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得救的道路
[主页]->[宗教信仰]->[得救的道路]->[也许是最后的话]
得救的道路
·Truth can be forgiven, but can not be forgotten.
·得救的道路
·苏州在见证什么呢?
·平静之下的卑鄙
·我的性取向
·男权,同性恋及其它
·我的希望
·精神病与国家
·当希望宣称一个正常人是精神病
·我为什么会被关注
·也许是最后的话
·生活是灰色的
·他走了,他学心理学
·那一周
·舅爷
·第一次求助
·联系学校通信受阻
·Can I visit the visa section?
·俄罗斯议会禁止非致命武器法律草案
·精神控制将被接受?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许是最后的话

   第二次求助Oct 8 , 2005
   
   
   我在一见如故上以hugo的id发过下面帖子。发这个帖子后,觉得自己的直接观察到的现象虽然可以确信,但背后的原因却很难猜测,于是就搬回原来的小屋住。善良天真的希望得到平静。但前几天,我知道房东被约谈了,然后这几天晚上就出现了类似的感受。于是我晚回,早起,尽量避免在那里,但终究这于我实在太痛苦。
   

   我为什么会被如此对待?我这样一个普通公民,遇到这样的事情,权益究竟如何得到保障
   ?
   
   
   
   
   
   
   也许是最后的话 Oct 10, 2005
   
   (我本来打算去南京,但到徐州我下了车。晚上返回北京的时候,火车上不断地有特殊身份的人上来,到后来已经是水泄不通,我被包围了。我错误地睡着了,不清楚得到怎样的伤害。)
   
   前天我发帖子之后,很不合时宜地去了外地,今天早上刚刚回到北京。我感到逃跑也许不是办法,最好的策略还是应该要去面对现实。
   
   我在这个来回的过程中想到,也许对于某些人来说最好的结果是我成了精神病,然后我此前所发表的说法就都成了胡言乱语了。但是看过《追捕》的人都知道,精神健全的人在长期被迫害之后是会真的变成精神病的,这不仅可以通过药物,也可以通过其他技术手段来实现。所以我未来如果真的成了精神病,灵魂去了另一个地方,但身体却成为某些人的玩具之时,恰恰说明我前面帖子中说的都是真的。
   
   我刚刚回来的路上看到有交通协管员在看到我时拿出一张小照片对照,我感到也许自己已经被宣布为某种危险分子了,比如说间歇性精神病,所以需要在发现处于发病状态时报告。另外我回来时在北京站的地铁站买地铁票时,感到有人在我背上轻轻地装作无意地按了一下。似乎插了什么类似针头的东西,而找不到外露的部分,大概在于这个东西是某种有自动钻入功能的高科技产品吧。是不是有自我化解功能,以至一段时间后就寻不到痕迹则目前还未可知。现在有点疼痛的感觉。这个东西大约是改变我的精神状态的尝试的一部分吧。机制如何我也不是很清楚。效果如何,未来自会知道。
   
   一个人被剥夺某种权利的时候,意味着其他人都同时丧失了这种权利,这恐怕是不言自明的。真的希望未来这个民族中的每一个人都能够生活在这样一种环境中,在这里每一个人都拥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免于恐惧的自由,以及自由表达意见的权利。也许这是我所能说的最后的话了,各位珍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