咕说:“凭什么?吾丁跟俺说了,现在在国内泡妞没事儿...”

   他们很不礼貌的揪起俺,吆喝说:“什么五丁六丁的,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