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井蛙文集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在缅甸,尽管众多的佛教徒都知道八正道和八世佛祖,但8这个数字一般不认为有什么特殊意义。可8年前,1988年,8这个数字却出乎意料地具有了政治意义。那年的8月8号,“8-8-88”爆发了全国性的总罢工和公众示威游行。几天里,这场运动蔓延全国。参加和平示威的男女老少来自社会的不同阶层:学生、农民、工人、公务员、包括海陆空三军的军人、佛教僧人、基督教徒、穆斯林教徒、知识分子、专业人员、生意人、小商人、家庭主妇和艺术家。他们联合起来要求改革:所要求的不仅仅是于1962年以来,耗尽了缅甸文化、政治、精神、经济的军政府政变的独裁主义统治。

   8-8-88,民众们多年来的不满在1988年3月达到了沸点。一名大学生在一家茶店里被安全部人员杀害后,学生们举行示威游行,要求公开调查死因。在当局显然不能满足要求的情况下,6月爆发了更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这个国家进入了动乱状态。7月,社会主义程序党主席乌.奈温(U Ne Win),会长乌.山俞(U San Yu)以及一名最高国家领导人辞职。在这戏剧性的宣布辞职书的代表大会上的紧急关头,即将辞职的主席宣布说,一切将取决于这个国家是否继续一党执政还是选择多党制。他还同时透露出一个不祥的信号,在需要的时候,军队可以直接开枪。

   在这紧要关头的日子里,非常清楚地表明乌.森文(U Sein Lwin)主席麾下的新政府并无意于废除一党专政。已被压抑了20多年的缅甸人民的受挫感,终于无法抑制地爆发了。人们大批地涌向街头,自发地举行游行示威,希望政府尊重他们的意愿。民主运动开始了。

   永远不要轻信那些通过强制手段获得权力的人所说的和平演变的言论。8月8日的当晚,军队镇压示威者,开枪打死数千名手无寸铁的民众,包括孩子们,尸横遍野。这场杀戮持续了4天,但示威也在继续。乌.森文主席下台。下一任主席芒.芒博士是近30年来,众所周知的缅甸第一个没有军衔的国家首脑。人民暂时得到他们所迫切要求的民主。然而,9月18日军队再一次向手无寸铁的示威者开枪,军政府掌管了这个国家。新的执政者经常被描述为一群刻板的没有人性的统治者:国家法律秩序重建委员会或SLORC。

   “国家法律秩序重建委员会”声称无意于长期掌权,并将在短时期内,在缅甸建立起多党制。各政党必需向承担起组织自由与公平大选的“多党选举委员会”登记。超过200个政党登记了,其中包括国家民主联盟(NLD)。

   从一开始起,NLD就不得不走上一条非常不平坦的道路。民众的热心支持,使得即使是在穷乡僻壤,当局也对ND这个政党充满着敌意。SLORC宣布军政府将严格遵守中立位置.但不久,全国联合党就象社会主义程序党(BSPP)改变了它自身的性质一样,这个党显然也非常热衷于政治组织。折磨和受到威胁成了NLD成员每天的家常便饭事。但我们从中学会了怎样应付、怎样在痛苦中使我们的党日益变得更加强大起来。

   在NLD的成长过程中,我们主要关心的是与普通民众建立起一种互助互利的紧密关系。我们听从民意。我们的方针应该是协调他们的合法需求以及渴望。我们与他们一起谈论国家问题,以及解释为什么不可避免地存在着缺陷,而我们的政党也比其他的政治体制要更加完善。其中最重要的是,我们设法让他们明白为什么我们坚信:通过非暴力来达到政治改革是最好的方式。(1996年6月17日)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