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济小士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济小士文集]->[非暴力抗争,我们与独裁者签订的契约]
济小士文集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悼紫阳
·卲良臣,悲惨的一生
·燕鹏老弟,你还好吗?
·王斌余,穷得只剩下怒火
·〔祭文〕秋天来了,春光走了
·太石村,政治历史的活化石
·我所了解的村民自治
·非暴力抗争,我们与独裁者签订的契约
·圣者在夜间行走
·读《进京上访者走投无路闯国旗》
·高智晟,差点作了花瓶
·重庆特钢(外二首)
·悼宾雁老
·广东汕尾东洲惨案
·惨难之信仰
·陕北石油事件(又一首)
·汕尾的一个老人疯了
·我把汕尾说与你听──致太石村获释者郭飞熊等先生
·惜别《民主通讯》
·从《新京报》的鸟笼子说起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暴力抗争,我们与独裁者签订的契约

题记

    这篇文章的标题本来是“独裁统治的黑社会化也是1种进步”,但当我在行文前作进一步的思考时发现“非暴力抗争”是更深刻、更重要的主题。

一、独裁统治的黑社会化也是一种进步

    最近几年,当局利用黑社会手段打压维权人士和民运人士,这种现象越来越公开化。纵容和利用黑社会行为,必然导致黑社会的滋长和壮大,我们当然对这种无耻行为感到愤怒,但理性分析的话,我们会看到,这也是1种进步,1种无奈的进步,这是从专制向民主转变的1个必然过程。这种进步的性质主要有以下3点所决定:

    1、中央集权的削弱──黑社会是1种组织,这样的组织唯利是图,具有相当的独立性,欺压百姓时可以和政府合作,但他们也有拒绝政府制约,狂妄自大,不择手段的特征。黑社会是任何统治者都要打击的对象,即使独裁者也不允许他们坐大。中共政权建立以来,对黑社会一直持镇压的态度,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只是最近几年,黑社会行为成了当局镇压民运的手段,这表明中央权的削弱,并且愈来愈严重。

    2、意识形态的消亡──黑社会唯利是图,意识形态的东西他们不会理会。并且黑社会组织比较小,也付不起建立和维持意识形态的昂贵费用。即使介于专制和黑社会之间的某种较大的组织可以简单地拿来某个主义作为他们的招牌,但当众多的黑社会组织存在时,则各自为政,百家争鸣,而试图搞舆论的封锁几乎不可能。

    3、一盘散沙,利于民主──众多黑社会组织的存在,便象1盘散沙。他们唯利是图狂妄自大的特征,使他们难以联合。只有那些符合世界文明方向,让民众(包括黑社会组织)广泛接受的主张,才能整合社会。民主、自由、平等、人权这样的观念便成为首选。

    也许真正的演变,会有各种各样的组织产生,如土匪、帮会或者介于专制和黑社会之间的组织等等,但以上3点是他们的共同特征。

二、统治与抗争形态的多元化

    毛泽东的绝对独裁和邓小平的铁腕统治已经成为过去,现在没有哪个人可以成为权利的真正核心,毕竟现在的党首是从奴才一步步走过来的,无论他们的魄力和资历都不足以让其他小独裁者畏服,因此不可能形成完全统一的统治政策。而文明世界在经济、政治、文化、观念全方面的渗透,也使得民众进一步觉醒。这决定了统治与抗争的形态将以多元化态势演变。

    1、血腥镇压和暴力抗争──血腥镇压必然导致暴力抗争,因为民众别无选择。这与统治者的贪得无厌造成民众生不如死所决定的。同样,暴力抗争必然导致血腥镇压,因为统治者也别无选择,除非统治者愿意失去他们的即得权利,而这几乎不可能。也许这种镇压与抗争的形态走向极端便爆发战争,其代价就是付出千千万万的生命和与现在文明严重背离的战争思维,最后的结局也不一定会产生1个民主的政权。

    2、非暴力抗争和黑社会化的打压──非暴力抗争遭到黑社会化统治的打压几乎是必然的结果。因为采用血腥镇压的代价太大,而法律手段又苍白无力,所以利用黑社会帮助他们的统治,便成为当局的有效手段。

    3、开明统治与平和的争取──这种形态也许会在局部和短时间出现。它的前提应该是中央权力的弱化,各地方各自为政。它也许是民主政治到来的前奏,但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这样的形态。

    4、无政府状态──这种形态也许是在局部产生激烈对抗,民众取得暂时的胜利之后形成。但它应该是极其短暂的,随后会被上面个各种形态来代替。

    综上所述,各种形态将会在不同的地区、不同的时期存在并演变。而用非暴力抗争换取独裁者的黑社会化统治是比较现实的可行的,并且目前我们已经看到了这样的态势发展。

三、用非暴力抗争换取独裁者黑社会化统治的可能性

    这样的形态,是1个僵持的局面,1个暂时的平衡,也许是1个述以年计的平衡。

    那么,在以后的演变中,统治者会不会试图改变法律来使他们的打压合法化呢?有可能,但很难执行。

    首先,现在的政府已经是1个既得利益集团,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考量国际国内影响,他们也不会让他们操纵的法律变成赤裸裸的专制,以免使他们与世界隔绝,从而影响他们的利益。

    其次,从全局来讲,他们也确实愿意在某些利益不大的领域做出民主的姿态,以缓解国内日益加剧的劳苦大众的抗争,从而使他们的利益最大化。

    再者,对于过于严厉的法律法规,当人们普遍的不予遵守并且不予依法惩罚的时候,这样的法律法规便成为废纸,由此连累那些应属合理的条文也遭到轻视。这里有个典型的例子就是税收,由于税率太高,绝大多数经营者都不会依法纳税,他们知道依法纳税就失去市场竞争力,无疑自杀,他们总是千方百计地逃税。

    面对非暴力抗争,当局会采用血腥镇压吗?也许有,但应该是很少部分。

    血腥镇压的代价实在太大,当局轻易不敢使用。89年的那场血腥镇压到现在还是压在他们心头的石块,当局到现在也没有人敢出来澄清谁下令开枪,并争相推脱责任。东欧剧变和印尼的苏哈托下台,之所以没有演变成血腥镇压都是与北京的这场血腥镇压的警示作用有关。并且由于前述的统治与抗争的形态多元化,随时的暴力抗争和血腥镇压会提醒他们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血腥镇压的代价大体上可以分以下几部分:

    (一)民众的敌视加剧;

    (二)国际舆论的谴责和可能的制裁;

    (三)外交上的困境;

    (四)对经济的破坏;

    (五)军方分裂的危险;

    (六)长时间的戒备。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用非暴力抗争换取独裁者的黑社会化统治”并非我们的一厢情愿,而是双方无奈的契约。既然不能双赢,至少不要两败俱惨。

    如此看来,在这个过渡时期,众多有识之士在参与维权活动中的主要任务应该是:揭露现实,唤醒民众,最大限度的传播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现代文明的观念,不必计较一时的得失和具体事件的成败。在这个时期,结果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揭露现实,唤醒民众的过程。当他们打你的左脸的时候,把你的右脸伸给他。你承受的每1记耳光,都会化成石子砸向独裁的眉心。用非暴力的抗争去催化独裁者肌体内的病菌(黑社会)的滋长壮大,促使独裁的溃烂、死亡。

    (2005年10月8日)

民主通讯2005101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