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童年]
井蛙文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童年

   雅鲁藏布江漂来了九月的童话。因为大昭寺的钟声特别响亮,因为朝拜的路上有太多太多的苦痛,如雪山堆积了天堂的颜色,无从描绘。你说我是坐着木盆笑着来的。
   
   那年的天空蓝得像你眼中的喜悦,我小脚上的铃当,懂得聆听江水四季的心事。阿波罗的圆脸,在起落自由的浪尖,在高原黝黑的指环,散播他的快乐。我便在梦中,找寻水中的木盆,木盆里的模样。
   
   藏红色的僧袍穿过飘渺的香火,穿过转经的手,穿过曾经被现代文明蹂躏过的碎瓦片。你说我多像佛额角春天绽放的莲花。我一定是笑着来的。

   
   终于成了你无上的渴望,常常怀着虔诚的敬意,去抹岁月的灰尘。常常跑到远远的天边,界定自己来世的度数,也常常学习以一支尾指的力量,挑动阿妈肩上沉重的水桶。但我未能,安抚一轮日落的余辉,即将临近夜晚的忧愁。
   
   风,吹起昨日吹来昨日,我晓得知在不知中的响应,不需要什么笑声。
   
   
   
   井蛙作于二00二年三月二十七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