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方浜中路一百号 ]
井蛙文集
·陪葬罂粟花
·你不该看不见你看见的
·不让你下沉
·北京
·诗人老人
·左倾的脖子
·约鲁巴人的木琴
·小鱼和大鱼说
· 致风中的你
十八街麻花
·黑皮书与红苹果
·黑皮书与红苹果
·粉红食指------ 悼狂风卷走的美丽少女
·十八街麻花
·天津,我不能旋转
·今夜澜沧江无酒
·鸟留下的痕迹
·九点钟的天津新闻
·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 告别水手
· 北京和天津一起下雨
昂山素姬的牢房
·昂山素姬:铁窗没有季节 (井蛙译)
·昂山素姬(井蛙译)
·昂山素姬:也许我们能够团结一致向前进(井蛙译)
·昂山素姬:开放--市场经济的成功之门(井蛙译)
·恐惧与自由---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方浜中路一百号

   
   
   
   
   

   
   
   
   
   
   1. 上帝的离开
   
   
   
   祖父死于1976年的冬天
   
   文革中的每个名字都是被雕刻的
   
   
   
   孩子的哭叫骚扰夜
   
   其实离我出生那天已有十四年
   
   十四年的烟嘴熏坏了不懂说话的牙齿
   
   
   
   你总不眷顾我的祈祷
   
   比如给我一个喝不完的酒缸或者
   
   一个永远不会老去的女人
   
   
   
   我在骚扰自己的身体
   
   它不懂
   
   我骚扰一个冬天的用意
   
   
   
   祖父的死因模糊,帐子上据说有烧毁的窟窿
   
   预言我抓破了的皮肤
   
   
   
   街上下了雨
   
   谁也填补不了失落的疼痛
   
   连呼吸都有坑坑洼洼的脚印急促追赶
   
   
   
   流血的日记
   
   
   
   没记载崇拜你的字,一个也没有
   
   离开了好
   
   芳浜中路一百号的吵嚷也掉头就走
   
   
   
   
   
   2. 父亲的离开
   
   
   
   
   
   老爸生气时就骂
   
   “上帝是我的表弟”
   
   也许窗外
   
   曾经有棵好看的树陪伴过老楼的争吵
   
   邻居弯腰女人来访,上帝的头发长到脚跟了
   
   她认真说
   
   
   
   而我的鞋破了需要修补
   
   我只关心日落时
   
   窘迫的指头凹得不成形状
   
   害怕缩小也害怕无端的扩大
   
   
   
   一百号的方浜中路挤满了无聊的闲人
   
   隔壁那个酸溜溜关于上帝留长发的故事传来传去
   
   
   
   父亲匆匆告别了祈祷的早晨
   
   
   
   带着我和十个裸露的变态脚趾
   
   女人也匆匆回去
   
   
   
   
   
   
   
   
   
   
   
   3. 我的离开
   
   
   
   醉酒的那天梦见老房子
   
   我喝
   
   他们不相信我蓬乱的头发就是燕子的巢穴
   
   
   
   曾经那是避难所
   
   春天的歌谣扎着小辫子
   
   
   
   母亲的木棍一直在眼前晃
   
   方浜中路一百号的顽皮童话
   
   每天成为邻居的笑料
   
   
   
   邻居搬家了
   
   
   
   我还在喝
   
   破旧的排楼竖立打酱油时太阳下的影
   
   中午
   
   忘记饭桌上的诺言
   
   我的离开就是一顿打之后的疼
   
   始终保持着冬天动听的求救
   
   
   
   但不哭
   
   
   
    二00三年十二月十四夜
   
    上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