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昂山素姬:也许我们能够团结一致向前进(井蛙译)]
井蛙文集
·井蛙看画日记:2011-5
·井蛙看画日记:2011-6
·井蛙看画日记:2011-7
·井蛙看画日记:2011-8
·井蛙看画日记:2011-10
·井蛙看画日记:2011-11
·井蛙看画日记:2012-5
·井蛙看画日记:2012-8
乌鸦的名字
·梅朵书信集1
·梅朵梅朵2
·梅朵梅朵3
·梅朵梅朵4
·梅朵梅朵5
·梅朵梅朵6
·梅朵梅朵7
·梅朵梅朵8
·梅朵梅朵9
·梅朵梅朵10
·玛儿的颜料1
·玛儿的颜料2
·玛儿的颜料3
·遗失的往事
·嵇康啊嵇康
·稻草人的思想
·秋天话语者1
·秋天话语2
·秋天话语3
·晚春的阳光
·宋朝的花灯
·梦中的音乐
·我们就在那片原野
·致亲爱的方先生:八
老情人咖啡馆
·2002年2月诗
·尖塔上的时钟
·残缺的信仰 (长诗)
·一片葡萄叶的遐思(长诗)
·蓝月山谷(长诗)
·望穿苍穹 ----
·暮色中熟睡的猫
·没有时间悲伤
·生 死
·叫 魂
·释 然
·老 僧
·无 缘
·想念萧红
·想念艾米莉.狄金森
·
·阿弥陀佛
·山中
·粗 砺
·梦之梦
·蓝月山谷
·一片葡萄叶的遐思
·防线
·扶起失落
·撞伤<<古拉格情歌>>
·浓妆
·幽蓝
·雪原上的暇思
·端午
·烟花--与君临同题诗
·断章--致贝岭
·因果缘由
·半夜??
·这样醉死很好
·是什么
·水仙花
·思索伊斯?
· 天安门前放风筝的星期一
·诗与坦克
自喜蜗牛舍,兼容燕子巢
·云抱:唯独你这一枝最遥远
·《为公元2005年的圣诞而作》
·水中的回声
·《希望》
·《生命之泉》
·云抱:生如秋水之静美
·亲爱的井蛙祝福生日快乐
·井蛙,井蛙
上海老电影
·屠城
·教堂?
·仓桥客栈
·蓬船 鬼话
·免费旅馆
·生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昂山素姬:也许我们能够团结一致向前进(井蛙译)

   泰克勒授奖辞:
   今天我们庆祝圣雄甘地的诞辰周年纪念,这颗“伟大的灵魂”向世界证明了至高无上的道德力量甚于建立在军队或帝国之上的权力。与“缅甸-加拿大联谊会”一起,被选出来接受第五届甘地奖是真正的、高度的公共荣誉。 为此,我谨代表所有为在缅甸建立一个真正的、充分地体现出世界人权宣言里所保证的每一个公民权力的民主制度而奋斗的人们,感谢西蒙福拉瑟大学校长以及全体成员。毫无疑问,任何因我在缅甸民主运动中扮演的角色而给予我的荣誉,事实上都是对于众多的不求报酬、乃至于被承认的、致力于我们国家的和平与繁荣的人们的勇气与苦难的承认。
   除了公共的荣誉之外,接受甘地奖也是我个人的喜悦,因为它为我提供了一次向我长期以来一直最尊敬的老师表达感激之情的机会。
   当我还是个孩子时就听说过甘地,他的生平与著作。都是刺激与激发那些希望以正义的手段达到正义的目标的人们的思想源泉。此时此刻,我想集中于甘地有关强迫与纪律这两者的简短论述。
    在1930年4月17日出版的《年轻的印度》中,他写道:“甚至于在做好事情上,我们也许都不能使用强迫,任何的强迫都将毁灭理想。”甘地在以后1931年12月20日发行的同一个出版物上写道“我们不能够通过强迫学习纪律。”

   这些简单的声明关系到我们努力在人们一致的、善意的基础上建立起一个强大与团结的缅甸的精神核心。只有通过我们遵守纪律的努力才能达到人类最高水准的发展,它包括政治稳定、经济的不断增长以及社会的和谐,但人们首先必须相信 ,只有在他们自己的兴趣上才能发展纪律: 纪律必须是我们所有人在相互信任与相互理解的共同工作中,所需要达成的普遍接受的结果。缅甸谚语“掐住人的喉咙,让他升向天堂”,无论如何,对我说来都毫无吸引力。 通过这种强暴的手段,它永远也不可能让任何人到达天堂,或得到任何其他的无上的快乐。
   民主之路就是通过自由与公开的讨论、争辩建立起互信的信任与理解。通过这一条道路,我们可以学会不求助于强迫或暴力解决我们的分歧,并且缝合这种分歧,这正是我们人类世界的奇迹。人们也许会强迫自己违背他们的意愿,他们也许会不顾自己的良心去接受贿赂,但无法强迫他们的心灵和思想,对于那些他们真正不相信值得一做的事给予任何的理由。
   团结和纪律是密切相关的,因为纪律不能强迫被遵守,真正的团结也是不能强迫的。它必须来自于一种确信,相信通过我们共同的努力,我们将能够克服一切企图打垮我们的障碍。甘地教导我们,仅仅以正义和非暴力的原则武装起来的人们,他们的这种团结一致将比得不到民众支持的庞大的国家体制取得更加伟大的成果。他超越时空的障碍,为那些有可能地生活在尊严与安全之中而奋不顾身地战斗的人们,高举起希望与勇气的火把。
   能向值得我表达感激之情的人,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实在是一件幸运之事。在第五届甘地奖这个最合适的、幸运的时刻里,我感谢诸如“缅甸-加拿大联谊会”之类的机构,感谢他们给予缅甸民主事业在道义上和行动上的支持。我们信仰民主,因为这个体制有效地承认了人们在他们自己土地上的权利。我们也感激所有那些坚信缅甸人民将在他们自己的国家里得到尊敬与公正对待的人们。
   也许我们能够仅以我们的道德良知为原则,为国际性的理解与世界的和平团结一致向前进。
   
   于缅甸仰光
   1995年10月2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