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访谈诗人胡俊──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2)── ]
井蛙文集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身体里的神
·二十二:白色宣言
·红发女人的头像
·我不在那里
·剪过枝的柳树
·雪中的墓地和两个人
·我不是飞蛾我是蝴蝶
·一男一女,挽着胳膊
·一只手,四个人进餐
·多年前一些瓦罐 里的时间
·一个颧骨高突的女人与枝干弯曲的柳树
·黑墙上的音乐变成蓝色
·冬天魏玛的花园
·歪脖子的戴帽子的宋稚怡与法国农夫
·啤酒杯和干枯的水果
·珍妮.赫布特尼梦境里的裸体
·广场的尺寸以及行走的三个人
·黑色杰克
·那些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
·上与下
·杜拉对一只卑梨的梦话
·玩塔罗牌的女巫师
·在镜子的反面看皮影戏
·法朵,理查德
·理查德, 火车晚点
·让K遇上理查德
天才的黄房子
·纳斯瑟斯精神分裂症与疗法
·天才的脑袋与妄想症精神分裂
·尼采的偏头痛与精神病
· 一只苹果和一只卑梨
· 黑白素描
· 叼烟斗的农夫肖像画
·尼采自画像
·儿童节献礼: 童诗 《阿胖的爷爷》和《苹果树乐园》
·两个吸烟的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访谈诗人胡俊──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2)──

   胡俊,1961年出生于上海;1984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分校社会学系;曾参与80年代早期上海人民广场上的民主墙运动,编辑民刊《责任》;90年代末,参与民间的“中国文化复兴运动”,编辑《中国文化复兴通讯》。

   以下胡俊(中文独立作家笔会成员)简称胡,井蛙简称井。时间2004年2月27日,地点上海。

   井:您好,胡先生,问您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听说您在小学(10~12岁)时创办“读书党”而被派出所扣留的事。您能具体谈谈吗?胡:确有此事(笑)。我其实是个早熟的孩子,当时受父母影响吧。我的成绩一直很好。因此在那个只期望搞生产的年代,我就懂得读书的重要。仅仅为了读书,就组织了一个“读书党”。总共4个成员,其中一个女同学。(只有比较喜欢读书的两个,另外两个只是喜欢跟我玩。)后来,被户口所在地的东长治路派出所拘禁了一天。派出所把我们4人抓了,一个大房间各关两个,一开始不很怕。听说另外两个同学还关在一个曾经关过犯人的牢房里。但到了中午见还不能出去就怕了。大半天没有一个人跟我们说话。

   井:我想您一开始不怕,是因为他们把您跟女同学关在一起了吧?胡:(笑)可能吧。女同学当时都吓哭了。我也恐慌,没有方向感,不知未来,也不知道他们会把我们怎样。当时没什么法律,就把我们关到晚上,等大人来接我们回去。其实他们在我们背后什么都调查清楚了,知道我们只是小孩闹着玩的,才放出去。

   井:那你们有没有“党纲”什么的?这个“党”总共维持多久?胡:有党纲,就是“为了宣扬读书”之类的口号。总共维持了1个多月吧。

   井:父母、学校的老师及同学都怎么看你们呢?11岁就坐牢了,在孩子的眼里是件大事呀。他们没有因此看不起或崇拜你们吗?胡:父母说搞什么组织嘛,严厉地批评了几句就没别的说了。老师因为我们的成绩好,所以也说别搞什么组织了,我们的“党”就那样夭折了。在同学们面前,没有低人一等的感觉。但这一天,让我生平第一次尝到了触犯正道和失去自由的可怕。

   井:你们的“读书党”可是中共有史以来第2个能够生存超过1个月的“党”了。这在中国的文学史上是一段滑稽的文字,而在中国的政史更是个荒唐透顶的笑话。胡:沉默。

   井:11岁被派出所抓了,对你日后的成长有阴影吗?胡:天真与梦想,把我年小的灵魂钉上了十字架。可我认为自己是正义的,始终有一种人格的力量在支持我。

   井:您参加过79年的人民广场上的民主墙运动吗?国家安全局有没有对你们怎样?胡:是的。当时还编辑过中华全国民刊《责任》。我没有什么事,因为是秘密进行的。

   井:2000年因为什么入狱?关在哪儿?关了多久?胡:原因是因为我参与了以余心焦为首的“文化复兴运动”,并编辑《中国文化复兴通讯》。他们主要盘问我《中国文化复兴通讯》的经费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其实是我哥从香港的朋友那儿弄来的一笔钱(大概1万元人民币左右),只出版了1期就夭折了。开始在虹口警所的时候,情况很糟糕,同样3天3夜没人理睬你,一个人呆着。里面黑乎乎的,不知道怎么办好。主要还是担心家人,小孩上学没人接送。后来,我被转到虹口区看守所,看见警察送来我的被子、日用品才放心。那是家里送进来的。这证明家人已经知道我被逮进来了。看守所里还是盘问出版经费的来路。我如实作答。一共被关了38天。(据说嫌疑犯人在30天后就决定是否正式逮捕或释放)以“取保后审”出去,还要我父亲写一份保证书(离家需要通知等内容)。

   井:嫌疑犯人?嫌疑你什么?胡:颠覆国家。

   井:当时看守所里的心情怎样? 胡:担心被判刑。他们吓唬我如果不老实就有可能判我刑。也担心失去党校那份校刊编辑的工作。对前途对未来失去信心了。深深感受到自由的可贵,在里面,下午4点半就晚饭了,没事干,老想着出去。渴望自由。到了最后出去的那天,吃饭的时候我把汤匙打烂了,牢友笑说可能放我了。果然,当天就放我出去了。

   井:他们让你出国吗?胡:2000年之前办的护照被没收了,之后没再办过,不知道给不给。

   井:2002年再次被拘留又因为什么?胡:2002年5、6月份的一个晚上,6、7点钟左右刚洗完澡的时候,我被便衣警察带到一个宾馆里关了10天(他们来到家里的时候,我还记得我要他们出示证件?他们打开了证件)。那时候车窗的帘子全拉上了。我根本不知道我在哪条马路上、去的是什么地方,甚至连宾馆也不知道是哪家的。他们除了盘问我,还专门派人在宾馆里守着我,不让我打电话,不能与外界接触。盘问的问题是,我跟熊晋仁的朋友、当时从北京安全局眼底下逃到上海来的刘浩峰的关系。

   井:有些作家释放之后,精神一直都很紧张,甚至连丢了一棵葱也(第一反应)怀疑给国家安全局偷了。电话被窃听、行动被跟踪等就不在话下了。这些都给当事人造成难以康复的病伤。而您呢?胡:我也是,老怀疑电话被人监听。

   井:我对您的关于同性恋的社会调查很感兴趣。您个人是否也赞成他们可以合法结婚?您平时有跟同性恋者近距离接触吗?上海什么地方是他们比较活跃的地方?胡:当然赞成。我认为他们是人,人就应该有自己选择伴侣的权利。我没什么机会跟他们接触。上海人民广场是他们活跃的地方,还有一些酒吧等地方。

   井:我访问诗人吴非的时候,他说80年代你们是因为在墙上贴作品和寻友广告认识的。你怀念这段历史吗?胡:当然怀念了。我的《扑向太阳的飞蛾──八○年代早期生活回忆》里就写到这段历史。迄今为止,这是我生命中一段弥足珍贵的历史。对我来说,生命中最重要的莫过于思考、真实、爱情和互助。我是幸运的。作为“红小兵一代”,我是第一批大学生。

   井:好,非常感谢您抽空来。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