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济小士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济小士文集]->[从《新京报》的鸟笼子说起 ]
济小士文集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悼紫阳
·卲良臣,悲惨的一生
·燕鹏老弟,你还好吗?
·王斌余,穷得只剩下怒火
·〔祭文〕秋天来了,春光走了
·太石村,政治历史的活化石
·我所了解的村民自治
·非暴力抗争,我们与独裁者签订的契约
·圣者在夜间行走
·读《进京上访者走投无路闯国旗》
·高智晟,差点作了花瓶
·重庆特钢(外二首)
·悼宾雁老
·广东汕尾东洲惨案
·惨难之信仰
·陕北石油事件(又一首)
·汕尾的一个老人疯了
·我把汕尾说与你听──致太石村获释者郭飞熊等先生
·惜别《民主通讯》
·从《新京报》的鸟笼子说起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新京报》的鸟笼子说起

   

   《新京报》“沦陷”,100多名记者罢工。几天后,我们看到了新京报上刊出一幅摄影,一个鸟笼子占据了大半个画面,并配文:“心存高远╱飞鸟的梦想是属于森林、属于蓝天的”。

   这应该是那百多名报人的悲鸣,是挣扎着给“负责报导一切”的誓言增加最后一点份量,是自笼中掷出的一个朦胧的句号。曲不成调,如呜如咽。

   看到这一幕,我们自然想起了欧阳修的《画眉鸟》:

     百啭千声随意移,山花红紫树高低。

     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

   古人的鸟笼远不如现在的先进,不仅可以锁住鸟的翅膀,而且连鸟的喉咙也一并锁住。对不能唱赞歌的鸟,是不允许唱出曲调来的。

   现代的专制者,做笼子的技术是异常先进的。与时俱进,继往开来,花样翻新,独执笼业牛耳。

   监狱是不必说的,又称“牢笼”。古今中外都有,只是中国的牢笼关着许许多多的高尚者,关着许许多多要砸烂专制牢笼的勇士。

   户口制度也是一个笼子,它限制着每个人的自由,它是世界上极少数国家才有的东西,想来读者都有所感受,而我的感受特别强烈。

   那是我刚出狱不久,派出所要给我换身分证,那片警逼着我把户口迁走,我没有固定住址,所以难以从命,他便要扣我的身分证,他给我的理由是:“给了你身分证,就像离了笼子的鸟,管不着你了。”我明白了,他是看着我这个鸟很吵,想给我换个鸟笼子。

   最精致的笼子应该是当局给高智晟量身定做的,这个笼子是用近十辆汽车和几十个便衣为材料建成,让高智晟穿在身上,在大街上浩浩荡荡,俨然京城一道风景。如此贴身、智能的笼子,堪称世界之最之绝。

   网络封锁也是一个牢笼,它监禁着所有的方块字,任他们蹂躏。汕尾血案中,在网上是不能谈论死了多少人的,聪明的网民便用“杀了多少猪”来代替。人被过滤了,猪还有自由。

   国家是最大的牢笼,它是以上牢笼和其他所有牢笼的总和,并外加一条长长的国界。换一个角度来看,或者以拓扑学的观点来看,中国的牢笼也是世界的牢笼,它限制着全人类的自由。刘宾雁先生至死不能回国就是明证。世界卫生组织不能正常地进入中国调查疫情就是明证。

   进一步的推论可知:当这片土地到处都是牢笼的时候,制造牢笼的人也必在牢笼之中。

   (2006.1.6)

民主论坛http://www.asiademo.org/read.php?charcode=GB2312&id=16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