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一只萤火虫 ]
井蛙文集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只萤火虫

   1
    看见满天繁星在你的天空闪烁,道不出开心与否。一直坐在可以望见梯田的地方,也就是酒店前面的荒地里,享受着清凉清凉的夜。我不拒绝这光和夏风徐徐的夜晚来到我的怀里。也许我需要她们来提醒我关于一个故事的结局。
    不记得什么时候喜欢上抽烟,特别是这叫紫罗兰的烟。它细长而优美,像少女的腿不经意地露在阳光下。我就在阳光下使劲地吸收它的美。真好,连烟盒子也好象有女子身上自然的香味。我不喜欢那辣口的浓而呛人的烟。是啊,就是那种淡淡的没有具体形状捕捉不着的美感,时时刻刻袭击我的一丁点回忆。当然我不情愿将它称之为伤感,是因为我还十分珍惜它短暂的流逝。像流星,谁愿意那么残忍把它的流逝叫做死亡呢﹖
    打火机又点燃了一枝紫罗兰,一个火红的光点亮在夜幕下,虽然它没有天上的星子那么明亮那么好看,但我也得感激这一枝又一枝的花朵开放在孤独的旅途。使我一次又一次在思念的疼痛中得到些微的慰藉和快乐。梯田似延伸到天堂的路,层层叠叠而上,那茂密的绿似有什么隐忧,在三千海拔的高地。下面是平静的湖错,湖水蓝宝石一般,但在夜里只能靠想象力把它的静默激活,繁星高高在上是否照见了自己不凡的容颜,我希望她们了解自己的真实,就在湖里打捞掉下去的倒影便可。
    我以为一个影子在夜色下移动,就算是寂寞。比如烟嘴和我的沉默。

    我听的第一首古典音乐是「高山流水」,至今还记忆犹新,记得是在你的宿舍里。现在描述不出当时的心情和音乐的美了,因为方才我被一阵自高而下的流水声所怔住,不过很快就停止了。接着一只萤火虫在山的那边出现,其实离酒店并不远,感觉上牠是在一座山的侧面向我这儿慢慢飞来。我赶快又点燃一枝紫罗兰,希望借它的光可以更清楚地看见前面而来的精灵。这里的夜安静得能听见自己的呼吸。那只萤火虫也许也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吧,我这样希望着。
    牠在一处凝固了似的不再飞行了,天地间好象只有小小的一点光在思索前世今生因果关系。我也止住了脚步,望着牠发呆,我想牠前生是一颗灿烂的繁星,或是湖里的一位仙子,我尽量把牠想成是美的化身。我要我的回忆都是美的,哪怕里头少不了有些丑陋的东西。我吸了一口烟,那萤火虫终于恢复了生命了,又向我这儿飞来。我耐心地等待着牠的到来,不一定要捕捉牠,但能够在这片旷野与牠追逐,也是一桩乐事呀。前生牠或许是一位离家出走的浪子,在几千米海拔的人间静土上把短暂的生命消耗掉了。今生化成一只有着小小光亮的萤火虫,可以架着轻型的羽翼找到一个叫家园的立足之地。
    我是否该为牠有这样的今生而高兴呢﹖
   
