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济小士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济小士文集]->[汕尾的一个老人疯了]
济小士文集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悼紫阳
·卲良臣,悲惨的一生
·燕鹏老弟,你还好吗?
·王斌余,穷得只剩下怒火
·〔祭文〕秋天来了,春光走了
·太石村,政治历史的活化石
·我所了解的村民自治
·非暴力抗争,我们与独裁者签订的契约
·圣者在夜间行走
·读《进京上访者走投无路闯国旗》
·高智晟,差点作了花瓶
·重庆特钢(外二首)
·悼宾雁老
·广东汕尾东洲惨案
·惨难之信仰
·陕北石油事件(又一首)
·汕尾的一个老人疯了
·我把汕尾说与你听──致太石村获释者郭飞熊等先生
·惜别《民主通讯》
·从《新京报》的鸟笼子说起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汕尾的一个老人疯了

   这位老人手中拿着一根棍子,一个人独自的来来回回走在东洲村的大路上,一边走,一边用棍子打着地面,嘴里不停的念叨:

     “一二三,打贪官!”

     “一二三,打贪官!”

     “一二三,打贪官”

     ……

   他是在交出了拍有子弹穿过儿子尸骨的X底片后疯的,是在写有儿子自引炸弹而死的证明上签字后疯的。

   他的签字一定是划伤了仅剩的几条健全神经。子弹穿骨的底片收走了,疯老人的身影印在大街上。那只签过字的手正拿着一根棍子划伤国人的神经。

     “一二三,打贪官!”

     “一二三,打贪官!”

     “一二三,打贪官”

     ……

   这应该是他儿子生前和村民们一起喊过的号子吧?这是疯老人记忆中最深刻的场面吗?那些更深痛的记忆已经被深埋的难以浮起吗?甚或是已经被蹂躏成记忆的麻团?

   儿子的生命被夺去了,子弹穿骨的底片被夺去了,真正的死因也被夺去了。剩下破碎的记忆,被老人抽象成六个字,在寒风中疯疯癫癫地飘落。

   风车还在转动,如疯癫的十字架,在风中蘸血。

   (2005年12月21日)

民主通讯 2005.12.2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