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济小士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济小士文集]->[太石村,政治历史的活化石]
济小士文集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悼紫阳
·卲良臣,悲惨的一生
·燕鹏老弟,你还好吗?
·王斌余,穷得只剩下怒火
·〔祭文〕秋天来了,春光走了
·太石村,政治历史的活化石
·我所了解的村民自治
·非暴力抗争,我们与独裁者签订的契约
·圣者在夜间行走
·读《进京上访者走投无路闯国旗》
·高智晟,差点作了花瓶
·重庆特钢(外二首)
·悼宾雁老
·广东汕尾东洲惨案
·惨难之信仰
·陕北石油事件(又一首)
·汕尾的一个老人疯了
·我把汕尾说与你听──致太石村获释者郭飞熊等先生
·惜别《民主通讯》
·从《新京报》的鸟笼子说起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太石村,政治历史的活化石

   

   太石村,历史在这里返祖。我们在这里看到了原始社会就已经存在的工具,棍棒、石头、污水。在这里冒出了1群野蛮的人,象猩猩一样的攻击行为,象猩猩一样思考,象猩猩一样的面目。

   我们还看到了辣椒水,这1上个世纪著名的刑讯用品,也被他们与时俱进地发明成了射向民众的有力武器。

   有人惊呼,这些流氓连起码的脸面也不要了,是的,这1点我是在89年领教的。狱中狱外,我见过许多平民中的流氓,他们和这些官员有着共同的基因,共同的面目,只是装束不同。

   流氓对付平民在短时间内是有效的,但流氓是不能长命的。因为他们是正义的敌人。他们会逼出千千万万的王斌余,他们会面对着除了镣铐和怒火便一无所有的民众。流氓的思维不只是对付平民,而且也会用这种思维去对付他们的同类,因为他们的流氓思维已经定型。流氓和流氓的火并会更加残酷,他们注定是短命的。

   中国的历史上几乎没有民主这个东西,所以,当民主来到这个小村时,一切要从零开始,要从原始社会补课。

   我们还看到了这样一些人──维权人士,从不同的方向向这里聚集,前仆后继,象古老传说中的精卫填海,象希腊神话里的西西弗斯推石。这些现代文明的精灵们,拥有着亘古至今的执着和献身精神。

   他们的名字已经刻在了这个历史的活化石上,将陈列在历史的长廊之中。毫无疑问,还有另外那些令人憎恶的名字也会被钉在上边,让人们永远记住这些小丑,即使秦桧的跪像可以消失,他们的名字也不会抹去。

   有人说,这是另1个小岗村,而我认为,可比性太小。小岗村只不过是当局控制舆论树立的典型例子,是当局在海滩俯身拾起的鹅卵石。我们当然要承认它的进步性质,可那是怎样的进步呢?那只是纠正了任何独裁者也不应该有的愚蠢,如深渊中人们领到1个坐凳而已。

   而太石村,它之所以引起全国乃至世界的关注,首先是存在着1个独立舆论体系以及众多有识之士的努力。还有之所以引起如此关注的实质──民主,这是1个让独裁者心惊肉跳的实质。

   中国的民主事件在历史上可谓凤毛麟角,因此,在现在试图找1个恰当的类比先例显得异常困难。中国的悠久文化,于此时此地变得如此苍白。也许,“太石村”会成为新的《汉语词典》中的具有丰富寓意的名词。

   太石村,你真得是太古遗石吗?

   你真的要来承载这丰富的内涵吗?

   你真得要成为中国文明进程的里程碑吗?

   太石村,我们期待着你的回答。

   (2005年9月29日)

民主通讯200509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