   2
   
   那乐曲说不上美妙因为我根本没听清楚,像瀑布一样倾泻下来的吧。感觉是高山流水的调子。萤火虫飞飞停停向我而来,我也努力向牠走了过去。始终不知牠具体在何方飘忽。肉眼能见的牠在天地的中间,永远靠不了边沿地带似的。我置身边缘地带吗﹖明明是三千多米海拔的九寨沟,怎会是边缘地带﹖为何我跟牠不能靠得更近些﹖
   我拿了另一枝香烟出来,没点着,牠仍嵌在天地的中间。小小的一点光亮游梦一样轻搭在我的胸前,久久不愿飞走。
   小时候母亲爱在我的辫子中间夹上一支蝴蝶样的发夹子,你看了我童年的留影,也要我别一支蝴蝶夹子。光还在一个定点上不动,我再次点燃了紫罗兰,迈起艰难的步子,我不要被动地等牠向我飞来,我必须主动向牠不断靠近。天上的繁星妒意不浅,在萤火虫和我奔走的天地之间眩耀她们的不凡,她们优越的天堂。
   但我从来没想过要上天堂,萤火虫也没有。要不,牠为何爱在荒野之地孤独地飞行呢﹖要不我为何爱在梯田层叠到不了苍穹的异域去追逐萤火虫呢﹖要不我们为何千辛万苦也不能找到彼此共同的方向呢﹖是因为我跟萤火虫都忽略了天堂的存在,蓝宝石一样的湖错也忽略了天堂的存在,她永远以一种蓝色来装饰心中的圣地,而天堂的追求远超过那单一的色调。
   我的视线完全被烟雾笼罩,烟盒里只剩下最后一枝紫罗兰了。但我仍然不间断地抽,啊,萤火虫又开始活动了,牠飞得多自在,多美。不错,我跟他的距离渐渐缩短了。方才的音乐高山流水似的调子在牠的微形的翅膀上滑过,我虽然还没听清楚,但捕捉到了一种超乎想象的感觉,就是我听到一个男人的脚步声了。他慢慢地向我走来,手里拿着一枝辣口的浓而呛人的烟。然后把烟雾吐在我的脸上。这妨碍了我的思考,什么天堂,蓝色的湖以及音乐都通通平凡起来,天上的繁星纷纷逃到云层里了。
   「你刚才看见一只萤火虫吗﹖我等了牠好久呢。」他问我。
   「这儿没有什么萤火虫。」我认真地说。
   「不啊,在飞着的呀,我亲眼见牠在你这儿的。」他加强了语气,似乎对我的眼睛不大信任。
   「没有就没有,我在这儿呆了好长时间了,难道连一只在飞的萤火虫也看不见吗﹖你当我是色盲啊﹖」我反驳道。
   「我站在那儿观察牠也很长时间了,你知道吗,我一生中最喜欢的动物就是萤火虫了,见不到牠我不甘心啊。我明明看见牠在你这儿了。」他浑身上下都是那种呛人的烟味,我讨厌地望了他一眼。
   「在不远处,我说的是一座山的侧边,我看见一只慢慢飞行的萤火虫了。牠本来是向我这儿飞的,好端端地就不知所踪了。我还听见高山流水的调子了,这你肯定不懂的了。」我要他知道,这世上不止他一人喜欢并见到了萤火虫。
   「你是不是神经有毛病﹖我就在那座山的侧边走过这儿来的,那儿没有什么萤火虫。不是为了追寻这儿的萤火虫,我就用不着走那么长远的路了。你知不,山路挺难走,还是晚上呢,黑漆漆的连一颗星都没有。」他骂我,他竟然跟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吵起架来,真是莫明奇妙。
   「今晚你的天空繁星闪烁……」我一想起你来,就得抽烟。但烟盒里的紫罗兰给我抽掉了。天地间再也没有火红的光点亮在夜幕下了。
   「我走了,去找萤火虫。」他掉转身就消失在黑夜里了。
   我没跟他作进一步的辩解,反正大家都在找自己的萤火虫,但都没找着。
   
   3
   
   我把烟盒子凑前鼻子嗅了嗅紫罗兰的香味,他走后那阵难闻的烟味消失在清凉清凉的夏风里了,真是莫大的解脱。我无奈地走回酒店,此时夜已深。顺手扔掉那个烟盒子。对萤火虫的追寻显然我没有那男人痴,他又去刚才那座山的侧边了,而我已经很失望了。
    房间的玻璃窗虽是透明的,在宁静而黑的夜幕下,梯田和下面的蓝宝石一般的湖水好象全投降言败了,我却不是胜利者。不过,我看见满天的繁星还在你的天空闪烁。
   现在不知他走到哪个方向了,奇怪我有点想念那个陌生人了,尽管他骂过我。为了他找一只萤火虫的愿望,我坚持不开灯,趴在窗沿的栏杆上,没有睡意,我的心还是希望再见那精灵的。但我更渴望蝴蝶夹子能够夹在萤火虫的翅膀上,找回远去的童年跟你的目光。
    我习惯性地望向一座山的侧边,果然又有一只萤火虫亮在那儿了,牠飞了很久仍然在天地的中间,我真的觉得失而复得的快乐比快乐本身要珍贵百倍。牠自由地飞呀飞,一直到凌晨才从这个地方飞向另一地方了。我满足地躺在异地的床上,不多久隔壁好象有人开门进去,从门缝里钻进来的那股难闻的烟味,停留了片刻便彻底消失了。
    高山流水才真正开始演奏,也是很快停止了。在梯田浓浓的绿意间,隐忧将攀得更高。没有什么值得高兴,梦中找到立足之地,可明日的旅程却不断延伸。
   
   二00二年七月二十二日香港
   
   
   二00二年十月六日刊美国<<世界日报>>小说世界版
   版权为<<世界日报>>所有 请勿转载
   
   
   
   
   
   
   
   
   ========================================================================
   作者:井蛙
   来源:诗生活网站 www.poemlife.com
   日期:2003-12-17 0:52:4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