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济小士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济小士文集]->[燕鹏老弟,你还好吗?]
济小士文集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悼紫阳
·卲良臣,悲惨的一生
·燕鹏老弟,你还好吗?
·王斌余,穷得只剩下怒火
·〔祭文〕秋天来了,春光走了
·太石村,政治历史的活化石
·我所了解的村民自治
·非暴力抗争,我们与独裁者签订的契约
·圣者在夜间行走
·读《进京上访者走投无路闯国旗》
·高智晟,差点作了花瓶
·重庆特钢(外二首)
·悼宾雁老
·广东汕尾东洲惨案
·惨难之信仰
·陕北石油事件(又一首)
·汕尾的一个老人疯了
·我把汕尾说与你听──致太石村获释者郭飞熊等先生
·惜别《民主通讯》
·从《新京报》的鸟笼子说起
欢迎在此做广告
燕鹏老弟,你还好吗?

   
   
   
   
   

   燕鹏老弟,你在台湾还好吗?中秋佳节,是否有朋友相聚?你的思念,你的伤感是否有人倾听?
   
   自去年你毅然出走,那惊世的一跃,冲出飓风骇浪,穿过如雨的弹射,让我们惊叹不已,也许只有我们能够理解你为什么要用生命作这样的搏击,逃出这桎梏的大陆。
   
   第1次见到你,大概是在孙维邦的家里吧,那时孙老刚刚出狱,我去看他。你从外面走进来,给我的感觉,你就象一团火,刚毅的目光里透射着火一般的热情和火一般的霸气;举手投足间,都是火的延灼。
   
   你这样的性格,使我忽略的你的名字──燕鹏,而这个名字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们,你会飞翔的,你是浴火而出的凤凰,终将飞向自由的对岸。
   
   记得那次,我去青岛,和你、孙维邦、牟传珩等朋友相聚。
   
   其间,你说:“你们坐了牢,意志更坚,我要敬你们一杯,为你们进去不后悔,干杯。”
   
   我们便相识一笑爽快地喝了。
   
   然后,我开玩笑回敬:“为──,我们进去不后悔,你们后悔没进去,干杯!”
   
   众人大笑,有人喝彩,有人不敢苟同。
   
   谁知我那句戏言,竟然在数年后得到应验,你和牟兄双双入狱。为此,至今我还有些莫名的诧异。细想来,这便是偶然中的必然了。想我们这些人,监狱对于我们,早已是个难以回避的恶邻,随时都会受到他们的骚扰和邀请。
   
   后来,在你出狱后来济南与我们想聚时,我们又提到那句戏言,仍然开怀大笑,频频举杯。
   
   这使我想起了传珩兄的诗《我不会结束》:
   
     “在寒冷的山谷,峭拨的悬壁,以及深埋的荆根上
     ──我不会结束!
     我有奋飞的翅膀,金色的旗帜,以及孕育绿的力量。
     我──不会结束!”
   
   去年初秋你来到济南,一改过去那种豪放风趣的性格,变得少言寡语,我们并没有太多地在意,只是感觉不寻常的沉重,连告别都因你而变得郑重。不久便得悉你那惊人的横渡。我们能够理解,你因为不愿让我们有太多的担心,而没有将这个决定告诉我们,千里而来,
   
   只为可能的永别,见上一面。就象你没有等着几天后就要出狱的牟传珩,只因不愿为他引来更多的麻烦。
   
   牟兄曾引用“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来表达他对你此行的感受。我们又何尚不是如此,相见时难别亦难,这般苦楚,让你1人藏于心底,留给我们的却是随后的惊叹和回味,还有心中愈思愈念的酸痛。
   
   燕鹏老弟,深秋已至,又去一年,知你仍然坎坷。
   
   我们在遥远的故乡为你祈祷,愿自由之神保佑你!
   
   济小士 遥拜
   
   (2005年中秋)

民主通讯2005091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